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4jq火熱都市异能 《玩家超正義》-第三百二十六章 遊戲:王冠之數看書-1n5l4

玩家超正義
小說推薦玩家超正義
这仪式场所处的房间,就是一间大型的赌场。
并非是它原本就是赌场。
和親寵妃:搗蛋小子俏後媽 月.傾城
永安谣 宁珩
而是为了安南与德米特里的计划,拆了凛冬公国的几家赌场、为了凑齐千面幻塔所具有的各种常规赌博器械。
无论是类似扑克的各种纸牌、类似围棋的割据棋、如同西洋棋般规则复杂的棋类游戏、还有各种与骰子有关的游戏……
绯闻前妻,宠你上瘾
虽然千面幻塔的大型机构难以复制,但就常规渠道来说、这已经凑齐了这个时代大部分的赌博机关。
这实际上,是为了提供保险——将赌博类型圈定在房间之中,以免徒增变数。
“如果我能够获胜,那么您就要给予我的父亲伊凡三世以不死者之力、并且不能在杀死其他不死者前优先攻击我的父亲;而如果我在赌局中失败,我就自愿献出我的王室之血——我将放弃繁衍能力,作为对您的献祭。”
扮演着德米特里的十三香,按照他之前从导入剧情中看到的情报,向腐夫提出了赌局:“就按照千面幻塔的规矩……任何助手都只能参与一个小局、只用这个房间内的东西进行对赌、可以使用任何双方都认为公平的规则,不提出规则的那一方进行先后手或其余分配要素的选择。”
简单来说,就是轮流确定游戏内容。
而确定游戏内容的那一方,不能再获得优先分配权。
如果是棋类游戏,那就是先后手;如果是其他类型的游戏,那就是采用哪副牌或是其他的什么——这部分全部交由另一方进行选择。不一定只能获得先手……不提出规则的那一方,可以自由分配先后手。
这是千面幻塔的规则。
一般来说,这是挺不公平的。毕竟这些器械都是由安南他们准备,虽然游戏内容相对公平、但他们却拥有主场权——也就是可以直接ban掉他们不擅长的游戏类型。
比如说,安南他们不可能与腐夫比较掰手腕、或是狩猎动物、躲猫猫之类的游戏。所以将场地局限在这间屋子里,本身就是对腐夫的限制。
再加上他们的赌局……
十三香怎么看,都感觉腐夫是比较吃亏的那一边。
即使拒绝也不会让人感到意外。
“好啊。”
但出乎预料的是,腐夫轻而易举的就答应了。
祂只是笑眯眯的看向“安南”:“我猜,这个计划一定是安南殿下想出来的……对吧?”
十三香低头看了一眼怀中逐渐停止高频颤抖的哈士奇,没有理会腐夫的话。
腐夫倒也没有感到尴尬。
祂没有得到回应,只是挑了挑眉头、悠然问道:“那么我们比几句?什么赛制?”
“三局两胜。”
这是逐渐恢复意识的哈士奇脱口而出的。
腐夫也只是点了点头,用手触摸自己光滑的下巴:“原来如此……”
祂注视向两人。
即使戴着面具,但却依然给人一种被看穿了的感觉。
“这肯定是德米特里殿下确定的。五局三胜的话,你们的体力会扛不住。而一局决胜负……是觉得不够尽兴?还是说……你还不够信任安南殿下吗?
“会选择三局两胜的话,那也就是说德米特里殿下想要自己出场。安南殿下,恐怕有信心可以直接拿下至少一局,对吧。”
跳过逻辑推断,腐夫直接得出结论。
冒牌公主俏莫少
十三香都有些跟不上腐夫的思维了。
但就在十三香皱着眉头、快速思索着腐夫的话时,哈士奇却是没有任何迟疑。
扮演着“安南”的哈士奇,遵循着自己的本能、没有任何思考、毫不犹豫的开口道:“正是如此——我将在第二局出场。”
……喂、喂?
贵女娇妃
你直接说出来没问题的吗?
十三香犹豫了一瞬间。
不过……算了。
腐夫绝对是一个聪明人,所以他才会毫不犹豫就答应下来这个赌局。就算哈士奇没有说出来,恐怕对方也会直接猜出来。
十三香心中产生了一丝忧虑。
按照原本的发展……安南负责的第二把,应该能够顺利获胜吧?
可换成了哈士奇,真的还能像是历史中的一样吗?
“嗯,和我预料的一样,”腐夫点了点头,“那么,现在就开始吧。我想,你们不会还没有准备好吧?”
我替天使來愛妳
“当然已经准备好了。”
“安南”依然没有任何迟疑,快速的应道。
如同一个看到任何对话出现的瞬间,都立刻按下空格键的脊髓玩家一般。
“好,很好~”
腐夫轻笑道:“既然你打算第二局出场的话……第一局的规则就交给我,如何?我会给你们先手权的。”
不等回应,祂便走在房间中,环顾四周。
很快,祂就看到了心仪的赌具。
“如果要说赌具之王,那就是骰子了。”
腐夫伸出手来,握向盛放着各种骰子的木筒,从中取出了三枚六面骰。
十三香意识到该自己上场了。
輕吟暖歌
他上前几步,沉声问道:“怎么来?猜大小?事先说明……荷官由我的人担任,没问题吧?”
“当然,当然。”
腐夫失笑道:“我懂规矩的……等开始之后,我就不会碰它们。”
權謀天下之棄女不善
祂说着,将三枚骰子放入木桶中、轻轻摇晃了一下。
威淩天下 九唯
“德米特里殿下。”
腐夫突然开口道:“我问你一个问题……你觉得,为王者最重要的三个要素是什么?”
十三香愣了一下。
……你这是什么问题?
宁是HR吗?
“我”作为大公之子、老祖母的直系子嗣,轮得着你问我?
但他沉思了一会,还是尝试性的答道:“权威……智慧。还有……长寿?”
“——权、智、命。”
腐夫悠然接道:“您与大多数的王一样呢,殿下。当然,不要误会,这不是嘲讽……我是在夸耀您有为王的品格。”
他说着,将盛放着骰子的木桶倒扣在桌面上。将其交予身边的冬之手。
“我们来点复杂的吧,德米特里殿下。来点别人没玩过的新鲜东西……”
腐夫悠然说着,伸手点在木桶上。
假面骑士AmazobS 专爱假面的斯文人
直到这时,十三香才意识到祂的指甲是青紫色的。
就像是尸体一般。
“首先是,猜一个数字。与这三个骰子的数字之和进行比较。”
腐夫缓缓说道:“如果跟这个数字一样大或者更小,那么就算做积分。积分数字,就是猜出来的数字,而不是骰子的数字。
“但如果猜出来的数字,比三个骰子的数字之和还大,就算是爆掉——多出来的部分反而要扣分。
“您今年应该是……二十六岁吧?
“那么,就比较谁先积到26分好了——”
腐夫嘴角上扬,露出如拉紧的弓弦般给人以紧张感的微笑:“权,是希望他人与自己所想一样的控制力;智,是寻出最稳妥策略的智慧;命,是关于耐心与运气的博弈论。这是一场【王冠游戏】。
“那么……回答我,殿下——
“您希望要我们两个,谁拿到先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