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gck優秀小說 奮鬥在開元盛世 愛下-第655章 土!機會展示-ra4v8

奮鬥在開元盛世
小說推薦奮鬥在開元盛世
攻破汜水关的千载良机?
安禄山都懵了,咱刚让谢三郎弄死五千多人,不是人家手下留情,而是前锋队伍的所有人马只有这么多,这叫开局不利好吧?怎么还能变成“良机”了?
不过安禄山也知道,高尚这个人呢,也不知道是“教主”当得时间太长了,还是为人本性如此,反正他说话吧,老是习惯了那种“忽忽悠悠”的方式,不管说啥,都跟所谓的春秋纵横家一样,张嘴就是“虚言大话”,讲究一句话就能“抓住”别人的心神。
一开始,不习惯,不过到后来习惯了这种说话的方式之后,也就好了,略过他的说话方式,关注重点就好……
“军师是说……能够攻破汜水?”
末世之梟爺實力寵妻
安禄山问得特没底气。
高尚却自信满满地一点头。
“正是此意!”
安禄山一下就高兴了。
“快细说说……不是……还请军师不吝赐教!”既然要听人家的话,就得配合人家的说话方式……
高尚果然还是比较习惯这种交流方式,听了之后点了点头,开口说道:
“节帅担忧不能攻破汜水,是不是因为淮南火药独步天下,担忧谢三郎借助火器的犀利守城,会对大军攻城造成太大的伤害?”
安禄山点头,当然是这么回事了,人家这火药,炸个城都没问题,要是守城的话,炸个把人还是事儿么?
高尚点头,继续说道:
“高某判定,谢三郎的手上,淮南火药,必然不多了!”
“哦?这是为何?”
安禄山一听就精神了,这是重点。
神龙变 两世幻觉
高尚开始给他分析。
“谢三郎此次前来汜水,是从长安起行,麾下只有他自己嫡系的那三千铁甲,这才能携带多少火药,一人十斤,一人二十斤?须知他麾下大部分都是重骑兵,还有人马具装的骑兵,除去随身铁甲、兵器之外,负重必然有限!
故此,高某判定,谢三郎这一次前来汜水关,携带的火药,必然不会太多,此乃其一。
你和我的离婚盛宴 唐耳朵
其二,想要将汜水县城一举炸毁,需要多少火药!?
咱们弥勒教虽然没有炸毁过一座城池,但是炸毁过长安武库。
此事虽然是严庄严夫子的手笔,但是高某也略知一二……
三千斤!
纵然是道门火药,看似与淮南火药的威力不可同日而语,但是长安武库的规模,也难及汜水县城!
依我看,想要将汜水县城整体炸毁,至少也需要数万斤的火药,即便他淮南火药独步天下,数量也绝对少不了多少,说不定谢三郎孤注一掷,将所有携带到汜水的淮南火药,都埋设在汜水县城都犹未可知……”
高尚越说,自己约觉得有理,说到最后,自己都深信不疑,具体表现而言,说得两只眼睛直放光。
“携带数量有限,一次用量极大,两者相加,却不知道谢三郎的手上,到底还能剩下多少淮南火药!
所以,节帅攻城,大可不必太过担忧!”
安禄山听了,也默默点头,他必须承认,高尚说得有道理,炸毁一座城池,固然让人心怀惊惧,但是对火药使用数量上来说,也绝对是需求甚高,断然不可能甩出来三千斤五千斤火药就能把事情给办了的,即便淮南火药的威力独步天下,也断然不可能!
不过……
还没等安禄山将心中的疑问问出来,旁边的史思明倒是先开口了。
“教主,属下有一事不明,还请教主指点一二……”
高尚自己刚刚说服了自己,正是自信心爆棚的时候,闻言之后,直接点头,只听得史思明问道:
“既然谢三郎携带的火药有限,那他为何还要将这些火药消耗在汜水县城?留下守城不好吗?就算不能直接杀伤我军五千士卒,却也足以给我军造成足够的伤害……
他为何要如何来做,属下想不明白……”
高尚闻言,哈哈一笑。
“这就是我笑他谢三郎不智的地方!
他如此行事,所求者,不过震撼二字!
你想,一战覆灭万千,将我军前锋一网打尽,是何等震撼,就算是我等,初闻这个消息的时候,也多少有心心生惊惧,更何况他人?”
史思明若有所思,“教主的意思,是他要通过汜水县城被炸一事,吓唬吓唬咱们?”
高尚点了点头,紧跟着又摇头。
“是,也不是!
所谓震撼,其实是两方面。
一来,乃是震撼我军,让我军中不明真相的士卒害怕,在攻城之际心生惊惧,自然也算是削弱了我军的士气……”
说着,高尚顺手一指依旧还跪在地上的王二蛋。
“这便是明证,亲眼看到一座城池凭空消失,你问问他,他还有没有与谢三郎对战的勇气?”
答案不言自明,要不是王二蛋因为那十辆大车,不得不顺着大唐驿路行走,倒霉催的迎面碰上了安禄山叛军的主力,恐怕这哥们已经带着部族青壮越过常山郡了……区区一战,直接吓得助战胡人跑回了草原,还有什么比这个“震撼”的效果更好?
“二来,谢三郎孤注一掷,将火药集中炸毁了汜水县城,也是在震撼大唐,重点,却不是那座城池,而是我军的五千前锋人马!”
说着,高尚转头看向安禄山。
“刚才节帅也说了,这是咱们与大唐之间的正式第一战,不但关乎全军是士气,更是关乎到咱们的战略……
而具体而言,前锋之战,更是第一战之中的第一战!
谢三郎能够一战覆灭我军前锋所有人马,这对大唐军的士气,又是如何的提升?
谢三郎要的,正是这种震撼的效果!
一战覆灭我军前锋五千人,以此来稳定大唐的局势……”
異變之基因風暴 老蔔
说着,高尚笑了。
三国新吕布
“我听说他谢直今天返回长安之后,可是把大唐中枢搅和得风雨飘摇啊……
还没入城就杀了杨国忠家里五百家仆,金殿上敲响登闻鼓直接将王鉷、王銲兄弟送入了大牢,临来汜水关之前,还在原首相府邸逼杀了李林甫……
杨国忠、王鉷、李林甫……大唐中枢有名有姓的朝堂大佬,他就一个都没有放过,更是推荐了他家的师公严挺之入主了政事堂……
嘿嘿,这些事情里,哪一件单独拿出来,不是震惊天下的大事?
錯愛成婚
也就是咱们起兵清君侧,才让大唐军民将目光转向了幽州……
不过,注意力转移是转移,隐藏在注意力转移背后的暗流,可没有消散!
只不过是因为他谢三郎如今太强势了,不但力压朝堂,还亲自带兵前来汜水关,所有人现在都不敢说什么而已,但是,一旦战局对他不利,朝堂之中那些暗流,必然汹涌而起……”
说到这里,高尚满是感慨地向西方看了一眼,那里正是汜水关的方向。
“想必,他谢三郎也知道这个道理,这才不顾火药在守城之中的巨大作用,反而孤注一掷地集中使用在汜水县城……
他就是要用这一场酣畅淋漓的胜利,来压制住大唐内部的其他声音……”
高尚说完之后,史思明还好,听了个大差不差,算是明白谢三郎如此选择就不是完全出于军事考虑,也就不动其他心思了。
安禄山却听得连连点头,他终究是大唐曾经的双料节度使、东平郡王,虽然远在幽州,却也对朝堂之上的争斗烂熟于心,高尚这么一说,他自然更能体会到其中的利益纠葛,设身处地的换位思考一下,如果他在谢三郎的位置上,恐怕也要如此选择,这样做事,不单单是战场之上的争胜,也是在稳定自己的大后方。
不过,安禄山理解归理解,对于他来说,最重要的事情,还是眼前汜水关的这场战斗,他并不关心谢三郎如何使用火药,他更加关心谢三郎手上火药的存量。
“军师,你说谢三郎手上的火药有限,甚至干脆全用了……他难道不能补充么?”
淮南火药独步天下,也不是喊了一天两天了,人家在淮南扬州,设置了专门的火器院,专事改善工艺、生产火药,即便谢三郎在汜水关的火药不多了,但是淮南肯定会有的,如果他真的要死守汜水关的话,难道不能把火药重新补充上来么?
“这便是我说的机会所在了!”
高尚信誓旦旦的那劲儿,给安禄山都震了一下。
“节帅请想!
春浓花娇
如今谢三郎的身边根本没有多少火药,他即便重新运送火药过来,也需要一段时间……
而这个时间,他只能依靠他麾下的三千淮南铁甲和汜水关的守军来驻守汜水……
五千人!
大財女小嫡妻 夢若流連
最多不会超过万人!
咱们呢!?
十万兵将!
这岂不正是天赐良机!
只要咱们坚定信心,未尝没有速战速胜的可能!”
安禄山一听,顿时眼前一亮。
不错!
担心汜水关,就是单行谢三郎守城动用大量火药,现在火药用了,运输又跟不上……岂不就是一个非常难得的时间窗口?
在这个时间窗口之中,就是传统的攻城守城的方式……
谁怕!?
不就是比比谁的人多,谁的攻城器具齐全,谁的人不怕死吗!?
安禄山就不信了,自己麾下的十万兵将,还拿不下一个小小的汜水关!
高尚看着安禄山双眼发亮,知道他的信心又回来了,还决定给他再添一把火。
“谢三郎,以整整一座城池的轰然倒塌,震撼我等心神,未尝没有延迟我等攻城时间的想法……
我等偏偏不能让他如意!
此一战,速战速决!
即便攻城不能速战速决,只要逼得谢三郎不得不向朝廷求援,都不用咱们再出手,朝堂之上的那些暗流,说不定就会自己跳出来找他的麻烦!
至于谢三郎留在后方镇守长安的严挺之,根本不用去考虑,他刚刚入主政事堂才几天?空有一个大唐首相的名头而已,对整个朝堂,甚至整个天下的影响,实在有限,这也就是借着谢三郎的威势进入政事堂,现在无人愿意去找人他们而已……
一旦这些暗流真正行动起来,严挺之根本压制不住!
别的不说,这帮暗流给他们来个阳奉阴违,就是延缓给谢三郎派遣援兵,也能让谢三郎焦头烂额!
到了那时候,说不定他们自乱阵脚,让咱们攻取汜水关不费吹灰之力!”
安禄山一听,重重点头。
有理!
到了这个时候,安禄山既然被军师高尚打消了心中的疑虑,自然变得杀伐果断起来。
“传令!全军起行,目标,汜水关!”
结果,自信满满地安禄山和高尚,到了汜水关,面面相觑,两两无言。
汜水关的地形太险要了!
左拥山岳,右临黄河,三丈多高的城墙,往那一杵,彻底阻断了东西路途。
安禄山看着高尚,这地形……怎么速战速决啊?
網遊之聖戰輝煌 黃而
高尚翻着眼睛看安禄山,你看我干啥,我又没来过,早就听说汜水关险要,谁能想到竟然会险要成这个样子,你这些年没事老跑长安来着,难道你不知道吗?
安禄山也委屈啊,以前来往长安,也没琢磨造反这种事情啊,谁留心一座关城如何险要啊?大唐地域中险要的地方多了,据说剑阁七百里还险要呢,难道我还要把每一处都走一遍不成?
我不管,你想辙,谁让你是军师呢?
高尚也无奈啊,他看出来了,安禄山这就是又有点心虚。
还是那句话,论“造反的坚定程度”,身为弥勒教教主的高尚,绝对是十万叛军之中最为坚定的一个,必须要给主帅打气啊……
高尚也愁得慌。
一来,汜水关的地形实在险要,要是通过普通的方式攻城,还真不知道最后的结果如何。
二来,他忽悠安禄山的时候,不断强调了“淮南火器青黄不接”的时间窗口的概念,这才有了什么“良机”什么“速战速决”的说法,现在要接着忽悠安禄山,难得不是如何让他采信,而是如何顺着“时间窗口”“速战速决”的思路继续忽悠下去……
高尚看着汜水关,默默无言,沉吟半晌之后,突然双眼一亮。
有了!
“咱们引蛇出洞!”
“计将安出!?”安禄山赶紧切换了言语上的模式,按照高尚最喜欢的方式问了一句。
却没有想到,高尚没说话,倒是转头看向了安禄山。
“这就要看……节帅敢不敢以身犯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