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穿越八年纔出道-128.演好一個鋼琴家,世界最頂級的演奏水準!(求訂閱!)推薦

穿越八年纔出道
小說推薦穿越八年纔出道穿越八年才出道
姜煜开车来到机场。
稍微等了几分钟。
何朝惠带着一个中年男子,以及两个年轻人一男一女步伐匆匆地走了出来。
姜煜上前去帮何朝惠提了一个箱子。
后面的中年男子微笑道:“姜煜,跟在王教授这边,学习的怎么样?”
姜煜轻声说道:“还可以。”
女总裁的贴身医圣 鬼混小歪
中年男子是央音钢琴系的吴海涛教授,这次专门跟着何朝惠一起过来的。
后面一男一女则是钢琴系的学生,朱玉刚和曹莹莹,两人都是钢琴系的优秀学生,一个在读硕士,一个在读博士。
两人都对姜煜轻声喊道:“姜煜学姐好!”
星魂之子
姜煜对两人有点印象,轻轻点头嗯了一声,没有多交流,转身走向停车的地方。
曹莹莹走在后面低声对朱玉刚说道:“姜煜学姐还是这么高冷!上次她和王谦教授他们在好声音上演出,我都吓了一跳,没想到姜煜学姐竟然会去玩儿乐队。”
朱玉刚点头:“姜煜学姐现在的人气可不低。”
王谦的乐队火了两个人。
那就是姜煜和慕容月。
两个一动一静,都很有才华,颜值还都不输给那些靠脸吃饭的流量小花,甚至在气质上远远甩开了那些流量小花们。
所以,很多人都说,姜煜和慕容月自己单独去租个组合,或者单人出道,估计都会获得不小的成功,在现在的娱乐圈收割一波脑残粉不是问题。
但是。
两人不为所动。
到现在为止也没有公开回应这些,依旧每天该练习练习,该练钢琴练钢琴,该练小提琴也在练小提琴,该敲鼓敲鼓。
何朝惠回头对吴海涛三人说道:“这次我们来浙音是交流学习的,你们都低调点,知道吗?尤其是在王教授的课堂上,你们都安静听课就好了。”
吴海涛笑道:“何主任,您放心,我们这次是来谦虚学习的。早就想见见王教授了,这次能听王教授讲课,我们绝对好好听课!”
但是,吴海涛的眼中却是带着一些莫名的味道。
曹莹莹问道:“姜煜学姐,王教授会亲自演奏他的曲子吗?我最喜欢那首少女的祈祷。”
姜煜:“不知道!”
何朝惠问道:“王谦已经过去了?”
姜煜点头:“嗯,早上就有浙音的徐笑笑过来接走了。”
何朝惠稍显惊讶:“徐笑笑?老徐的丫头?”
姜煜摇头表示自己不知道具体谁是老徐!
几人迅速上车,车子朝着浙音开去。
今天的浙音。
异常的热闹!
有很多校外人士进进出出,甚至门口还有一些媒体记者在转悠。
姜煜的车子停在里面的特殊区域才有位置。
停好车子,几人就熟门熟路的走向浙音的大礼堂。
何朝惠和吴海涛来浙音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对这里很熟悉。
几人直接进入了大礼堂后面的侧门,就看到了正在里面和彭东湖,杨建森等人说话的王谦。
姜煜没有进去,而是带着朱玉刚和曹莹莹两个学生进入到礼堂里面去找座位坐下等着王谦讲课!
何朝惠走过来就对王谦伸手:“王教授,终于又见到你了。”
王谦和何朝惠轻轻握了一下手,微笑道:“何主任,客气了!”
何朝惠:“你在浙大的讲课视频我全部看完了,真的很精彩。真后悔当时我没有在现场听你讲课,所以这次我再忙,也要抽出时间赶过来听你在浙音的讲课,如果再错过,我可能会更后悔。”
如此恭维。
王谦都有些受不了了,只能保持着笑意:“何主任,您真的是太客气了。”
何朝惠介绍旁边的吴海涛:“王教授,这位是我们钢琴系的吴教授,吴海涛,毕业于巴黎音乐学院,是我们学校引进的高级人才。”
在最新的世界古典音乐学院排名当中,巴黎音乐学院可是排名第十的世界顶级名校,而央音排在三十多名,也勉强算得上是世界名校,一般大家都会默认前五十的名校是世界级名校,但是和巴黎音乐学院还有不小的差距。
吴海涛对王谦伸手微笑道:“王教授,幸会,幸会。在王教授面前,我可算不上高级人才,你的三首钢琴曲,我都弹奏过很多次,也研究过,和学生们也讲解过,是不可多得的好作品。希望今天能在这里学习到王教授的作曲经验和理念。”
语气一转,吴海涛好奇地问道:“王教授,今天有没有带来新作?”
办公室内安静下来。
杨建森和彭东湖,以及其他几个学院的教授都纷纷看向吴海涛和王谦。
吴海涛这个问题,挑衅味道很明显了。
王谦松开了吴海涛的手,保持着微笑:“不知道,看心情吧!今天主要是来讲讲前面的三首曲子。”
吴海涛遗憾地说道:“那可能很多人都要失望了。”
王谦也以遗憾地语气说道:“那我只能说声抱歉了!”
杨建森上来说道:“王教授已经连续创作了三首好作品,哪有那么容易就继续出作品。像致雪荣,魔都进行曲,少女的祈祷这种作品,大师级作曲家一两年能写一首就已经很成功了。今天,我们都是来听课的,王教授讲什么,我们就听什么!”
彭东湖也笑道:“对,王教授能来讲课,已经很好了。我们学校已经决定把王教授的三首曲子纳入教学曲。我最近关注了北美那边的新闻,泰勒回北美在个人演奏会上演奏了王教授的三首曲子,大获成功,在北美引起了轰动,对王教授的三首曲子给予了高度赞扬。”
“不少古典音乐媒体都称赞,这是我们华夏最具代表性的钢琴曲。”
彭东湖说着北美的消息,脸上也有一股自豪。
偌大一个华夏国度,音乐艺术学院数量也不算少,但是在国际上却是没有一个拿得出手的。
央音勉强进入三十多名的排名,但是对一个大国来说,远远不够!
看看花旗国,在前五十占据了将近一半的名次,前十之中更是独占六席,前四名全部都是花旗国的音乐名校,在音乐艺术领域说是独领风骚都不为过。
不过,这份榜单是按照古典音乐进行排名的,所以其中不包含伯克利这类专注于流行音乐的名校,伯克利虽然在这份榜单上没有名次,但是在流行音乐领域却是世界数一数二的顶级名校,所以慕容月的架子鼓也是专业级别的,她在伯克利选修的就是这方面。
很多欧美音乐媒体都说华夏没有音乐艺术……
很多华夏音乐院校毕业的学生出国面对世界名校的学生都有点自卑,自觉低人一等。
从巴黎音乐学院毕业的吴海涛在国内就自觉高人一等,所以才一上来就直接对王谦这么说话。
而王谦这三首曲子,可以说是,首次来自华夏创作的钢琴曲在北美引起轰动,得到诸多赞誉!
王谦本人没什么感觉。
但是,彭东湖和杨建森等音乐人却是对此感触颇深,深感自豪。
有一种,我们在世界上站起来了的自豪感。
何朝惠倒是最近太忙了,没关注这些事情,好奇地问道:“哦?泰勒演奏了王教授的作品,在北美引起了轰动?”
杨建森点头:“嗯,北美知名音乐杂志已经把王教授的三首曲子全部录入了今年年度十大钢琴曲当中,王教授在北美钢琴界已经颇有名声了,我也看了不少古典音乐专家的点评,大部分都是赞誉。”
吴海涛听了轻轻皱眉,他最近也是因为太忙没关注过国外的消息,眼神看了看王谦,眼中闪过一丝羡慕,他就是在北美名校很难混出头,所以才回国内央音的,宁为鸡头不为凤尾。当然,他在央音也算不上鸡头,央音比他厉害的人不少,不过比他在北美音乐名校工作时候的地位高多了!
如果,他能如王谦一样,在北美获得如此赞誉,他就不会回国了。
何朝惠赞叹道:“那的确是一件好事。可惜,这次讲课被你们浙音抢先了,如果王教授能在央音讲课,对我们年底的排名评分可能会有所帮助!”
彭东湖笑道:“这就是缘分,王教授一直在西湖市,那自然先来我们浙音了!不过,后面王教授也会去你们央音,别着急。而且,王教授在你们央音也挂着教授的职位,世界排名评选的时候也会把他算进去的。”
浙音就算有王谦的加成,彭东湖知道,这样也不会影响浙音在世界上的排名,反正是不可能进入前五十的,不过在国内的知名度可能会有所提升。
但是,央音却是不一样,央音是有机会更进一步,争取前五十里面更高排名的,哪怕前进了一两个名次,也是进步,慢慢积累,十几年后有可能就成为世界前十的音乐名校了,那对整个华夏音乐艺术领域都是重点的提升。
可惜,那只是想想。
王谦就站在旁边呢,听着几人议论自己,笑道:“我可没那么重要,能影响一所学校在世界上的排名!”
何朝惠看着王谦认真地说道:“是真的可以!”
王谦轻轻摇头:“何主任,我不敢背负这么大的责任。我也没听说过,有谁一个人可以把一所学校的世界排名提升很多的。不过,你放心,等我好声音的事情结束了,会去你们央音转转的。”
何朝惠微笑:“好,我们随时恭候。”
杨建森急忙说道:“王教授,你可是先答应我们的,好声音结束了,你肯定要先回家的吧,魔音就是你的家!”
好家伙!
魔音就是你的家这话都说出来了。
但是,杨建森说的也没错。
谁叫王谦是魔都本地人呢。
彭东湖眼见何朝惠和杨建森可能要吵起来,急忙看了看时间,说道:“各位,不说了,不说了。快进去吧,马上要开课了!”
何朝惠和杨建森这才没吵起来。
王谦被几人恭维的有点难受了,当下顺势跟着彭东湖走了进去。
何朝惠和杨建森也各自带着自己带来的学校教授跟着一起走了进去。
大礼堂内,已经坐满了人。
数千个座位,一个都没有空着,连过道上放着的小板凳都坐满了。
最前排还加了一些椅子,也坐满了。
何朝惠和杨建森等人迅速走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了下来。
王谦则是和彭东湖一起走上了讲台。
黑压压一片的人群。
数千双眼睛看下来。
王谦也感觉到了一些压力。
不过,他心理素质很好。
王谦顶住了压力,将艺术家的形象完美的演绎了出来。
和那天在浙大的那种儒雅博学的气质不同,现在王谦的身上是那种艺术家的优雅,以及温和!
有一点相同!
那就是一种发自骨子里的自信和骄傲。
王谦刚刚站在那里。
全场就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后面很多年轻的学生都是疯狂的鼓掌。
在场几所有人都听过或者弹奏过王谦的曲子,也听过王谦在好声音上的演唱。
所以,很多学生可能都是王谦的歌迷粉丝。
此刻如此近距离地见到王谦,很多年轻学生都激动地站起来使劲鼓掌。
徐笑笑和徐文文姐妹两依旧坐在一起。
徐文文一边鼓掌一边低声说道:“王谦身上的气质完全变了,和在我们学校讲课的时候截然不同,好厉害!”
徐笑笑:“在你们学校,他是一个书生。在这里,他是一个钢琴家。”
徐文文点头:“是的,就是这种感觉。”
恰好坐在她们旁边的陈晓雯低声说了一句:“他在演出舞台上,是一个万众瞩目的摇滚巨星!”
徐文文和徐笑笑想了想,想起上次她们看王谦在直播演出当中的惊艳演出,对陈晓雯的说法也点头表示认同!
如此来说。
王谦的气质的确风格多变。
这是为什么?
三人互相看了看,都不知道为什么。
……
讲台上。
彭东湖介绍了一下王谦:“大家好,今天是我们学院钢琴系教授,王谦教授的公开课,还请大家保持安静,这位就是王谦教授,大家欢迎!”
掌声又响起。
这次比刚才那热烈的掌声要显得稍微理智了一些,没有人站起来疯狂鼓掌了。
彭东湖也走下了讲台,在第一排坐了下来,将这里彻底交给了王谦。
王谦将小型麦克风卡在西装上,看着黑压压的一群人,轻轻一笑,说道:“今天,我会在大家面前扮演一个钢琴家,我希望我会演的很好。”
很多人听到王谦的话,都微微一笑。
显然。
很多人都认为他是在开玩笑的。
王谦没有说废话,转身走向钢琴,直接说道:“我知道,在场的都是钢琴领域的专业人士,大家知道我,是从三首钢琴曲开始的。那么,我现在就先演奏一下,我自己写的这三首曲子,让大家知道我的演奏风格,看看我是怎么演奏的,或许对你们掌握曲子有所帮助。”
所有人都保持着安静,一双双眼睛直盯盯地看着王谦。
王谦走到这架提前准备好的,世界顶级钢琴面前,伸手稍微按下两个按键,试了试音,发现调试的很完美了,当下坐了下来,没有再说话,直接开始弹奏致雪荣这首最简单的钢琴曲!
前奏一响起来。
全场所有人都知道这是哪首曲子。
坐在姜煜和慕容月中间的秦雪荣脸上带着甜甜的幸福笑容,此刻仿佛感觉自己拥有了全世界。
慕容月和姜煜的眼中都有明显的羡慕。
能有一首流传开的佳作以自己的名字命名,还有比这更加幸福的事情吗?
对她们学习音乐专业的人来说。
这就是最幸福,最浪漫的事情了。
世界上没有再比这更加幸福浪漫的事情了。
雪荣这个名字,会随着这首曲子流传世界,甚至流传后世,可能青史留名。
而王谦的演奏也非常的完美。
完美的超出在场很多人的预料。
音乐响起。
大家的脑海之中似乎就自然而然地出现了一个少女的形象,一股浓浓的思念情绪在心中不自觉的出现。
而弹奏着钢琴的王谦,此刻整个人都融入到了曲子里,似乎消失了一样,一眼看去,就仿佛看到了一个个音符在那里,然后这些音符钻进了耳朵里,变成了动听的声音。
这……
懂音乐,尤其是懂钢琴的人,都是有一些震撼。
姜煜盯着王谦的双眼绽放出异样的神采,低声喃喃说道:“王谦又进步了!”
姜煜是最早听过王谦弹奏钢琴的专业人士,所以她能清晰的感觉到,王谦每一次公开演出,都会有所提升,而且提升幅度不小!
上一次在魔音的演出,姜煜觉得王谦已经是世界级钢琴家水准了,可能就是王谦的真是极限水准了。
但是现在,王谦这次的演奏比上次还有所进步,几乎达到了世界最顶级钢琴家的水准了。
坐在前排的吴海涛的眼中也有一些震撼。
他听过何朝惠对王谦的赞誉。
但是,他不以为意。
他看过王谦在魔音的演奏视频。
但是,他也不以为意!
视频中,很多意境上的东西看不出来,而单纯的演奏技巧,并不能看出有多高超。
他只佩服王谦的作曲能力。
以他的眼光,也能看出,王谦这三首曲子,都有流传于世的潜力!
但是。
现在,王谦仅仅弹奏了一分多钟。
他就知道。
王谦的演奏水准。
是真正的世界顶级大师级水准。
远远超过他!
心中的那些不服和小心思,被他迅速收敛了起来,开始专心听王谦的演奏!
……
而坐在彭东湖身边的一个大胡子老者也是双眼紧紧盯着王谦,眼中有一些震撼。
这位就是浙音从柴可夫斯基学院引进的高级人才,伊万诺夫教授,也是世界知名的钢琴家。
“这是一首趋近于完美的钢琴小品。”
伊万诺夫低声赞叹了一句:“被他完美的演绎了出来,果然不愧是原作者,听他的演奏简直是一种享受。”
彭东湖听懂了伊万诺夫说的俄语,低声附和了一句:“我告诉过你的。”
伊万诺夫苦笑了一下:“可是,如果不亲眼所见,我没办法相信,这个世界上有人可以靠着自学,成为世界顶级级钢琴家,还创作出了这么完美的曲子。”
彭东湖认真点头说道:“现在,你看到了!”
伊万诺夫楞了一下,然后点头:“是的,我正在看,我看到了,你说的是真的!”
致爱丽丝这首曲子,在伊万诺夫看来,几乎没有缺点,是一首完美的钢琴小品。
技巧简单,初学者都能演奏。
但是却短小精致,柔美动听,寓意表达也很清晰明了,艺术性很高。
简直无可挑剔!
达到了华夏道家传说中的大道至简的境界。
伊万诺夫在彭东湖带回来的三首曲子当中,尤其喜欢这首致雪荣,还在课堂上专门讲解过几次,在学生面前也毫不掩饰自己对这首曲子的推崇,预言这首曲子以后必定流传世界,成为世界名曲!
此刻看到王谦的演奏,他对这首曲子的理解似乎又更深入了。
当王谦最后一个音符落下的时候。
啪啪啪啪……
伊万诺夫首先开始鼓起掌来!
其他所有人也都才纷纷回过神来,急忙跟着一起鼓掌。
王谦转头对着大家优雅的笑了笑,等掌声消失了,才又开始演奏魔都进行曲!
这首曲子响起。
来自魔音的杨建森和几名教授学生,都是脸上带着自豪!
因为,这首曲子是有魔都的地名。
魔音内部已经在讨论,将这首曲子当做魔音学校主题曲的可能性,还在讨论对这首曲子进行填词,成为校歌的可能性。
所以,杨建森面带自豪的笑容。
一曲终了。
杨建森首先开始鼓掌。
然后,彭东湖和何朝惠等人也都跟着鼓掌,全场掌声再次响起。
看了、听了王谦的现场演奏。
现场的每一个人,都能切身感受到,王谦在钢琴上那超凡的造诣。
最后一曲。
少女的祈祷。
这首曲子尤其被现场所有的女性所钟爱。
即便是徐文文这位文学生,听过徐笑笑弹奏过之后,都特别的喜欢这首少女的祈祷。
陈晓雯对这首曲子也很喜欢,私下里练习过几次。
一曲结束!
掌声依旧热烈。
王谦站起来说道:“我的演奏结束了。那么,现在我就从致雪荣开始,一点一点的分析这三首曲子,希望能对大家有所帮助,谁有不懂的问题,可以随时提出来。”
接着!
王谦按照自己记忆中的信息,将这三首曲子一点点的解剖,从曲子结构上,深入浅出详细的分析讲述。
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听的很认真。
哪怕是徐文文这位文学生,都听的津津有味,一下子感觉自己对于钢琴曲很熟悉了。
而同样,如吴海涛,何朝惠等国内钢琴领域中间力量,都感觉收获不小。
甚至,如同伊万诺夫这种世界级钢琴家,听着王谦的讲述,对三首曲子明白的更加深入了。
而当王谦讲述创作这三首曲子的意境的时候。
吴海涛举起了手。
何朝惠向吴海涛递了个眼色,示意他低调点,听课就行了,让他坐下。
但是,吴海涛依旧举着手,让何朝惠有些生气。
后面的姜煜淡淡地笑了笑:“我就知道,这个吴海涛教授不会这么老实。”
秦雪荣皱眉问道:“他想做什么?”
姜煜低声说道:“吴海涛毕业于巴黎音乐学院,学习的是钢琴和作曲!在北美曼尼斯音乐学院担任过几年老师,后来没有评选上教授,所以选择回国来了我们央音,担任了钢琴系教授,同时偶尔去作曲系上课。他一直很想证明自己……”
慕容月:“他想借王谦来证明自己?”
姜煜反问:“那你以为他现在是真的在和王谦友好交流?何主任提前说过,让他们低调的,但是他显然不在意何主任的话。”
秦雪荣轻轻皱眉,有些担心地看着王谦:“会不会出问题?”
姜煜摇头:“不知道,你的男人深不可测,我不知道他会怎么做。”
慕容月轻声说道:“我想起了王谦在浙大讲课的时候,那个上讲台和王谦比楹联和作诗的郭壮壮!后来郭壮壮销声匿迹了……”
……
而讲台上的王谦,看着吴海涛,直接说道:“好的,吴教授,你说。”
吴海涛站起来看着王谦认真地说道:“我非常喜欢王教授的三首曲子,刚才听了王教授你的讲解,让我受益很多,也给了我一些灵感。正好,我刚才把灵感整理了一下,或许可以当做一首钢琴曲弹奏出来,想请王教授指点一下我的这首曲子!”
呵呵……
王谦心中笑了笑,脸上保持着一点优雅的微笑,伸手道:“当然可以,吴教授请!”
在数千人注视下。
吴海涛站起身来,对瞪着自己的何朝惠笑了笑,示意其安心,又对彭东湖,杨建森几人也自信地笑了一下,接着就起身不急不缓地走向钢琴,身上也充斥着自信和优雅的气息。
走到讲台上,吴海涛还对着现场所有看着自己的人轻轻鞠躬,接着坐在了钢琴前。

精华都市言情 穿越八年纔出道討論-105.還有瑕疵?還不認輸?那你再看看我這首詩!(求訂閱)看書

穿越八年纔出道
小說推薦穿越八年纔出道穿越八年才出道
刘胜男一边吃着老妈做的早餐,一边看着面前的一本书,时不时抬头看一眼电脑屏幕。
电脑屏幕上,显示的正是王谦的微博页面!
嗡……
一条新的微博信息出现了。
刘胜男轻轻扫了一眼,眼睛逐渐亮了起来,将摊开在面前的书本丢在一边,把电脑拿过来,仔细看了看。
“两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
“窗含西岭千秋雪,门泊东吴万里船。”
刘胜男嘴角含笑,眼中欣赏的光芒越来越盛,轻声道:“真是好诗呢。”
作为文学专业研究生毕业的天才。
刘胜男很快就从这首诗当中理解了很多东西。
哪怕是和那些被编入教材的经典古诗七言绝句相比,也丝毫不差。
尤其是!
王谦最后那几句对唐河鹏所说的请教的话,让她很开心。
他没变呀。
还是这么一往无前!
只是。
多了一些计谋的样子。
有趣。
刘胜男不管唐河鹏是不是自己的研究生导师了,当下迅速点赞转发,发言道:“好诗。这是我读书以来,见过的现代写的最好的七言绝句古诗了。王教授,真厉害。虽然,我的老师唐教授的作品在现在来说也算得上是好作品了,但是和王教授明显有巨大的差距!”
实话实说,发送。
刘胜男又念叨了这四句诗几遍,真的是越看越觉得太好了。
尤其是后两句!
她认为,简直可以媲美那些千古名句!
这条微博一发出去,也是立刻被她的许多歌迷粉丝点赞转发,留言也是多的数不清。
“胜男果然是个耿直girl,对自己的老师也不留面子,无情!但是,有一说一,我一个什么都不懂的人,也能看出这两首诗的巨大差距,王教授的作品明显比唐教授的更好,具体好在哪里,我就不知道了。”
“王教授的这首诗,我读完感觉就很爽,支持胜男。”
“胜男,你真的要拜师王教授学习写诗?为什么呀,你赶快发新歌呀,我舍友还有一星期的生命了,最后一周,他想听你的新歌,不然死不瞑目。”
“窗含西岭千秋雪,门泊东吴万里船!真是好诗呀,绝了!王教授真的厉害。”
“两者明显不是一个档次,王教授胜出。”
……
唐河鹏和白桦两人坐在电脑前。
看到王谦发布信息的刹那。
两人迅速读完下来。
然后。
两人就都盯着屏幕沉默了。
白桦低声念叨了出来。
“窗含西岭千秋雪,门泊东吴万里船。这句,写的真好。”
白桦忍不住赞叹。
这是作为一个文人的耿直。
唐河鹏抓着鼠标的手颤抖了一下。
白桦一惊,知道自己可能刺激到唐教授了,急忙低声说道:“唐教授,这可能是王谦早就写好的一首诗,可能经过他很久的仔细雕琢,所以才有这样的句子。”
唐河鹏的眼睛依旧盯着屏幕,语气艰涩地说道:“就算是他花十年写好的,那也比我这个好几十倍!这首七言绝句古诗,真的太好了!”
以他的见识,更加能认识到这首诗的优秀。
说是能流传千年,也不为过!
尤其是放在现代这个社会,更是一枝独秀一样的惊艳。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远的不说。
近五十年内。
有一说一。
所有被创作出来的古诗,放在这首诗面前,都显得很普通,能持平的可能都没有。
简简单单的四句,却是让他觉得有万钧之重。
白桦安慰道:“教授,可能王谦家里是书香世家,所以底蕴深厚,再加上他可能在古诗方面有特殊的天赋,所以才能写出这样的佳作。有可能,他的现代诗就很一般了。您可以尝试发一首现代诗试试?”
白桦知道唐河鹏是一个好面子,固执的人!
这当众被王谦反嘲讽打了脸,绝对会生气很久很久,甚至郁郁寡欢。
所以,他提了一个建议,让唐河鹏用现代诗找回一点点面子!
发一首不错的现代诗赢一回,然后可以说是平局,握手言和,切磋切磋,承让承让!
浙大也在西湖市,和浙音也是兄弟院校,两所学校的教授切磋诗歌,各有胜负,可以传为一段佳话……
唐河鹏也是眼睛一亮,当下迅速在笔记本上哗啦啦的翻找了起来,没过一分钟,就翻找到了一页纸上,带着一些自信地说道:“好吧,那就这首了!”
白桦好奇地看了看唐河鹏的笔记本,轻声说道:“教授,咱们和王谦说话客气点,他也是浙音的教授!”
唐河鹏点点头,认真地开始输入这首名为错过爱情的现代诗!
“我那错过的爱情,就如儿时已经忘记的玩具。”
“爱情的甜蜜,已经埋葬在回忆里……”
……
十几句现代诗歌,被唐河鹏迅速输入其中。
然后,检查了一下没有错误,发送!
接着。
他又斟酌了一下语气,打字说道:“王教授的文采如音乐才华一样,让我惊讶,这首七言绝句,比我的作品好了那么一点点,不过其中还有一些瑕疵,如果下次有机会面谈,我们再仔细聊聊。”
“最近,我写了一首现代诗,还请王教授品鉴,一起共同进步。”
又仔细看了看,不卑不亢,既称赞了王谦的作品,又说其作品有瑕疵显示出自己的水准,很满意。
唐河鹏点击了发送!
一发送出去,唐河鹏的这条微博就马上被很多看热闹的围观吃瓜群众被转发了出去,绝大多数都是转发给了王谦。
而王谦,此刻出去买早餐去了。
所以,没有回。
等了一会儿!
见王谦的微博安静无比。
唐河鹏的脸上出现了笑容,对白桦说道:“看来,王谦对现代诗可能真的没什么天赋和研究,终究不是文学生,只是学表演的戏子。”
言辞之间,对所谓的戏子并不是很喜欢,带着一些不屑。
白桦也点头:“可能是的,一个人的天赋和精力是有限的。刘胜男那么天才,对理科也是一点都不感冒。”
唐河鹏等了十几分钟,见王谦还没回复,当下忍不住打字说道:“王教授,如果对我这首作品有什么不懂的地方,可以问我,我会给你解释的。”
发送!
白桦刚想阻止唐河鹏这样说,但是见唐河鹏脸上出现得意之色,知道阻止也没用了。
……
刘胜男看到唐河鹏发的话,嘟了嘟嘴,低声道:“唐教授还真的是一点都没变。这么自我感觉良好。王谦肯定是因为有其他的事情耽误了,而不是看不懂你的这首简单的现代诗!”
经过刚才对王谦的失望和怀疑,再到被打破。
刘胜男心中对王谦有了更多的信任和期待。
她不相信,王谦是被难住,或者是被击败了当鸵鸟不说话。
肯定是有其他的事情耽误了,不然即便是失败也会坦然面对。
叮!
王谦的微博更新了。
刘胜男眼睛瞬间放光,心中极其的期待,急忙点开看了起来。
……
李青瑶和杨钰也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着王谦的微博。
杨钰低声说道:“瑶瑶,王谦啥时候变得这么有才华了?以前咋没看出来呢?你和他结婚这么多年,发现了吗?”
李青瑶想了想,黯然摇头:“他以前有些排斥娱乐圈,我也没有太关心他的这些,后来他就说要去创业,我就不管他了。”
杨钰好奇地追问:“所以,他就开了海底捞?年收入上亿?当初刘丽华不是给你说,他就开了两间普通的火锅店,赚的钱连你一年的化妆品都不够的?”
李青瑶摇头:“我不知道,我和他离婚,也不是因为他赚钱多少。只是感觉,走不下去了,何必拖累彼此,早点结束,解放彼此,不是更好?”
杨钰竖起大拇指:“你们倒是都洒脱。咦?这会儿王谦怎么安静了?是被那个唐教授难住了?这首现代诗,看起来很厉害的样子,写爱情的,读起来挺有感觉。”
李青瑶轻声道:“一般吧!”
嗡……
电脑响起提示声音。
王谦的微博发布了新的信息。
两人急忙低头看了过去!
……
王谦下楼买了早餐。
回来的时候,秦雪荣已经起来了,正在洗漱,看到王谦买了早餐回来,幸福的笑着,眼睛眯成了两条线。
匆忙洗漱了一下,秦雪荣就跑过来,笑嘻嘻地趴在王谦身上,拿起肉包子吃起来:“今天你起这么早?”
和王谦熟悉之后,她知道平时王谦是超级爱睡懒觉的。
所以,她希望自己能留在王谦身边帮他处理事情,这样王谦就能有时间继续睡懒觉了。
但是,最近起的依旧比较早。
今天,最早。
王谦也一边吃饭,一边看了看电脑:“我可是投资了几千万,总得表现的很关心的样子吧,不然别人以为我钱多的没处烧。”
秦雪荣被王谦说的哈哈一笑:“这不是开门红了嘛。”
她刚才也第一时间看了报表,对现在的数据很满意!
接下来就看能不能保持这份数据了。
看到王谦在微博上操作着,秦雪荣好奇地仔细看了看,瞪大眼睛:“这个浙大的教授是什么?和你写诗?干嘛?”
王谦稍微解释了一下。
秦雪荣满脸震惊,感觉自己错过了二十集剧情:“刘胜男要拜你为师学习写诗?所以,她的老师不愿意了?要教你写诗?你们是在战斗吗?”
王谦笑道:“也不算战斗吧,他不是自以为很厉害嘛,我让他认清现实而已。”
秦雪荣看了看刚才王谦发布的七言古诗,又是惊讶地说道:“你这首诗也太好了,谁来了都得认清现实吧!不过,他好像转移战略了,和你玩现代诗?你会吗?”
秦雪荣骄傲地看着王谦,好奇而期待。
王谦摸着下巴,稍微思考了一秒,然后开始输入。
“爱情是诗歌永恒的艺术话题,我不说唐教授你的作品如何。”
“唐教授看看我这首作品如何?”
“《错误》”
“我打江南走过”
“那等在季节里的容颜如莲花的开落”
“东风不来,三月的柳絮不飞”
“你的心如小小的寂寞的城”
“恰如青石的街道向晚”
“跫音不响,三月的春帷不揭”
“你的心是小小的窗扉紧掩”
“我达达的马蹄是美丽的错误”
“我不是归人”
“是个过客。”
以上!
“这首诗是我一时兴起所作,唐教授,指点一下,顺便把我上一首七言绝句古诗的瑕疵也指点一下,好让我进步进步!我想,唐教授应该会满足我这个小小要求的吧。”
发送!
王谦正要看看大家的反应。
但是。
一张带着肉包子油腻的炙热红唇已经贴在了脸颊上,呼吸急促地说道:“这首诗,真的太棒了。我……”
秦雪荣看着王谦的眼神变得雾气蒙蒙。
王谦将其搂在怀里,在额头上吻了一下:“乖,好好吃早餐。这里是办公室。”
办公室?
不知为何,秦雪荣的眼神之中闪过一丝兴奋和跃跃欲试,当即嘻嘻笑着,钻进了办公桌下面。
王谦急忙一把将其拉起来:“咱们回去再玩儿,这里上班呢,许中飞随时要过来,乖一点!”
秦雪荣稍显失望,哦了一声,然后继续趴在王谦身上吃早餐,赞叹道:“你这首诗真的太美了。”
古诗词终究是需要鉴赏能力的!
再好的古诗词,让普通人看看,其实也不太能短时间内看出其美妙来。
所以,大部分人都是看过古诗词翻译和赏析才知道其中表达的一些内在美。
但是。
现代诗不一样。
现代诗相对于古诗,写的很直白。
诗人写现代诗的时候,很多都写的很奔放直白,甚至在和谐的边缘疯狂试探,或者就是深入和谐!
所以,只要是认识字的人,读上一两遍现代诗,都能大致理解其中的意思,以及明白这首现代诗的好与不好!
这首错误。
很明显。
秦雪荣读完就感觉很好。
尤其是最后点题的两句,看完就有一种莫名想要落泪的感觉。
想哭!
好悲伤。
那个误会的江南女子,肯定很失望很失望!
而王谦看到自己的微博下面也是瞬间爆炸开来。
刚才那首古诗,很多人其实看不太懂什么的,只是有一种不明觉厉的感觉,和明显比唐河鹏的作品好很多的感觉,接着就跟着大家一起吹嘘就可以显得自己很懂了,还有很多人干脆沉默,什么都不说。
而这首现代诗。
大家都看懂了!
千歲 爺
除非不识字。
“呜呜呜,我竟然看哭了。”
“好感动,好悲伤,好失望!我完全带入了这首诗当中,能想象到主人公有多失望,多伤心。”
妖孽难缠,悍妃也倾城!
“王教授,这首诗比唐教授那首诗好太多了吧,唐教授的现代诗我读完没啥感觉,就好像是在无病呻吟强行装,王教授这首诗感觉好清新自然,满满的都是悲伤和感动!”
“好诗,好诗,好诗!王教授的文学才华也太屌了吧。”
“唐教授呢?快来点评点评!”
……
除了这些歌迷粉丝们在疯狂发言。
有些看热闹的明星艺人都忍不住和王谦互动起来。
刘继峰:“师兄,您这两首作品,直接奠定了您在华夏文坛的地位呀。刚才的古诗说实话我没看太懂,但是肯定是好作品。这首现代诗我看懂了,真的太好了。师兄真棒。”
刘继峰也是个耿直boy,也公开直接师兄喊起来了,显得很亲近。
苏菲儿:“教授,老板,我太爱这首错误了,下次见到你,能要这首诗的签名吗?”
其他还有几个小明星艺人和王谦互动!
甚至!
其中有一个王谦都想不到的大牌。
李青瑶。
李青瑶也转发点赞了王谦的这首诗,发了两个字:“好诗!”
这是李青瑶和王谦分别注册微博以来,第一次公开互动。
当然,王谦还没回复,回复了才算是互相动。
暂时,只能算是李青瑶自己动。
王谦看到李青瑶给自己发了消息,也是稍微诧异,当下回复了李青瑶,也只有两个字:“谢谢。”
互动完成,很简单的一人动了一下就结束了。
又回复了刘继峰:“师弟,过奖了,过奖了,低调,低调。”
刘继峰马上回复:“了解,了解,那我换个说法,师兄牛逼!”
王谦对刘继峰无语。
刘胜男也发来了请求互动的消息:“好美,好悲伤的诗!教授,我也自己悄悄写了一些现代诗句,但是和你这首错误比起来,都是垃圾,不堪入目。”
王谦回复了刘胜男:“过奖,一般般吧,应该还有瑕疵,这不还在等唐教授指点进步呢。”
……
唐河鹏的微博下面,此刻是前所未有的热闹。
他一共上万人的关注,在之前从没有这么热闹过,超过十万人在下面留言,超过了他以前几年下来所有留言总数的好多倍。
“唐教授,快指点一下王教授呗,王教授想进步!”
“唐教授,你专业的点评一下王教授这首诗,指出瑕疵来。”
“唐教授,你怎么不说话呀……”
“唐教授,我个人认为,你的作品比王教授的差了几个档次。”
“唐教授,快指点一下王教授两首作品的瑕疵。”
……
唐河鹏和白桦读完了王谦的这首诗,一直沉默了足足一分多钟,谁都没说话。
办公室内,安静的诡异。
唐河鹏双眼瞪的圆圆的,盯着电脑屏幕,眼神之中还有一些不相信。
他不相信,王谦能写出这么好的现代诗来!
好的,让他想把自己十几年积累下来的笔记本撕碎。
但是。
他说不出口。
因为。
说出口。
他就输了。
所以。
他紧闭着嘴,不说话。
眼睛紧紧盯着王谦的诗句,他想试着找出一些缺陷来。
白桦这下子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唐河鹏了,只能保持沉默,暂时当一个观众看看情况。
唐河鹏却是双手缓慢地敲击着键盘,给王谦回复了消息道:“还可以吧,算是比我的这首现代诗好一点点,不过还是有些瑕疵,但是瑕不掩瑜,也算是一首好作品。等我整理一下你两首作品的瑕疵缺陷,下次再和你交流一下,或许对你有所帮助。”
发送。
唐教授,依旧不认输。
不管你写的多好,多美。
我就说有瑕疵!
你能怎么样!
文字上的东西,没有绝对的好坏。
所以,自古就有文无第一的说法。
不管你的作品多好,我不承认就是了。
我就是觉得你的作品有瑕疵。
你又能怎么样?
承认你的作品比我的好一点点,就是给了天大的面子了!
唐河鹏面色严肃,直接准备关闭电脑离开办公室,不想看了,不想玩儿微博了。
微博上的这些人,太坏了。
但是!
一个信息马上跳了出来。
王谦的最新@他的消息又发过来了。
“哦?唐教授觉得我这首作品还有瑕疵?那么,瑕疵是哪些呢?还请唐教授现在就能教教我,我想快点进步。”
“刚才又有点想法,同样是关于爱情的。”
“唐教授看看我的这首作品怎么样,是不是也有瑕疵?还请明示哦!”
白桦看到这里,急忙起身说道:“唐教授,要不咱们先出去散散步?”
虽然还没看到王谦写了什么作品,但是他怕唐河鹏又会被王谦刺激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