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vkki精品小說 靈契之主討論-第七百一十章 贈予的豐厚嘉賞看書-mv1gf

靈契之主
小說推薦靈契之主
“可以啊小子,当时我还以为你要出卖我,没想到你既然用这种手段靠近白敦,真是奇招。”
“对付她那种大人物,自然要用特殊些的办法,不然不等靠近就被看穿心思。但我这么小心,虽说躲过了她的陷阱,却没保住自己的胳膊。”
“放心,我会给你补偿,不会让你吃亏。”
心情好时,怎样的人都有几分可爱,但黑煌现在化身黑雾,令夏萧依旧生不出好感。他总觉得黑煌不怀好意,兴许是心理作用,但还是脱口而出,道:
“我也不求什么补偿,你实现诺言就好。”
信仰的夢想 山中花雨
“我虽说不是好人,也想过将你永远留在冰原,但这次我开心,等我掌控完她的身体,就来给你封锁烙印,然后你就可以走了。”
说谢谢不是,不说话也不是,夏萧最终点头说个嗯字,以此缓解尴尬。
“这是给你的元气,自己吸收吧,你现在实力太弱,适当提升些实力才能承受住封锁的冲击。”
雨落無傷
“多谢。”
身前的元气被夏萧吸纳进体内,在他还未准备吸收时,黑煌已消失在原地,不留只言片语。表达完谢意,黑煌迫不及待的钻进幽灵空间,迎向白敦的身体。后者怎么也没想到,曾经她让黑煌熟悉自己的身体,以此做到自由操控,成了她现在抢占她身体的前提,否则怎能这么容易?
“姐姐,看好了!”
黑煌狞笑声极大,夏萧都可听见。他起身站在破碎的窗前,看向血雾的瞬间,门窗恢复成原样,令他本就模糊的视野成了自己的倒影。
看着自己,这个倒霉孩子此时紧皱着眉,少了只胳膊的样像少了半个身子,看起来极为瘦小和孱弱。但夏萧一咬牙,有无数藤蔓钻出,而后幻化一手臂,和他的左手掌一样,只是那股疼痛,令夏萧的眉头久久未舒展。
元气一抖,浑身血渍消失。夏萧坐回床上,双手结印以修行。黑煌恐怕还要很久才出来,否则也不会给自己一团元气吸收。可这团元气的大小,令夏萧后知后觉有些兴奋。
坐在元气之树下,他身前一团元气虽说只有拳头大小,可由无数元气压缩而成,可谓精华,夏萧不知要吸收多久才能吸收完。更重要的,这股元气乃最纯正的玄黄色元气,也是混沌之后,乾坤生出的起初元气,未入五行,夏萧便可直接吸收,省了不少事。
说也奇怪,那黑龙一族本是金行中的霸主,在金行方面的造诣非凡,生来就拥有的招数宛若掌握神通的神兽,令无数荒兽羡慕。到了白敦这,却傻到自毁金行,令自己回归起始状态。更夸张的是,即便如此,她还修行到问道之上,云巅的境界。
若黑煌没给夏萧讲过那些过去的古老故事,夏萧肯定百思不得其解,可三代人的积攒,终于令这一代人成了世间强者。可其中,自然也有白敦的努力和擎天宗前宗主的指导,但现在,白敦将死。虽说她是敌人,还是个固执的敌人,可夏萧不由敬佩。
这般毅力除了师父,夏萧也就只在她身上见过。可白敦死的太怨,但雀旦既然着手,她便难逃一死。这一死虽说减少了敌人的数量,但雀旦将变得更强。吸收完白敦的大半元气和生灵之气,雀旦肯定会成为魔神般的危险存在。
叹息一声,夏萧不再多想,当即结印,吸收起元气,想着一定要快些提升实力。虽说他的实力难以和那样的敌人相匹敌,可得抓紧时间回去告知天下。
哥哥萬萬歲 劍沈黃海
擎天宗现在还处于安稳之中,说明师父没有察觉到这里的事。这远离人世的偏远之地,既是野心的起点,谁能料到?
人类将共同面对危难,夏萧也将贡献自己的力量,只为一家人能再次团聚。
老婆你被潜了
脑海中浮现团聚的画面时,夏萧吸纳变得稳定,且节奏很好。夏萧以这般速度吸收元气,令光球流下一股溪流,从夏萧身前进入草甸。它泛起温暖的光亮,犹如玄黄色的元气,而元气之树对它的吸收源源不断,但半天才消化一点。
夏萧有耐心和实力将其吸收并巩固自身修为,但在九天之外,在夏萧专心致志于吸收元气时,一道黑龙穿透空间,划破苍穹后来到南海。
幸运娇妻:丫头乖乖让我宠
南海岸边,白林大师走到主持身边,行礼后担忧道:
“我们的力量既然拦不住它?”
“无妨,我们能拦住南海之南的雀旦就好。”
主持心态极好,白林却问:
“我们虽说做好了准备,也能坚持一段时间,可无人接应,也不知灾难何时爆发,就这么坐以待毙真的可以吗?”
“别急,总会有人带来消息,我们所能做的,就是做好南天诸佛之墙的职责,其余的事,让他们制定就好。这些年我们只走在自己的一隅之地,尽管有武僧行走天下除魔,可掌握到的东西,又怎会有他们那么多?”
白林知道主持口中的他们是其他四大势力之首,可心急道:
“我联系上了走首教会,宁神学院和冒险者工会,他们倒是有所反应,可擎天宗那边一直没有回应,不知出了什么事。他们虽说向来神秘,可我以此事和其他几位首领交流时,他们都表示暗自联系过,就是没有回应。”
“都联系过了?”
亲爱的鬼公子
“嗯!时间虽说不一,但都出于告知的心理,毕竟现在老一批五大势力都动了起来,更别说他们。但无论谁,都没有收到擎天宗的回话。”
吾家有妻初长成
“糟了!”
主持看向南海之南的方向,惊愕道:
“没想到在眼皮底下,我们都难以识破他们。”
白林不懂主持这是什么意思,直到他说:
“之前划过的那头黑龙体内,有擎天宗宗主的气息,我原本以为是错觉,她虽说是荒兽,可修行的是最为纯正的元气。而朝南海之南去的,只有可能是魔气及黑暗的同党,现在看来,的确是!”
“这么说……擎天宗和魔道有关?”
主持不想承认这等现实,可重重点头之际,白林当即离开,告知其他三大势力,希望有人确定这等判断。可无论走首教会还是宁神学院,都说出一个等字。白林不知等什么,现在不去探,莫非等到遭受攻击的时候再去?可等冒险者工会的会长也说等后,白林只好放弃自己的坚持,和主持一起等。他们远在他方,除了等没有别的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