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小說 我,從洪荒苟到西遊笔趣-第二百四十三章:奉命開打

我,從洪荒苟到西遊
小說推薦我,從洪荒苟到西遊我,从洪荒苟到西游
空旷的大殿之中,此时所有人的目光都是集中在了陈六合的身上。
尤其是测试还没结束的太乙真人、南极仙翁这些人。
此时大家都想知道这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现在不应该是还在测试的时间吗,怎么师尊这里还提前出现了。
还有这申公豹跪在地上笑嘻嘻的,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怎么他们什么都不知道啊。
要不是元始天尊还在场呢,现在太乙真人这些人一定会冲上来问陈六合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毕竟现在这样的场景实在是太诡异了些。
不会是这第十二金仙的名额要直接给申公豹吧。
想到了这里,在场的这些人全都猛烈的摇了摇头,尤其是太乙真人。
心说一定不会是这样的,他申公豹一个只会吃黄瓜的选手,何德何能当上十二金仙啊。
再说刚才师傅都那么说话,一定是生申公豹的气了。
一定是这样的。
想到这里,太乙真人瞬间觉得自己的世界亮了起来。
对啊,刚才一定是申公豹惹到师尊了,要不然师尊怎么可能会提前出来呢。
如果申公豹因为这个事情失去了竞选的名额,那这群人里岂不是属他当选的机会最大?
毕竟要知道在刚才这么短的时间,他已经打碎了两个人偶了。
剩下最厉害的就是南极仙翁那个大脑袋,打碎了一个。
至于别的人还一个都没打碎,尤其是白鹤童子那货,现在还被人偶教育怎么做人呢。
想到这里,太乙真人忽然感觉自己的生活又充满了奔头,他甚至感觉十二金仙的位置在和自己招手了。
至于大殿边上那个黑的和木炭一样的人,就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了。
毕竟他在教中还从来没看到过这号人,对方要是敢和自己争,他就让这块小黑炭看看什么叫残酷。
“拜见师尊!”
想通了这些事情之后,太乙真人急忙的朝着元始天尊弯腰拜见。
至于其他的人看见太乙真人的动作之后也是堪堪的反应过来,随后跟着一同拜见了起来。
这倒不是他们的反应太慢了,而是太乙真人的反应速度太快了,在太乙真人想通了这些鞠躬的时候,陈六合那里还没来得及站起来呢。
而元始天尊在听到自己这些徒弟的拜见之后,则是没有任何的反应。
毕竟他现在的心思根本就不在这里,现在他就想知道这申公豹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还有刚才在迷雾中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燃灯你那里怎么样了。”
思来想去之后,元始天尊瞬间将目光看向了自己身边的黑炭。
心说刚才光顾着想申公豹的事情了,怎么还忘了自己的大徒弟还在身边呢。
瞅瞅这黑的和煤球一样,应该没什么事情吧。
“燃灯师兄?”
“燃灯师兄在哪里呢?”
听到燃灯者两个字之后,在场的这些人都是愣住了。
下一刻大家都是将目光放在了师傅元始天尊身旁的那块黑炭上面。
心说这块黑炭一样的东西,不会就是燃灯大师兄吧。
这玩笑有点开大了啊。
似乎是感应到了众人心中的想法,下一刻元始天尊旁黑炭慢慢碎裂了开来。
“师尊我还好。”
一道冰冷的声音从黑炭的裂缝之中传了出来,众人听到之后都傻了,毕竟这声音就是燃灯道人的声音无误。
“卧槽,这真是大师兄。”
“大师兄怎么成黑炭了……”
“什么黑炭这明明就是神石……”
“我刚才就说这块黑……这个神石勇猛无比,原来是大师兄幻化的…….”
下一刻刚才拍马屁的那些人,瞬间就围了上来。
而从黑炭中走出来的燃灯道人则是连看都没看这些师弟,直接就把目光看向了陈六合。
“师兄原来是您啊。”
而陈六合在感受到燃灯道人的目光之后,则是讪讪的说道。
“其实那个刚才我还以为是自己中了幻境呢,没想到真的是师兄您,我不是故意炸你的,一会我带您洗洗去?”
“……”
陈六合这句话说出来之后,场上瞬间变得寂静无比。
别说是太乙真人、南极仙翁这些人了,就连早就当上十二金仙的文殊广法天尊、普贤道人这些人都是傻眼了。
炸燃灯大师兄?
还炸成了黑炭一样。
这一切竟然都是申公豹做的?
这句话要是放在往日里传出来,他们这些人指定是当做笑话看。
而起还是天大的那种笑话。
要知道大师兄燃灯道人是什么水准。
那是在教中仅次于师尊元始天尊的存在,甚至都有传言他摸到了半步圣人的境界。
而申公豹又是什么水平。
那是徘徊在阐教第一梯队最底层的存在,甚至有人都已经将他排到了第二梯队的名单上。
现在和他们说这第二梯队的申公豹炸了半步圣人的燃灯大师兄,这话谁能相信啊。
但是此时大家都不敢表达自己的嘲讽。
毕竟作为当事人的燃灯大师兄,此时就站在他们的对面一动不动的。
看到这样的场景后,所有人心里都是惊了一下。
心说这不会是真的吧,要不然为什么大师兄都没反驳呢,难不成真是申公豹弄得?
想到这里之后,众人连忙的摇头否认。
这样的事情他们拒绝接受,就申公豹这嗜好黄瓜的人怎么可能这么厉害呢,这让他们的脸面放在那里。
“申公豹师弟刚才确实是好手段。”
就在太乙真人这些人在心里积极安慰自己这不是真相的时候,燃灯道人那里忽然看着陈六合,满脸笑意的说道。
当然这句话并不是燃灯道人假装高兴说出来的,而是他真的十分高兴。
要知道他有多少年没有经历过这样的战斗了。
刚才被陈六合那些法器自爆轰炸到的瞬间,燃灯竟然感觉到了一丝丝久违的爽感。
这种感觉可比什么吃喝玩乐舒服太多了。
想到这里,燃灯道人竟然希望自己再被对方给炸一次,这一次他一定要好好享受这种感觉。
“这……..”
就在燃灯道人这里满心憧憬的时候,太乙真人这些人的道心都要碎了。
现在他们宁愿相信是自己这群人的耳朵出现了问题,也不愿意相信刚才听到的那些话是真的。
刚才燃灯大师兄竟然夸赞申公豹好手段。
这代表什么,这不是代表着刚才申公豹说的话没错吗。
大师兄之所以那个样子,竟然着的是被申公豹给炸的。
不,他们不接受。
申公豹要是这个实力的话,那他们现在还挣什么挣啊,这不白扯淡呢吗。
“燃灯师兄您说笑了,刚才我只是借助了法器爆炸时的威力逃跑而已,内想到会造成这样的后果。”
而陈六合听到燃灯道人这句话之后,则是低头谦逊的说道。
同时心说大家别都看自己啊,自己没想抢你们十二金仙的位置,他现在就想赶紧的离开这里。
而此时,众人的可不知道陈六合心里怎么想的。
他们就知道一件事情,那就是这个事情已经没有任何的争议看了,那就是陈六合做的。
吧嗒——
下一刻有不愿意透露自己姓名的白鹤童子,因为接受不了这样的事情,直接就瘫坐在了地上。
还有说自己是灵宝大法师的黄龙真人,气的直咬后槽牙。
总之所有的人都对这个结果感到不满意。
这不是他们想看的结果。
当然这也不是陈六合想看到的结果,至少现在不是。
毕竟他现在并不想这么的风光,他只想十分低调的完成任务然后偷偷的溜掉,不带走一片云彩。
可是现在看上去,似乎是不可能了。
想到这里,陈六合下意识的朝着身后退了两步。
“申公豹。”
就在陈六合倒退的时候,元始天尊的声音再次的响了起来。
“师尊你有什么吩咐,是要我外出历练吗,放心我现在就去。”
而陈六合在听到元始天尊叫自己之后,则是像是发现了救命稻草一样。
话还没说利索呢,抬腿就准备朝着外面冲。
“你给我站在那里。”
而元始天尊看见陈六合的动作后,脸色瞬间就黑了下来。
心说现在是十二金仙的选举,你出去历练什么东西啊。
不对,现在是讨论你刚才的事情。
想到这里,元始天尊再次的瞪了申公豹一眼。
心说要不是自己聪明,这件事情还差点被你给哄弄过去。
“你在外面得到了什么传承……”
“回前辈,弟子实在外面发现了一些传承,但是这些都是微不足道的小传承,而且和咱们是门并无关联,一会我就把传承中所得的东西都上缴出来。”
结果这一次同样不等元始天尊把话说完。
陈六合那里直接跪在地上喊了出来。
他是一边喊一边心里滴血。
心说这次自己算是赔大发了。
自己小心翼翼的潜伏了这么半天,不光没捞到什么好东西,自己的宝物还搭进去了一大堆,以后阐教这个地方自己再也不想见到了……
“你可快把嘴给我闭上。”
而元始天尊在听到陈六合这番话的时候,瞬间就吼了出来。
心说自己堂堂三清之一,站在洪荒定点的圣人修为会贪图你的那点传承。
自己只是好奇。
好奇懂吗?
霸气玄天
当然这些话元始天尊是说不出来的,毕竟作为师傅好奇弟子得到的传承,这样的事情传出去也不好听。
但是看着陈六合这个贱贱的样子,元始天尊感觉自己不做点什么又出不了心中的这口恶气。
毕竟这货从开始到现在,所有的所作所为都太气人了。
要是气人也算是修为的一部分的话。
元始天尊毫不怀疑自己的这个徒弟能到圣人境。
“咳咳,那个燃灯你不是想和你申公豹宝师弟试炼一下吗,现在就可以了,正好也让你其余的这些师弟看看实战应该怎么样进行。”
“是,师尊。”
燃灯道人在听到这句话之后,直接一个健步就踏了出来。
陈六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