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3kzz熱門玄幻小說 致命偏寵討論-第404章:今晚不會有任何人過來推薦-yvccf

致命偏寵
小說推薦致命偏寵
黎俏抿了抿唇,望着男人英俊清晰的侧脸,心头滚烫。
临近五点,商郁带着黎俏离开了公司。
望月等人劫后余生般跟在两人身后,望着他们手牵手的背影,都无语了。
黎小姐没来的时候,衍皇是修罗场。
黎小姐来了之后,衍皇变成了屠狗场。
……
半小时后,车队来到了实验楼宿舍。
黎俏看到窗外熟悉的街景,不经意地挑了下眉梢,居然送她回宿舍了?
她还以为要一起吃个晚饭什么的。
黎俏回眸看着商郁,“那我先回去了。”
男人坐姿慵懒地看向她,削薄的唇挂着高深的笑,“明天出行的东西收拾好了?”
“还没。”黎俏摇头。
商郁昂着下颚对门外示意,“嗯,下车吧。”
怎么神秘兮兮的?
黎俏倾身下车,刚转身就看到男人也跟着下来了。
正值傍晚,天还没黑,商郁修长挺拔的身影自带聚焦,站在街边辅路的榕树下,过往行人不自觉地向他投来瞩目的视线。
男人向前踱步,并顺势牵起黎俏的手。
流云等人在身后跟着,不论何时何地,都尽忠职守地做好工具人的本职工作。
剑爆神域 道生飞花
異世玄門
两人走过实验楼门前的岗亭,保镖隔着门窗喊了声老大。
回了宿舍楼,黎俏乍一推开门,猝不及防地被男人压在了门板上。
房门关闭,传出不大不小的声响,站在走廊外的流云和望月视线交错,又瞅了瞅面无异色的落雨,俩人特别有心机地拿出手机面对面发起了微信。
望月:赌多少?
流云:一万。
望月:行,我猜二十分钟。
流云:……你是不是太瞧不起老大的持久度了?我猜二十五分钟。
紈絝女賬房 墨非煙
望月:你觉得老大能看上你多给的五分钟?
身为男人,就算没吃过肉,也看过不少动作片。
老大带着黎小姐进去干什么禽兽之事,大家都心知肚明。
宿舍内,黎俏被男人压在门板上的一瞬间,鼻息猛地灌满了他身上的味道。
————
亲吻这件事,彼此已经很熟悉。
但男人的深吻和浓沉的呼吸,无一不在迷惑着黎俏的神智。
后来,情难自控的时候,她整个人被商郁从地上抱起来,径直走向了大床。
这个过程里,两人的唇舌依旧没有分开。
天边霞光给房间里渲染出一层淡淡的橘黄,光线很暖,温度很高。
衣服飘落,深入灵魂般的契合也才刚刚开始。
直到肩头微凉,黎俏才反应过来,商郁在车上那般高深莫测的表情代表了什么。
她实在是高估了男人的忍耐力。
“乖,叫我……”
……
五十分钟后,望月和流云分别给落雨转账一万块。
两人一言难尽地靠着窗台,低头看着手机屏幕,感觉人生前路一片黑暗。
可能要废了。
因为他俩刚才在微信里打赌老大的持久度时,意外把对话消息发到了群里。
那个群,风雨云月全都在,更要命的是,老大也在。
流云和望月想方设法地撤回,但为时已晚。
这时,落雨单手插兜,另一手夹着烟,往走廊窗外吐了口烟,似笑非笑地提醒道:“老大他们可能快出来了,你俩想想……怎么解释。”
刚说完,微信群里有人说话了。
追风:老大持久度就只有二十五分钟?
追风:卧槽啊,简直太意外了。
追风:连我都不如,我要不要去给老大弄点药?
消息发出的那一刻,流云、望月、落雨纷纷看着手机屏幕,谁都没说话。
直到过了三分钟,确定消息无法撤回,流云才发了个表情:[抱拳]
流云:亲兄弟!
与此同时,远在帕玛养伤的追风还没反应过来,直到他看见上面聊天框显示的人数,五个人,顿时如遭雷击。
这个群里,居然有老大!
追风沉默了很久很久,最后只能干巴巴地在群里发了三个字:CNM。
没事弄那么多微信群干他妈啥!
……
晚上六点半,宿舍门缓缓打开。
商郁单手牵着黎俏,单手托着一个墨绿色的行李箱,神清气爽地走了出来。
两个人似乎洗了澡,发丝上都带着潮气。
流云等人站在走廊目不斜视地盯着大白墙,丝毫不敢逾越。
黎俏默不作声地走在商郁身边,除了步伐有点乱,其他一切正常。
几个人回到实验楼外,上了车直奔南洋公馆。
男神在上:世界第壹萌妻 莫驕
此时,黎俏窝在男人身边,手指头都懒得动一下。
难怪会带她回宿舍,收拾行李只是顺便,在她身上逞凶才是他所谓的正事。
不过,幸好就一次。
網遊之劍破萬物
回到公馆,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餐厅已经准备好了晚饭,男人直接牵着她去了楼下。
“明天去崇城带上落雨。”
商郁坐在她对面,看着黎俏覆满风情的眉梢眼角,喉结一滚,眼底的灼色再次风起云涌。
黎俏懒懒地抬了下眼皮,也没注意到他幽深的视线,咀嚼着食物应声,“嗯,好。”
两人吃完晚饭,窗外已是一片浓墨的黑夜。
男人抱着她坐在客厅里,夜色很美,灯色很亮,周围什么声音都没有,凭生出几分岁月静好的美感。
此时,茶几上摆着饭后水果,商郁俯身向前拿过一片橙子,送到了女孩的嘴边。
黎俏正拿着手机发消息,嗅到橙子的清香味,直接张开了嘴。
软糯的唇瓣不可避免地碰到了男人的手指,甚至还小小地含了一下。
商郁圈着她的手,逐渐用力,声音哑了几分,“好吃么?”
黎俏双手还在戳屏幕,心不在焉地点头,“好吃。”
又香又甜,很清爽。
然后,熟悉的清冽气息缓缓靠近,他磁性又低哑的说:“是么?”
黎俏发完消息,抬起头,红唇就被攫住了。
豪門緣之撒旦老公遇到愛
确实好吃,很甜。
后来,黎俏手里的手机掉在了沙发上,目光迷蒙地望着头顶的水晶灯,落入她眼底泛起了璀璨的流光。
不知道什么时候,灯光渐暗,窗帘也降了下来。
男人压着她在客厅里纵情寻欢,倒是让黎俏想起了几天前从赌场回来的那个晚上,他在她耳边说:“今晚不会有任何人过来打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