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wtoh寓意深刻都市异能小說 我要做秦二世 起點-第577章 臣發現這個左賢王就是一個鐵憨憨!(第二更求月票,求訂閱)熱推-dmb4p

我要做秦二世
小說推薦我要做秦二世
孤独伴随王者终生!
越强势的王,越是孤独,这也是一个王者成熟的标配!
更何况是秦王政这种立志想要王天下,志气高远,想要做一个前所未有,古往今来从未出现过的王。
自然就更为的孤独。
浮色 焦糖冬瓜
没有人理解,没有人支持,只有漫天的议论声与质疑。
这样的人物都是划时代的,他们近乎于以一己之力强行扛着时代在进步,而嬴政也是肩抗着大秦帝国而前进。
咸阳宫书房之中,寂静无声,只有风吹来,风灯在摇晃,将秦王政的身影不断地拉长。
范增走了,这意味着在西北的定鼎之战将会开打,这一刻,嬴政心中生出一个念头,那便是为了为嬴高解决后顾之忧。
将匈奴一事暂时先解决掉。
正好此番匈奴左贤王南下,虽然不至于得到长久的和平,但是为了大秦争取一点时间还是可以的。
太后,今夜谁寺寝 亲亲君君
一想到这里,嬴政顿时心动了。
机会已经放在了他的眼前,无论如何,他都不想让这件事就此错过,只要是可以利用到的机会,都不能放弃。
团结一切有利于大秦东出的力量与掌握一切可能的机会,让大秦东出,兼并六国的路,变得更加的顺畅。
东出大志在心里翻滚,最后压下了那份寂寞与孤独,这让秦王政变得更加的精神抖擞,斗志昂扬。
……..
时间如白驹过隙,一转眼七天就过去了。
这已经是范增离开咸阳的第七天了,而今日匈奴的右贤王刚刚踏足咸阳城,住进了位于咸阳城北的官驿之中。
这一次负责接待的是黑冰台统领兼职大行令的顿弱,由他负责接待,最为恰当。
官驿之中,左贤王挛鞮玊朝着顿弱一拱手,道:“大行令,不知本王何事能够见到秦王?”
左贤王出身于大单于王庭一族,在漠北之中极为的豪横,但是在咸阳,他便收敛了自己的秉性,因为他清楚,这里不是漠北而是咸阳。
大秦的国度,容不得他人放肆!
这个国度极为的邪门,只要是站在秦国的国土之上,触犯了秦法就必须要受到秦法的惩罚,根本没有什么邦交豁免权。
蓬莱修仙小记 冬雪傲梅
農門小嬌妻
快穿之萌系人设有点崩 笖茒微凉
大单于头曼在南下之际,曾经不止一次提醒过他,挛鞮玊自然是不敢放肆,他还想要活着回去,也许有生之年,他还能成为匈奴至高无上的大单于。
虽然大秦储王嬴高在他的手中抢走了河套地区,让他的部落势力大减,但是以此刻嬴高的气势,以及无双锋芒,他也不敢报复。
更何况,他清楚这一次自己前来咸阳的目的。
不是宣战,而是求和。
就算是桀骜不驯如他,他不得不承认,大秦与匈奴的势力差距越来越大了。
闻言,顿弱点了点头,朝着挛鞮玊一拱手,道:“左贤王先行住下,老夫前去禀报我王,等我王裁决,此刻,老夫也给不了左贤王一个准确的答案!”
“好!”
点了点头,挛鞮玊清楚顿弱说的没有错,臣子如何做到了王的主,就像是在龙城之中,他不敢替头曼单于做主。
“有劳大行令了!”
第八大洲
这一刻,见到顿弱说的如此实在,挛鞮玊心中对于顿弱生出了一丝好感,原来中原人也不是所有人都是坏的,还是有好人的。
这便是漠北的匈奴人,头脑发达四肢简单之辈。
一个人的好坏,又岂是那么容易被界定。
闻言,顿弱微微一笑,露出一个自认为和善的笑容,道:“此乃大行令的分内之事,烦劳左贤王在此等候,顿弱先行告退了!”
……..
经过方才的言辞试探,顿弱发现了一个很有趣的现象,那就是这个匈奴左贤王,很好忽悠,其人根本就是一个铁憨憨。
一念至此,顿弱朝着官驿之中的大秦锐士,道:“保护好他的安全,至少在咸阳之中,他不能出事!”
“诺。”
见到千夫长点了点头,顿弱朝着一旁的驭手吩咐,道:“备车,去咸阳宫!”
“诺。”
凯源玺遇到爱
轺车隆隆而行,踏破这一条街道之上的安静,载着顿弱朝着咸阳宫而去。
走进咸阳宫书房,顿弱连忙朝着嬴政深深一躬,道:“臣顿弱拜见王上,王上万年,大秦万年——!”
“嗯!”
不作不死 三千調
微微颔首,嬴政虚扶一下,道:“爱卿不必多礼,平身!”
“诺。”
见到顿弱起身,嬴政一伸手,指着一侧的位置,微微一笑,道:“坐!”
“臣谢过王上!”
拜谢之后,顿弱从容而坐,对着嬴政微微一拱手,道:“王上,匈奴的左贤王已经到来了,臣在接待过之后,发现这个左贤王就是一个憨憨!”
“也许我们可以从这个人身上得到更多的利益!”
圍城:壹樹梨花壓海棠 雜草炊狼神
闻言,嬴政迟疑了一下,他可没有顿弱这么的乐观,若是匈奴的左贤王真的是一个憨憨,他如何坐稳了仅次于大单于与太子的左贤王之位。
若他真的是一个憨憨的话,这一次头曼又如何会让他南下咸阳。
这根本说不通,唯一的解释便是匈奴左贤王的憨憨形象是他示人的形象,并非是真正的自己,这样的伪装太有迷惑性了。
甚至于会影响敌人的判断。
一念至此,嬴政慢悠悠的喝了一口热茶,任由茶香在口腔之中扩散,伴随着时间日久,他越发喜欢喝公子高倒弄出来这种茶叶了。
清茶,更有味道。
将茶水咽下,嬴政深深地看了一眼顿弱,语气变得肃然:“大行令可否想过,匈奴左贤王这样的憨憨形象,并非是自己的本来面目。”
“他可是匈奴的左贤王,更是这一次匈奴大单于派遣南下的使者……..”
听到嬴政的提醒,顿弱脸色骤变大变,他心里清楚,这是他疏忽了,他犯了以貌取人的错误,对于身为大行令以及黑冰台统领的自己,顿弱清楚这样的错误,最不应该犯。
这一刻,顿弱也是明白了自己的失误之处,若是嬴政不提醒,他将会一错再错,甚至于导致严重的后果。
——————
一念至此,他连忙朝着嬴政请罪,道:“臣疏忽大意,还请王上责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