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1fa3優秀都市小說 萬法無咎 txt-第二百一十四章 偏至之謎 冰釋舊疑看書-ouq59

萬法無咎
小說推薦萬法無咎
归无咎、秦梦霖,一时都若有所思。
只做壹年閑妻 林曉筠
莫非除了归无咎之外,大魔尊对黄希音也有特别的兴趣?
此事的第一感,自然是妙观智大魔尊在黄希音身上有什么布局。
但想到第二层,若是大魔尊真有算计。要做到暗藏潜通、深流匿变,一切都无形无迹、任何人都难以窥探,以大魔尊的通天彻地之手段,好像也并不为难。似并不需要将其摆在明面上,教自己看见。
如此堂堂正正行事,倒像是摆明了馈赠一场机缘。
的确,若说大魔尊也需用上这等虚虚实实的诈术,似乎也将其看得小了。
但若想到更深,事情又并不是如此简单。到了大魔尊之境界,阴阳之间,随时转换;信手落子,皆若合符节,并不能以常理度之。譬如种下一枚种子,其是否生根发芽,开花结果,自可依据将来局面演化而定,而不拘于常势常形。
故而若是动用此宝,谁也不敢保证一定无有后患。
此宝妙用,黄希音如何能够不动心?仔细端详,面有陶醉之色,就这般看了好一阵。
大功告成,黄希音本来心中欢悦畅美。还道师父手中果有点石成金之妙手,将宝胎之疑难彻底解决。
但是惬意之余,看了一眼两位师父的神色,黄希音立刻知道不对。
略一思忖,黄希音皱眉道:“容弟子猜测一番。是否这促成石胎变化的黑珠,得自一位敌友难明的大神通者之手?”
出言之时,黄希音言语郑重而又笃定,仿佛一瞬间长大了许多。
归无咎与秦梦霖对视一眼。
黄希音想了一想,忽地展颜一笑,道:“其实此事也非难以两全。”
“近道之前,成就金丹、结成元婴的那一瞬间,本就是修道人心意道缘水涨创高、乃至于登峰造极之时。道心明锐,要较常时更胜不止一筹。”
“依弟子之见,劳烦师父再备下一件品质上乘的九品宝胎,以作备选。到了即将踏出那一步的瞬间,若是弟子感到此物当用,便用之;若心中稍有不谐,那便退而求其次,也不至于临时乱了方寸。”
归无咎略一思量,道:“如此也好。”
第二日,归无咎往半始宗后殿。
数十载以来,此处除却那位江离宗闻品上真之外,皆会另有一位上真坐镇。此人乃是诸隐宗修为精湛之辈,轮流值守。
如今在位的,正是孤邑上真。
归无咎向孤邑上真处一问,未知四位道尊和缥缈宗天尊东方晚晴驻跸何处,或当择机一见。
孤邑上真却回话道——四位道尊与那位贵客论道参玄,断断续续已有六回之多;每一回皆需三载上下。最近一回闭关论道,恰好在十五个月之前。所以若要相见,须等到将近二载以后。
归无咎闻讯后,告辞而回。但在拜别之际,归无咎问孤邑上真,近日是否有暇一聚。
孤邑上真闻言哑然。和归无咎走得近些,对他而言也是有利无弊。当即答道,原本数日后他便要返归本宗。但若是归无咎寻他有事,他在此地再镇守半载便是。
归无咎笑回道,数日之后,再来拜见。
拜见东方天尊之事暂时搁下后,归无咎此举甚是紧凑,是在准备第三件事。
这回武道之行,归无咎所得最实际的机缘,便是秦秦借宅全珠,结合武道龙符所化之秘宝“武域轮回天”,能够暂时提升至近道战力。
宋煦
照说此法仅有十二个时辰,用完即无,俨然是大邑宅地,寸土寸金。归无咎亦存了锻炼一击必杀之法,最大化此术之效用的心思。
但是,磨刀不误砍柴工。
欲要真正取得最善之发挥,那就必须对此宝之威能,有一个精准的评估。
此事在返回紫微大世界之前,归无咎就已考虑清楚。回返之后,不可吝啬。当匀出一刻钟时间,寻一位功行精湛的天玄上真,斗法一场。若果有了“自知之明”,对于今后的实战发挥,必有莫大好处。
返归小界之后,归无咎安居于洞府之中,盘膝而坐,心念一引。
妻限33天 静水涟漪
自出了真幻间之后,首次神意沉浸,去呼唤秦秦。
不多时,全珠之内,一个朦朦胧胧的声音回应道:“寻我何事?”
DC家的骑士 英雄骑士
归无咎笑道:“数日之后,吾欲与本门一位上修切磋一番。论修为境界,仙门中号称‘天玄上真’,与武道中‘日曜武君’位分相同。你可振作精神,小心在意。”
秦秦连忙答道:“不行;最少近数日是决然不行的。且等候二三个月再说。”
归无咎眉头微皱,道:“门内切磋,出手自有分寸。你不必多有顾虑。”
归无咎之所以今日和秦秦提前招呼一声,正是因为有这一重考量。
秦秦生性不喜斗战,若非形势万不得已,难以让他出手。所以须先把道理讲通,振作精神,圆满发挥自身实力。如此,自己舍了宝贵的一刻钟换来的一战,双方尽兴尽力,才有足够的参考价值。
秦秦稚声道:“你误会了。我并非惧战。只是近日来精神不佳,所以要休养一阵。”
归无咎闻言诧然。
仔细回味,果然听出秦秦话语之中,似乎恹恹不振。
未有迟疑,归无咎立刻问道:“发生甚么事了?”
快穿:百變男神,花式撩 攸小柒
乱无双
秦秦的声音,依旧是无精打采:“你自己看吧。”
归无咎心中一奇。
心意一引,已将全珠取出,跃然指尖。
全珠此宝,已臻至境。藏之为真空,发之为妙有。当初归无咎金丹境界时,此宝便能与虚相金丹合二为一;如今借取其妙,成为秦秦宅室,亦无有不利。
归无咎定睛看去。此宝之中,多出茫茫一点。虽然看上去只是小到不可思议的一“点”,但是其中却开辟了一处甚为宽阔的空间,作为法宝真灵安身之地。
但略有三分古怪的是,这一点虚空宅室,内外相融,按理说应当处于全珠之“正中”才是。
可事实却并非如此——这一“点”较之全珠中央正位,明显偏出了不少。
归无咎此时心神观照其中,忽地生出感应。
秦秦在全珠之内,忽地有所动作。也不知他如何折腾,经历十余息,终于将这“一点”之方位挪转至全珠正中。但好景不长,这一“点”正位之后,似乎受到了一种诡异的牵引之力,不断地向一旁偏出。约莫半盏茶功夫,立刻又偏出相应尺寸。
其实这一“点”的位置,与最初时并不相同,已由左下角挪转至右上角。但偏转的尺度却大致相若,以圆心自全珠边缘计十等分,大约偏出三分上下。
秦秦闷闷道:“已经为你演示过一回了。就是这般。”
双方细叙因果之后,归无咎不由哑然。
原来,秦秦在全珠之中开辟一域之后,原本甚是欢喜。因全珠等阶极高,当中神意一化,随手开辟而成的空间已极为广大,较之真正近道境的至宝,亦毫不逊色。
但当秦秦发现这一处空间始终难以正位当中,却觉得有些别扭。
别看秦秦一副孩童相貌,又慵懒恶战。但是其实论本性,却是个极为执拗之人。于是便在这全珠之中,开始了长久的折腾。如此反复拉锯,迁延了一月有余,秦秦却始终拗不过全珠内藏的“偏至”之力,直到昨日方才罢休。
所以今日归无咎将他唤了出来,才显现出这样一副无精打采的样貌;自言要修养一阵,恢复精神。
既如此,归无咎自然要为秦秦探一番究竟。
归无咎调匀呼吸,弃智绝虑,心神相拥,恍如投入瀚海之中,最深切的体悟全珠的这一奇异变化。
如今此物作为归无咎的本命法宝,又早有六炼之功加身,若是存心去感应,勾玄幽沉,定然能够发现些什么。
如此这般弃绝六识,纯用真智,一呼一吸,一动一静,看似只是一个恍惚,其实却是半个时辰过去。
终于,归无咎睁开双目,面上略微浮现出一抹惊讶。
原来如此。
因全珠本来性灵充沛,育德载化。如今虽只是六炼之境,但冥冥之中早已注定,必有法宝真灵孕育而出。所以中央之位,早已为将来此珠本身之性灵所占。而秦秦却相当于一个外来客人,所以无论如何,皆无法占得正中之位。
农门娇娘
查明因果之后,倒是有三分啼笑皆非。
嫡女厚黑攻略
归无咎本欲安慰秦秦一番;但脑海之中灵光一闪,忽地想到了一事。
心意一动,已将小铁匠唤了出来,正色道:“我那物一直留在你那里蕴养。且取了出来,容我一观。”
小铁匠揉了揉眼睛,捧着宝炉本体一晃,立刻将真宝“归墟”取了出来。
归无咎凝神望之。
此宝出世之后,那中室不谐之状,令归无咎诧异了许久。
且此宝元灵宝身,气象格格不入,且其中室正位,恰好与今日之情形完全相同——一处空间,偏出三四尺外。
把它交于小铁匠纠正蕴养,却得了“老成”二字之考评。
若是果然雷同……难道自己当日所得,竟然是一件至宝?
归无咎将方才关于全珠之心得,以及与“归墟”异同处,一并告知于小铁匠,请他一同参详。
小铁匠见此异闻,端详了好久,终于道:“不对,不对。”
十八歲的回憶 藍色眼影
小铁匠眼光毒辣,立刻额看出。归墟锻炼之材质——那一块来历莫测的铁券令符——的确十分奇异。但是若要与全珠之不垢不净、不增不减、性灵自足之境界相较,却又大为殊异。
归无咎思忖一阵,脑海之中不知为何,忽然浮现起“真幻间”中,自己得了星门令符之后,那青年“梅小宝”不告而别的场面。
然后……
便留下了一枚空落落的“星门大印”。
再细望“归墟”之形貌一眼,归无咎疑窦顿消,颔首道:“多半是如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