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lc8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我在秦朝當神棍 起點-第七百八十四章 商君別院凌霸事件推薦-98uvo

我在秦朝當神棍
小說推薦我在秦朝當神棍
小道消息满天飞,而商君别院总是隔几天就在报纸上辟谣。
久而久之,众人都有一种感觉,那些没有刊号的黑报纸,上面的内容不可信。
不过,虽然众人达成了这样的共识,但是小报的谣言,还是会让一部分人深信不疑。
所以……打击小报是早早晚晚的事情,只不过现在朝廷还没有研究出具体的措施来罢了。
“槐兄,奸细找到了吗?”李信笑眯眯的问道。
李水点了点头:“找到了。是一个叫柏涙的人。”
李信看了看柏涙的资料:“哎呦,还是商君别院的科研人员啊。”
“这家伙对商君别院有什么不满?为什么要这么抹黑你?”
李水叹了口气,使劲揉着太阳穴:“我也想知道啊,谁知道他为什么要这么抹黑我?不过这家伙是从外面招募进来的,并不是我们商君别院土生土长的科研人员,也许刚刚来的的时候,就是带着任务来的吧。”
李信哦了一声,然后问李水:“槐兄,你打算怎么对付这家伙?”
李水想了想,说道:“怎么对付他吗……”
他对李信说道:“先想办法,打探一下他的底细吧。”
李信问道:“怎么打探?”
李水笑了笑:“当然是老办法了。”
于是,李水叫来了两个匠户。
这两个匠户都是老熟人了。一个是牛犊,一个是牛鼻。
牛鼻是牛犊的表哥,为人粗犷,没什么文化。被牛犊举荐到商君别院之后,负责看大门。
没想到这家伙……拿着鸡毛当令箭,把进进出出的人吆喝的像是牲口一样。
屡次接到投诉之后,牛鼻被撤掉了。
不过,李水及时的发现了他的才华,把他留下来了,让他做别的事情。
现在牛鼻和牛犊变成了一个组合,两个人一个唱红脸,一个唱黑脸,专门做一些刺探情报的事情。
柏涙是科研工作者,曾经因为发明沼气原理而获得专利,被商君别院特招进来。
这些被特招进来的科研工作者,都住在一栋小楼里面。
这小楼有点像是后世的学生宿舍,不过李水给他们的待遇很高,都是独门独户的,算是筒子楼了。
这些科研工作者都很满意,毕竟四舍五入,算是在咸阳城安家了。
咸阳城的房价多贵啊,还是这里好。光是租房子的钱就能省下不少呢。
这一日,他们忙了一天,在食堂吃过了饭,正喜气洋洋的回到宿舍。
忽然看到下面贴了一张告示。
这告示说,因为最近频频发生盗窃案件,经过缜密的研究,认为是有内贼在宿舍。
所以商君别院决定,要给宿舍增加两个宿管。
科研工作者看到这告示之后,都十分纳闷:“盗窃案?没有听说啊。谁丢东西了?没有吧?”
“难道有人丢了东西,害怕遭到报复,所以不敢说?不至于这么怂吧?”
科研工作者议论纷纷,但是也没有讨论出个所以然来,于是,他们走到了自己宿舍。
没想到,他们刚刚回去,就看见牛犊和牛鼻站在宿舍里面。
牛犊微笑着说道:“诸位朋友,想必你们不少人都认识我了,我是牛犊。这一位是牛鼻。”
牛鼻呵呵冷笑了一声,说道:“介绍我做什么?不出三天,他们每一个人都会认识我。”
随后,牛鼻的目光在这些科研工作者脸上扫了一遍:“在我查出来谁是贼人之前,你们都有嫌疑。换而言之,你们在我眼里,都是贼。”
众人一听这话,全都怒气冲天。
科研工作者,在以前那就是不好好种田,整天异想天开的蠹虫。但是谪仙当政之后,他们就是大秦最有用的人才。
因此,这些人也被培养的十分心高气傲。
面对牛鼻这种不客气的话,他们立刻就受不了了。有些人甚至想要直接甩袖子离开了。
毕竟像他们这样的人才,无论到哪都是受欢迎的。
牛犊见状,连忙走上前去,安抚这些科研工作者,说道:“牛鼻也是抓贼心切嘛。他抓贼也是为了诸位的安全。”
我们相约十年
“诸位看在我的面子上,忍耐一时好不好?等真相大白,我亲自给诸位赔礼道歉。”
科研工作者都向牛犊拱了拱手,说道:“赔礼道歉,那就不必了,咱们都是朋友,这些不算什么,看在你的面子上,我们不同他一般见识了。”
牛犊连连道谢。
牛鼻还站在楼道里面大放厥词:“不和我一般见识?呵呵?简直是狗屁。你们心虚了吧?还不跟我一般见识,你们凭什么敢见识我?”
这些科研工作者都紧紧的关上了房门。
…………
夜深人静了,众人都睡着了。
柏涙忽然从床上爬起来。
他倒不是要传递情报,而是……忽然觉得有点尿急,想要去厕所一趟。
筒子楼什么都好,唯独有一点,厕所是公共的,在楼道中间,有一个厕所间。
其实这已经够好了,毕竟之前他们住的房子,茅房总是在院子里面。
夏天的时候倒也罢了,一旦到了晚上,那家伙……寒风刺骨啊。有时候柏涙都担心自己会不会被冻成冰雕。
现在好了,至少厕所是在楼道里面,虽然不如房间里面暖和,但是很快就暖和了。
据说,这里很快就要通上暖气了。
暖气这东西,也是科研工作者发明的,据说和火车有关,什么锅炉之类的。
这不是柏涙的专业,他就不太清楚了。
柏涙刚刚走到厕所,忽然听到里面传来了一阵若有若无的呼吸声。
柏涙吓了一跳,喝道:“是谁?”
那呼吸声忽然消失了。
柏涙顿时出了一身白毛汗。
他的声音有些颤抖:“大半夜的,不要开这种玩笑啊,你到底是谁?”
那人依然不出声,依然没有声音。
柏涙深吸了一口气,颤抖着说道:“我可不怕你,我告诉你啊,我是商君别院的人,有谪仙保护。”
無道宗 我需要好運
早就听人说,厕所是阴气很重的地方。有什么妖魔鬼怪,总是藏在厕所里面。
难道说,这里有孤魂野鬼?
柏涙有点害怕,但是不去这个厕所吧,身体又不允许。
就在柏涙犹豫的时候,忽然有一只大手抓住了他的脖颈。
这手冷冰冰的,吓得柏涙一哆嗦,然后就再也收敛不住了。
我心長安 滿城瘋語
然后,柏涙耳边响起来了炸雷一样的声音:“哈哈,你这个贼人,让我抓住了吧?”
柏涙缓缓的回头,看见牛鼻那张令人讨厌的脸就在后面。
柏涙勃然大怒,挣脱了牛鼻的掌控,指着他说道:“你搞什么鬼?”
牛鼻呵呵笑了一声,说道:“你这贼人,今日总算被我抓到了。”
柏涙深吸了一口气,对牛鼻说道:“你认错人了。我不是柏涙。”
馬猴燒酒什麽的最討厭了 淺川鳴水
牛鼻淡淡的说道:“被我抓到了。还想抵赖?”
随后,他从身上拿出一面大铜锣来,一边敲一边大声呐喊:“来人啊,来人啊,瞧一瞧看一看啊。老子抓到贼人了啊。”
柏涙几番想要挣脱,但是始终挣脱不开。
随后,厕所里面挤满了人。
大家看着被困在里面的柏涙,都有点意味深长。
老实说,柏涙平时还算老实,大家怎么也没想到,他就是那个偷东西的贼。就算真的要投票选择一个人是贼,也轮不到他。
但是……这个人既然被牛鼻堵在厕所里面了……那估计就真的有原因吧。
空穴来风,未必无因啊。
于是,众人看向柏涙的目光,发生了变化。
柏涙有些恼火的说道:“你们为何这样看我?难道当真觉得我有问题吗?”
有人之前因为洗脚水的事情和柏涙闹了点小摩擦,这时候趁机说道:“你当然有问题了,否则的话,牛鼻别人不抓,为什么偏偏抓你呢?”
柏涙:“……”
众人一听这话,觉得似乎有道理啊。
柏涙看见所有人都在点头,顿时急了。
他大声说道:“这个牛鼻,他是无事生非,故意坑害我。”
这时候,人群中那人又呵呵冷笑了一声,说道:“故意坑害你?一个巴掌拍不响,你肯定也有问题。”
柏涙:“……”
这话好有道理,竟然让人无言以对啊。
豪門之盛世薔薇 盛朵
就在这时候,有人指着柏涙说道:“诸位快看,他尿裤子了。”
小鱼抱抱传 精锐枪骑兵
牛鼻哈哈大笑:“看看,他已经吓尿了,还说没有偷东西?”
柏涙气的差点晕过去。
他咬了咬牙,对牛鼻说道:“你说我偷了东西。好,那你告诉我,我偷什么东西了?”
電影世界大奪寶
牛鼻说道:“至于你偷了什么东西。我现在还不知道。”
柏涙说道:“捉贼拿脏,你连我偷了什么东西都不知道,凭什么说我是贼人?”
牛鼻说道:“这还不简单吗?大半夜不睡觉,你在楼道里面鬼鬼祟祟的走,还不是在偷东西?”
柏涙气的连连跺脚:“我是来如厕的。”
就在柏涙脚下,有一摊黄色的不明液体。他这么一跺脚,顿时激起液体,溅的到处都是。
周围的科研工作者齐齐后退。
柏涙对牛鼻说道:“你立刻给我拿出证据来,否则的话,就给我赔礼道歉。否则的话,我要状告到谪仙面前。”
美腿姐姐爱上我 葵花小子
牛鼻呵呵冷笑了一声:“我现在虽然没有证据,但是只要我把你抓了,查查你的来历,看看你最近去过什么地方,接触过什么人,也许就能找到你的同伙了。”
牛鼻一听这话,心中顿时一惊:查自己的来历?查自己的同伙?那样的话,泄露消息的事情不就暴露了吗?
柏涙顿时有些犹豫了。
而这神色,立刻被牛鼻捕捉到了,他指着柏涙哈哈大笑:“诸位看到没有?他害怕了。”
柏涙咬着牙说道:“我没有害怕,我早就说过了,我只是……哼,清者自清,如果你没有证据,那就放我走。”
两个人正在僵持的时候,牛犊来了。
牛犊对牛鼻说道:“哎呀呀,你明明没有证据,怎么好抓了人家呢?快把人放开吧,谪仙早就说过了,怀疑并不能作为证据啊。”
牛鼻冷哼了一声,伸手把柏涙放开了,然后指着他说道:“你不要被我抓住,否则的话,哼哼。”
柏涙快要哭了。
血洗山河录 阿五小飞
牛鼻走了,留下柏涙一个人在寒风中凌乱。
众人也都走了,不过他们走的时候都在窃窃私语,很显然,是在偷偷议论柏涙。
柏涙咬紧牙关,一声不吭。
他要忍着,别人看不起自己,但是自己要看不起自己,否则的话,那就真的没救了。
柏涙在心中呐喊:我才不是小偷。
可是……可是有人信吗?
“我是相信你的。”耳边传来一个和善的声音。
柏涙一回头,看到了一脸真诚的牛犊。
这一瞬间,柏涙的眼泪决堤了。
他低声抽噎起来。
牛犊拍了拍他的肩膀,温言说道:“我知道你心里不好受。不过越是这个时候,越要坚强,快回去睡觉吧,记得把裤子换一下。”
柏涙认真的点了点头,然后很感激的看了牛犊一眼。
雪中送炭,真的让人觉得很温暖啊。
柏涙默默的向自己的房间走去。
忽然,牛犊又叫住了他。
柏涙回过头来,很感激的说道:“先生还有什么事吗?”
牛犊说道:“如果有人欺负你的话,你尽管去告诉我。我会帮你的。”
柏涙深深的鞠了一躬,然后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这一夜,柏涙很久才睡着。
有时候,他痛恨牛鼻的无中生有,有时候,他感激牛犊的和善。
翻来覆去,一直到天亮才合眼。但是很快,到了去实验室的时候了,于是柏涙强睁睡眼,勉强坐了起来,然后向外面走。
结果在大门口的时候,碰到了牛鼻。
牛鼻看见柏涙之后,立刻哈哈大笑:“你的眼睛为什么这么红?昨天晚上忙着偷东西,所以没有睡好吗?”
柏涙没有搭理他,直接进了实验室。
没想到,牛鼻跟了进来,对所有人宣布:“诸位,你们要小心了,这里有一个贼,是有可能偷东西的。珍贵的试验样品,一定要小心存放。”
众人看了看柏涙,顿时提高了警惕。
柏涙:“……”
李水远远地看着这一幕,不由得叹了口气:幸好柏涙是奸细,否则的话,我都要同情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