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s0iw精华玄幻小說 我的重返人生 txt-第687章 關總,我都有點想你了(第1更)鑒賞-av137

我的重返人生
小說推薦我的重返人生
5月19日下午两点五十二分,从贵阳飞往申城的航班落地。
比计划时间晚点两分钟。
十七分钟后,关秋荷踩着细高跟风姿绰约的从到达厅行出。
戴着宽大的墨镜,几乎遮住了半张脸。
方年还是很快认了出来,好歹关总身边还跟着六儿。
等关秋荷稍微走出来一些,方年便迎了上来,微笑道:“关总,欢迎回来。”
说着脸上就冒出了嬉皮的笑容。
眼睛上下打量着关秋荷,嘴上道:“哎呀呀,关总这次出差真是去了很久啊。”
“记忆中关总还穿着漂亮洋气的风衣,现在都穿上了清凉的小裙子,嗯……”
“还挺漂亮。”
关秋荷乜了眼方年,撇嘴道:“这一个月不见,方总都学得这么口花花了?”
名模暗斗
傲劍逆仙塵 荒川
“远远看着就不像好人模样,果然是浑身的痞气。”
方年做了个手势:“都不重要不重要,来来来,关总,我来给您拎包,能来接机,实在是再荣幸不过了。”
“行行行,给你给你。”关秋荷瞥了眼方年,将手上的小坤包给了方年,自己还拖着小巧的行李箱。
方年做了个手势,在前面引路:“关总请。”
“……”这回关秋荷都不稀得搭理方年了。
五月下旬,申城的气温高度已屡屡超过30℃。
不仅是关秋荷换上了稍显清凉的小裙子,街头巷尾的小姑娘小媳妇们也赶紧换上了漂亮的小裙子;
迫不及待地露出了小白腿。
一年之中最美好的季节已经开始了。
方年同学倒还穿着长衣长裤,在见完陈院士后,还特地换上了花衬衫。
所以关秋荷才一张口就说方年浑身的痞气。
漁夫子
为了迎接劳苦功高的关总,方年难得的当了回车夫,亲自开着银耳奥迪载上关秋荷回往东郊。
关秋荷这次出差确实蛮辛苦的。
起初在京城东跑西颠的,总算将京城前沿院的建设进度往前推动了不少。
这一个多月以来,京城前沿院也明显有了不少的改变,基本保证了9月份可以入驻研究生。
至于以单独研究生院的名义招生……
现在说这个还太早了点。
连建设进度最令人满意的中科大都做不到,这些需要很多方面的流程,明年9月份能有点苗头就算不错了。
倒是说不定西交大会更快一步。
因为……
只有西交大的前沿院是西交大校方本就非常有意愿建设,跟前沿是一拍即合。
除此之外,在京城还忙活了一些额外的事情。
然后也没回申城,直接跑去了贵州。
基本上把几个条件还不错的城市都跑了一遍,最后才定下来相关事务。
今天上午刚跟贵州的省府签订了一个大的合作框架备忘录。
在贵阳和安顺结合部找了一片自然条件良好的山地落地数据中心。
关秋荷分别代表当康游戏、前沿签了字。
当康游戏的一期规划建设占地300亩的数据中心,总投资10亿元,计划容纳10万台服务器。
投资的10亿元不包含服务器硬软件投入。
前沿的一期规划建设占地不到100亩,总投资4.89亿元,计划容纳3万台服务器。
同样的项目投资不包含服务器硬软件投入。
服务器硬软件投入是比基建费用更夸张的数字。
哪怕是用最便宜的基础型服务器,当康游戏的那个10万台,纯硬件就最起码需要10亿起步。
蒼涼的世界
毕竟个人用电脑稍好一点就是几千上万块!
这还不包括运输成本、安装成本、服务器机架成本、线缆成本、软件成本、运维成本。
后面这部分费用也是相当夸张的。
总之,在一期规划上,当康游戏的后续投入预算是200亿人民币。①
前沿的后续投入预算不算太高,是55亿人民币。
至于二期规划还没有雏形,关秋荷也只是跟贵州那边的省府谈了个大概框架。
当然,因为当康游戏和前沿的投资类型和建设规模对当地产业的帮助性,地方给了不少的优惠政策。
而且为了尽可能的节约能源等等,项目是纯粹主导绿色的。
这又是一项对当地的重大利好消息。
总之当地对关秋荷那差不多是含嘴里怕化了,捧手里怕摔了。
因为这个大型项目在当下的时代背景上,对贵州当地能有相当重量级的笔墨。
站在幕后的方年……
方总很希望贵州当地多少记点鱼水情。
毕竟据他所知,当地现在正在酝酿新区的概念。
说不定因为当康游戏跟前沿的投资,能加速新区落地,且能加速推动国家级新区规划落地。
嗯……
额外的,那边现在的一把名为战书。
新区概念就是他的想法。
当然,虽然光是第一期项目总投资就接近300亿,但实际眼下能落地的就只有14.89亿。
也因为各种因素,这个大项目暂时在媒体上不显高调……
车上。
坐在副驾驶上的关秋荷简单说完出差成果后,偏头看了眼方年:“你是不是提前知道了点什么,当地相当重视,一切都力求尽善尽美。”
“你在那边那么久难道没听到什么消息?”方年微微一笑,反问。
关秋荷挑了下眉:“都是些小道消息,还做不得数吧。”
“媒体就喜欢报道这些做不得数的小道消息,而在我看来,无风不起浪。”方年平静道。
無限位面竊 飛翔炸雞
“西南山区自然条件都不错,能起到天然降温的效果,比起国外一些企业正尝试把服务器放海里面,这种落地的毕竟还是要踏实一点。”
“……”
说了两句闲话,方年话锋一转,问:“是去家里喝点茶,还是要在外面坐一坐?”
“去家里吧,有点累。”关秋荷稍作犹豫,回答。
于是,银耳奥迪车头一翘,穿梭在车流中,很快回到了君庭……
…………
差不多五点钟的时候。
温叶、谷雨、刘惜、吴伏城、陆薇语一道来了君庭。
一起给辛苦出差一个月零十天的关总接风洗尘。
见到双腿交叠优雅而又慵懒坐着的关秋荷,连刘惜都笑着寒暄了声。
“……”
一通寒暄完之后,方年招呼:“都坐,先喝点茶。”
“……”
说说笑笑间,方年忽然打趣道:“我寻思今年该给关总去申请个市劳模称号了。”
方年话音刚落,温叶立马接过话头:“我赞同,关总刚出完差回来,马上又要全力准备科学开发者大会的重要单元演讲,资本家听了都得流泪。”
“那可不咋的,谁听了都得落泪。”谷雨瞬间跟上。
方年就笑:“你们居然心疼一个正经资本家,这才是资本家听了都落泪。”
“方总最近真是不当人。”陆薇语忍不住挤兑道。
“……”
嘻嘻哈哈的,关秋荷都没多吱声,一副看戏的模样。
末了,方年看了几眼关秋荷:“啧,打我认识关总以来,这算是见面间隔第二久了,搞得我都有点想你了。”
“啧啧啧~你们听听,方年,算我求你了,做个人吧。”关秋荷一听这话就坐不住了。
“事情都摆在明面上了,还非得要铺垫一下!”
说到最后,关秋荷忍不住冷哼一声,都有点咬牙切齿了。
“就是!”陆薇语也跟着冷哼,“资本家的嘴脸真是一览无余!”
方年:“……”
我这是说什么了?
感叹一句都不行了吗?
“……”
索性方年就闭上了嘴,听她们叨咕。
连吴伏城都偶尔要插一句嘴,方年就硬是忍着不哔哔。
最后也不知道怎么搞的,陆薇语忽然提到了前沿办公室候选人计划。
“……”
“方总,你说句话。”
—————
方年忍不住吐槽:“你们总算想起了从去年年底就提出来的候选人计划了?难得啊。”
“方总呐,你以为我们是你吗,看人的眼光也那么独到?!你不知道符合条件的人有多难。”吴伏城都忍不住道。
全球梦境游戏
方年一听这话,乐了:“吴老哥,你这是变相说自己牛逼啊。”
吴伏城:“……”
饶是他年纪大,也禁不住老脸一红。
听着几人讨论,方年好奇的插了句嘴:“也有关总的份?”
“方总,现在是网络时代,understand?”关秋荷一脸调侃。
方年:“……”
我还是闭嘴好了。
很快。
候选人名单就被推了上来,这次一共是三个人:
两男一女。
其中一个男生,得到了温叶、谷雨、关秋荷、吴伏城四人的共同推荐。
“哦豁,这男的何方神圣,这么叼?”方年都有点好奇。
光看名字,年龄,他也不知道谁是谁。
关秋荷解释了句:“以后你会知道,现在知道了也没用,还可能浪费你的精力。”
“……”
前沿办公室的候选人计划原则上虽然只在内部进行,但光是前沿系目前的员工总数都已经超过了5000人。
方年是不可能知道每个人都是谁的。
毕竟前沿始终在招人。
最近还再次启动了校园招聘会,不过是随大流的春夏季校园招聘。
因为前沿始终处于人才稀缺状态。
摊子越来越大,光是行政人才的需求就是一个恐怖数量,更别提专业人才。
单说庐州前沿的员工数量就在上月底超过了1000人。
规划中经过今年秋招后,员工数量会接近万人,年底可能还会有一次大招聘,届时光是庐州前沿就要招1000人以上。
而且根据刘惜的预算,今年全年前沿员工薪酬支出可能将突破10亿人民币。
这可是纯粹的员工薪酬,不包含年终分红的部分……
末了,方年看看候选人计划名单,又看看众人,最后望向刘惜:“刘惜,你没有提议的人吗?”
“没有。”刘惜摇头。
接着又赶紧解释了句:“我知道的都是财经体系的。”
刘惜的意思很简单,一个高层体系,不适宜有过多财经金融方面的人员。
除了她以外,白粥也算是财经体系的。
方年想了想,认真道:“我还是希望你多观察,毕竟我们都是前沿办公室的一份子。”
迎着方年认真的眼神,刘惜沉默片刻,清弱犹疑道:“那……那我,我能推荐……”
“林语淙吗?”
刘惜的话语落下后在场忽然一静。
温叶鸟悄的看了眼陆薇语。
方年很快笑着道:“当然可以,办公室尊重每个人的推荐权,不过……”
“林语淙不合适,最起码现在不合适,她是法律专业的,前沿办公室现在并不需要一个法务层面的最高领导。”
听方年说完,陆薇语说道:“我不认同这个观点,方总,语淙各方面能力还不错,是可以纳入候选人计划的。”
“而且,语淙是你的老同学,知根知底,光背景这一方面就有天然的优势。”
闻言,方年无奈道:“你不是真的吧。”
“这又没什么,坦白说,如果你真的有想法,语淙不来前沿办公室就不会发生了吗?”陆薇语平静道。
“你知道的,其实有时候我会站在很理性的角度思考问题。”
方年:“……”
“行行行,不过我还是那个意见,暂时不合适,可以再等等。”
稍顿,方年懒散道:“我不是针对林语淙,是针对所有人;
你们也别怪我说话直接,因为不是每个人都是财神。”
“这个我认同。”温叶坦然道,“我几斤几两我清楚。”
“我也认同。”吴伏城微笑道。
“……”
刘惜:“……我……对不起。”
见状,方年轻轻一笑:“这话可轮不到你说,你又没错,说不定林语淙真的能力很强呢,毕竟她也是个狠人,不到半年吧,从倒数第一干到了六百多分。”
虽然方年如此安慰,但刘惜还是认识到了自己的问题。
她这次开口不合时宜,提议也不合时宜。
毕竟方年都没把李安南拉进来。
一开始刘惜的想法很单纯,就是纯粹从背景考虑。
虽然这次候选人计划她没提议,但过程她是有所了解的,光是背景调查就花了近俩月。
换到是林语淙,根本就不用麻烦。
“……”
未几,方年又说:“既然都说到了这里,干脆趁这个机会确定公司的使命和愿景。”
“我们要成为什么是公司的愿景,我们要做什么是公司的使命,这都关系企业未来若干年、十几年、甚至几十年的发展方向。”
听方年说完,大家也都积极贡献了各自的意见。
这不是今天才提出来的问题,只是一直没确定下来。
“我们要进入科技的基础……”
“我们……
“……”
最后确定下来的是:
前沿愿景:构建更美好的生活。
前沿使命:为所有客户提供最基础的科学支持。
第一条基本上是到顶了。
绝世剑道
因为生活永远不会有更美好。
第二条也差不多是到顶了。
之所以忽然要确定公司的核心文化,也是刚好可以借这次开发者大会,对世界宣告前沿的到来……
不多时,女人们簇拥着进了厨房,忙碌了一天的她们,开始准备晚餐。
七点多钟饭菜做好。
方年特地开了瓶酒,举杯道:“提前预祝开发者大会一切顺遂。”
“干杯~”

①:这个费用是比较真实的,据悉苹果在云上贵州的一次数据中心规划3万台服务器上项目总投资10亿美元,10×3.33,200多亿人民币,另有数据显示,苹果2018年动工的一个规划建设159亩的数据中心建设投资9.54亿人民币,苹果比较财大气粗一点,再参考时间系数,所以费用没毛病。

======
PS:今儿更新早,求个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