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tiz火熱都市小说 頭狼笔趣-3783 斷掉的線索鑒賞-tvpoj

頭狼
小說推薦頭狼
一根烟的功夫后,李倬禹红着眼睛推开房门。
“李总,快请坐。”赵海洋客套的招呼一声。
李倬禹耷拉着脸,直接指了指我出声:“该交代的我全说的清清楚楚,我现在想和他单独聊几句,请你行个方便。”
“这..王总的笔录,我还没做完,不是太方便。”赵海洋顿了顿,挤出一抹干笑。
我坐在沙发上,跟李倬禹对视一眼,随即冲赵海洋道:“没事,耽误不了太久,让我和他聊几句吧。”
“行吧。”赵海洋为难的吹了口气,又不放心的叮嘱李倬禹一句:“李总,按理说你和王总现在都属于嫌疑人,让你们自由出入已经是我的能力范围,不要再给我制造别的麻烦。”
等赵海洋离去后,李倬禹一屁股坐在我对面的椅子上,直勾勾注视我:“这就是你想要的结果?”
“钱磊有问题,你心里比谁都清楚。”我咬牙道:“如果你早早把人交给我,后面的故事根本不会发生。”
“他有没有问题,跟你有鸡毛关系,你凭什么说要走就要走,你王朗是玩社会的,我李倬禹就不是!”李倬禹勃然大怒,手指着我的胸口厉喝:“现在玩开心了吧,钱磊横尸街头,辉煌公司和头狼像被拔了皮的肉狗,彻底走入各方大拿的眼中,你真牛逼!”
“我懒得跟你吵,不想矛盾继续升级,咱们现在就共同把事情压下来。”我端起水杯“滋溜”嘬了一口,神情木讷道:“造成的所有损失我这边负责,你负责把事情解释清楚,可以说咱们是在拍电影,也可以说别的,反正你辉煌公司旗下又不是没有传媒公司。”
“钱磊的事情怎么算?”李倬禹粗声粗气的打断。
“你爱他妈咋算就咋算!”我“蹭”的一下站起,扯脖质问:“他是自杀,法医那边迟早会给出验尸报告,这会儿你心里其实比谁都门清,你是在给人当刀使,不想继续当傻狗,就别在我面前摇鸡八晃篮子。”
“呼..”
李倬禹舒了口气,抓起我的水杯,仰脖“咕咚咕咚”喝了一大口,才抹了抹嘴边道:“行,街头混战的事情,咱们合力压下去,但我要个交代,我刚刚说了,钱磊再十恶不赦,那都是我的人,你必须把地藏交出来,否则..”
“我发现你好像属毛驴的,咋就转不过那个圈。”我不耐烦的骂咧:“自杀!他是自杀!能不能听得明白?也就是说他从现身开始的那一刻,就没打算再活着,不论地藏会不会出现,他都已经想好了结局,你管我要地藏干毛线,回去给你爹啊?”
“你不用跟我咄咄逼人的叫嚷,事情没水落石出之前,钱磊就是我兄弟,我得替我兄弟讨要一个说法。”李倬禹“咣当”一下将水杯砸在桌上:“你要脸,我不要吗?地藏不交出来,咱们还得继续开战。”
盯着摔翻在茶几上的水杯,我粗鄙的怼了一句:“战就战,谁特么哆嗦谁儿子。”
“你说的是吧,咱走着瞧。”李倬禹指了指我,转身就往门口走去。
等他屁股离开椅子,我突然看到椅子上居然有个揉成一团的小纸团,顺势捡起展开,纸团上歪歪扭扭的写着一串手机号码,又瞟了眼半掩的房门,我迅速揣了起来。
不多会儿,赵海洋走了进来,冲我缩了缩脖颈询问:“谈崩了?”
“崩是崩了,但肯定不会让你难做。”我点点脑袋:“晚点我安排杨晖或者魏伟扛事,该咋判咋判,你帮着催一下法医那边,钱磊并不是被地藏了结的,他是服毒自杀的。”
“法医已经给出结果了,我也把报告呈给了上头。”赵海洋咬着嘴皮回答:“问题的关键是上面现在不想知道真正的死因,是想尽快平息舆论,目前视频只掌握在一小部分大拿手里,假设流传出去呢,搞得民众都沸沸扬扬,最后的责任谁来承担?而案发当时,又只有你和地藏两人在场,所以必须得有个人站出来,你懂什么意思吗?”
我艰难的挤出一句话:“非要把地藏推出去?”
“不是他,就是你。”赵海洋点点脑袋:“推他的话,可以保全你,唯一麻烦的就是地藏从此以后背上了通缉的罪名,但咱可以慢慢想辙去改变,推你的话,不说判不判,光是造成的影响就够你喝一壶,你想想,想通我帮你做笔录。”
“妈的!”我愤愤的跺了跺脚。
“嗡嗡嗡..”
这时候,我兜里的手机震动起来,看到是张星宇的号码,我马上按下接听键。
他开门见山道:“把事儿都推迪哥身上,就说你当时只是路过,总之必须把你自己摘干净。”

一个多小时后,我离开大A队,刚一出门口,就见到张星宇坐在一台出租车里,朝我招手。
迅速钻进车里后,张星宇招呼司机出发,扫视一眼司机,我试探性的努努嘴。
“放心说吧,老泰是自己人,我之前蹲鸡棚子时候认识的,他这台车都是我帮忙买的。”张星宇指了指司机介绍。
我这才舒了口气,发问:“迪哥,跟你联系没?”
“没有,他不会跟我联系了。”张星宇摇摇脑袋:“他想离开头狼不是第一天刚起的念头,只不过这事儿刚好给了他一个由头,对他那种人而言,有公司的束缚,做事反而畏手畏脚,最关键的是迪哥现在心无旁贷,你让他按照咱们的轨迹慢慢报仇,他早晚会被逼疯,不如让他照着自己的方式走,兴许还能有点什么出其不意的收获。”
“关键他马上要被通缉了。”我揪了揪喉结道。
“那又如何,你觉得如果他不想被抓,谁能真正将他绳之以法。”张星宇傲然道:“替他吹句不是牛逼的牛逼,除去第九处那几个变态和大含含他弟小兽,我感觉真没几个人能留住他。”
我又叹了口气道:“钱磊自杀了,线索算是彻底断了。”
“这事儿赖我,我漏算了,原本我以为他顶多是想挑起咱们和辉煌公司的战争。”张星宇疲惫的揉搓两下太阳穴道:“现在看来,他不是得意忘形,而是背后那位真的足够了解咱们,甩出这么一张狗屁不算的小牌,直接把咱们推上了风口浪尖,要不是迪哥及时出现,你就算不坐实杀人的罪名,估计也得被整得体无完肤,说穿了,整你的目的不就是不想你顺利的参加政商培训嘛,我坚信躲在背后的黑手还会继续攻击,十有八九是围绕政商培训做文章,咱且等着就可以。”
“我能不能参加培训,都是个未知数。”我掏出手机道:“刚刚姚军旗、朱禄轮番给我打电话,妈卖批得,我谁的都没敢接,可早晚还是得给他们一个交代,想想脑袋都大,对咱们的行径了如指掌,你说那双黑手究竟是哪个狗日的?”
“老泰,前面路口把我俩放下吧,完事你继续回辉煌公司门前扒活儿,有什么发现,及时联系我。”张星宇指了指前方招呼。
等出租车走远后,张星宇压低声音道:“你说李倬禹这个憨逼现在回过来味儿没有?”
他一说这话,我立马想起来之前在赵海洋办公室里,李倬禹故意给我留下的手机号码,赶紧掏出来,照着上面的数字,拨了过去。
很快,李倬禹的声音透过手机传出:“你挑地方吧,面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