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migv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無敵:從女裝大佬開始 水門紳士-第二百章 不擇手段鑒賞-ptzou

無敵:從女裝大佬開始
小說推薦無敵:從女裝大佬開始无敌:从女装大佬开始
秦泽本来是懒得和杜明多说什么的。
但是看着自己手底下的何天这么激动,秦泽也就只能暂时点头了。
也算是给杜明一点教训吧。
二人来到了牌桌的面前。
进化狂潮
周围的人早就已经听到了刚刚这里两个人说的话,不一会儿,一群人就都围上来了。
这帮人都非常好奇。
刚刚他们已经看到杜明连续赌赢了不知道多少场了。
所以这帮人都觉得杜明非常厉害。
“你要怎么玩?”秦泽冷冷问道。
“呵呵,很简单,德州扑克。”杜明说着挥了挥手。
一旁走来了一个兔女郎打扮的美女。
这美女弯下腰小声问道。
“先生,请问有什么能帮到您的吗?”
杜明冷笑了一声。
“给我换一亿的筹码。”
“什么!”
在场的这些人一听,顿时都惊了。
一个亿的筹码!
这些人里面虽然也有不少富豪在。
但是这张手就是一亿筹码的,还真是很少见。
秦泽的嘴角抽了抽。
讲道理,他甚至也站起来喊卧槽了。
毕竟他是个穷逼,还是很少能见到有人一只手就扔出一个亿的。
秦泽内心忍住了喊卧槽,心里却有点好奇。
杜明的情况秦泽多少还算是比较清楚的。
大 四 喜 十八羅漢
并不是什么有钱人。
这次竟然也能直接拿出一个亿了。
这家伙现在这么有本事的吗?
他到底都经历了什么?
“怎么?秦泽,你打算拿多少的筹码出来?”杜明朝着秦泽冷笑道。
秦泽的嘴角稍微抽搐了两下。
然后他看向了一旁的何天。
何天也是一脸懵逼。
虽然他刚刚说了,自己愿意为秦泽直接出两个亿。
可那毕竟也就只是说一说而已啊。
万万没想到,对方竟然一出手就是一个亿!
何天也知道,自己要是不出这个钱的话,秦泽可能会比较丢人。
他就算把自己给丢了,也不能让秦泽丢人啊。
于是他朝着对方说道。
“呵呵,不就是筹码吗?一个亿!我也买一个亿的筹码!”何天说完了还擦了擦汗。
周围的人嘴巴都变成了O字型。
草!
这特么也是谁家的大少爷吧!
这次有看头了。
只是秦泽却回头朝着何天皱了下眉头。
“我说你,一次性给这么多真的没事吗?我可先给你说好了,我是没有绝对的把握能够赢下来的。”
秦泽也是实话实说,毕竟他这个人平生最不擅长的事情,可就是赌了。
何天听了秦泽这话,顿时脚都有点站不稳了。
这特么的。
你不会你不早说啊!
当然,他是不敢朝着秦泽发火的。
于是他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继续说道:“没事,秦先生,您尽管来就行了,输掉了都算我的!都不需要您赔!”
我下边有人 醉探花
听到这话,秦泽才算是点了点头。
“行,算你够意思,这次就按照你说的来吧。”
十恶临城 言桄
于是秦泽坐正了。
那兔女郎则端着两个小盘子出现在了桌前。
一人的面前放了一大盘的筹码。
杜明下手很快,只是冷笑了一声,随即,就将所有的筹码全都推到了秦泽的面前。
秦泽嘴角抽了两下,然后把自己面前的筹码也全都给推了出去。
看到这一幕的何天,差点站不稳了。
你们至少分几局玩吧!
一局就要把所有的都花完?
他有的时候也会玩几把,可是玩的这么大的,还是从来都没有过的。
毕竟玩这么大的,被他老爸发现了,容易被打死。
杜明冷笑了一声。
他是没想到,秦泽会那么轻易的就直接跟他来。
果然秦泽这小子就是愚蠢啊。
人生 交换 游戏
他能在这场上一直连胜,靠的当然不可能只是运气。
更多的,是他的老千,是他的手段。
他现在早就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任人宰割的彩笔了。
现在的他,可是牛逼人物。
于是他单手换了一张牌。
周围的人压根都没注意到他。
秦泽却皱起了眉头。
这家伙所有的小动作,秦泽看得都是一清二楚。
他先将自己的手上的牌摊开给所有人一看。
所有人都在点头。
秦泽的这个牌已经算是比较大的了。
“这小子应该赢了吧。”
“卧槽!这特么的一个晚上就能赢下来一个亿!我他妈怎么没这种好事啊!”
所有人都在感叹。
唯独杜明的嘴角依然挂着那么一丝笑容。
毕竟他的牌可是被他自己给动了手段的。
绝对不可能输给秦泽。
于是他就要把自己的牌给摊开来了。
可是秦泽却叫住了他。
“等等。”
“嗯?你想干什么?”杜明皱起了眉头。
秦泽笑着说道:“杜明,你信不信我能猜出来你手上牌是什么?”
“什么?”杜明有点没反应过来秦泽的意思。
秦泽这才继续说道:“你真当我没看到你出老千吗?”
周围的人听到秦泽的这话瞬间都沸腾了起来。
“卧槽!有人出老千?不会吧!”
“这里可是秦家的游轮啊!敢在秦家的游轮上出老千,这不是找死吗?”
“等等!这小子确实连赢了好多场,是有点不太正常啊。”
周围所有人的目光瞬间都盯在了杜明的身上。
杜明的心里咯噔了一下。
岳小玉续 卧龙生
要说心里不慌,那是假的。
秦泽这家伙,竟然还发现了我的手段了?
我出手明明都已经这么隐蔽了,这家伙是用什么办法发现的?
他现在也管不到秦泽究竟是怎么发现他的。
他只能死不承认。
于是他朝着秦泽冷笑了两声。
“呵呵,秦泽,你话可不能乱说啊,我怎么可能会出老千这种东西呢?你是不是认为自己会输了,才故意这么说的?”
秦泽继续说道:“我这牌,按理来说应该已经算是比较大了,震颤儒艮几乎都不可能会认为自己手上拿到这种牌还会输,但是杜明,今天在你面前,我说不定还真要以为。”
秦泽说完,看了何天一眼。
何天赶紧把手机递给了秦泽。
秦泽非常清楚杜明的德行。
他是绝对不可能冒着这么大的风险和自己玩这么大的,这家伙,铁定是用了什么不正常的手段,才会有这种信心。
于是,他从刚刚开始就在让何天录像了。
杜明一看这手机,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这家伙!
竟然都拍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