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c03t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 超級生物兵工廠 線上看-第657章 丐幫-dargj

超級生物兵工廠
小說推薦超級生物兵工廠
看到这一幕,苏灿的拳头就握的更紧了一些,忍不住的看向苏贵:
“爹,你怎么样了?”
说罢,他又转过身来,满脸怒色的盯着赵无极,开口吼道:“你这是存心找茬!”
棺人請回避
赵无极看着面前的苏灿开口冷笑道:“上次在怡红院让你逃过一劫,今天你可没那么幸运了!”
看到赵无极眼中的杀意,苏灿心中凛然,随后却面色凝重的摆出了架势。
他也能够看出来赵无极的内力深厚,并非是他能够相比的,不过同样的,苏灿也没有任何的惧意。
现在如果他不上去,恐怕苏贵今天就要被对方弄残了。
也正是因此,心中猛的一横,苏灿就已经下定决心,想要在瞬间爆发出自己最强的一招,一举击败赵无极。
而另一边,赵无极则是岿然不动,只是冷冷的看着苏灿。
等到苏灿全身的气势猛然爆发出来之后,整个人一声大吼之后,瞬间带起道道残影,手中握拳带着一股呼啸的风声,狠狠的朝着赵无极砸去。
砰!
一声轻响,苏灿这用尽了全身力量的一拳,却稳稳的被赵无极伸手抓住了。
而苏灿猛然冲出的身形,也在这一瞬间里直接停住,非但如此,赵无极的身形更是连丝毫的晃动都没有,似乎根本就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而这一幕,也让苏灿瞬间大惊失色,当他想要挣脱赵无极的手掌时,却发现赵无极的手仿佛是铁钳一般,死死的夹住了他的拳头,根本就无法抽出。
“哼!”
低哼了一声,赵无极的脸上浮出几分的狞笑,手中猛然发力,缓缓的转动了起来。
“咔嚓!”
一声骨骼错位的声音响起,接着就看见苏灿的胳膊随着赵无极的转动,瞬间在次爆发出了一阵骨骼碎裂的声音!
而他整个人,也瞬间意识到赵无极想做什么了!
“咔嚓!”
“啊!
︴一声惨叫,就看到此时苏灿的胳已经以一种诡异的姿势扭曲了下来。
而赵无极则是毫不停手,又是再一次的伸手抓住苏灿的另一只手臂,如法炮制。
一时间,骨骼断裂的声音犹如炒豆一般,等到赵无极收手的时候,苏灿已经彻底的倒在地上,整个人的四肢更是扭曲在旁边,任谁都能够看出来,苏灿已经被赵无极彻底的废掉了。
此刻的苏灿,正满脸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努力的想要抬头去看赵无极,可是却趴在地上,什么也做不了……
赵无极看到这个样子的苏灿,开口狞笑道:“你手脚的骨骼和经脉都已经被我打断,这辈子都会像一滩烂泥一样……”
说到这里,他又是冷声道:“还想用武功?乖乖的当你的乞丐吧……状元郎!”
赵无极的话,也让苏灿脸上的涌出更多的怒意。
而另一边的苏贵,眼睁睁的看到自己的儿子被打成餐费,可是却压根就没有一点办法。
在加上现在足足有四五个士兵压.在石板上面,苏贵就算是想要去救苏灿,也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办法。
鬼稱骨
不过就是这样,他也用尽全身的力气开口关心的喊道:“阿灿,你没事吧,别怕啊,千万不要怕啊……”
苏灿艰难的扭过头,却发现苏贵的嘴角已经被压的开始渗血,显然也快要承受不住了。
只不过这一切,旁边的赵无极却压根就当作视而不见,只是满脸嘲讽的笑着看向苏灿,仿佛是在嘲笑苏灿的无能为力。
非但如此,此刻还有士兵在不断的往上爬,显然是准备把苏贵活生生的压死在这里!
也正是在这个时候,人群外忽然响起一声声的吆喝声,随后在苏灿的目光之中,就出现了一队身穿铠甲的士兵。
“今科武状元、御林军大统领林寒大人到!”
一声大喝,周围围观的百姓也急忙让出了一条道路。
而另一边的赵无极,听见此话却面色微微一变,转头看了过去。
另一边,林寒面沉如水的从人群中走了出来,看了眼被压.在石板下的苏贵,直接挥了挥手。
而其身后的士兵自然是会意的冲上去,二话不说,几个膘肥体壮的大汉就把赵无极的手下全部扒拉下来,扔到了一边去。
赵无极的这些手下,不过是些普通的兵丁,哪里能够比得上林寒手下龙精虎猛的御林军。
一番挣扎之后,发现根本就无法抵抗,很快这些人就被尽数扔到一边,彼此压.在一起,连声惨叫了起来。
而另一边的林寒,则是上前几步,随手把苏贵身上的石板掀开,至于苏贵看到是林寒,也急忙开口道谢,然后匆匆站起了身来,跑过去去查看苏灿的伤势了。
都市大財子
这苏贵现在本身也带着不轻的伤,可是现在却浑然不顾,只是看着苏灿的凄惨模样,忍不住的心急如焚。
看到苏灿的样子,林寒虽然早就知道,不过心里也觉得赵无极做的太过分,忍不住的冷声开口道:“赵大人可真是好兴致,难道就不怕掉了身份?”
“身份?嘿……”
赵无极冷冷的盯了眼林寒,随后才傲慢的开口问道:“我倒是想要问问,你是什么身份?”
“在下不才,刚刚升任御林军统领!”
林寒开口,同样是盯着赵无极。
“小小的御林军统领,也敢来坏我的好事?”
赵无极开口冷笑着,缓缓走了过来,身上的气势也猛然散开,带着一股压迫感,看着面前的林寒开口低喝道:“给我让开,要不然……”
但是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林寒直接开口打断了。
“要不然如何?”
就看到,此刻的林寒不仅不怒反笑,而且还一脸随意的看着赵无极,开口讽刺的笑问道。
“看来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
赵无极停下脚步,盯着林寒开口问道:“不过是个御林军统领,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
林寒不言,不过却上前几步,斜斜挡在苏灿苏贵的面前,袒护之意已经是明显无比了。
而另一边的赵无极,此刻眼中却闪过几分冷意,二话不说,身上的气势就猛然爆发开来,整个人也瞬间化作一道残影,一双铁拳,眨眼之间,就已经攻向林寒。
“噹!”
另一边的林寒也毫不含糊,一道金钟虚影猛然浮现,将其整个人笼罩在了其中,瞬间挡住了赵无极的攻击。
不过这一次短暂的交手,不管是林寒,还是赵无极,彼此之间都感到有些惊讶。
虽然林寒早就知道赵无极实力强悍,可是当看到对方一拳就将自己体表的金钟虚影打的一阵摇晃的时候,林寒也不禁略微感到有些心惊。
“这个赵无极的先天无极功,还真是不可小觑饿啊!”
其实,原本林寒完全可以用惊神指或者天霜拳来和赵无极对攻,他也自信用这两种功法足以对付赵无极,不过林寒却并不愿意现207在就在赵无极面前露出老底,毕竟系统的任务还不明确,自己暂时还是留几手比较稳妥,如果以后要对付此人,那么现在也可以趁机麻痹一下他对自己的印象。
也正是因此,此刻林寒浮现于体表的金钟罩,还远远没有催动到极致,只不过却没想到,没有催动到极致的金钟罩,竟然让赵无极差一点就打破了。
而另一边的赵无极,此刻看着林寒也是有些惊讶,只不过他脸上的狞笑却越来越明显,口中更是冷笑着开口说道:“竟然还有这样的护体功法?好!好!今天就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口中狞笑着,赵无极的身形就已经再次冲出,一瞬间里,就瞬间爆发出十几拳。
而另一边的林寒,则是面色凝重,全神贯注的撑起金钟罩。
砰!砰!砰!砰!砰!
密集的爆响声,在林寒周遭猛然响起,而林寒撑起的金钟罩,也不断的摇晃闪烁,似乎随时都有可能被打爆。
此时不断攻击的赵无极则是越打越心惊,口中猛然大喝一声,沉重无比的一拳就瞬间落下。
轰!
林寒的金钟罩轰然破碎,整个人更是连退数步,嘴角亦是露出几分鲜血。
而赵无极,看到林寒被自己击败,也是露出几分狞笑,开口低喝道:“原本以为你是有真材实料的,如今看来,你也不过是个花架子……”
说到这里,他又是看了眼苏灿和苏贵父子两个,开口冷哼道:“想要替两个乞丐出头,很好,我记住你了,今天的事情,我也会如实的禀告皇上,圣旨之下,竟然还有人敢于违抗,嘿嘿……”
林寒默不作声的看着赵无极离开,只不过心里却在盘算着,如果自己不隐藏实力,那么在对上赵无极的时候,又能够有多少的胜算?
等到看见赵无极带着人马扬长而去后,林寒这才急忙回头看向苏贵和苏灿。
这一次的事情,也不是林寒故意来晚的。
他现在是御林军统领,有着不少的事情,也幸亏是这边距离的近,否则林寒能否赶过来都是一个问题。
而此刻的苏贵,正满脸焦急和心疼的看着苏灿,把对方抱在怀里,不断的叫着苏灿的名字。
“阿灿啊,你醒醒,千万不能睡着了……”
叫了好一阵子,苏灿才缓缓的睁开眼睛,只不过原本那一双桀骜不驯的眼神之中,此刻却充满了生无可恋。
看到苏灿如此,林寒也微微的叹了一口气,而旁边的苏贵则是看着林寒开口道:“这位大人……求求你救救阿灿吧!”
似乎是看到了林寒,苏灿的眼中生出几分光芒来,不过却又很快偏过头去,似乎是有点没脸面对林寒。
在前几天的时间里,他和林寒还是比武场中的竞争对手,彼此角逐最终的状元之名。
只可惜,在面见皇上的时候,苏灿被赵无极直接阴了,一个简单的名字,却让苏灿瞬间从天堂坠入地狱之中。
不用多想,苏灿也知道,自己失去状元之位后,林寒必然会顶替上来,别的不提,单单是看到林寒现在身上的铠甲,就足以看得出来林寒如今已经是位高权重的大人物了。
同为状元,一个是朝廷命官,享尽人间富贵,另一个却是街头乞丐,现在更是被人废了四肢百骸,一身武功尽数消散,从此以后,只能在街边乞讨。
这一份遭遇,不管是放在谁的身上,都是无法面对的事情。
更何况,现在苏贵走投无路之下,还想要求林寒帮助他们。
同柯南在日本 咖啡杯子
一旦林寒拒绝,到时候他们苏察哈尔家的父子俩可就是最后的一丝脸面都要被丢尽了。
也正是因此,此刻的苏灿完全无法面对林寒,更是不敢去想如果林寒拒绝会是什么样的情形。
只不过此刻的林寒,虽然脸上依旧是没有太多的表情,但是口中却低声开口道:“来人,带他们去最好的医馆,给苏老伯和苏灿疗伤!”
简单的一句话,却让苏贵忍不住的千恩万谢,就连苏灿,也有些愕然的看向林寒,不明白林寒为什么要帮助自己。
赵无极是御前红人,这一点谁都知道,林寒宁愿冒着冲撞赵无极的风险,也要来帮助他们,单凭这一点,就足以让苏灿震惊了。
似乎是明白了苏灿的疑惑,林寒再一次的低声开口道:“当初苏灿公子的二十万两,在下还记得清清楚楚,一饮一啄,今日的事情,是我林寒应该做的!”
简单的一句话,就打消了苏灿的疑惑,与此同时,苏贵也感到有些庆幸,忍不住的开口道:“真是谢谢您了,要不是您,恐怕我们家阿灿就撑不住了!”
林寒听见此话却摇头道:“我能做的不多,你们犯的是欺君之罪,不管是谁,都没有太好的办法,不过我倒是有一句话想要送给你们,只要坚持下去,总归是有希望的!”
说罢,林寒就摆了摆手,自有手下的兵马带着苏灿和苏贵父子两人到医馆中去疗伤。
看着这两父子渐渐远离,林寒也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随后才缓缓离开。
回到自己的统领处,师爷面色沉重的走了过来,人还未到,就低声开口道:“大人,僧格林庆召见您,好像是赵无极在皇上面前说您的坏话了!”
超腦黑 瘋狂小
说到这里,他又是轻叹了一声,随后继续开口说道:“听说皇上非常震怒,认为您肯定是和苏灿有联系……~”
林寒则是轻笑一声,开口笑道:“当然有联系了,当初苏灿在我贫困的时候送了我二十万两银票的事情,可是救命之恩啊!”
师爷一愣,这件事情他也是清楚的,此刻回想起来,当即也是开口笑道:“大人明鉴,只要有这个理由在,任谁也说不出个什么来!”
说罢,他有是咬着牙开口咒骂道:“这个赵无极,当初苏灿只不过是在怡红楼里对他不敬,现在他就想要置对方与死地,连一条生路都不肯给,真是恶毒!”
林寒则是浑不在意的摇了摇头,开口轻笑着说道:“你继续派人盯着苏灿父子,只要不是威胁到生死,就不用去管。”
师爷连忙应下,转身出去派人继续去看着苏灿和苏贵父子,而林寒则是收拾好身上的铠甲,就直直的朝着皇宫走去。
这件事情,林寒自然是无所畏惧的,也早就考虑过赵无极会在咸丰皇帝面前说坏话。
不过林寒曾经得到过苏灿的帮助,现在这个举动,就算是咸丰皇帝,也只能称赞林寒是知恩图报,而不会有其他的作想。
还没进入皇宫,林寒就远远的看到僧格林庆在宫门外焦急的等待着。
而看到林寒走来,宫门外的僧格林庆直接脸色铁青的开口训斥道:“林寒,你怎么这么胆大妄为?苏灿苏贵父子是圣上钦点的罪犯,你帮谁不好,非要去帮他们?”
林寒微微拱手,开口笑道:“王爷,在下也正要去面见圣上辨明此事!”
“你还有什么好说的?你还嫌皇上不够生气吗?”
僧格林庆没好气的开口说道:“那个赵无极,现在已经哄的皇上团团转了!”
“王爷明鉴!”
林寒笑了笑,便把先前苏灿的二十万两说了出来,又添油加醋的说自己当时多么的凄惨,这个故事登时便是让僧格林庆眼前一亮。
僧格林庆毕竟是王爷,深受咸丰皇帝的器重,在加上这件事情本来就证明了林寒的有情有义,在加上林寒虽然帮了苏灿苏贵,但是也仅仅只是帮助对方疗伤,并没有直接给对方银钱让对方回家。
这也让咸丰皇帝无话可说,非但如此,还在僧格林庆一口一个知恩图报之下,不得不罢免对林寒的处罚。
而在另一边,当林寒部下的人把苏灿和苏贵送到医馆的之后,也就不再多管,只是让大夫为两人包扎好,又给两人留下了一些银子,就准备离开。
“几个官爷,那位林大人呢?”
苏贵看着为数不多的银子,忍不住的开口问道。
其中一个士兵却摇头说道:“林大人是好心,不过你们也别忘了,皇上可是亲口下旨,只允许你们讨饭,以后啊,还是安分一点!”
苏贵闻言急忙点头:“我们知道了,谢谢各位官爷了!”
几个士兵可都是知道当初状元的事情,也都知道苏灿也算是武状元,只不过却被贬了下去。
此刻看到昔日富贵的苏察哈尔家落到这种田地,也都是忍不住的连连摇头。
等到一众士兵全都走了以后,苏贵才无奈的看着旁边的苏灿。
苏灿现在全身的骨骼筋脉都被赵无极打断,也幸亏是林寒找人,否则的话,恐怕连性命都要堪忧。
而苏贵当时虽然受了一些伤,却也并不算特别严重,此刻看到苏灿全身被包的严严实实的,也是忍不住的老泪纵横。
过了一会儿,苏贵便背着全身包裹着像个粽子一样的苏灿步履蹒跚的离开了医馆,苏贵看着人来人往的大街,这一时之间,还真不知道该往哪里去。
就这样,父子二人漫无目的的走着的时候,再来到一处比较偏僻的地方时,忽然看到了不远处有一间一个破庙,这个发现也让苏贵面色一喜,连忙背着苏灿跑了进去。
只不过这整个过程之中,背上的苏灿始终都是一言不发,整个人叶仿佛是没有了生机,连眼神都停滞住,任凭苏贵说什么,苏灿都是始终没有任何的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