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wwek笔下生花的小說 港綜世界大梟雄 txt-379 虎帥“莊爺”?閲讀-qt9ei

港綜世界大梟雄
小說推薦港綜世界大梟雄
“行动!”
周华标抬起手表看一眼。
旋即他一声令下,陈家驹马上抬脚一踹,翻身冲进货仓,蹲在地面举枪瞄准:“警察!”
“别动!”
“轰!轰!”数十名警员们四面破门,蜂拥冲进货仓,瞬间就把毒贩包围。
“有警察!”
“操!”
“条子来了!”
十几名看守货仓的黑柴马仔,纷纷抓起枪械,冲出休息室把枪对准警员,哒哒哒,开始扫射还击。
他们不知道东南亚方面的情报,尚不知大佬已经扑街,面对警察的进攻时,反倒显示着非常悍勇。
这是因为“黑柴”比较年轻,对待手下较好,不管是金钱还是面子都给的很足,而且“黑柴”的性格比较讲究情义,再加上大家本身就是拿命贩毒的人。
因此就算“黑柴”不在港岛,马仔们对待来袭的警察都敢硬拼,也都愿意替黑柴拼命。
陈家驹看见毒贩持枪反抗,随后不再留情,果然扣下扳机,疾射出数枚子弹。
“砰砰砰!”子弹射穿休息室窗户。
“嗙嗙!”窗户玻璃炸开。
“咚咚!”数名毒贩摔倒地。
旋即毒贩进攻开始变猛,警察们迅速躲避,陈家驹也就地一滚,藏到一个货厢背后。
紧接的警队便开始采用围剿战术,凭借人数优势、计划周全,一步步锁紧包围圈将毒贩蚕食、击毙。
十几名马仔很快倒下大半,最后一些毒贩当场弃枪投降。
虽然毒贩们刚开始交火时往往都很拼命,但是他们只要觉得没有逃路,便不会在进行无谓抵抗。
他们投降起码还能活命,再打下去真是找死。
勉强算是投降输一半吧。
也是社团枪手与正规警员的实力差距。
警员们接下来马上开始清理现场,把罪犯双手拷紧,戴上头套,跟蚂蚱一样捆成一排送上羁押警车……
“标叔。”
“全部搞定!没有警员受伤!”这时陈家驹怕拍屁股从地上起身,拿着枪走到周华标面前喊道。
周华标低头看他一眼,只见他滚过的地面非常干净,而仓库里满地灰尘。
这位“超级警察”但凡遇见进攻行动,总是喜欢在地上滚来滚去,人送外号“自动拖地机”,也算是“超级警察”除去家具破坏王的第二特点。
好在这个特点除了费洗衣粉外暂时没有其它坏处,标叔便也没有点出来,以免家驹以后改成站着冲进去。
那样会被打死的!
“嗯!很好!”标叔挺着大肚子微微颔首,只是在说话时又看一眼手表,好似非常关心时间。
而标叔早已从仓库外面,背着双手走到仓库内部,摆出一幅官威十足的样子,收敛起锋芒。
他已经过陈家驹、关力等人锋芒毕露的年纪,而是学会大巧不工,大智若愚的处事道理。除非有什么需要他亲自上场压阵的行动,否则他不会轻易下场展露威势。
这也是大部分警队中层的处事风格,只不过标叔年纪大些,装傻装的有点像,要不是上次拆除九龙城中的行动中显过身手,陈家驹都要以为他真傻了。
一些警队中层则喜欢装低调、装亲切、装的温文尔雅。
这类装法会比较受欢迎。
毕竟喜欢装傻子的总是少数。
至于陈家驹、关力等新生代人马。
不好意思。
他们还没装的资格。
只能削尖脑袋上位。
这时一名警员上前报告:“长官!货仓内有大量白粉成品!”
“起码数百公斤。”
周华标点点头:“好!”
以“黑柴”的地位来讲,数百公斤有些少了,不过周华标并不显得意外,只是站在原地等消息。
随后一名警员们小跑着进仓库,来到周华标身前立正敬礼,大声禀报:“周sir!铜锣湾、新界南、九龙区行动全部结束!总共查获毒品一千多公斤!”
“好!”周华标开心的一拍手掌,转头朝陈家驹讲道:“家驹,我有事要出去一趟!你负责搞定现场。”
“yes,sir!”陈家驹腰杆一挺,马上立正敬礼。
原来“黑柴”的存货方式与其它毒贩不同,一共分散在好几个货仓当中,采取“鸡蛋不放在一个篮子里”的政策,比较灵活多变。
因此每个货仓的货量都不大,单独货仓被抄的损失不足一半,只有多地区联合行动一起把多个货仓端掉,才能彻底打垮黑柴的“庄”。
这次行动警队也是摸索很久,通过好几个线人的探查,才最终确定四个货仓的位置,在四个警署的联合配合下一起把货仓全部端掉。
周华标作为行动指挥官,专门率队负责最危险、存货量最大的屯门货仓。
现在行动顺利结束,周华标也松出口气。
只见标叔急匆匆的走出仓库大门,坐上一辆公务警车,驱车便离开屯门区域,直直驶向九龙机场。
同时。
负责本次行动的其它警官。
港岛区总督察蔡元琪。
九龙区总督察李树堂。
新界北高级督察卓景全等警官全部都在驱车赶往机场的路上……
“轰!”
一架飞机掠过九龙城寨的废墟上空。
乘客坐在飞机上往下望,还能清晰看见正在碎墙、拆迁的陆氏工程队。
庄世楷坐在位置上看向自家的“菜地”一眼,旋即便收回目光没有太大兴趣。
虽然,整个拆迁城寨的过程,在许多出入港岛的旅客眼里,勉强也算是个奇景。但是庄世楷感觉没多大意思,毕竟城寨都是他亲手拆的,看人拆墙有什么意思?他更期待城寨重建以后的银河中心。
“砰!”
飞机轻震动,降落地面。
轮胎摩擦出黑烟,气流板瞬间升起。
最后减速成功,缓缓驶入预定泊位。
随后一名空姐打开舱门放下起落架,乘务长则带着机组成员向警员辞职道谢,庄世楷面不改色的轻轻点头,礼貌性的回以笑容,然后便警员们下机离开。
“欢迎庄sir回港!”
“欢迎庄sir回港!”
只见四辆警车与一辆大巴停在泊位旁。
蔡元琪、卓景权、李树堂、周华标四人穿着制服,扛着警花,正挺直腰杆站在泊位旁立正敬礼,专程前来迎接庄sir。
空姐们站在机舱内看见这一幕,眼神里都闪烁出奇妙的光芒。
庄世楷则是感觉到一股莫名的即视感。
只见他表情一垮,整整西装,带着警员们走下阶梯。
此刻他明明是想装作不爽,可却透露出极度的威严。
当他走下台阶,一脚踩在地面时,周华标立即上前一步,大声吼道:“报告庄爷!全港庄家尽数打垮!黑柴集团尽在掌握!如何处置请庄爷示下!”
“咯噔!”庄世楷心头一跳,按道一声糟糕,剧情还是往他不想往的地方发展,现在又不能直接拆标叔的台子,否则就不仅仅是尴尬,而是会丢人了。
尴尬是他一个人尴尬!丢人是港岛警队丢人!
两者权衡利弊之后,庄世楷只能扯着嘴角,强忍不爽的大手一挥:“按港岛法律处置!”
“yes,sir!”周华标立正敬礼,马上吼道。
“哇靠!好帅啊!”空姐们则是双眼放光,感觉灵魂遭遇冲击,就连关力等行动组警员也莫名直了直腰杆,油然而生一种奇妙的自豪感。
旋即,庄世楷坐上周华标开的轿车,而行动组警员则排队坐上大巴,等到人马全部上车以后,车辆才缓缓驶离机场。
至此一后,一个“庄爷”的传说留了港岛机场。
这成为一段经久不衰的传说,直到几十年后被一个内地来的扑街作家听见,转头就回内地写出一票“龙帅”,“虎帅“的故事……
据说还掀起一股潮流?
作为未来小说主角的庄sir,却没有一点主角的觉悟,坐上轿车一脚就踹在周华标的椅背上骂道:“阿标!你搞什么鬼!”
“啊?”周华标有些懵逼,但还是乖乖开着车。
庄世楷旋即问道:“你在机场搞什么鬼!”
“我没搞鬼啊?”
“我就是赶来向您汇报而已。”
“做小的开车来迎接大佬很正常啊!看蔡元琪、卓景全、还有扑街李不是都来了?”周华标感觉有些冤枉,毕竟兄弟们一起给庄sir办事,一起来接机都很默契的嘛。
为什么庄爷只骂他?
庄sir却还紧追不舍的问道:“那你搞什么尽在掌握?请庄爷示下?不说了公众场合叫我的庄sir吗!”
“啊?哦!我只是情绪到了,前几天看杂志有这几个词也就用起来了。”周华标通过后视镜看见庄sir的眼神不善,这才反应过来,连忙傻笑道歉:“sorry,sir啊!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哼!仅此一次!”庄世楷冷哼一声,尴尬癌也在喷人中渐渐治愈,旋即不再刁难标叔,标叔也松出口气,心中暗道:“嘿嘿,装傻人设还是有好处的。”
庄sir仿佛又看穿他的心思,一脚再踹向椅背道:“以后少看点地摊杂志!”
“那些盗版书害人不浅!要看就看正版!”
“是是是。”标叔连忙点头倒蒜,大声应道。
至于警员联合围剿黑柴仓库的行动,庄sir早从任务完成的提示中知晓,而“打垮黑柴”的任务给他照例提供了一千五百点的经验奖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