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13f优美玄幻小說 西門慶之九世劫-一五五 青梅竹馬難成雙,再續前緣不分離推薦-jgico

西門慶之九世劫
小說推薦西門慶之九世劫
《历劫之九世花璟末》电影片场:第146场第1场次——我外公代人受过,何其冤枉?
花璟末心想:外太婆早就说过了,那个田寡妇就是个狐媚子妖精,把外太公的魂给勾去了……除过这,还有何内情可查?
他正在想这个小统越来越八卦了,回来了自己要好好批评一番,只听叮的一声——他回来了。
叮:主人……呜呜……哼哼…….
花璟末心里默念:小统,你怎么了?怎么呜呜咽咽、泣不成声成这个样子了?
叮:主人,这个故事真是感人肺腑啊!让小统潸然泪下啊!
花璟末:我正要批评你呢?
叮:怎么了?主人。
花璟末:你最近越来越八卦不说,这沾染的人间烟火味也太浓了吧?一个寡妇勾引了一个有妇之夫,就那样不明不白、不清不楚的生活了一辈子,让我的外太婆守了一辈子活寡,你还在这里感动的鼻涕一把、眼泪一把?至于吗你?
叮:主人啊!不是小统小题大做,也不是小统是非不分,更不是小统亲疏不知……实实在在是真情流露、有感而发啊!
花璟末:讲!不把我感动的也掉眼泪,非揭了你的皮不可!
小统小声嘟囔着说:
又夸下海口了,我无色无味无形无影,你还揭了我的皮?可能吗?
太衍煉道 了卻真如
叮:主人,请预备好手绢或者纸巾,在下带你进电影院走一遭。
民国初,一个偏远小镇上。
娇杏小楠木三岁,两个人打小形影不离,可谓是两小无猜、情投意合!
娇杏人如其名,出生于大户人家,父母视为掌上明珠,千金小姐似的娇养着,还请了教书先生,在家里教她识文断字、写字画画。还请了教坊里的女师,给她教授乐器、舞蹈……
在这样的“精雕细琢”下,她越发得娇羞潋滟,粉红洁白,幽香淡雅。而且酷似梅花,冰清玉洁,品行高尚,傲视群花,不与桃李争艳,月季牡丹比芳姿,凌寒独自开……
楠木是教书先生的长子,平时与杏花一起学习,杏花喊他师兄。学业完成之余,两人切磋棋艺、书法、绘画、作文。随着年龄增长,感情甚是笃厚,颇有青梅竹马之架势。
在大人们的眼里,只把他们当师兄妹看待,没有想到他们已发展到了此非他不嫁、彼非她不娶……
美好的时光总是溜得很快,似乎就在一眨眼间,已经有媒婆上门,要为大小姐娇杏提亲。
楠木看在眼里、急在心底,没几天,急火攻心,嘴上烧了一溜小泡。他的所思所想怎么会逃脱“知子莫若父”的先生眼睛?
“孩子啊!古有‘齐大非偶’的典故,民有‘龙配龙、凤配凤’, 门第观念的影响深远广泛,无处不在,其中最为普遍、最具代表者,当数择偶婚配时的‘门当户对’了。”
“孩子啊!人家富甲一方,是我们的东家。你爹我是一介落魄文人,祖上虽也曾为官一方,为书香门第,可是经过两三代之后,家业凋敝了。到了你爷爷手里,房无半间、地无一垄、家徒四壁。现如今,我们父子寄人篱下、卖文度日,我们拿什么娶人家的千金小姐?”
“爹,我可以考取功名啊!不是有句俗语:穷不过三代吗?我一定会努力让杏儿过上好日子的!”
“唉……傻孩子,那是多少年以后的事了,也不知能否实现?”
身份密碼之馴龍勇士 耍酷的女孩
……
“爹、娘,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女儿早已心有所属,再也装不下任何人了。请二老成全我和楠木哥哥吧!”
员外爹大怒,啪地茶杯落地,杏儿跪地求饶,他的爹狠狠地说:
“杏儿,三从四德你学到哪里去了?婚姻大事要听从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哪有大姑娘家家的给自己寻人家?真是笑话,这件婚事已定,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他在前厅来回踱步,最后站定,声音狠烈地说:
藏法秘修 宝丽金
“杏儿,楠木这事你自己去做个了断,不能有任何闲言碎语传出。否则,不是赶走他们父子这样小的处罚了,我要让他们从这个世界上消失!消失……就是让他们再也见不到新生的太阳。你……懂我的意思吗?”
杏儿泪如雨下,真正是杏花带雨惹人怜!
她思量了一番,若如实说个:君当作磐石,妾当作蒲苇,蒲苇纫如丝,磐石无转移。只是父令母命难违……不能让楠木哥哥忘了自己,结束这段感情,开始新的生活,那就是害了他。
因此,她违心地想好了一段恩断义绝、斩断情丝的话:
“楠木师哥,我家家财万贯,财源广进。我的婆家又是官宦之家,我一进门就贵为少奶奶,依旧过着锦衣玉食、千恩万宠的生活,怎么会和你这个一贫如洗的穷小子有所交集、白头到老呢?平日里,我不过是尊你为师兄,喊你句师哥,是出于礼貌。你倒好,懒蛤蟆想吃天鹅肉!”
“师妹,你……”
“什么我?这就是我,我贪慕虚荣有错吗?我追求奢华人生有错吗?”
“没错,是我错了……我错了!”
他仰头长叹:
“波渺渺,柳依依,孤村芳草远,斜日杏花飞。师妹,最后再喊你一次师妹!愿你——官家少奶奶一生享有无限荣宠、无限风光……”
三年后,天下军阀混战,各路土匪,占山为王!
上山还愿烧香的杏儿被土匪掳上了山,因为长相出色,土匪头子见状垂涎三尺,想要收为压寨夫人。杏儿不从,以死相胁,已经绝食三天……
直到,做小本生意的楠木被掳上了山,他在聚义厅被五花大绑,由于没有搜到什么贵重之物,土匪头子要手下在他身上练练胆子、练练刀子,比如:把他的手指头一个个割掉……
他的求告声惊动了屏风后的杏儿,杏儿稍加思索便知道,只有自己才能救他,她便让丫鬟请大王前来,自己有要事相商!
她走到梳妆台前,略一梳妆打扮,就明媚如三月杏花。她的光色明亮得让土匪自惭形秽,在他面前只有唯唯唱诺。
他答应放了这个“盘中餐”——楠木,还送给他盘缠,送他下山。条件是:杏花要心甘情愿地成为他的压寨夫人。
当天黄昏时分,糊里糊涂的楠木揣着银两就被送下了山,他实在想不通这天上地下的巨大待遇差别,到底是因何而起呢?虽是想不通,他还是连滚带爬地离开了这个恶魔之地。
当天夜晚,土匪大寨里张灯结彩、灯火通明、喜字高挂,附近山头的各色人物前来祝贺,聚义厅大开夜宴,男男女女载歌载舞、喝酒吃肉,好不热闹!
新房里,头顶着红盖头的娇杏儿,第二次做了新娘子。每次,她都觉得自己是行尸走肉。自从对楠木说了那一段绝情的话后,她的灵魂、心神已经死了,只是没埋而已。
红色盖头下,她的唇挂上了一抹惨笑,这次,自己真正的死期怕是到了,是从内到外的死。第一次,没有殉情而亡不是贪生怕死,是尽孝道。这次,既救了自己心爱的人,又全了妇道,再不死就没有道理了。
她取出藏了已久,还带着自己体温的剪刀,狠绝地刺向了自己的心窝……
她的嘴角挂着心满意足的微笑,这让众土匪怎么也想不通……第二天,山寨里办起了一场声势浩大的葬礼,山脚下、小河边,起了一座新冢——娇杏儿之墓。
孤身一人、孤苦到老的楠木,曲曲折折中得知了土匪山在自己被释放的那一晚还大办喜事,第二天却大办丧礼,都为的是同一人——娇杏儿。
那些年微風吹過
他扑通一声跪在墓前:
“我楠木发誓,下辈子一定为你做牛做马,陪你到天荒地老……”
花璟末看到此,气狠狠地说:
和女领导的荒岛生活 吃瓜
“他们俩今生来世不管有多少斩不断的情丝、还不完的恩情,那是他们俩的事。我外公何其冤枉?要受人之过,得了一个残疾身不说,还要给外太公制造一个报恩的机会,这个世界太不公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