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8tjc超棒的玄幻小說 靠種田成爲王爺金主 愛下-第84章 醒悟展示-dgep9

靠種田成爲王爺金主
小說推薦靠種田成爲王爺金主
“你居然有脸提将军,要让她知道你做的事情,她第一个砍了你,赶紧走,别再祸害思源堂的孩子!”云离强行把人往外拖。
“你们欺负寡妇,要断子绝孙,不得好死!”
异世之暗黑全职者
“苏宝儿怎么这么恶毒?你想我离开你就直说,为什么要陷害我?老天爷,你开开眼,劈死她啊……”
赵四娘的叫骂声传出很远。
封天建攥起拳头,他从不打女人,但今天实在憋不住了。
自己犯了错不反思就算了,居然还骂人,非打得她满地找牙不可!
苏宝儿拍拍他:“行了,跟没皮没脸的人计较什么,赶紧去食堂看看怎么改善孩子的伙食。”
封天建深吸几口气,这事儿他一定处理好。
苏宝儿站在原地,等着云离折返后她吩咐道:“派个人把情况如实告诉虎娃。”
虎娃是赵四娘的儿子,他幼年丧父,却守礼懂事,勤奋刻苦,在私塾名列前茅,将来定能金榜题名,可惜摊上这么一个娘。
“是。”
巅峰痞少
云离很赞成苏宝儿的决定。
一是藏着掖着容易生出怨怼,二来也是看看虎娃的人品。
若他是和赵四娘一样的人,他就不值得苏宝儿费尽心思地栽培。
壹個人的抗
“你先管着思源堂,找个靠谱的人交接,顺便把该清理的都清理了。”
赵四娘仅凭一人之力绝不可能瞒得住苛待孩子的事实,也没胆子贪墨五万两的巨款。
云离领下任务,先前是她来取证的,她已经摸清了思源堂每个人的品行做派,接下来就是有功者赏,有过者罚。
交代完苏宝儿也去了食堂。
换了一个管事,厨房换了一番景象。
思源堂的帮工都聚集在一起忙碌,很是热闹,香味扑鼻而来,让苏宝儿的心情舒畅了许多。
“做什么好吃的呢?”
“师父,粥已经下锅了,不吃浪费,不过我让他们又做了些白菜肉馅儿的饺子,一会儿用油煎了,应该赶得上他们吃饭。” 封天建主动邀功。
饺子又能当菜又能当饭,还是想包子馅饼似的要发面。
苏宝儿竖起大拇指:“办得不错。”
“封少爷会办事,一会儿功夫就安排得明明白白的。”
“到底是大户人家的公子,年轻有为!”
“性格也好,不像别人一样眼睛长在头顶上,看不起我们这些泥腿子。”
帮工也跟着夸了几句。
“是嘛,我就是想让他们过得好一点。”封天建有丁点不好意思。
苏宝儿乐了:“你这样让我有点不适应。 ”
封天建将一叠饺子皮放到苏宝儿面前,有打趣他的功夫还不如多包几个饺子。
一群人紧赶慢赶还是让午饭比往常晚了小半个时辰,不过谁都没有怨言,因为每人能分到六个饺子,还是肉馅的。
孩子排着队拿饺子,拿到后找了位置坐下,小口小口地品尝,小小的脸上写满了幸福。
封天建眼睛酸得不行,他不知道小小的饺子能让人如此开心。
他急忙擦了眼泪,然后偷偷看了眼苏宝儿,好在她正和女工交流,没看到他的窘态。
午饭过后孩子继续下午的课程,苏宝儿和封天建坐上了回程的马车。
封天建期待地问道:“你看我表现得如何?”
“还有待观察。”
苏宝儿故意泼他一盆冷水,不然他的尾巴能翘到天上去。
封天建可怜兮兮地说道:“师父,我还是不是你亲徒弟了?”
他这两天忙得脚打后脑勺,难道还当不得一句夸奖吗?
“说吧。”苏宝儿挑挑眉。
封天建开心得像个孩子:“多谢师父,我认识几个朋友,他们都想跟你学鉴石。”
苏宝儿识海里的大屏幕弹出四个大字,支线任务,下面的小子是任务内容,要她当赌石老师,奖励寿命三十天。
她忍不住咬牙切齿。
二哈一走就有了支线任务,说不是它搞事鬼都不信!
她被它骗了十多年,昨天还差点主动出击把陆云深吃干抹净。
二哈这个死王八!
尚在娘胎的二哈扭了扭身子,突然有点冷,可惜它现在无法和外界交流,不然就能让苏宝儿给它狗妈送条毛毯了。
苏宝儿生气的样子让封天建的小心肝直打颤,他忙小心翼翼地说道。“师父,我就这么一说,没应承下来,你要是不愿意就罢了。”
林祁他们虽然冠以纨绔之名,但绝不是胡搅蛮缠强人所难之人。
苏宝儿压下怒火:“不是冲你,你回头跟他们说一下,学费三千两。”
“涨点呗。”
異生罪愛 劉劉氓氓
封天建提议,那伙子人一个月零花钱上万两,只收三千两会让他们认为来得太容易。
“那你看着办吧,银子给我就行,另外每个月初一到思源堂帮忙,十五跟我出诊。”
“没问题!”一个月才抓两天壮丁,还有小厮帮忙,累不着他们,封天建便做主应下了。
入夜,封天建怎么也睡不着,心里某个重要的地方像空了一般。
“封哥哥,我长大要跟你一样厉害, 让大家都能吃上白面有肉的饺子。”
“我要做生意,帮宝姐姐分担压力。”
“我要做大官,把贪官污吏都抓起来,我希望以后不会再有枉死的人。”
夏至 末年 林小漓
“我要当剑客,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
那些孩子或身有残疾被抛弃,或是遭遇灾难,家人皆亡故,或流落街头,总之,各有各的苦难。
但不管是学文习字还是学刺绣武术耕种等技能都一丝不苟,就为有朝一日靠自己的双手存活,能有余力帮助别人,无一例外。
而他出生富贵,却沉迷赌石不可自拔,年及弱冠还一事无成,实在惭愧。
也难怪爷爷对他诸多失望。
封天建披衣起床,坐在书桌前发呆。
余光扫到一本熟悉的书,他拿过来缓缓打开,是一本科举用书,他曾经倒背如流,如今看来却有些陌生。
他真的应该改变了。
看了会儿,他焦躁的心慢慢平静下来。
第二天封天建收到拜帖才想起赌石班的事情,忙到门口将林祁等人迎进来。
“几位请坐。”
封天建招呼众人坐下,又吩咐小厮送来茶水。
林祁看到桌上尚未合上的书,玩笑道:“封兄这是转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