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yem1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權寵新娘蜜如甜 小熊靜-203 樂正清發現喬墨兒沒有死熱推-58yaf

權寵新娘蜜如甜
小說推薦權寵新娘蜜如甜
乐正清不愿意离开撩舞阁,乔於珂也没有管太多,就让她自身自灭在这好了。
原本他的心情大好,是因为遇见一个姑娘同乔墨儿一般有趣,却被乐正清重提往事,以至于现在心情大落,让人送了不少即墨烧过来,好来个一醉解千愁,忘记所有的烦恼。
壹受遮 閆十
乔墨儿溜达一会儿觉得乏了,想要找个地方休息,坐下的时候,无意间看见了老婆子正在那里招呼别人抬走东西。
“你们可得轻点儿,要是稍微磕了碰了点儿,出了什么纰漏,主子怪罪下来,我老婆子可没有办法去帮你们兜着。”
“那个廖小爷,我也去那边帮忙。”
乔墨儿告诉廖小爷,自己不会乱跑,只是去那边帮帮老婆子。
可廖小爷却拦住了乔墨儿,“那边东西不需要你来插手,你刚到撩舞阁,什么规矩都不懂,主子让你在这儿待着,你就好生在这待着,别给我整那些有的没的。”
乔墨儿打量了眼前的廖小爷一番,决定从他口中套点儿撩舞阁的消息;于是她从口袋里掏出一点儿碎银给他。
“廖小爷,既然你不让我去帮忙,那你总该知道昨日是谁把我发卖到这里来的吧。”
廖小爷拿着手上的碎银塞进胸口里,坐在乔墨儿身边,决定给她提个儿醒。
“我看你这人也算懂点儿规矩,那我就偷偷告诉你,把你发卖过来的人,是耿王府的侧王妃。”
又是乔涵儿?乔墨儿到底是哪儿得罪了她,怎么老是坑她啊!
“此话当真。”
“当然当真,我是看你再也出不去了,同你说一声的,要是你能出撩舞阁,我也不会给你多这句嘴,毕竟这是撩舞阁,毕竟进来的人从来没有活着出去过。”
一婚二宠
至尊仙朝
守护甜心之夕颜公主复仇
乔墨儿不解?没有活着出去过?那早上看到的那个柳大人不是送了官银给乔於珂,他该不会也……
乔墨儿回过头,望向老婆子的方向,除了前几个是大箱子,最后一个抬出去的竟然是平的,甚至还盖了一层麻布;在仔细一看,那平躺着的滑落出一只手。
老婆子瞅了下四处,乔墨儿偏过头去,见四处无人看见,又把那只手塞回了布下。
那只手不正是柳大人的手,毕竟乔墨儿一早可是瞧见柳大人的衣袖上面还纹着图腾线。
“这是撩舞阁的家常便饭!”
廖小爷说道。
“你可别看这柳大人送来了银两,其实他是想谋害自己的糟糠之妻,想要娶小妾入门,奈何小妾和他的糟糠之妻是姊妹,二人知道真相后,决定黑吃黑,来我们撩舞阁反杀柳大人。”
“难道是他们夫人给的钱多?”
乔墨儿问。
“诶呀,什么钱多钱少,我们主子才不是贪财之人,他有自己的底线,不伤害老弱妇孺。”
玉蘭喪失的秘密 白瑜
“什么叫不伤害妇孺?昨日不就把我差点儿送到别人的床上了吗?”
“呵呵,姑娘,我看你长相也就一般,还珠圆玉润;人家就算再饥不择食也不会真睡了你的,就算昨晚那老赖真的要睡你,我们撩舞阁也不会同意的,毕竟撩舞阁还不至于让你这种长相的接客。”
“我这种长相怎么了?”
重生之極品奸商 北極大白鯊
乔墨儿拿起地上的梢棍就捅起了廖小爷,“我这种长相怎么了,你说啊!”
“惨不忍睹,无法下手。”
乔墨儿心里还是比较害怕,才来撩舞阁一天,她就看见死人了,那韩云熙再找不到人来救她,那她岂不是知道的秘密越多,早晚也会有死在撩舞阁的一天。
她这个时候突然好想韩云熙啊,她想他救他出去,早知道就不逞强一个人留在撩舞阁了。
乐正清刚好从外院过来,乔墨儿手脚没个轻重,准备用棍子砸廖小爷的,却没成想砸到了乐正清,而且自己还摔了个狗吃屎,真是祸不单行啊!
“夫人。”
廖小爷还是挺尊重乐正清的,见面还是称呼一句夫人。
“这是哪来的姑娘,撩舞阁何时寻来这么难看的女子,难道你们收买的时候,都不带眼睛审视一番。”
悠然山水間
“夫人,这是耿王府的侧妃发卖过来的,毕竟庄主说了,不看僧面看佛面,她毕竟之前也是主子的妹妹之一。”
廖小爷打圆场道,却不知道他的这句话,正是乐正清的雷区。
“看什么僧面佛面,你们竟然还敢和那个贱人做交易?要不是她娘,我怎么可能会和芸儿自小没了娘,现如今你们又帮着那个小贱人发卖姑娘,这不诚心在恶心我吗?”
乐正清一想到那个乔涵儿是自己同父异母的妹妹就觉得恶心,看见她发卖过来的人,正愁没地方撒她刚刚在乔於珂那受的气。
乐正清上前就给了乔墨儿一巴掌。
乔墨儿趴在地上,想到这是她今天被打的第二个巴掌了。
女兒樓之石榴紅 黑顏
“你们那边几个看什么看,赶紧把她给我抓起来,今儿随便送到哪个老赖的床上都成,免得让我看着添堵。”
乐正清招呼了几个丫鬟抓住乔墨儿,想让人处理掉乔墨儿。
“你放开我。”乔墨儿挣扎。“你可知我哥哥是谁?你要是敢动我,我敢保证你一定死无葬身之地。”
“我管你哥哥是谁,今儿你肯定是活着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乐正清轻拍着乔墨儿的脸,却在她脖子上看见了一个吻痕,她看见这个吻痕更是来火,她嫁给乔於珂三年,乔於珂始终守身如玉不动她分毫。
而眼前的这个女子长相如此丑陋,她凭什么被人这么呵护,而她乐正清长得哪还不如一个丑女,于是她用劲捏紧了乔墨儿的脖子。
“我一定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至于你说的哥哥是何许人物?等他能先进撩舞阁再说,否则一切都是白谈。”
乔墨儿深吸一口气,用力的将脚踩向了抓住她的丫鬟们,然后双手抱住乐正清的头,疯狂的咬住她的脸。
她还真不知道自己和小豆芽生活了那么久,竟然每天耳濡目染学到了这些不堪入目的动作。
乐正清被乔墨儿咬的生疼,二人厮打在了撩舞阁,丫鬟们帮乐正清拉架,却不小心扯下了乔墨儿半边衣袖,乐正清同她打架的时候,看见了乔墨儿背后的胎记。
壹等悍妃:太子是匹狼 迷夜妖
她当时心中咯噔一下,难道她是乔墨儿?
乐正清想到,千万不能被乔於珂发现,乔墨儿没有死,或者有个同乔墨儿一般背后有胎记的人,否则一个三年也好,十个三年,她都未必能捂醒乔於珂的心。
“赶紧把她给我带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