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hrao寓意深刻都市小说 第九星門-第四百三十六章 造化法讀書-qdu05

第九星門
小說推薦第九星門
画面中,小女孩大为感动,亲手扶起白衣年轻人。
随后画面开始快放。
小女孩每天都在传授白衣年轻人新东西。
随着身上黑色锁链的隐和现,别说那白衣年轻人,就连凌逸都找到规律了。
又一天,当那黑气再次即将浮现出来的时候,白衣年轻人终于忍不住心中悲伤,再次大哭起来,说每次看见师父这样受苦,都心如刀绞。
小女孩儿走过去,想要安慰他,像以往那样,告诉这个好孩子,自己没事儿。
结果那白衣年轻人,却在刹那间爆发出无尽的大圣场域,几乎用尽毕生所学,全力一击……轰向小女孩。
虽然知道小女孩还能完好无损的站在这,肯定是躲过当时那一击了,但凌逸还是有种强烈的愤怒自心间涌起。
忍不住低声骂了句畜生。
身边的小女孩没动,也没任何反应,只静静看着那光幕——
白衣年轻人被小女孩随手一击,像是赶苍蝇一样,直接就给打飞了!
鲜血狂喷!
整个人在半空中碎成七八块!
虽然后面重新组合起来,但整个人都被小女孩这一击给彻底打傻了。
随后立即跪在地上,痛哭流涕的求饶,说自己被那黑气影响,一时间鬼迷心窍……
面对这种无耻之徒,凌逸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画面中,小女孩面无表情的把那白衣年轻人身上精气神全部抽走,很快他就变成了一具行尸走肉。
接着,是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
小女孩不说话,凌逸也保持着沉默,两人就这样,一共看了几十个。
冷酷上司別誤會
这时候,小女孩偏头看了一眼凌逸,问道:“怎么样?”
“我以前一直觉得,这世上好人更多些,但现在……我突然有点怀疑了。”凌逸苦笑。
光幕中,每一次小女孩都给了那些人足够的信任,也给了他们足够多的好处。
但同样,每次都把自己的弱点,暴露给那些人看。
故意让那些人找到自己发作的机会。
第一个的时候凌逸还没看出来,毕竟看画面有些东西是感受不到的。
但第二个第三个之后,凌逸就确定了,小女孩每次黑气发作的时候,都会比平时虚弱很多!
而且看上去,她在极力掩饰着那种虚弱!
这就给了那些人自认为有可乘之机的遐想。
于是,没有例外的,那些人全都被小女孩变成了行尸走肉。
在后面的画面中,凌逸也看见,最初的时候,小女孩是“坐在墙头等红杏”,就跟人们说的仙王殿内的机缘一样,她不在乎时间,所以就干等,等到有人无意闯进来算。
但到后面,她开始主动出击了。
邪仙 偷腥的貓
选择一个又一个的目标,然后就是一次又一次的失望。
到后面,这片原本正常的古建筑群里,被抽走精气神,封印元神和真灵的行尸走肉越来越多。
男女老少,应有尽有。
随后,小女孩关掉了光幕,看着凌逸,默不作声。
凌逸突然下意识的伸出手,揉了揉她的头。
小女孩:“……”
凌逸回过神来,有些不好意思的道:“抱歉,就是……”
“没事。”小女孩面无表情的打断。
“你对我……似乎跟对他们不一样。”凌逸道。
“一方面因为你的确有些特殊,另一方面……”小女孩淡淡道:“就像我之前跟你说的那样,我已经没有时间继续这么试探下去了,我必须得做决定,要么无声无息的死在这里。要么,就是赌一把,临死前,把自己的东西传承下去……反正就像我说过的那样,我的传承者,只要遇到那群人,一定会被当成眼中钉。”
她看着凌逸:“但之前,我一直不甘心!我这一生,不敢说多么正直善良,但至少做事光明磊落,为何要落得如此下场?身死道消灵灭……就连传承者……都得是一个人品卑劣的垃圾?我不甘心!”
“直到见到你和周棠,我观察周棠的时间更久,当时几乎就要选择她了,不过后来又见到了你,同样,我也观察了你很久。你善良,但并不迂腐,有点懒散,但并不是废物。”
凌逸:我真谢谢您夸奖了。
守護天使的墮落惡魔團
小女孩道:“所以让你进入到这个空间那一刻,实际上就已经是选定了你。”
凌逸沉默的点点头,他明白了,但心中却感到有些悲哀。
他看着小女孩:“没有办法改变了吗?真的要身死道消灵灭吗?”
小女孩笑笑:“在我的层面理解这件事,是这样的,那种大劫之下,其实是不应该有仙王活下来的,我能活,也是托了害我那两人的福,以一种混乱的状态,躲过当时的抹杀,可劫终究是劫,逃不掉的。你也不用伤感,这种事情,实际上没什么了不得。”
凌逸问道:“道身呢?神念身呢?都不行?”
小女孩笑起来:“那都是小术,在真正的劫面前,都如浮云一般。”
说着,她话锋一转:“其实说不定在更高层面上来看这件事,未必就像我理解那样,说不定我认为的身死道消灵灭,不过是另一个全新轮回的开始。”
这话其实安慰不了人。
小女孩以仙王身份说出她会身死道消灵灭这种话,显然不是无的放矢。
“别想那么多啦,再说我得我传承,对你来说,真未必是一件好事,我说过,只要那些人看见你施展我的法,施展我的术,是不会放过你的!”
说着她笑眯眯的道:“但我是不会允许你拒绝的!不管你想不想学,你都抗拒不了!哈哈哈,怎么样,我是个坏人吧?”
凌逸忍不住又伸手,揉了揉她的头。
水神無敵 羽民
小女孩:“……”
……
“这是一种大术,名为时光术,嗯,其实也没那么夸张,就是名字起的威猛一点,实际上不可能真正操纵时光,不然我就直接把自己回溯到当年了。”
“这种大术施展的时候,可以瞬间逆转对方的寿元!”
“可以让他一下子变得很老,也可以让他一下子变得特别小……你这眼神有点欠揍啊,好吧,我承认,我中的就是时光术!”
小女孩气呼呼。
然后解释:“正是因为当年中了这种算计,所以我才开始潜心研究,多年之后,我终于破解了这种术,但真正杀死我的是针对整个世界的劫,并非那个坑……”
……
“这是我当年最擅长的神通,名为星图,昂……跟周棠那小姑娘的星陨多少有点接近,但比她那个厉害多了!教她?可以,我的术你随便处理,反正你教的人越多,被我仇家发现的几率也就越大!这个你自己斟酌。”
“我们这片星空,星辰不计其数,星图这种大术,施展之时,可以瞬间从那些星辰中借力,这种星辰之力,最是磅礴宏大,而且对自身没有任何影响!适合偷袭、突袭、更适漫长的鏖战!”
……
“这是我的法,凌逸,记住了,学了我的术,最多只能算作我的记名弟子,但学了我的法,可就是我的真正亲传了!你可想明白了?这个,我是容许你后悔的。”
“而且我知道你已经有师父……尽管那个师父也没什么大用,但终究是有。所以,你若不愿,我不勉强。”
凌逸跪拜小女孩:“我愿意学。”
小女孩表情严肃:“学了我的法,就真的没有退路了!即便我身死道消灵灭,你身上也会永远打上我这一系的烙印。”
她看着凌逸:“很多事情,是后来被困在这里之后,才渐渐想通的。简单来说,我这一系,在三十三层天那边,仇敌可不仅仅只有那两个害我的人……”
“我愿意学。”凌逸还是那句话。
小女孩定定看着凌逸,良久,才突然咯咯笑起来:“你这样子,哎呀,你这样子挺可爱的,好吧,既然你真的想学,那就传给你了,也算我留在这世上的最后痕迹。”
“听好,我名罗蓁,我的法……名为造化。”
嘿!
造化?
好大的口气呀!
功法这东西,起名固然随心所欲,但越是到高境界,越是接近道,越是不敢轻易定名。
这也是为什么周棠传了凌逸那么多法,几乎都连个像样的名字也没有的重要原因。
星陨,其实是术,是神通。
契約皇後好囂張 寂筆言
周棠传给凌逸的法,都是无名的。
因为距离真正的大道越近,那种莫名的敬畏也就越深。
就像人间对某些事情可以不信,但不能亵渎是一个道理。
小女孩……不,应该是师父罗蓁,居然敢给自己的法起名造化,别的不说,这份胆魄,就足以令人动容。
“无需惊讶,”罗蓁看着凌逸,“这是先天法,你学了便知道,我是没学好,所以落得如今下场,真要彻底悟透,那便是真正踏入无上领域,不死不灭。所以,你若将它发扬光大,也算为我争口气。”
随后,罗蓁传造化法于凌逸。
数十年后。
吃光了这片古老建筑群里面所有大药的凌逸,成功晋升为大圣。
这一天,罗蓁腋下夹着那个猛兽化成的布娃娃来找凌逸。
随手将布娃娃丢向凌逸,凌逸手忙脚乱接过,罗蓁幽幽说道:“我们师徒缘分已尽,我要化道了。这个小豹子就归你了,反正我的法你都掌握,是杀是留,还是继续让它当布娃娃,都随你心意。但我建议你可以留下它,因为它是唯一一个,见到我就想直接把我吃了,没有其他花花肠子的生灵了。哦,除了你。”
凌逸:“……”
有些无语,但更多的,却是一种无尽的悲伤涌上心头。
“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他不死心。
一尊上个时代,风华绝代的仙王啊!
如今他已经可以正视大殿中那副画,除了仙子二字,他不知用什么词语来形容罗蓁。
所有瑰丽的语言,都无法精准描述她的风姿。
这样的人,难道真要彻底消失在这岁月长河里?
“我不会死的呀,我的术与法,都已经传承与你,你会替我好好活下去的,多多努力,有朝一日,去三十三层天,见到那两人,帮我灭了她们,然后问她们一句,可后悔否?”
瓷娃娃一般的罗蓁,精致的小脸笑吟吟的,无数锁链形状的黑气,顺着她口中涌出,然后开始凝实!
凌逸尝试着用神念去感知,却感到一股无尽的刺痛,疼得他当场大叫一声。
“傻小子,那不是你能感知的东西!”罗蓁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里,露出几分心疼。
凌逸眼睁睁看着那些逐渐凝实的黑色锁链,最终将罗蓁浑身上下全部缠住,接着……便是一个令人头皮发麻,惨不忍睹的画面。
罗蓁却静静站在那,像是没有任何知觉一般,看着凌逸:“别想多,干掉害我的人你一定可以,但我身上这个……不要去深究!以后在三十三层天,多跟周棠生几个孩子,然后挑一个最优秀的,传我的法,其他人,只可继承我的术……”
她的话断断续续,直至无声。
凌逸浑身冰冷,整个人难过至极。
旅行在二次元 滄溟夜
手中那布娃娃的眼中,大颗大颗的泪水,滴滴答答往地上掉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