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9uck非常不錯都市异能 舉國隨我攻入神魔世界 ptt-第三百三十三章 病嬌少女和天使女孩熱推-22uy1

舉國隨我攻入神魔世界
小說推薦舉國隨我攻入神魔世界
北原狼神从天而降,呲牙一笑。
阿修罗环顾四周道:“都到了,还是我们几个。”
百万年前被众神嫌弃的邪神们,今日再次重聚,他们这次面临的不仅有漫天神魔,还有各大人类联盟的武器。
前途忐忑,荆棘密布,可他们别无退路。
“阿修罗,你的妻子……还活着吗?”阿努比斯忽然问道。
阿修罗摇摇头,张开臂膀,胸口浮现点点星光,星光之内隐约可见他的血肉器官,而在血肉器官的重重包裹之中,有一位如水晶般剔透的女人躺在其中。
那是,阿修罗藏在胸膛里的妻子。
百万年前,因帝释天而死的亡妻。
“活着是还活着,可惜,没有肉身来容纳灵魂,灵魂也进不了阴间,无法转世轮回。”阿努比斯细细端详片刻,发现阿修罗妻子的晶莹剔透程度远远超过昔日,于是说道:“这百万年的死寂光阴,你已经把你的妻子饲养到这种程度,都快成水晶人了。”
阿修罗低眸望着自己胸口,这百万年的的死亡时间里,纵然他被掩埋于黄沙之下,但依旧用自己的鲜血来滋养自己的妻子。
百万年的鲜血滋养,其富含的强大基因,已经扭转了他妻子的生命特征,犹如蚌含黄沙成珍珠一般,将他妻子的灵魂滋养的纯净无比。
纯净剔透到,犹如水晶。
可尽管如此,阿修罗依旧感到悲伤,他常常失神坐在山坡之上,从旭日初升坐到黄昏落日,而**起一把黄沙,松手让黄沙飞散。
他就望着那飞散的黄沙,满脑子回荡着自己妻子说过的话。
“修,不要再去和帝释天作对了,求求你了,我们的女儿已经死了,我们改变不了什么……”
“修,你这次回来,能不能不要再出去了……”
“修,我爱你,我不想看到你再满身伤口地回来……”
请你死心吧 果子木
“修,你快走,快走啊,帝释天已经派人来杀我们了,你快走啊……”
最终,当披头散发的阿修罗于磅礴大雨之中,怀抱身体冰凉已经死去的妻子之时,他成了漫天佛陀眼中的不动雕像。
幸孕:冷梟的契約情人
那一晚,阿修罗以手中刀杀了三千佛陀,摘了八部天龙之阿修罗部的名号,离开浮屠神域,叛出佛门。
那一晚,帝释天勃然大怒,生生撕死了十头金龙,用金龙之血写下了追杀阿修罗的诏令。
自此之后,阿修罗怀抱自己亡妻,一路从南亚地区杀到了海外,留下尸山血海之后流浪天下。
亡妻之恨,亡女之仇,阿修罗生死难忘。
“呼……既然咱们都到了。”阿修罗闭眸出气,而后睁眸说道:“那么神域,应该也开始行动了。”
众神轻轻点头,北原狼神忽然血盆大口一张,吐出一大一小两个人,说道:“在神战之前,我给咱们找了两个差不多的战力,喏,就这两个。”
众神望向地面两人。
一人,浑身紫黑色的妖邪之气,刚一落地就拔出背后妖刀,霎那间爆发出堪比十阶神魔的强悍气场。
“呦,有点意思,这不是瀛海群岛那条大蛇的蛇骨所打造的兵器吗。”撒旦瞪眼:“这条蛇骨刀刃竟然和这个人类产生共鸣了。”
花山熏双眼泛着犹如蛇瞳般妖邪冷漠的色彩,一边持着妖刀村正,一边将旁边大约十五六岁的女孩拢在身后。
“小春,感觉到了吗。”花山熏问道:“这里都是神魔!”
鋼鐵是怎樣煉成的 奧斯特洛夫斯基
小女孩轻轻点头,散落刘海下的纯黑色眼眸耷拉着左右环顾,忽而露出病娇笑容:“他们是要吃掉我们吗,哈哈哈,好迫不及待想看看……我的小刀有多锋利。”
这个看起来十五六岁的女孩,就是一年前才五岁的小春,她不知道经历了什么,短短一年间就成了这幅模样。
黑金霸主
韓娛之水晶宮 請叫我叫獸吧
加上她手里那把青色小刀,和白嫩小脸挂着的诡异笑容,看起来完完全全就成了个病娇少女。
撒旦瞪大双眼,扇动恶魔之翼,望向北原狼神:“你找的这两个人类,怎么看起来不太正常?”
小春听到这话,身影忽然闪烁不见,再出现时,她的青色小刀之上已然沾染一丝鲜红血液。
撒旦低头,看着自己胸口那道浅浅刀口有了愣了,而后他震惊看向小春,发现这个小女孩的基因气息只有五阶。
五阶对撒旦来讲,不亚于随口碾压的虫子。
但是小春身影消失的那一瞬间,其气息骤然暴涨到九阶,九阶对于撒旦也是虫子,但是那把青色小刀在小春手里却成了神兵利器。
“又是一个和兵器产生共鸣的。”撒旦摸了下胸口,刀口瞬间痊愈,他将目光汇聚在青色小刀上:“看这模样,应该是瀛海群岛那个天照狗贼的东西,天照那混球一个初代神,在那小破岛上自称大神,也就这把八尺琼勾玉拿得出手了。”
小春手里的青色小刀,就是八尺琼勾玉。
北原狼神站在花山熏和小春背后,对着众神道:“我带着他们两人,参战。”
此时的花山熏和小春都不知道,他们俩因为掌握了瀛海群岛最宝贵的武器,而被迫参与到了这场浩大神战之中。
……
偷心萌妻 水笙笙
“四翼天使,梵妮你已经是四翼天使了!”
亚联盟中部战区京城,精英战士培训基地。
狀元辣妻
这是一座旨在培育全军最精锐战士的基地,整个基地建筑风格仿造全球布局,有西边的西欧培训学院,有北边的九州培训学院,还有南边的烈大陆培训学院。
此刻在西欧培训学院的校区,白雪覆盖着的桐树林道里,一个身着西欧简约风的金发女孩走着,恰逢两个英姿飒爽的女军官路过,不由对这个女孩笑道。
让她们注目的,是独属于那金发女孩背后的四条纯白羽翼,那是天使之血的象征,也是这西欧学院里最为特殊的存在。
梵妮有些不适应地笑了笑,胆怯地收了下自己的四条羽翼,而后点着颔首快步离开。
“陆神带回来的女孩真不是一般人啊。”女军官感叹:“前段时间还是两条羽翼,这才几天就已经四条了,按照推测应该到达了七阶到八阶了吧?”
“是啊,就是性格有点内敛,有点害羞。”
“可能是初来乍到,女孩都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