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lpv6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劍卒過河 ptt-第812章 六博2相伴-2smuo

劍卒過河
小說推薦劍卒過河
娄小乙就干笑,“哪能呢?”
嘉华继续解释,“战斗空间就在棋子周围,怎能容你四处乱跑?不过天地棋盘有鬼神莫测之功,所提供的空间也尽可满足你们剑修的需求,你不必担心!
至于攻子和防子的区别,就只在第一招,这和象棋的规矩相同。
棋子如何移动,当然由王来决定!由你自定,你是不是就会绕着对手走?
胜负之相,当然在于王的存王!否则就不是棋局,而是擂台了!又如何考究王的整体布局?
田园稻香:寡妇娶贤郎 默默无雯
最后要说的就是你这个卒!在所有的棋局中,除了围棋外,卒子的特征就从未改变过,只能往前,不能后退,直到沉底升車,这也是世间棋局的深遂之所在!”
娄小乙一叹,“我听说,有一种前进就是后退,有一种撤步就是向前……”
嘉华就瞪了他一眼,“前提是你得先摆脱卒子的身份!”
娄小乙突发奇想,“可以投降反水么?”
嘉华不再理他,“你可以试试!”
女人,妳不配
时间在等待中慢慢过去,这就是金丹和真君要求开局的区别,一个得等排序,一个优先安排。但在等待的过程中,人员不允许改变,也就是说,此时万佛再从其它地方调人,是不被承认的。
逍遥门下,有五人都在沉默中酝酿,一股雄壮无畏的气势在他们之间荡漾,只除了娄小乙,继续故我,该修行时修行,该喝酒时喝酒,该出去吃包子继续吃包子,就跟这场六博和他没关系一样ꓹ 看的众人大摇其头。
玄醫影後 荢璇
愛情任務 文寒雅
范统就叹了口气,嘱咐嘉华ꓹ “师妹,这外来修士确实不如本宗的牢靠,他们还没完全把逍遥当成他们的本宗ꓹ 所以在心态上就有些可有可无,只当成一场寻常争斗ꓹ 未必肯出死力!
这一点,师妹在行棋布局中要多多考虑ꓹ 不可太过委以重任!”
嘉华恨恨的点点头ꓹ “知道了,可惜不是象棋,否则他就是最好的炮灰!六博行棋,天定尤重,希望能一切顺利!”
第三日清晨,娄小乙正在吃包子,却见天空云层忽然荡漾ꓹ 内中有奇光散射,仿佛有一个声音ꓹ 在呼唤于他!
知道这是要开局了!生死事小ꓹ 包子事大ꓹ 娄小乙继续消灭剩下的食物ꓹ 不浪费,这是个好习惯。
吃干抹净ꓹ 走到背静处才往天空拔升ꓹ 透过云层ꓹ 接近奇光,就只觉身体一顿一放ꓹ 仿佛来到了另一个空间!
云层中,晨光普照,云海上,一个巨大的棋盘已经生成,还未靠近,一股肃杀之意已经隐隐传来,红黑双方,各就其位,十一名和尚道士严整以待,还欲看看清楚,耳边已是响起嘉华微怒的声音!
“还不就位?包子就那么好吃?等你归西,我让曹记給你上一屉包子供于坟前!”
娄小乙脸皮厚,一个罗圈揖,“累各位久候,黄泉路长,还是做个饱死鬼好些!”
也不需要找位置,因为棋盘上就剩下一个位置,黑棋的右卒位!
邪神狂女:天才弃妃
英雄監獄 黃華溢
马——-王——-車【红】
卒——-相——-卒
——————————
——————————
——————————
野蛮甜心别想逃 小桃花
——————————
——————————
卒——-相——-卒【黑】
马——-王——-車
两阵相对,旌旗招展,但有一点,红方的气势显然更足,不是因为修士的原因,而是来自战阵本身!
娄小乙往卒位上一站,就明白了这股气势的差异到底来自哪里!
是来自沙伽小陆的信仰之力,因为佛门的信仰基石更坚实!
这就是天地棋盘的神妙之处!如果是佛门占据完全优势下的驱逐之局,道家这边就会有哀兵之势自然产生,如此做也是尽量配合周仙上界道统平衡的一种方略,偏向弱势者。
但这次既然是道家主动开局,而且形势并未完全崩坏,那么,就会显以真实形态,双方各以六子,气势佛门占优!这其实也是古怀几人不愿意来的原因之一。
战势越来越浓烈,各棋子身后的战旗猎猎作响,王旗巨响,車马相大响,小黑卒旗的声音则被掩盖其中,发出微不可闻的声音,这让娄小乙心中很不爽,又是差别对待,这天地棋盘有问题!不尊重修权!
天空中忽然有馨钟鸣响,这是开局的提音!同时,六枚玉箸降下,悬在楚河汉界上空!
按照规则,既是黑方挑战,当以红方先行!
红方王子,老大一颗秃顶,口宣佛号,往楚河汉界上一指,顿时,六枚玉箸在有限的空间内滴溜溜乱转,旋即,其中一枚跌出,上面一个大大的马字!
红马旗发出一声战马嘶鸣,随即,红马日字往前踏出一步!
皇上請妳溫柔壹點 地場衛
战势昂昂,却偏偏有不协调之音,“別着马腿呢!”
这边黑方王子嘉华厉声喝道:“单耳!休得聒噪!这里不是象棋,没有别马腿一说!再胡言乱语,便没人管你,由你自生自灭!”
娄小乙悻悻,这样的棋局,论气势之烈可比白眉老儿那一局差远了,王子的约束能力也有限,所以他还能做到开口胡喷!
没有别马腿一说,大概象眼也不存在,棋盘空阔,可能王不见王的规矩也没有,就是不知道卒子是不是还是短腿,一次只能走一步?
红子走过,接下来当然就轮到了黑子;嘉华同样把手往玉箸方向一指,六枚玉箸在一阵颤动后同样跌出一箸,却是个相字!
但嘉华却没走相,她选择了放弃!
这就是六博的规矩,走哪个棋子,需要摇箸天定,但走不走,怎么走,却是人为的控制,是把天意,人为,实力,充分结合在一起的棋局,充满了变数!
接下来,双方各自调动子力,很快就在左方形成对峙,将要正式进入凶险的杀局!
娄小乙就看得很无趣,因为黑方一共摇了七次箸,就没摇到一次右黑卒!和白眉那次他冲在前面正好相反的是,他这一次却是完全的坐了壁上观,左边对阵布置激烈,右边却是空空如也!
不会,女王都被人干掉了,他还在这里打酱油吧?这能怪他么?嘉华的承诺还会存在么?
摇头叹息,正是,
秃王对女王,架起红黑光;看我过河卒,大嘴吃八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