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pwa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征途 愛下-第五百二十章 超級妖寵讀書-reldy

征途
小說推薦征途
战斗发生的很快。
就像天佑想的一样,黑夜对那魔物并没有丝毫的限制作用,反而是一种助力。他们选在这种时候突袭魔物,基本等于是捆住自己的一只手在和敌人战斗。所以……结果一点也不出人意料。虽然他们和魔物纠缠了许久,也确实清掉了魔物的几层能力,但……佛门这边死了一票人不说,田恬的部下也阵亡了好几个。若不是部下舍命掩护,怕是田恬自己都要折在这里了。
最终,这场突如其来的战斗以魔物的全面胜利而告终,齐国一方唯一的收获便是清掉了魔物的几层能力而已。如果石板记述不错的话,这种能力只要重新吞噬几个目标就能全部补充回来。而战斗现场的尸体……正巧很适合干魔物吸收。
天佑在战斗发生前便知道了这场战斗。负责监视的嘲风得到的指令是发现异常便向他报告,所以在发现佛门那群人摸上去的时候嘲风就通知了天佑。天佑可以说是全程在看现场直播。
战斗过程直接就能猜到,所以天佑并未在意,但……最后当田恬带着残余的手下抬着几个重伤的大和尚狼狈撤退之后,现场的情况却是看的天佑眉头直跳。
那魔物停下了打转的步伐,开始一个个的吞噬现场留下的尸体。
知道魔物可以借此获得能力的天佑现在真是恨不得去给田恬几个大嘴巴,顺便再把没死的那几个大和尚掐死。
你们这是去消灭魔物的吗?你们这是给人家送补给去了吧?
看着那魔物一个个的吞掉了近二十具尸体,天佑只感觉脑仁疼。这尼玛还怎么打?难怪都说高端战力只能由高端战力来解决,像这魔物的能力,你就算派出百万大军,人家也只会越打越强。除非你本来的目的就是把它撑死!
天佑原本还想着汇合后来的支援,然后一波推掉这个魔物来着。但看如今这形势,他也就不做什么幻想了。
后续增援还没到,本来已经到达的人员却被一下送掉了一大半。更气人的还是魔物被叠了好几层能力,实力不损反增。天佑就算等到了后续增援,凭他们的力量多半也会打成第二次添油战术,搞不好又会给魔物加餐。
天佑可不想给魔物当送餐员,既然事不可为,那就转换思路。
“总不能再回去叫家长吧?这种事情就和‘狼来了’一样,喊多了就没用了啊!”
天佑这边苦恼了半天,胡青玄却是一句话点醒了他。
“其实,我们也可以考虑请妖梦帮忙啊。”
天佑愣了一下,而后也是反应过来了。“对啊!目标是魔族的话,妖梦的利益和我们也是一致的。若是请她帮忙,想来应该不会被拒绝吧?不过……怎么协调齐国这边的势力呢?”
想到了办法的天佑现在反而感觉齐国这边的势力碍手碍脚的,还不如没有这帮人呢。
可以想象,妖梦这等级别的妖物一旦现世,后果不会比那魔物出现好到哪儿去。不,应该说情况只会更加的混乱。所以,妖梦就算能来参战,也绝不能让齐国人知道。可问题是这里是齐国的土地,要避开齐国的眼线谈何容易啊?
“很简单啊。”当天佑他们再次见到妖梦提出请求之后,妖梦的回答居然出乎意料的轻松。“不就是不能被发现吗?我能活到现在,靠的不就是这个本事吗?只不过……”妖梦笑的有些诡异。
天佑本能的感觉有些害怕,往后缩了缩,但还是大着胆子反问:“你有什么条件?”
“让我也做你的妖宠吧?”
“啥?”
“让我,成为你的妖宠,跟你一起返回紫霄宫。”妖梦一句一顿的问他:“这回听明白了?”
“不是……你……,这……”
“不用惊讶,这丫头才没那么傻。她是看上了那颗人造灵泉核心的灵气。”月影随口解释道:“我之前和她聊天的时候不小心说漏了嘴,没想到就被她惦记上了!”
“这个……”
说实话妖梦的这个提议天佑是很动心的。毕竟是个堪称目前神洲大陆第一线战力的最强妖物啊!能收个这样的手下,试问哪个修士能够拒绝?
然而,好处是好处,问题也还是问题。天佑既不是那种见到美女走不动道的花痴,更不是见着利益就忘却危险的傻缺。
妖梦的实力确实强无敌,可麻烦更多。
首先,她的身份比螭吻还要糟糕。若是螭吻的身份曝光,只要运作的好,紫霄宫的大能们还是有一定概率接受这个事实的。但,如果被人知道妖梦成了天佑的妖宠,这些仙门大能的第一反应绝对是妖梦控制了天佑的思想,然后借此潜入了紫霄宫。而且,这种事情还解释不清楚,因为你不管如何辩解,对方都会认为是妖梦的影响所致。反正就是说不清。所以说这一点矛盾几乎是不可调和的。
其二,妖梦的实力太强了。
收妖宠,靠的是灵魂契约,而灵魂契约说白了就是用修士自己的灵魂去镇压妖物的灵魂。
道理很简单,方法更简单。直接从妖宠的灵魂上分割出一部分注入修士的灵魂之中,然后修士就可以用自己体内绝对多数的灵魂去压制妖宠被分割出来的那一小片灵魂。
因为这个设置的特性,一般妖物就算再怎么厉害,都会被主人们完全压制。
但是,妖梦她太强了。就算是分割出来的那一小部分灵魂也能反制天佑的全部灵魂,也就是说天佑压不住她,灵魂契约虽然可以在她主动配合的前提下完成,但却根本就不存在任何实际效力。她只要不打算遵守,天佑就拿她没辙。
这种废纸一样的契约签它何用?
当然,还有个办法就是降低切割的灵魂比例。不过,要想天佑能压制的住,那这个切下来的比例怕是会小到对妖梦来说不疼不痒的地步。而那样的话,这契约岂不是还是没用?
妖梦就算愿意成为妖宠,并签了契约,天佑其实也无法完全控制她。他的命令妖梦想听就听,不想听天佑也没辙。
这样的妖宠,还是浩劫之战前的妖物,试问哪个胆大包天的敢养?这不是给自己找不痛快呢吗?
总之,妖梦就属于那种极容易给自己惹麻烦,而且还无法管束的妖宠。有这两项问题存在,妖梦的实力即便再怎么厉害也都无所谓了,因为她的缺点足以掩盖任何优点,没人会喜欢这样一只会专精惹麻烦还管不住的妖宠。
见天佑脑袋摇的像个拨浪鼓,妖梦便撅起小嘴,做出了一副很生气的样子质问道:“我这么强,愿意主动成为你的妖宠,你居然还不要?”
天佑态度很坚决,“论实力你确实是所有修士都梦寐以求的最强妖宠,但你自身的问题你难道不知道?”
“我能有什么问题?”妖梦问这话的时候明显有些底气不足,显然她自己也知道自己的问题。
天佑无奈只能照直了说给她听好让她死心,反正这种定时炸弹是绝对不能带在身边的。尽管天佑确实也馋她身子,但想想可能的后果和未来无尽的烦恼,他还是强行压制住了那点贪心。
“月影,你要帮我做主啊!”见天佑态度如此坚决,妖梦竟然转而开始跟月影撒起娇来,一点妖王的形象都没有,反倒像个胡搅蛮缠的大小姐。
天佑原以为月影不会说什么,但让他意外的是这次月影居然真的帮妖梦说话了。
“天佑你其实并不需要担心那两点问题。如果你没有其他的担忧,我觉得倒是不必拒绝她。”
妖梦听到月影给自己求情,立刻便将目光转向了天佑这边等待他的答复。
天佑虽然很惊讶月影的回答,但想了想还是决定问个清楚再说。
“你说我之前提出的问题可以不用担心,但若是真的发生了,那要如何是好?”
妖梦听到这里立刻抢答道:“我的身份问题你完全不必担心,只要我不主动使用能力,就没人可以感知到我的存在。况且现如今能和我较量一二的也没剩下几个人了,想来那些人大多都藏在洞天福地之中忙着修炼吧。所以我的身份其实是很安全的,只要不是凑巧正好有当年的老怪物出关,又凑巧的正好让他撞上我们,并且再次凑巧的我当时正在使用能力,那他就不可能发现我的存在。”
月影也帮腔道:“妖梦的隐藏能力你大可不必担心,况且你身上现在还有妖皇的龙灵之力,完全可以用来净化妖梦身上的妖力。到时候即便是不小心泄露出来一丝气息,有龙灵之力遮掩,别人也看不出什么端倪来。”
天佑听完她们解释,心里稍微衡量了一下。有月影做证,妖梦的话应该是可信的。毕竟真要被发现了,倒霉也是大家一起倒霉,妖梦和月影不会在这种事上骗他。
那么,如果真如妖梦所说,只有那么凑巧的连续发生小概率事件,才有可能被发现的话,那这个风险倒是值得承担。毕竟妖梦的实力实在太香了,就这么白白放弃确实可惜。
然而,其实比起身份暴露的问题,第二个问题才是关键。妖宠对修士来说就是武器,而无法控制的武器,那就不是武器,是灾难。
天佑的灵魂强度根本不可能压制住妖梦的灵魂,哪怕只有极少的一点,也不可能。所以,这一点几乎是无解的。
然而,天佑本以为是无解的问题,其实却并非无解。
还是月影提出的方案,但不是对天佑说,而是面对妖梦说的。
“把你的妖丹给他。”
“什么?”这次换妖梦有些不能接受了。“妖丹可是……”
“我当然知道妖丹的意义,但正因为如此,所以才只能用它。”月影看着妖梦,非常郑重的问道:“你难道真的不想冲破那道关卡,成就不朽吗?”
“我……”妖梦显然很是犹豫。
天佑趁机问了一下月影,什么叫把妖丹给他。
月影随后给天佑解释了一下。其实很简单,就是把妖梦的妖丹取出来,然后放入天佑的体内,使之被天佑炼化,在成为天佑的外丹的同时,又兼具妖梦的内丹的作用。这样一来,妖梦的内丹便处于天佑的控制之下了,而一旦妖梦有什么不轨的企图,天佑只需一个想法就可以掐断她的妖力供给,瞬间让其变成个普通生物。这一招可是比灵魂契约还要管用的多了。
当然,正常来说妖物是不可以长时间和自己的内丹分离的,即便是吐出体外,也需要在一段时间内重新吞回去,不可能一直放在外面。
但是,月影恰好知道一个方法可以使妖梦的内丹和她长期分离。
说起来这个方法也简单。
首先还是需要签灵魂契约,让妖梦成为天佑的妖宠。不过正常情况下妖宠都是只需要分离出一小部分灵魂注入到主人的灵魂中便可以了。但月影的办法不是注入一小部分,而是反过来,把妖梦的大部分灵魂都放在天佑身上。
这样做的结果就是妖梦的本体会变成一个类似遥控汽车一样的东西,她最重要的灵魂和妖力全都储存在天佑的身体里。所以,即便妖梦以后被什么人给消灭了,对真正的妖梦来说也不算是伤筋动骨。毕竟灵魂和内丹都还在,只是损失一个肉身的话,随便花个十几二十年就能重新培养出来。以妖物的寿命,这点损失真不算事。
而且,这样做的话,除了可以让妖梦具备类似于不死之身一样的特性之外,还有个好处便是可以用天佑的龙灵之力彻底掩盖妖梦的存在,保证就算是当年认识妖梦的人来了也休想单凭气息认出她来,安全系数无疑提高了许多倍。
当然,有好处也就有坏处。
其一,这样做的话,如果天佑被杀了,妖梦虽然不会跟着完蛋。却会暴露出来。而一个没有保护的灵魂加上一枚妖丹,万一本体还不在附近的话,这个风险可就大了。
其二,要把大部分灵魂都留在天佑体内,那么天佑想要依靠灵魂契约压制妖梦就变的更不可能了。本来只要一部分天佑都压不住,如今几乎全都塞过来,他就更没指望了。
但是,月影的这个方案妙就妙在可以完全忽略第二个问题。
虽然因为妖梦的灵魂大部分进入天佑体内,导致天佑的灵魂契约更加难以奏效。但,天佑可以靠妖丹限制妖梦的行动,灵魂契约则只负责帮助妖梦转移灵魂,至于压制效果……反正把柄什么的有一个就够了,灵魂契约的压制功能完全可以放弃吗。
按照月影的办法,到时候分散在本体与天佑体内的妖梦的灵魂就会成为妖力的通道。妖梦的内丹在天佑体内,当需要使用妖力时,妖力便会借由天佑体内的妖梦灵魂吸收,然后直接传递到妖梦本体体内的那小部分灵魂上,再被使用出来。
因为灵魂契约本身的灵力通道是近乎完全无阻抗的,所以这个方案完全可以实现,而且可以让妖梦的妖丹和本体完全分离,同时还实现了天佑对妖梦的绝对控制,打消了天佑的担心。
其实说实话,妖梦主要是太着急了。她若是真的了解天佑,只要和天佑多相处一段时间,双方建立了情感基础,天佑多半就不会介意她的灵魂契约没有约束作用了。毕竟胡青玄和虎妞之前加入的时候,也不是天佑强迫的。可以说天佑本来就没有奴役妖宠的想法,之所以坚持要对妖梦有所约束,不过是因为不了解妖梦的性格,又担心她实力太强会给自己找麻烦。
只要妖梦明白天佑的想法,多和他相处,一旦天佑能够信任她了,这个约束能力自然也就可有可无了。
不过如今这样倒是也好,正好可以彻底打消天佑心中的顾虑,还能顺带提高妖梦的藏匿效果,倒是两全其美了。
要说这个办法有什么不好的,大概就是妖梦这边心里会有些为难吧。不然她也不会思考这么久了。毕竟如果按之前的办法,简单的签个契约,那妖梦就等于是完全自由的。毕竟就像是天佑担心的一样,这灵魂契约对妖梦是真的没啥约束力。但现如今,如果要按照月影的提议来办,那妖梦就等于是彻底拴在天佑身上了,别说背叛,想分开都不可能了。
本来正常人好好的都不会想接受这样的条约,毕竟这就是实打实的卖身契啊。何况妖梦本身就不是一般人,她的实力那么强,本来就高人一等,正常来说更加不会主动放弃自由了。
然而,妖梦如今却没有立刻拒绝,反而是陷入了纠结之中。
之所以没能立刻拒绝,是因为妖梦也有她想得到的好处,而且在一开始月影就已经把她的目的都给说了出来。
天佑他们之前就听妖梦说过,她在浩劫之战中也不是全无损失。事实上她当年已经是半步妖皇了,实力可谓极为逆天。然而,如今虽然还是妖王级,可修行之路越到后面越难。别看就是掉了几级而已,对妖梦来说这个损失可是太大了。
本来如果只是损失这么点修为倒也没什么。以妖梦的资质,只要耐着性子再闭关个两三千年,照样能重新突破。
然而……妖梦虽然还是当年那个妖梦,妖族却不是当年那个妖族了。
以前的妖族规模庞大,有自己的地盘,有自己的传承,可以和其他各族分庭抗礼。虽然各族之间也是你来我往的摩擦不断,但妖梦作为妖族大佬,自然是享有各种福利的。而其中,最重要的福利便是妖梦拥有一处独属于自己的地脉灵泉。
浩劫之战,各族之间争夺的主要资源就是灵泉地脉。这东西数量就那么多,你占一个,人家就少一个,所以才会导致各族之间冲突不断。毕竟资源战争,到了哪个世界都是一样的。
然而,当年那场战斗妖族打输了,自然也就丢掉了对灵泉地脉的控制权。所以妖梦现在也只能住在这个灵气稍微充足一点的洞穴中。虽然这已经是比外面的灵气浓度高出许多了,但实际上都还不如紫霄宫范围内的山林之中灵气充足。
单靠这么一点灵气,妖梦不再修行个一万年,休想突破妖皇大限。但是,如果修为不能突破,妖梦却没有一万年好活了。毕竟她又不是月影,寿命耗尽了涅槃一次就好了。她现在可是已经有几千岁了,若是再让她等个千把年,她倒是还撑得住,但再要一万年,她是绝对没有那么多寿命的。
之前妖梦抓捕修士培育各种补充灵气的花朵,为的什么?还不就是为了增加灵气吸收速度,想要给自己抢时间吗?
然而,无论是种花帮助吸收,还是其他的什么办法,其实都是杯水车薪。
空间中的灵气就那点浓度,你再怎么聚集也不可能多到哪儿去。若是一般小妖,依靠法阵什么的说不定还能够用。可妖梦的实力已经不是一般妖物能比的了,她需要的灵气量也是远非一般妖物可比。那海量的灵气需求,单靠现在的补充方式,充到猴年马月算个完啊?
原本妖梦甚至都已经打算放弃了。妖族被打散,残存的妖族分散各地,只剩下小猫两三只,连传承也断绝殆尽。当年认识的伙伴们也是死了个七七八八,加上自身修为被卡住,妖梦其实早就已经没什么前进的动力了。
要是天佑他们不出现,妖梦多半就会在这里一直隐居下去,直到寿元耗尽,默默的死在这片山林之中,不让任何人知道她在浩劫之战后又多活了几千年。
但是,天佑他们来了。而且月影还当着她的面说出了人工灵泉的事情。
你能想象到当妖梦听到月影他们能从紫霄宫的人工灵泉上抽取灵气的时候那个反应吗?
虽然妖梦也从月影那儿听说了他们只能偷偷的抽取,无法随意使用这个人工灵泉。但灵泉就是灵泉,那就像是神话版的发电站一样。原本妖梦用的是电池,如今却发现了一座电站。哪怕他们是在偷电,但人工灵泉又不是真的发电站。这玩意的输出本来就不太稳定,加上各种逸散,其实根本无法进行具体量化。只要不是抽取太多,一般人是根本发现不了灵气被偷了的。之前天佑他们能偷偷搞出个洞天福地来,也就是利用了人工灵泉的这一特点。
所以,在知道人工灵泉的事后,妖梦的眼中重新燃起了希望之火。她的修行之路有希望了。她不用老死在这山林中了。
这种希望,这种动力,甚至于冲淡了对自由的需求,让妖梦开始考虑起了是不是要接受月影的提议,把自己彻底交给天佑控制。那样的话,她会失去自由,但却会收货希望。两者都无比的珍贵,妖梦哪个都不想放弃,所以她纠结了。思考了半天也拿不定主意。
“如果我成为了你的妖宠,你会强迫我做我不愿意做的事情吗?”
天佑知道,妖梦能问出这样的问题,便说明她其实已经决定了。不过,天佑还是非常认真的回答道:“那要看你所谓的不愿意做的事情是什么样的情况了。如果只是你胡搅蛮缠,不愿出力,我肯定不会纵容你。而且,如果你有什么不合适的行为,有可能威胁到我们大家的安全,或者别的一些不符合我的道德观念的行为,我都会制止你。但除此之外,只要不是原则性的问题,我一般不会强制要求你做什么。这一点你可以询问月影和胡青玄她们,问她们在成为我的妖宠后有被我要求过什么吗?”
心里其实已经下定决心的妖梦最后还是将目光望向了月影,看似在询问,不过是想让她帮自己坚定一下信心而已。
然而妖梦不知道的是,月影这丫头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冷血女王了。涅槃之后部分记忆处于封锁状态,在恢复过程中受到天佑的影响太大,以至于月影的性格和行为都与当初有了很大不同。妖梦印象中的月影还是当年的那个月影,然而此刻她面前的却已经不是那个月影了。
看着妖梦询问的目光,月影一脸认真的点头。“嗯,主人平时对我们都很好的。只要你做好战斗和侍寝的工作就行了。”
“侍寝?”妖梦竟然没反应过来这是月影在和她开玩笑,居然还一脸认真状的自我鼓励道:“虽然以前没做过,但我一定会努力学习的。”
“咳咳咳……”月影的玩笑没把天佑怎样,可妖梦的话却差点让天佑被口水给呛死。心说:“别说我没那想法,就算真有我也不敢找你啊。千年女妖啊……那不得把我榨成人干啊?要不起要不起!”
“哈哈哈哈……”月影那边终于再也绷不住大笑了起来,而胡青玄她们也是笑成了一团,就唯有孙悟空和妖梦还在那里犯迷糊。
其实关于这个事情,需要了解一下妖族和人族的差异。
男女大防这种事情,主要是人族、仙族以及如今已经很少见了的鬼族所通用的道德观念,三族在这方面的观念基本类似,只是严格程度稍有差异。
佛族内部本来是没有这方面限制的,但浩劫之战后为了和人族搞好关系多招一些信徒和弟子,所以他们就把自己的观念给改了一下。
但是,妖族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其实都没有这方面的道德约束。在妖族看来,这种事情本来就是天经地义的,只要不是被强迫,那都是无所谓的。当然,如果是结为夫妻的妖族,那还是要为对方守节的,这一点和人族没啥区别。
妖梦和月影她们不同,她几乎没怎么接触人类社会,所以基本上还都是妖族以前的观念。作为一个没有伴侣的妖族,她自然不会在意这种事情。甚至于,对女性的妖族来说,这种事情反而是她们颇为愿意做的。毕竟,榨出来的元阳对妖族来说那可都是大补之物,平时为了得到元阳帮助修炼她们还要去外面抓人,如果有人主动送上门,她们自然没有往外推的道理。
被开了玩笑的妖梦还有点不明所以,天佑却只能无奈的给她解释人族的道德观念。妖梦听明白了之后立刻就开始追着月影打闹了起来,毕竟她虽然不在乎这个事情,但被开玩笑了还是要报复回去的。
月影和妖梦打闹完后,便要开始正式完成灵魂契约的缔结工作了。
因为和一般的妖宠加入方式不同,所以妖梦的加入过程稍微要费事一些。大约一直折腾到第二日天明才算是彻底搞定。
成功加入天佑这个大家庭的妖梦显得很是激动,但天佑却感觉有点不好了。
之前月影没和他说过,妖梦的妖丹入体后会产生如此严重的影响。天佑感觉就好像往肚子里吞了一颗黄金打造的乒乓球,压的他整个下腹都有一种坠胀感。
而与腹部的坠胀感比起来,更糟糕的却是天佑的灵力。
妖梦的内丹在天佑体内并不是简单的放在那里而已,它是作为天佑的外丹存在的。也就是说天佑需要将其纳入自身灵力体系之中,不管是修行还是使用法术,都需要用到这枚妖丹。毕竟这已经是天佑的外丹了。
然而,灵气这东西在人体内就像是流体,最初是气态,很容易转动。之后会随着实力提升会逐渐变成液态,这个时候驱动起来就比较困难了。这也是为什么有的功法修炼上限很低的原因,主要就是因为后期的灵力太过凝练,一般的功夫带不动而已。
但是,妖梦的妖丹已经不止是粘稠的问题了。这玩意不但是个固体,而且还特么的跟个铅球似的死沉死沉的。天佑不管如何运转自身灵力,这玩意都跟定海神针一样杵在那里纹丝不动。虽然还不至于导致天佑的灵力被完全堵死无法运转,但这就好像水管里面卡了块大石头一样,肯定会影响水流的速度啊!
“月影,你这是坑我啊?妖梦的妖丹这么重,我以后还怎么修行啊?”
天佑本以为月影会跟自己道歉,没想到她却是毫无愧疚的样子,反而道:“你以后都不用修行了啊。”
“你说什么?不修行我总不能一辈子卡在现在的修为等级吧?”
月影并没有直接解释,而是转而对妖梦道:“你给主人掩饰一下。”
妖梦点点头,然后找了个地方盘腿坐下便不动了。天佑这边正纳闷她这是要干什么呢,忽然就感觉到体内的妖丹猛的一颤,而后瞬间崩解为一大团凝实无比的灵力,如泥石流一般在他的灵脉之中疯狂的奔涌倾泻。而且,因为这股灵力比天佑自身的灵力强出太多,所以当它们奔腾起来之后,天佑自己的灵力也无奈的被迫跟着一起跑了起来。
“卧槽卧槽卧槽!停、停、停,要炸了!”
月影赶紧拍了妖梦一下,“你慢点。主人的灵脉没你那么夸张,会撑裂的!”
“哦,平时都习惯了,就没太注意。我轻一点就是了。”
随着妖梦的回答,天佑也发现体内的灵力果然是越来越慢,很快就恢复到了他可以承受的状态。不过,即便如此,比起他自己修炼的时候,速度也起码快了十倍不止。
妖梦那边这时候也睁开了眼睛说道:“虽然主人你的灵脉和我的比起来还是太脆弱了些,但好在主人您是先天道体,体内灵脉天生便已成形,且灵气在体内流动毫无阻滞。此后以我的妖丹为动力加以修行,不需百年便可追平我的修为。”
说实话,天佑已经被妖梦的话惊呆了。
百年看似很长,甚至在地球上能活到这么大的人都不多。但对修士们来说,那不过是弹指一挥间的事情。别说那些仙佛两家的大能,就是只练过一些粗浅修行法门的底层修士,轻轻松松活过百岁也是极为简单的事情。天佑没想到按照这种方法,自己居然只要百年就能到妖梦那样的水平。要知道妖梦的修为等级可是能在神洲大陆横着走的。若不是因为妖族没落,没有同伴互相扶持,以妖梦的修为,根本不虚如今各族的任何一名顶尖战力。
“我这是要起飞了?”
“起飞?您说的是飞升吧?”妖梦没理解天佑的意思,还在解释道:“飞升的话,不过是仙门搞出来的一种评定标准。有我的辅助,主人你用不到三年就能达到了。”
天佑摆摆手略过了这个话题,然后问道:“可是如果每次修行都需要你来操作,那你自己要如何修行呢?”
“您忘记了吗?”妖梦反问道:“那是你的外丹,也是我的妖丹啊。我刚才所做就是在修行啊。”
“所以说,刚刚不是你在帮我修行,而是你自己在修行,顺便带动了我的修为提升?”
妖梦点点头表示回答正确,然后又补充道:“因为以后你可能需要经常在紫霄宫内活动,我不方便出来见人,所以我大部分时间可能都要留在你的洞府里修炼了。这样一来,之前的预期可能还能稍微加快一些。”
天佑现在是真的惊了。
按妖梦说的,那他就等于是有了个全天候自动代练啊!只要妖梦在修炼,天佑自己的修为就会增加。那如果天佑把妖梦留在洞府中不带着她到处跑,那岂不是相当于天佑自己也一直在闭关吗?这个效率怕是能把别人吓死。不过,这样一来修为提升太快,天佑反而要想好怎么和别人解释了。
因为要和天佑一起离开,这个洞府也不打算再用了,所以离开前妖梦稍微花了些时间收拾了一番。
东西什么的倒是不太多,毕竟当年妖梦也是从战场上逃下来的,之后就一直过着东躲西藏的日子,直到几百年前才在这里定居下来,而且一直都没怎么出去过。也正因为这样,所以妖梦手里的东西并不多,只有一些随身物品而已。
不过,别的东西不多,种子可是真不少。
之前为了找到积攒灵气提升修炼速度的方法,妖梦利用自身特长培育了许多的灵植。这些灵植虽然大多都无法满足妖梦的需求,但作为继续培育新品种的基础,即使是培育失败的品种,妖梦也会留下一些种子以备之后进行进一步演化。
本来妖梦的能力就可以催生植物,加上在这里定居时间有点久,所以一来二去的妖梦手里囤积的种子也就越来越多。最后甚至连天佑的乾坤袋都给塞满了,才勉强带走了大部分的种子。剩下一些感觉用不上的只能暂时放入特质的容器封存在地下,以后若是有用再来取便是。
离开妖梦的洞穴,天佑联系嘲风,确定了一下那只魔物的位置。得到的答案是那只魔物还在原地转圈子。
之前天佑一直没有注意,如今听到这个答案却是感觉出不对劲来。
“你们说,那东西为什么一直在那里不肯离开呢?”
天佑不说大家还没注意,如今他这一说,月影他们也都注意到了这魔物的行为确实是有些古怪。
之前那魔物本来是被封印在地下的,出来之后就带着狂风袭击了城镇。这个可以理解为出来觅食,或者单纯就是发泄心中的戾气。之后那魔物突然转向,奔着天佑他们过来,这个就有点奇怪了。不过当时天佑他们也没细想,毕竟他们之后逃脱,那魔物也没有追击的意思。于是天佑他们就把之前的情况当成了巧合,毕竟如果魔物真的是冲他们来的,之后没道理会放弃追击啊。哪怕它不会飞,追不上螭吻,但起码也可以在地上跟着吗。这老是在原地转圈子算是个什么情况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