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9xcf人氣玄幻小說 進化之超越星辰 曲奇小米-01514 七天(DAY7)鑒賞-fnec6

進化之超越星辰
小說推薦進化之超越星辰
清理战斗开始的第七天。
宋振林带着黑脸汉子等人一直紧紧跟在张丰宇的身后,他们没有走大路,而是专挑那种狭窄逼仄的小路。一路上张丰宇目不斜视,不管是遇到敌人还是见到有人求救,这一群人都置若罔闻。
他们的目的地在避难所的最深处。
……
“砰轰!”一声巨响,两层居住带之间的承压墙都被炸串。
尘埃散去,灰头土脸的小战士从秦欢身下爬出来。大部分冲击都被秦欢挡下了,要不然这小子早就死了。
虽然这小子来之前秦欢就听张烨楠说过他是个介于“天才”和“疯子”之间的爆破专家,可这差点把自己给炸死也太疯了吧?抖了抖身上的尘土,秦欢回头望去。
“哟呵!老子还真以为这王八蛋刀枪不入呢!原来也是能炸穿的嘛!”秦欢看到成果后笑了。但站在不远处的张烨楠却皱眉道:“可照这么炸下去,不等把它炸死,避难所都得被炸穿!”
的确,这诡异的藤蔓已经爬满了第十三层居住带的东区,刚才的爆炸只是炸烂了它的一块类似根茎的东西,并没有真正意义上伤害到它。夏目在一旁看的很清楚,爆炸非但没有造成实质性的伤害,反而激怒了它。
“不行的,它的要害在东区最深处的那间仓库里,不破坏掉那颗心脏的话,永远也杀不死他。”观察班的人员给出了结论。
秦欢冷哼一声道:“老子也想啊,可这玩意都已经长这么大了,它的藤蔓比蟒蛇还难对付,别说冲过去毁掉它的心脏了,能守住西区这块阵地就不错了。”
张烨楠瞥了眼秦欢,他也知道秦欢不是轻易说丧气话的人,除非遇到他确实解决不了的问题。
一旁的夏目全程旁观,他不是有意偷懒,而是也在思考对策。
玄奥的力量固然强大,可要想一击必杀这种诡异的东西还是太难了点。尤其是夏目压根就看不见,摸不着对方要害的情况下。不过……
“我们的最终目的是救人,不是要把它们一次性全部解决,所以……”夏目走到方才爆炸的地方道:“如果这些承压墙可以炸穿,那咱们就一直向下炸,把所有人先救出来再说。”
秦欢闻言一愣,他跟着附和道:“对啊!又不是必须解决掉这东西才能救人?只要它们不管咱们,咱们就先救人呗。”
张烨楠闻言又斜了眼这没个正型的王牌特勤人员,他心道:‘你之前可不是这么说的。’
不过他也同意夏目的提议。
在向邢天然汇报后,战士们立即开始从缺口处向下进发。
接下来的十几个小时里,秦欢这些憋了一肚子火的特勤战士终于可以发挥一下了!与常规士兵不同,秦欢这种改造士兵更善于也更习惯于使用冷兵器和近距离突击武器,所以他们在战斗的时候都会直接以最快的速度冲向敌阵。
张烨楠的队伍为了防止误伤,便转变思路由主战更改为战术性火力支援。
正如秦欢之前所说,受制于避难所地形的影响,纵然有十万大军,没办法完全展开阵型也只不过是发挥百人小队的实力。巷战本就是精英的舞台,寻常士兵几乎不需要开火。只有当秦欢这边的火力吸引来了大批的进食者的时候,他们才会撤回来,把战斗交给在阵地上严阵以待的重装守卫们。
凭借秦欢手中的晶体芯片,他还启动了各层的主动防卫系统来支援避难所驻军。到了晚上,经过长达十几个小时的作战,精疲力竭的秦欢已经顺利的抵达第三十七层居住带,并成功解救出幸存者两千余人,收编各层居住带上的守军和民兵七百余人,各类物资补给不计其数。
统计数据报上去后,可谓振奋人心!邢天然得知首战告捷也是高兴的紧。
但势如破竹的攻势到了晚上八点十分的时候还是遇上了阻碍!
首先是二十七层居住带上突然涌现出数万名进食者,他们就像蝗虫一样铺天盖地而来。镇守本层临时阵地的守备官率领三百七十名战士浴血奋战半个小时后全军覆没。
接到消息就往回赶的秦欢等人才离开刚开始建立临时阵地的三十七层,那些黑暗中的恐惧仆役们就把阵地上忙碌的平民屠杀殆尽。
惊怒异常的张烨楠只好留下来指挥特勤队员继续与从没有接触过的敌人作战。
好在子弹和强光源仍是硬通货,那些从黑暗中渗透到三十七层的敌人如潮水般不断涌来但也被一次次打退。
战线拉长,精锐主力被牵制,再加上各层居住带之间的临时阶梯并不完善,还要首先照顾幸存群众的撤退,焦头烂额的秦欢才杀回到三十层就听到一声惊天动地的爆炸声响!这声爆炸之剧烈是前所未有的!
整个避难所都如同遭遇地震一般剧烈的颤抖起来。
许多刚从各居住带临时庇护所里出来准备撤离到上层区域的老百姓都在爆炸带来的余震中受了伤,有些是被碎石砸伤的,更多是惊慌造成的踩踏带来的伤害。
秦欢立即查看了各居住带的状况,然后他倒吸一口凉气。
第二十五、二十六、二十七、二十八层,四层居住带中间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豁口!不知道是谁引爆了一样大杀器!爆炸直接毁去了先前才建成的四个临时营地,还斩断了下方各层居住带上等待撤离人员通往上层区域的道路。
伤亡数字还没有统计出来,可秦欢心里已经有个大概了。
他看着眼前哀鸿遍野的场景,整个人都陷入了茫然。爆炸的冲击对他的身体也造成了不小的伤害,尤其是他现在这具疲惫之躯。幸好手下的医疗兵及时注意到了秦欢的状况,她奔过来给秦欢注射了一针改造战士专用的强化剂这才让秦欢有所好转。
十几分钟后,通讯重新建立。
更多的坏消息铺天盖地而来……各层居住带都因为刚才的爆炸出现了新的问题。
有的是感染者被全面唤醒,临时阵地兵力不足,不得已只能重新撤回临时庇护所死守。有的是爆炸导致了消防系统崩溃,大量冰水涌入居住带,造成水患。还有就是第十三层居住戴上的那棵“树妖”。它如同被唤醒一般开始向其他居住带野蛮生长,被它的枝干和绿苔覆盖的区域都成了危险地带,一些活物进入它掌控的区域后都会迅速衰老,就像是被抽干了精血一样很快就会变成一具干尸。
“另外……观察班在第二十一层居住带上发现了一个新的未收录的‘可疑目标’,它起初只是一个仅能容纳一人进出的黑窟窿,很多进食者在附近盘踞,爆炸发生后,它就开始扩散,就像泥潭的漩涡一样把一些能吃的都吞进去,包括那些进食者……老大……怎么办……”负责汇报的特勤小队队员已经读不下去了,他真的害怕了。
这里哪里是避难所,分明就是地狱!是比十八层地狱还要恐怖的死亡之地!
“怎么办……”秦欢推开正在给他擦拭眼角伤口的医疗兵的手,他就这么任由伤口流血道:“死战到底呗!不然还能怎么办?”
作为秦欢带出来的兵,这些特勤队员自然各个都是勇士。
可他们毕竟不是机器,也是有血有肉的。眼看着灾难向着越来越糟糕的情况发展,而他们却无能为力,责任让他们生出深深的愧疚之感。
“观察班的人已经下到多少层了?”秦欢问。
“第七十五层。”
“唔,那统计数据呢?还有多少幸存者?”
“初步统计应该还有十七万左右的幸存者……”
“多少?!”秦欢震惊了。
“十七万,而且这还只是接入系统之后初步统计的结果,实际数字应该比这要高出30%左右。”
“那就是说……避难所里还有二十多万人还在坚持咯?!”秦欢问。
手下沉重的点了点头。
“呵……真好啊……真他吗的好啊……”秦欢说着突然站起身:“别愣着了,也别胡思乱想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自古就是这么个理!现在还有二十多万人等着咱们去救!咱们说什么也不能在这里倒下!”
队员们闻言纷纷起身,眼中的迷茫与恐惧一扫而光。
“大不了就是一死嘛!哈哈哈!”秦欢哈哈一笑,穿过队员走到前边一把从地上把这一层的守备官拎起来骂道:“傻愣着什么呢!看不到还有人被石头压着吗?赶紧组织救人!”
守备官吓了一跳,他也清醒过来。
战士们又重新投入到战斗中去。
可是对于眼前的形势,就这么些人,仍是杯水车薪。想要打赢一场硬仗,靠的不止是意志力,更主要的天时地利人和!现在秦欢等人这边是三样都不沾边。
天时,“太阳都没了”还天时呢。
地利?确实就现在避难所兵力稀少的情况,狭窄的空间是有利于他们的,可那也架不住敌人源源不断的攻势啊。感染者的数量太多了……多到令人绝望……作为人类迄今为止最大的人造地下穹顶构造,这座足以容纳近三百万人居住生活的超级避难所此时真的就成了罪孽的温床了。
最后的人和……秦欢是相信他手下这些人的,可其他人呢?
早先就听邢天然说起过,避难所面对的敌人不只有现实存在的,还有精神中正在萌发的。很多人已经被吓破了胆,再加上迟迟没有等来其他避难所的支援,看不到光的战士们心灰意冷,感觉自己已经被全世界抛弃了。
确实,这是一个冷漠而又残酷的世界。
“太阳消失”这场突如其来的浩劫轻而易举的击碎了人类那可笑的自信。纵然在经历多次劫难之后,这个时代的人类已经拥有足够强大的力量去面对。可到头来,物质上的可以用算法去分配,去恒量,但人性上的呢?
残酷的“末日壁垒”法则约束着每一个避难所的最高管理者不能感情用事。
就算明知道有几百万人在承受着炼狱般的磨难也一样……他们不是不知道,而是根本就不敢拿自己避难所内几百万人的姓名去做赌注。
所以……天时地利人和都成空。
秦欢虽然还在战斗,却已经预感到自己终将会倒下,会成为这座避难所中的一具枯骨!
……
“呜……呜呜……”
毛骨悚然的哽咽声在避难所的最底层回荡不尽。那是一个双手与脸已经长在一起的女人在哭泣。
她跪在一片殷红的沉淀池的中心,从四周已经弹药耗尽的守卫机炮上射出的强光如舞台上的聚光灯一样将她点亮。
她的指缝间不断的流出血泪,后背上的肉翼如宴会的晚礼服一样包裹着她的身体。
没人知道她是谁,为何如此伤心。
宋振林跟着张丰宇穿过已经被干结的血块覆盖的地下通道,沿路看到的所有人都成了一具具惨白的骷髅。这无疑就是地狱的最底层了。
张丰宇说“不能坐以待毙”。
但他却没有说明为什么会选择直接来最底层。
这里是沉淀池,一个多月前,压力泵损坏开启了雄安新区1号避难所的灾难序章,这里是噩梦开始的地方。也曾参与过救援工作的宋振林对这里的一切都无比熟悉。他也是在这里失去了自己的亲弟弟的。
那孩子被活生生的冻死了,被拖上岸的时候不断的脱衣服,说自己热,可他的身体却像冰块一样冷……宋振林不清楚弟弟宋韩死的时候承受了多少痛苦,但他清楚地记得弟弟死后他每晚做的噩梦的里的每一个细节。
意外的是,在他的噩梦里也曾出现过一个浑身裹着红衣的女人。
她就站在沉淀池边上,盯着水池,背对着他。
是同一个人吗?
还是说她根本就不是人……是宋振林这等普通人从没有接触过的神秘存在?
张丰宇拾级而上,他来到沉淀池外缘地带,看着池子里翻涌的血水,他沉声问道:“你一辈子坏事做尽,死在你怀里的男人不计其数,你还哭个什么劲?”
没想到那女人听到这话后真就一下子不哭了,她转过头,双掌依然津贴在脸上,指缝间隐约可见一对乌黑无光的眸子。
她在笑,狰狞的笑。
“你说的对……我坏事做尽,又成了这种不人不鬼的东西,我是应该满足才对,可你误会了,我不是在哭,我是在享受,享受那种悲伤到极致的欢愉,你能理解吗?”
张丰宇翻了个白眼,轻声一叹道:“听说过,有些人为了找寻存在感,心理会扭曲病变并做出一些匪夷所思的事情,比如吞咽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通过痛苦来获取自己活着的感觉,唔……但我不觉得你这种好吃懒做家伙会有这么细腻的内在,所以……咱们就挑明了吧,你要是帮我呢,我仍会放你一条生路,但如果你选择拒绝,那我也只好杀了你这贱/货了。”
女人听罢噗嗤一笑,跟着她仰起头,双掌因为和脸生在了一起,所以没办法放下来。
她浸泡在血池中的漆黑长发荡漾起一层恶臭的涟漪。
宋振林眉头一皱,他不清楚张丰宇和这怪物是什么关系,他只想尽快搞定眼前这怪物。
张丰宇也不废话了,他抬起右手,五指舒展,掌心向上,冲着那女人覆手一翻,陡然间似有千钧重物从天而降,居然瞬间就把那女人砸进了血池。
此情此景,已经不能用震撼来形容宋振林等人的心情了。
张丰宇一击得手后提醒宋振林道:“待会你们散开,如果发现有东西试图从池子里逃出去,你们就开枪,记住!一个都不能放走了!否则贻害无穷!”
宋振林点点头,立即指挥手下人散开。
他们来了十一人,散开后正好可以相隔一百米把这个沉淀池封锁起来。
被污血注满的沉淀池逐渐平静。
张丰宇却不耐烦的说道:“别装死了,赶紧出来!”
说完张丰宇又向着池子重复了几次之前的动作,每一次朝向不同的位置。只听“砰轰”“砰轰”“砰轰”数声重物落入水池的炸裂声响过后。一个黑影突然从水池一角冲出来直奔宋振林而去。
宋振林心下大骇,跟着立即举枪射击。
他的动作很利索,子弹射出时,那黑影恰好到他身前五米左右的地方。不过并不是那女人,而是一条生者人脸面目的怪鱼。
子弹击穿了它的脸和身体,落在岸上后,宋振林才看清它的全貌。
那是一条比三四岁小孩子还要大的胖头鱼,它的脸部诡异扭曲,就像一张人脸,鱼身腹部开裂,内里藏着许许多多的扭曲成团的东西,看上去就像一堆寄生虫。
宋振林还从没有见过这么恶心的东西!
他问道:“这个是什么东西?”
“别管是什么,杀了就行。”张丰宇说罢再一次向沉淀池内“丢东西”。
炸裂声此起彼伏却始终不见那女人露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