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bjqc熱門連載都市异能 醫品至尊-2455 新家主閲讀-ex47g

醫品至尊
小說推薦醫品至尊
对于凤家老祖,凤霓儿心里说不出的失望。
经历过诸多变故后,此刻她早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刁蛮任性,肆意妄为的小公主了。
仿佛一夜之间就变的成熟了起来,为人处世甚至接人待物,都隐隐的具备了符合她身份的气度。
在凤家人都慌乱不堪之际,她挺身而出轻斥道:“慌什么慌,还不速速迎接丁宗主。”
“啊,是,快,快点迎接丁宗主。”
凤家人仿佛找到了主心骨似的,立刻停止了慌乱,在凤霓儿的带领下,排成一排迎着大步而来的丁宁,抱拳躬身齐声恭喝道:“恭迎丁宗主。”
这一刻,没有人去管趴在地上狼狈不堪的凤家老祖,仿佛,现在的家主是凤霓儿似的。
丁宁看到这一幕,眼底闪过一抹意外之色,随即露出笑容温和的道:“霓儿,都是自家人,这么见外做什么。”
这句话一说,凤家人紧悬着的一颗心瞬间落到了心窝里,就连凤家老祖都跟打了鸡血似的一骨碌爬了起来,腆着脸笑道:“是,妹夫说的是,咱们都是一家人,一家人,呵呵。”
这打蛇顺棍上的厚脸皮功夫,就连凤家人都觉得脸红,鄙夷的看了他一眼,纷纷离他远点,羞于与他为耻。
丁宁没有羞辱他,但也没接他的话茬,直接无视了他,始终面带微笑的看着凤霓儿,那态度很明显,凤家,他只认凤霓儿。
“五姨奶夫,五姨奶呢?”
凤霓儿见丁宁不像是来兴师问罪的,心里暗自松了口气,语气也恢复了她这个年纪的少女该有的活泼,有些雀跃的问道。
“翩舞啊,不想看到某些人,所以就没过来。”
丁宁淡淡的说了一句,让凤家老祖面红耳赤,恨不得找个地缝一头钻进去。
可事到如今,他已经顾不得什么颜面了,只要能保住凤家,他就算以死谢罪都行。
凤霓儿被他说的有些尴尬,讪讪的干笑一声:“五姨奶夫,您请坐。”
“好。”
丁宁看也不看面如猪肝的凤家老祖一眼,毫不客气的坐在了主位上,还拍了拍主宾的椅子温和的笑道:“霓儿,你也来坐。”
这里是天泽宗,他作为主人,坐在主位上天经地义,但主宾的座位他却让凤霓儿坐,而不是凤家老祖,这是在赤裸裸的打脸啊。
可凤家人没有任何人敢表示不满,事实上,他们也已经对凤家老祖这根墙头草失望透顶,若不是他自以为是的临阵叛变,凭着丁宁和凤翩舞的关系,凤家哪里会处处受尽白眼?
凤霓儿面露为难之色,踌躇着不愿意落座,毕竟爷爷的所作所为令人不耻,但其他人有资格鄙视她,她这个当孙女的却没有。
毕竟,凤家当初招惹丁宁,说起来她才是罪魁祸首,尽管非她所愿,但也是爷爷对她一向宠溺而造成的。
“怎么?你不愿意跟我谈谈龙家的事情?”
丁宁脸一板,佯装不悦的道。
龙家的事情?
所有凤家人的眼睛都为之一亮,目光殷切而火热的看向凤霓儿。
可以说,现在的龙家已经成为了凤家势不两立的强敌,因为龙飞扬的死,龙家老祖虽然不敢报复丁宁,却把一腔怒火全都发泄在了凤家头上,大有不灭掉凤家誓不罢休的势头。
这一次若是不能求得丁宁庇护的话,在场所有的凤家人回去都要面对龙家的疯狂报复,凤家灭亡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罢了。
现在见丁宁主动提出和凤霓儿谈这件事,分明是有愿意保护凤家的意向,他们哪里还顾得上凤家老祖的颜面,纷纷冲着凤霓儿焦急的递眼色。
“霓儿,快,快坐啊,还愣着干什么。”
就在所有凤家人心中焦急但却不好开口之际,凤家老祖主动开口说道。
所有人都为之一愣,要知道,凤家老祖这么一表态,就等于把凤家的大权拱手相让,凤霓儿将会成为凤家的全权代表,除了没走程序外,无疑默认了她新族长的身份。
可很快,他就反应了过来,凤家老祖为什么会这么做了。
这一次他们若是不能获得丁宁的庇护,凤家肯定会被灭门,他若死抱着族长之位不撒手,又有什么意义?
更何况,凤霓儿是他最疼爱的孙女,把族长之位交给她也是凤家老祖完全能够接受的事情。
既能获得庇护,又能和丁宁修复关系,两全其美,何乐而不为。
丁宁早就看明白了这一点,所以才会故意做出这种姿态力捧凤霓儿上位,毕竟,凤家老祖再可恶,也是凤翩舞的大哥,他总不能杀了他吧。
若是其他人,三番五次触碰他的底线,哪怕自家女人再不开心,他也会毫不犹豫的将其干掉。
但凤翩舞不一样,她的亲弟弟已经因为自己而死,若是再杀了她大哥,他自己都觉得过意不去。
所以,想来想去,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凤家老祖交出手中的大权,让凤霓儿成为新的家族长,这样,他庇护凤家,心里也能舒服不少。
不得不说,凤霓儿这段时间成长的很快,很快就想明白了其中的利害关系,冲着凤家老祖歉意的盈盈一拜,毅然决然的坐到了主宾位上。
她并不贪恋权利,但她身为凤家人,享受着凤家最好的资源和待遇,在家族遇到生死危机时,她只能当仁不让的挺身而出,因为这是丁宁想要看到的结果,为了凤家,她义无反顾。
“我和翩舞虽然早就已经成为夫妻,但毕竟结婚是一辈子的大事,所以,我想给翩舞补一个盛大的婚礼。”
丁宁笑呵呵的说道,只是说出的话却让大多数凤家人都满头雾水,补办婚礼你们补办便是,专程跑来凤家说这事干什么?
可凤家人中自然也不全是蠢货,还是有聪明人立刻反应了过来,眼睛顿时为之一亮。
凤家老祖如同普通族人般恭立在凤霓儿的身后,立刻想明白了其中的关节,看着丁宁的目光已经隐含着敬畏之色。
心里悠然长叹一声,此子,无论是人品、天赋、实力还是智慧,都是妖孽级的存在,翩舞,真是好眼光啊。
凤霓儿第一时间没反应过来,但随着她的心智成熟,并没有第一时间说话,而是端起杯子细细品茶,思索着丁宁的用意。
她相信丁宁绝不会无的放矢,冒冒然的找上门来还力挺她担任新族长之位,就是为了说举办婚礼的事情。
丁宁看着她的反应,脸上露出满意之色,也不催她,同样端起杯子慢慢细品。
毕竟凤霓儿冰雪聪明,和凤家老祖这样的老狐狸相比欠缺的无非是经验和阅历罢了,能够想到用喝茶来争取时间思考他的用意,表现的就算是相当沉稳和成熟了。
这让他心里暗自感慨,果然,磨难才是促使人成长的催化剂啊,比起以前那个刁蛮任性的凤霓儿,眼前的凤霓儿无疑已经成长了太多太多。
“五姨奶夫,我明白了,凤家会全力筹办五姨奶的大婚事宜,绝不会让您失望。”
凤霓儿的脑子还是很好使的,电光火石间把丁宁的用意揣测了个八九不离十,抬起头来兴奋而感激的说道。
“嗯,那好,时间仓促,我也就不留你们了,明天一早,你们就和翩舞一起返回凤家吧,三日后,我会上门迎亲。”
丁宁目的达到,微笑着站起身来说道。
那些没反应过来的凤家人终于明白了过来,顿时大喜过望,看向丁宁的眼神中已经充满了浓浓的感激和亲近之情。
凤家当初是如何对待凤翩舞的,在场中人无人不知,可丁宁却不计前嫌,让凤翩舞跟着他们返回凤家筹办婚礼。
这就等于无形中对外宣布,凤家是丁宁妻子的娘家,也是他罩着的家族,若是有人敢招惹妻子的娘家,那就是不给他面子。
开玩笑,敢不给俗世第一宗门宗主面子,下场如何根本无需赘述。
所以,凤家所有人的心此刻都踏实了下来,对丁宁更是发自内心的感激,个个面露由衷的恭敬之色,全体起身恭送丁宁。
“好,我们明天一早就出发,五姨奶夫,您慢走。”
凤霓儿也长出了一口气,第一次行使家主的权利,她的压力也是很大的,特别是强行夺了爷爷的权,她心里还是感到很内疚的,巴不得丁宁快点走,她好跟爷爷解释一番,取得他的谅解。
只是,凤霓儿明显多虑了,凤家老祖历经大起大落的心理历程后,明白自己趋吉避凶充满投机主义的所作所为已经寒了族人的心,不适合再继续待在家主的位置上。
最重要的是,他心里很清楚,这是丁宁的意思绝对不能违背,否则,凤家指不定还要遭受什么磨难呢。
凤家老祖虽然人品不咋样,但却一向识时务懂进退,尽管谈不上是大彻大悟吧,但也变的胸襟宽广了许多,对丁宁并没有任何怨言。
面对局促不安给他请罪的孙女,面带慈祥的笑容,掰开了揉碎了给她权衡其中的利弊,让她安心当她的族长,他会在一旁全力辅佐帮助她快速掌控家族大权。
凤霓儿本还有点不愿接任族长之位,但在凤家老祖的解释下,她终于明白了丁宁的良苦用心。
没想到当初那个海岛上冲冠一怒为红颜的少年,在短短时间内成长到如此的地步就不说了,竟然还拥有着如此智慧,五姨奶真是好福气啊。
不得不说,凤家老祖不愧是老狐狸,凤霓儿看不透的东西,他却看的一清二楚。
丁宁逼着凤家老祖退位,让凤霓儿成为凤家的新家主,其用意岂是单单报复凤家老祖这么简单?
这样做一是能够缓解龙家和凤家的矛盾,毕竟当初龙飞扬被干掉,龙家最恨的人就是丁宁和临阵倒戈的凤家老祖,一旦凤家老祖退位,凤霓儿上位,龙家再继续打压凤家就有些欺人太甚了。
二是丁宁也是考虑天泽宗的颜面,当初凤家老祖那么对待凤翩舞,还当众投靠伪人皇,若是凤家老祖继续担任家主,丁宁不但不找凤家麻烦反而要替他们出头,传出去别人不会认为是他心胸宽广,只会认为他没脸没皮,做事没有底线和原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