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從木葉開始逃亡 線上看-第二十五章 雷影之殤鑒賞

從木葉開始逃亡
小說推薦從木葉開始逃亡从木叶开始逃亡
在失去土影领导下的岩忍,对三代雷影的反抗虽然激烈,但面对那位最强盾矛的忍者,依旧是力不从心,节节败退。
土影重伤昏迷,爆破部队几乎全军覆没,接连损失数百名战斗人员,加上从土之国境内掠走的大量矿石,云隐这次可以说是满载而归。
岩隐现在已经自乱阵脚,正是他们云隐行动的大好时机。
这是众位云隐上忍心中的想法。
“占据下一个铁矿地点后,之后我们要立即撤离土之国。”
三代雷影并未因为胜利的喜悦而冲昏头脑,而是进行着冷静分析。
他率领的部队,对土之国太过纵深,已经抵达土之国的腹地,成功击溃了土影大野木,也不过会让岩隐村内部短暂混乱,以岩隐村的高层行动力,在土影暂时不能执政的情况下,这时也差不多该调集大部队过来围剿他了吧。
按照自己的估计,攻击完下一个铁矿矿点,正好也差不多是岩隐大部队开始出动围剿的时候,时间上刚刚好。
“我们不用直接进攻岩隐村吗,雷影大人?”
有部分上忍不解。
在土影身负重伤的情况下,调集更多的云隐忍者过来,直接对岩隐村宣战,彻底击溃岩隐,这应该是最优策略吧。
“我们的目的只是发展军备,之后防守好国境,避免岩隐的报复即可。另外,我还需要岩隐和砂隐替我们好好削弱木叶的力量。在我们这里损失的,会从木叶那里更疯狂的掠夺回来。”
毕竟土之国距离雷之国十分遥远,无论是从陆地走,还是走海路,都需要不短的路程。
只要到时候岩隐的高层不是集体脑袋抽风,一定不会做出远击云隐的抉择。
“另外,我已经让那边调遣三千名云隐忍者,算了算时间,现在应该已经抵达汤之国边境了。为了防范我派过去的三千名忍者,木叶一定会再次分散兵力。我要逼迫木叶不再有任何一个援兵前往砂隐和岩隐战场进行支援,给岩隐和砂隐创造时机。”
三代·艾说这话时,眼中隐隐有雷光闪耀起来。
“不愧是雷影大人。”
云隐众位上忍明白过来,眼中也出现了激动了光芒。
计划可行。
只要按照这个战略行动下去,云隐取代木叶的地位指日可待。
“那个时候,我也可以安心退位,把雷影的位置传交给下一代了。”
听到三代·艾又冒出这样一句话,云隐上忍们俱是吃了一惊,但很快想通其中的门道,恢复了冷静。
他们的三代雷影已经是年过半百的老人了,在雷影位置上,少说也有二三十年的时间。
虽然实力依旧处于强势期,但很多上忍都明白,他们雷影的力量其实有一些下滑了。
随着年龄的增长,实力下滑会更加明显。
的确到了该退位让贤的时候。
换言之,这次回去之后,恐怕就会把位置交接下去,之后与木叶的战争,便是作为第四代雷影稳定地位的‘贺礼’。
如此功成身退,作为戎马一生的忍者而言,也算是有了一个美满的结果了。
云隐上忍们心思各异,尽管有些不愿意三代雷影如此早的退位,但也明白,这是对云隐村最好的发展战略了。
“没有问题,我们现在启程吧。只剩下最后一个铁矿点,做完我们立刻返回村子。”
三代雷影·艾抬头望向远方的朝霞,新的一天又开始了轮回。
现在的云隐就如同这初生的太阳,光耀四野,朝气蓬勃,往后还会散发出更强的光与热。

矿洞之中。
云隐上忍放下结印的双手,抹了一把虚汗说道:“累死了,但总算是做完了。这样一来,预期的目标就圆满达成了。”
把摊开来的卷轴收拾好,谨慎无比的拿在手中,露出感叹的笑容:
“真不愧是六道仙人留下的宝具,装下那么多的矿石,都没有饱和。”
“那是当然的,那可是连一整头尾兽都可以装下的神话宝具啊。”
另一名云隐上忍也笑着回答。
在云隐内部,有着祖传的数件六道仙人宝具。
其中一件名为‘琥珀净瓶’的宝具,内部蕴藏浩瀚无比的稳定空间,与储存卷轴不同,琥珀净瓶可以容纳万事万物,就连活人也可以放在其中封印。
在找不到合适人柱力的时候,他们村子里的二尾与八尾,都有幸在琥珀净瓶中待过一段时间。
能轻松容纳尾兽的封印容器,可想而知,这间宝具内部的空间体积与坚固程度是何等令人吃惊了。
“不过我没想到琥珀净瓶还有这种能力,我记得好像需要有人回应才会被封印住。”
随行的云隐上忍想到什么说道。
使用琥珀净瓶的云隐上忍知道随行的同僚,是一名新晋上忍,应该还不了解六道仙人宝具的具体功能,便开口解释:
“其实也不准确,需要回应那是针对活体生物。像铁矿这些死物,直接使用外置的封印术就行了,往里面填装就行了。很多时候,村子的战备都是靠琥珀净瓶运输。”
“真是方便啊。”
两人很快走了出来,三代·艾正在矿洞的洞口等待他们二人,周围倒下一地的岩隐忍者。
三代·艾结果封存琥珀净瓶的卷轴,放在忍具包中亲自保护着。
大约几分钟后,负责在周围巡逻的云隐上忍也全部返回,只有几人身上负伤,大部分都安然无恙。
“这边的事情处理完毕,接下来我们可以安全返回雷之国了。”
三代·艾说完,云隐上忍也是神经一松,随即面色肃然跟在三代·艾身后,向着土之国的东北地区开始奔跑。
这条路线是从海路出发,绕过中立国铁之国,就可以看到海对岸的雷之国。
只要返回雷之国,无论岩隐忍者们多么愤怒,都只是无能的狂怒罢了。
就在他们这样想之际,队伍里负责感知的上忍猛地身体一怔,显然他用感知忍术,感应到了有麻烦降临。
“雷影大人,在我们身后三公里外的位置,大约出现了七百名岩隐忍者。”
“只有七百人吗?比想象中行动要快一点,但无所谓,这点人数我只需要五分钟就能够打乱他们的阵型。你们先走,之后我会从B路线离开土之国。”
三代·艾微微转头,随后停下奔跑的身体,对众位下属上忍吩咐道。
“雷影大人,您先离开,我们留下来断后。”
众位云隐上忍显然对于三代·艾的决议有所不满。
哪有让首领亲自留下断后,他们这些小兵先逃的道理。
“你们不行,我的行动力更迅速,不用担心我的安全。”
三代·艾显露出结实雄壮的身躯,身上冒出爆发性的查克拉,还有闪耀起来的雷光。
进入了雷遁查克拉模式状态。
只是七百人的数量而已,以他的雷遁力量,只要不是被三千人以上的部队包围住,就不是什么大问题。
“可是……”
云隐上忍们依旧担心三代·艾会发生什么意外。
三代·艾从忍具包里拿出封存六道仙人宝具琥珀净瓶的卷轴,对众位上忍说道:“琥珀净瓶我还带在身上,不用担心我会亲自犯险。”
见到三代·艾决心已定,上忍们知道无论怎么劝说,都无法改变对方的决心,只好听从他的吩咐行事。
目送着随行的上忍们离开,三代·艾身上披着雷电铠甲,立即动身朝后方奔驰,迎向追赶上来的七百名岩忍组成的追击部队。
带头的岩忍自然是上忍级无疑,在这支部队中,上忍也远不止一人,多达十名以上的上忍,配合数百名中忍,形成的战斗力也绝对可观。
然而他们此刻面对的是拥有最强盾矛之称的忍者——三代雷影。
在岩忍们刚看到前方的雷光开始闪耀时,那道湛蓝色的雷光就已经在他们反应不及的情况下,以强势无比的姿态撞飞了十多名岩忍,冲入阵型之中,引起一阵骚乱。
“土遁·土——”
咚!
在岩忍们释放忍术之前,三代·艾就已经把准备施术的岩忍们打飞,整块胸腔都被打碎,大肆出血。
“土遁·岩铁炮!”
虽然一部分的岩忍忍术没有成功施展,就被三代·艾击破,然而岩忍的人数众多,三代·艾自然不可能照顾到全部方面。
一颗颗石子从口中吐出,在空中飞行时,一颗颗手指大小的石子立马增大,变成了至今达到两米以上的沉重石块,撞向三代·艾的身躯。
三代·艾抬臂一挥,岩石尽在眼前碎裂飞散。
伴随着尘烟,消失在岩忍们眼前,再次出现时,身体上的雷遁查克拉模式更进一步绽放出来,头发根根竖立起来。
雷遁查克拉铠甲化为实质,巨大石块撞击在雷遁铠甲上,没有给三代雷影带来任何伤势,反而演变成了鸡蛋碰石头的场景,撞击雷电铠甲的石块主动碎裂。
三代·艾不发一言在战场上横行,岩忍们只能够看到雷光不断闪烁,在进入最高级的雷遁查克拉模式后,三代·艾的速度已经超越了人类动态视力所能捕捉到的级别了。
“土遁·裂土转掌!”
轰!
在一名岩隐上忍的忍术运作下,大地直接崩裂。
三代·艾因为脚下大地浮沉不定,双腿失去借力点,身影有一瞬间的凝滞。
“土遁·裂土转掌!”
越来越多的岩隐忍者施展土遁忍术。
短短数秒时间,整个荒丘的大地像是发生了糟糕的地震一般,遍眼扫去,道路崎岖不堪,不是之前的平坦地区,三代·艾就无法直来直去的行动。
明白了岩隐忍者打算利用这种战术限制他的速度优势,三代·艾毫不畏惧,哪怕在这种地形中,他的速度优势会有所下降,但依然不是一般忍者可以追上的。
何况,他这副能够和尾兽肉搏的钢铁血肉,才是他一生中最以为傲的终极兵器!
“土遁·土流壁!”
一面面土墙竖起,把三代·艾包围在中间,岩忍们开始后撤。
天空中,大量的石块以抛物线的轨迹砸向土墙包围的起来的中心。
“区区岩铁炮!真是愚蠢透顶,土遁对我的雷遁无用!”
三代·艾冷哼了一声,岩隐的土影暂时不能上阵,这些虾兵蟹将就知道用这些上不得台面的鬼蜮伎俩。
三代·艾看到无数土墙挡住自己的视野,便沉沉呼吸了一口气,把大量查克拉汇聚到右手手指上。
收起大拇指,其余四根手指笔直如剑,化为了三代·艾手中最为凶厉的武器。
四本贯手!
电光闪逝,三代·艾的身影不断向前突进,以四根手指作为突刺土墙的武器,势不可挡。
轰隆隆的声响在耳边不绝,崩裂的碎石扑打在雷遁铠甲上,接着被干脆利落的弹开。
“嗯?”
汇聚在四根手指上的查克拉消失,眼前的土墙还未有任何减少,立马引起了三代·艾的警觉。
不对劲!这点人数制造出来的土墙不可能有这么多才对!三代·艾心中暗道。
思考了一下,三代·艾立马爬上了眼前高大的土墙,结果站在这上面向着四周一扫,立马愣了一下——
一眼望不到边的土墙竖立起来,形成了一个无比复杂且庞大的迷宫地形。
而岩忍们隐藏在狭窄的迷宫过道上,因此无法确定数量多少。
三代·艾隐隐觉得不妙。
他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此刻出现在这里的岩忍,绝对不止六七百人这么简单。
“陷阱吗?无聊。”
以为这样就可以困住他,实在是白日做梦。
三代·艾想通了其中的关键,一开始的七百名岩忍,恐怕只是一个诱饵。
不过,三代·艾丝毫不觉得岩隐这样子做,就可以把他留下。
既然知道这是陷阱,只要不接受岩隐的挑衅就可以了。
于是,以土墙的顶端为立足点,三代·艾不断在上面跳跃,速度飞快,不再理会这里的岩隐忍者挑衅,这个时候只要以撤退为主,岩隐的无聊陷阱就会不攻自破。
咻咻!
大量苦无从土墙迷宫的狭窄过道中飞来。
并不是以三代·艾为目标,而是直接对着半空进行释放。
每一支苦无都绑缚起爆符。
这样毫无预测性的起爆符在半空中爆炸,已经跳跃到半空中的三代·艾不再有立足点,自然无法闪避,只能任由起爆符的爆破力量波及到自己身上。
胸口立时一闷。
这种攻击没有间断,苦无附上起爆符不断爆破。
即使不用刻意对准三代·艾,因为遍及面太过广发,三代·艾不会飞行忍术,一旦跳跃到空中,必然会被起爆符的火力覆盖,阻击下落。
三代·艾再一次被起爆符的爆破力量击落,当然说是击落其实有点夸张,只是偏转了一下原来的方向,落在了狭窄的迷宫过道之中。
轰!
在下落到过道的一瞬间,地面被起爆的闪光覆盖。
是岩隐爆破部队惯用的地雷炸弹。
一下子,三代·艾就认出了这种在地底引爆的爆破道具是什么了。
竟然不会被我的雷遁熄灭,是防雷的地雷吗?三代·艾脸上露出凝重之色,情况似乎比想象中更要严重。
这些防雷地雷不可能在短短几日内制作出来,肯定是岩隐早已做好的新型地雷。
毕竟岩隐的炸弹是以土遁为核心,会被雷遁克制,这些年来,改进成防雷遁的地雷也说得过去。
但是为什么之前战斗时,没有拿出来,反而在这时才拿出来……
三代·艾正在想这件事的时候,天空中忽然传来一道中气十足的声音:
“尘遁·原界剥离之术!”
三代·艾感到惊悚无比的气息接近自己,立马翻身躲开。
露出凹陷下去的圆柱体窟窿,那片地面化为了空白,神秘蒸发了。
三代·艾抬头看去,眯起眼睛。
在太阳当空的地方,数十道人影在天空漂浮飞行。
为首一人身穿着古老制式的叠层铠甲,身材短小,花白的头发和胡子都是苍老的证明。
腰间缠着医疗绷带,双手放在面前,对三代·艾露出无比嘲弄和讥讽的笑容来。
正是岩隐村的三代土影大野木。
人称‘两天秤’的忍者。
拥有比血继限界更具威力的血继淘汰——尘遁!
更兼具让人头疼不已的飞行忍术,并且可以分散查克拉,让随行忍者也短暂拥有飞行能力。
跟随在大野木身后飞行的数十位岩忍,是以上忍和特别上忍组成的精英队伍,神情狰狞,目光凶狠的盯向三代·艾。
“大野木,你……”
三代·艾恍然大悟,一下子全部明白了一样。
“真是鲁莽啊,雷影阁下。不过,你该庆幸自己的这份鲁莽,能独自留下来断后,所以你那些部下才能够逃过一劫……我本来是打算把你们全部留下来的。算了,只要把你解决了,之前的损失也不算什么了。”
“你以为这样就可以对付我了吗?”
三代·艾冷冷说道。
这一切都是大野木设计好的事情。
七百名岩忍只是诱饵,让他自以为能够快速解决战斗,撤离战场。
只要他回来阻击这支部队,就意味着落入了岩隐的陷阱之中。
“我知道你的实力有多强,速度和力量,又是何等的可怕。但上一次的战斗,我已经摸清楚你的战斗模式了,你的速度虽然快,却也只能直来直去。力量虽强,也无法摧毁我们岩隐制造出来的至坚之岩!”
“那就再来亲自试试看吧!你这糟老头子!”
三代·艾嘴里发出低沉的声音,毫不畏惧和大野木对视起来。
“抱歉啊,雷影阁下,我已经过了争强好胜的年纪。你的刚愎自用,对于自己身体与力量的过分自信,正是身为影最大的败笔。现在就尝试一下我们岩隐新开发出来的土遁合击战术吧。”
大野木微微一笑,没有接受对方的挑衅,垂直升向更高的空中,与三代·艾保持距离。
三代·艾正要说什么,进攻已经再次开始了。
数十名岩隐上忍没有向三代·艾进攻,而是飞向迷宫的四周,开始布置什么
三代·艾身披雷遁铠甲,这个时候已经没有战斗的念头,只想着撤离战场。
这样拖延下去,对他十分不利。
但即使如此,三代·艾对于自己的力量依然自信非常,这顶多是有一点麻烦而已。
“一本贯手!”
不打算留手,三代·艾使用了自己最强状态的忍体术——一本贯手。
只屈出右手的一根食指,把雷遁查克拉集中在这根手指上,把雷遁的突刺能力发挥到最大。
三代·艾以一种可怕的可怕破坏土墙,无视飞来苦无起爆符,只是朝着一个方向进行勇猛的突刺。
比起陆地,在空中那种没有借力点的地方,他受到的危险会更多。
“呵,忌惮我的尘遁吗?”
似乎察觉到三代·艾的想法,用这种笨办法突破重围,是担心在空中没有借力点的时候,会被他的尘遁击中吧。
把笼罩住的万象事物摧毁殆尽,哪怕是坚硬无比的雷遁铠甲,也会给予同等的毁灭。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对于这种最强盾矛的忍者而言,尘遁的威慑力不言而喻。
“只差最后一层……”
突破的希望在即,只要脱离了这个迷宫,接下来的撤退道路将是一片坦途。
三代·艾如此想着。
身上卷绕着闪电,向着希望飞奔。
大野木这时飞向迷宫的边缘位置,对周围的岩忍们大喊起来:
“我们是至坚的岩石,把你们的力量全部使用出来吧!让大地成为我们的手臂!”
“哦!”
“土遁·土流城壁!”
所有人一起呐喊。
大野木更是将自己四分之一的查克拉运用在这个忍术上面。
三代·艾呆滞看着眼前出现的巨大岩壁。
足以用遮天蔽日来形容。
把另一边的太阳也遮挡住了。
阴影笼罩下来。
这还没有完。
岩壁还在升高,并且陡峭。
在上方,有密密麻麻的‘蚂蚁’走动着。
是无数的岩隐忍者。
三代·艾可以想象中那上面的岩忍,露出来的狡猾与藐视笑容。
只要三代·艾朝上面奔跑,就会被他们用忍术攻击和阻拦,占据上方的他们,人数众多,有着绝对的优势。
若是用一本贯手等突刺招式,凿穿这厚重到无法估计的城壁,对他的手指来说,是一个沉重负担,消耗的查克拉也会越来越多。
若是在那之后,再次竖起挡路的城壁又该怎么办?
查克拉会越来越快的消失。
从别的方向逃跑,不过是一样的结局。
他自负自己的查克拉惊人,但也无法和这里所有岩忍累积的查克拉相提并论。
何况,占据地利的岩忍们,查克拉的消耗程度会远远低于他。
“放心吧,雷影阁下,在您没有精疲力竭之前,我们是绝对不会主动发起进攻的。”
大野木高高飞在天上,喃喃自语,也不管三代·艾能否听到,便手臂一挥,让地上的岩忍们,继续开始‘造物’工程。
将这位拥有最强盾矛名号的雷影玩弄致死!
正因为明白这位雷影的可怕,所以才要采取这种作战策略。
起爆符的爆炸,大地不断被改造成各种复杂地形,用来围困。
三代·艾只能突进,然而毫无作用,无论破坏多少,就会多出十倍乃至百倍的阻碍物挡在他的路上,消耗他的查克拉和体力。
哪怕追上了一些岩忍,把他们的身体打烂,也只是杯水车薪。
不行!必须想个办法才行!三代·艾意识到自己再不想办法离开,必然要一辈子留在这里。
如此屈辱的死法,让他心中强烈不甘。
哪怕是在正面交战中战死,也比这样的屈辱方式死亡更好。
碎空战神
从一开始,他就不该过分贪婪。
在之前打败大野木和打残爆破部队的时候,就该收手撤退,让大野木赔了夫人又折兵。
如此大的动员力,肯定不是两三天可以布置完成的。
陷阱早在他贪婪之心起来的时候,就从后面狠狠掐住了他的脖子。
冷静!我必须冷静下来!三代·艾不断叮嘱自己,这种时候一定要冷静,不能再绕入敌人的陷阱之中。
绑缚起爆符的苦无如黑色的暴雨倾泻而下,斜插在地面上,起爆闪光一道接着一道。
火光与灰尘把三代·艾眼前的一切覆盖住了。
并非感知忍者的他,只能凭借出色的神经反应能力来做出应对了。
岩石之枪,岩石之柱,爆炸的火光连绵不绝。
纵然是三代·艾这样有坚硬体魄的忍者,也感觉到一种疲累。
在这种灰尘覆盖的地区待了过了多久,三代·艾逐渐感受不到时间的流逝,只知道自己越来越累。
突然,一道强悍的气息迫近自己。
“嗯?”
三代·艾想要冲上去战斗,却低头一看,有什么东西死死缠缚住自己的双脚。
轰!
那个东西爆炸了。
三代·艾吃痛一声。
就连一些岩忍也吃惊,因为爆炸的威力实在太猛,很容易伤害到自己人。
难道是哪个倒霉家伙的炸药走火,一起爆炸了吗?因为看不清尘雾之中各人的详细情况,只能这样猜测。
穿着岩隐忍者的制服,还有护额,但看得出是体术精湛的忍者。
因剧烈爆裂而翻滚在地面上的三代雷影刚刚立稳身体,这名岩忍就以惊人的速度到达三代·艾面前。
“你——”
速度很快,三代·艾只来得及说出这个字,胸口就被冰凉的手掌按住了。
“神空击!”
咳!
三代·艾被击飞出去,身体内的内脏被恐怖的力道直接命中,导致他首次开口吐血。
他瞪大闪烁雷光的眼眸,看向那名岩忍,清秀的面孔,有着黑色瞳孔与黑色长发,正盈盈对着他微笑。
手里拿着从他忍具包里偷取出来的卷轴,似乎在炫耀一样,对他做了个无声告别的手势。
“混蛋!”
那个卷轴里不只有六道仙人的宝具琥珀净瓶,还有这些天在土之国境内掠夺到的海量矿石,怎么可能这样轻易交给别人!
“咳!”
又是一声咳嗽,三代·艾身体一僵,脚步微微踉跄停了下来。
“我的心脏竟然会被伤到,这是日向一族的……”
那名岩忍把卷轴慢悠悠放在忍具包里,干脆利落的甩着黑色长发转身,向尘烟深处走去,很快消失。
三代·艾准备忍住心脏撕裂的剧痛,向前追赶。
大地忽然化为黑色。
迷宫与大地全部都一瞬间消失不见了。
尘烟散开。
三代·艾呆滞看着在脚下消失的大地,下方是一个深不见底的深渊。
这是数百岩忍联合使用出来的土遁·大地动核忍术。
“大野木——!!!!”
愤怒的嘶吼声传递在深渊。
三代·艾的身体急剧下降,向着无底的奈落深渊坠落。
太阳光也无法抵达的深渊。
大野木聆听着三代·艾那不甘,憋屈,却拿他毫无办法的无能怒吼,心情愉悦。
消灭三代雷影,那些被夺走的矿石也会失而复得。
“雷影阁下呦,这里距离地狱最接近了,这就是为你精心制造出来的巨大坟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