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xxkp好看的都市言情 《青春流火》-第517章 準備嫁妝看書-ulcmu

青春流火
小說推薦青春流火
假期很短暂,五天时间匆匆而过,除了除夕夜和年初二,许晖几乎是疲于应付,身心俱疲。
年初一,许晖与唐老板约好给魏少辉拜年,再次走进军区大院,这个地方对许晖来说有种很奇怪的感受,说不出来的一种抗拒感,往往越是怀着这样的情绪,越容易撞幺蛾子。
學渣的黑科技生活
二人都没有想到,大过年的,魏大少居然受伤了,额头上和左侧的腮帮子上各贴了一块膏药,左侧的眼眶也有点青肿,一看就是跟人打架了,昨天年除夕,他跟谁打?
魏家今天高朋满座,许晖和唐老板送上礼物,连门都没进,就在门口跟魏少辉说了两句话,匆匆告辞,魏大少显然情绪不高,二人也不好多啰嗦。
魏大少岂止情绪不高,连杀人的心思都有,只不过那人他还不敢动,昨日年夜饭后,魏大少去参加一个小聚会,就如同建鑫一样,每年迎新有个固有的项目,是属于他们那个集合的。
而且此番聚会与往年不同,数年未归的老大回来了,此人便是田乐的大哥田军,因为行程匆匆,田军只在西平待两天,所以聚会选在了年夜饭后。
参加聚会的人约有六七个,除了田军、魏少辉,还有齐卫东,秦羽丰、廖小青和左天,都是当年大院里的发小,也是曾经的兄弟,这是一个让很多人羡慕、奢望,但根本钻不进来的小圈子。
当年都是青涩的少年郎,如今已经在各行各业崭露头角,甚至是某些行业中青年一代的领军人物,比如,文化、地产行业隐形的一方大佬齐卫东,还有在商业上混的风生水起的魏少辉等。
但昨日的聚会并不开心,魏少辉和齐卫东打了一架,然后这二位又被田军挨个揍了一顿,揍完坐下来继续喝酒,直到新年的钟声敲响前,大家各回各家,再怎么闹腾,总是要回去陪家人的。
这是个奇怪的圈子,两场架打下来,根本没人拉劝,打架的原因也各自心里有数,对外更是三缄其口,圈子内的事儿仅限于圈子里知道。
所以,大年初一,魏少辉忽然变成这个鸟样,许晖固然十分意外,却也是不可能知道的,也就懒得去想了。
但从大院出来的时候居然碰上了另外一个幺蛾子,田乐。
田乐双手插在裤兜里,低着头只顾往前走,迎面撞过来,想躲都躲不掉,两个人见面的时候都是一愣,许晖立刻感觉像大白天撞了鬼,而田乐双目中凶光一闪,忽然又哈哈乐了。
“呦呵,傻逼,好久不见,这是给谁拜年啊?”
“呵呵,二货,老子没事儿溜达,跟你有关系么?”许晖冷笑着还以颜色,而唐老板已经不知不觉中往后挪了几步,他见过田乐,在商业巷刘老黑动手的时候,今天大过年的,这样打招呼,双方都像火yao桶子。
“没事儿往这儿溜达,你特么的跟找死没啥区别呀。”
“光天化日,你还能把我怎么地?”
“大过年的,老子不想脏了手,但你记住哈,事情没完呢,你最好回去洗干净屁股,等着老子来撸。”
“傻逼,你咋不去吃屎呢?”许晖不想惹事,但见了这种货色就控制不住的火冲脑门。
“我草泥马!”田乐勃然大怒,提起拳头就冲了过来。
今天大哥田军在,他本不想在大院里发飙,虽然一见到许晖就上火,但也只想着占点口舌上的便宜,特么的,没想到许晖这么呛,哪里还能忍得住?
“田乐!”忽然不远处传来一声断喝,声音并不大,但气场很足,很有穿透力。
已经拉开架势的许晖闻听一愣,扭头看去,一名身材高大的男子披着一身没有肩章的绿色军大衣,就站在拱门处,在日光映衬下显得颇为威风和帅气。
此人年岁看上去跟魏少辉差不多,三十岁上下,可能略大那么一点点,这般称呼田乐,不知是不是其长辈?
而田乐凶巴巴的拳头都要抡出来了,闻听喊声便硬生生的收手,差点就撞在许晖身上,脸上凶狠的气息虽然有所收敛,但瞪着许晖的眼睛却更为恶毒。
“回来!”男子再度发声,依然只有两个字,却如同有了魔力一般,田乐的凶狠的气焰终于全都收敛回去,伸出手指头指了指许晖,扭头就走。
“卧槽,幸亏没打起来。”唐老板已经额头见汗,他最怕惹事,尤其是在这种地方,万一被魏少辉撞见,说不清楚会有什么不好的影响。
许晖像是没听见,回头再看那男子,人家已经转身离去了。
大年初一,好好的去拜年,却惹了一身晦气,许晖不爽,唐老板更是后悔不跌,硬拉着许晖来拜年,想着加深一下同魏少辉之间的关系,没想到却拜出了事情。
大年初二,按照在医院时的约定,许晖请秦羽茜和刘珂儿吃饭,就他们三个人。
地点是秦羽茜挑的,在市中心解放路的旋转餐厅,这是西平市开的第一家高层旋转餐厅,以西餐为主,坐在落地式的大窗户边,一边享受美食,一边欣赏到西平市的全景,很有卖点。
这个地方不像其他过年还开门的餐厅那样爆满,因为价格太贵,光顾的客人不多,反而清净一些。
最愛三國小娘 吐魯番
年初二的日头特别好,坐在旋转餐厅上暖烘烘,给人一种十分惬意而又慵懒的心情,许晖昨日的不快也渐渐淡去。
三个人点的东西不多,主要是为了看景和说话,自从有了在医院的那场尴尬后,三个人刚开始心里都有些怪怪的,但随着刘珂儿把话匣子打开,气氛才一下子不那么沉闷了。
刘珂儿倒也不是刻意营造氛围,而是在这种特定的场合下忽然有感而发,可以被认为是在两个好朋友面前的一种倾诉。
从学习聊到与舍友间的关系,从舍友聊到一些很有本事,却又特立独行的老师,有的令她肃然起敬,也有的让她非常鄙夷,又从老师聊到了学生会,贯穿了她大一第一学期的日常学习和生活。
从语义中能听出刘珂儿的不快和忧郁,她不是那种很八卦的女孩,但是今天的话尤其多,很多观念都带有她个人诠释的色彩,这种倾诉似乎又像是一场难得的情绪上的宣泄。
秦羽茜时不时的小声插嘴,或是安慰好友,或是赞赏对方的观点,她们互相能读懂对方,不算闺蜜,却胜似闺蜜。
许晖不怎么插话,从头到尾都在认真倾听,一个眼神或者微微点头也能给刘珂儿予安慰。
其实许晖也能读懂对方,刘珂儿的个性太强,所以很孤独,她的一些见解但都是正向的,可有点偏激,这丫头看上去高冷,其实很有原则,不过在象牙塔里尚且如此,在社会上就很不好弄了。
话题终于转到许晖这里,他刻意避开了之前那些凶险和矛盾的事情,聊了不少建鑫内兄弟间日常相处的可笑段子,言辞中也极擅刻画,比如谢海青的鲁莽,邹猛的憨直,刘老黑的率性等等,不少笑话逗的两位女生时不时的捧腹大笑。
社会上寻常草民的生活与象牙塔相比毕竟不同,乍然一听很新鲜,也很有趣,刘珂儿的阴郁的情绪很快一扫而空。
从中午,一直到坐看夕阳西下,这一天应该是许晖近段时间最为放松的一天。
腹黑公主的变形青春范
年初三,与哥几个一起去参观谢海青的新房,这是许晖第一次来,虽然是租的房子,但布置的挺温馨,很有那种暖暖小窝的感觉,令哥几个大为羡慕。
重生之不做殺
赵丽婷对大家很热情,尤其是对许晖殷勤的很,年前聚餐她也是参加的,很清楚谢海青嘴里的小老七,绝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小老七’。
女特种兵的军事生涯 惠少爷
腹黑萌寶:大牌媽咪不二嫁
“海青牛逼呀,这小日子,真特么掉到糖罐里了。”良子不住的摇头叹息,也不知道是真羡慕还是心理发酸,或者两者都有?
“我特么好羡慕,老子也要结婚。”付建平搓着双手,双眼放光,似乎立刻就要陷入以前追何英佳和秦羽茜的痴盲状态。
“你结个毛线,你有女朋友?”
“你管得着么?”付建平拧着脖子瞪眼,“不过,老子要是现在找,应该还来得及哈,老七给老子把嫁妆备着,不不,彩礼,彩礼!一个月内,老子要结婚。”
“我看你先跟老黑哥对对眼吧,肯定给你把嫁妆备好。”
“滚!”
“哈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