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pspm非常不錯都市异能小說 大國重坦 起點-第八百八十三章 傾盆大雨推薦-l1u4t

大國重坦
小說推薦大國重坦
“他奶奶的,下过雨之后,炮弹受潮,肯定会卡的更紧。”此时,大雨正在外面哗哗地落下来,在草原上,这种雨是相当常见的,倾盆大雨,就仿佛是头顶上有人端着一个盆子,直接把盆子给掀翻了扣下来一般。
所以,大家伙只能是钻到坦克和自行火炮的里面,自行火炮的炮塔高大威武,可以让人直接站在里面,所以,此时大家伙都是躲在自行火炮的里面的,听着雨点打在车体上的声音,然后还在继续研究着。
这叫屋漏偏逢连夜雨啊,原本炮弹就很难退出来,现在,这场大雨一下,哪怕是提前已经用塞子把炮口给塞住了,但是毕竟,整个空气都是潮湿的,在这种情况下,肯定也会有潮气渗入进去,在这种情况下,想要退下来炮弹,就更是不容易了。
“是啊,再退可是很难的了,所以,咱们必须要想新的办法。”黄川川咬着牙说道:“我建议,一会儿雨停了,咱们把擦炮杆塞到炮管里,然后,我驾驶着这辆车,狠狠地撞咱们那辆坦克,这样,凭借着撞击的力道,估计能够把炮弹给怼出来。”
现在,非常时刻,只能是用非常规的办法了。
硬把炮弹撞出来!
擦炮杆也是相当结实的,现在把擦炮杆塞进去,外面还能露出一段来,然后,通过撞击这种猛然进行的方式来操作,是可以将炮弹砸出来的。
至少有这个可能。
“不行,危险啊。”刘大军说道:“现在,咱们已经怼了半天了,引信是什么状况,谁都不知道,你这样撞,相当危险,哪怕就算是你不怕死,这辆自行榴弹炮呢?出厂价那可是二百多万,咱们不能这样损坏国家的财产啊。”
在这个年头,命还真不怎么值钱,大家哪怕是自己不怕死,豁出去了,但是,装备要是损坏了,也是承受不起的。
这毕竟不是打仗,在战场上,装备在无法抢修,情况紧急的时候,是可以炸掉的,但是现在不行啊,现在,可是正常的情况,如果是这样把装备给炸掉了,那大家伙是对不起国家的啊。
黄川川也是皱着眉头,沉思着。
突然,李双喜说道:“要是咱们提前把炮弹的弹头引信给拆下来,那就好了!”
虽然榴弹弹头里面都是炸药,但是,这种炸药是相当安全的,除非用雷管来引爆它,其他的时候,火点不着,硬砸也砸不爆,现代的炸药,就是有这种特性的。
能引爆,完全靠雷管,靠引信,只要能拆下引信来,那就容易多了!
炮弹的引信,是旋转着拧到弹头里面去的,一般都是在演习之前现场拧的,平时分开放,现在,大家伙野蛮操作,怕的就是把引信给捣鼓爆了,如果要是提前拆下来,那就彻底安全了啊。
这是大家伙的想法。
“拆?那怎么拆?”李双喜这话一出口,黄川川就开始反驳了:“谁的胳膊能伸进去?他奶奶的,老子要是孙悟空就好了,把胳膊伸长就行了!”
虽然是152毫米的榴弹炮,口径算是不小了,胳膊能伸进去,但是长度不够啊,炮管四米多呢!谁的胳膊能有这么长?
除非是孙猴子,能把自己的胳膊变长,几下的事情,就把引信拆下来了,然后再用他的金箍棒捯饬几下,炮弹肯定能砸下来,那可是万斤重的定海神针啊。
但是,这不过是一个疑点都不好笑的笑话而已。
大家伙都在沉思着。
“如果,咱们把擦炮杆的头部改装一下,在那里装个卡子,把炮弹的弹头引信给转下来?”李双喜还在继续想办法,而且现在想的办法,已经越来越合理了。
胳膊没那么长,就用擦炮杆啊!
用擦炮杆安装一个专门的工具,不就能把弹头上的引信给拆下来了吗?
“哪里有那么简单!”黄川川继续反驳,“咱们几个人在外面顶着擦炮杆,怎么把里面的装置准确地怼到弹头上去?”
这也是另外一个大问题,大家直接怼炮弹,还简单一些,只要能用擦炮杆顶上去就行,但是,如果要对准弹头的话,那就很难了,如果还要卡住弹头引信那里专门留下的凹槽,那简直是难上加难了!
毕竟,炮管四米多长,擦炮杆是五米长度左右,这么长的一根杆子,大家只能抓着外面那不到一米的长度,能保证伸到炮管末端那个位置的一端,准确地怼到相应的位置吗?
别做梦了!
尝试一万次,运气好的话,或许是能够成功一次的。
就在这时,突然,刘大军竖起来了耳朵,好像是听到了外面有什么喊话的声音一般。
“外面有人喊咱们?”刘大军问道。
“不可能吧,谁能找过来?”
“不对,有声音,有声音!”刘大军说着,猛地打开了炮塔后面的尾仓门,这下,外面的声音更清楚了。
“刘大军,刘大军,你们在哪里?”
听到这个声音,刘大军的心中一阵阵的感动。
是秦振华!他冒着大雨过来了!
他们遇到了大麻烦,现在还不知道怎么解决,天色要是黑下来,就更不容易了,秦振华肯定是在己方的部队回去之后知道的,就找过来了。
在这个年代,还没有什么GPS,茫茫的草原上,只能是根据地图寻找大概位置,根本就无法找到最精确的所在,又有大雨遮挡了视线,想要找到这辆自行火炮很难,所以,他们只能是一边找一边喊。
“这里,我在这里!”刘大军喊道,喊完了之后,又觉得对方应该听不清,几乎是没有丝毫的犹豫,跳下去,在瓢泼大雨中,向着那边喊话的方向跑过去。
“这里,这里!”几乎是顷刻间,刘大军的身体就全部被雨水淋湿了,脚下穿着的黄胶鞋,也是越来越沉重,沾上了越来越多的泥土,但是他依旧在奔跑,同时挥舞着两手。
那边,两道明晃晃的车灯传了过来,那是一辆63装甲车,装甲车上,一个人正拿着喇叭,向着四周喊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