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言情小說 我的重返人生 愛下-第838章 這一年幹了個寂寞(第1更求訂)展示

我的重返人生
小說推薦我的重返人生我的重返人生
12月31日,恰是周一,正常工作日。
不过全国上下许多公司这天基本都有不满勤的现象。
因为请假一天连休六天对上班族的诱惑力相当大。
前沿系也不会是例外。
方年同学的15周实习尚未完成,把这一周算在里面也才12周,所以这天他一大早就来到了前沿公司打卡上班。
算算时间,方年同学刚好能在腊八前一天的周五完成实习要求,按流程提交实习报告等等。
按照一般大学本科生的毕业安排,大四上基本会完成最后的考试,顺便在大四上完成了实习,来年就是准备论文、答辩等,即可毕业。
方年同学亦是如此。
他已经抽空完成了所有科目的结课考试。
毕业论文这种东西,不是有手就行?方年同学当然也顺便写完了。
倒是说,上上周末,方年听说了苏栀她们几个集体参加了研究生统一招生考试——高洁是个例外,她成功保研了。
老实说,像是复旦这种排名靠前的985重点,本校总保送名额不少,不仅仅是本校还可以是它校。
一般每年应届毕业生中有20%以上可以成功保研,越往后比例越大,最终会维持在30%左右。
虽然分配到哲学学院人数只有寥寥一二十人,但以高洁的在校表现、多维成绩,拿个保研名额还是较为容易的。
比较意外的是苏栀同学,她差一丢丢拿到了保研名额,不过她也无惧考研。
在方年他们这个小组里面,大概只有罗乔会忐忑,毕竟她‘老人家’大一还差点挂科。
反正罗乔是十分羡慕方年的洒脱,研究生说不上就不上了,保研说推就推。
用苏栀的话来说:“方年一定是被前沿的哪个‘妖精’把魂给勾走了!”
“全院乃至全校都很难找出个比你各方面素质更出色的,居然不读研了。”
毕竟方年同学的出勤率、学业成绩等等,她们都是看在眼里的。
方年当时只是在心里哔哔一句:“你把我们的神·刘惜给放哪了?有点太不尊重神·刘惜!”
倒没留意到一旁高洁若有所思的目光。
“……”
方年同学一个人在空荡荡的陆总办公室乐呵呵玩了半天‘捉迷藏’,最终成功吃了几把鸡,才美滋滋的哼着歌儿找上了谭柳。
现年快要32岁的谭柳上下打量了眼方年:“有什么喜事,都哼起了歌儿。”
“我倒不一定有喜事,但你嘛,就不好说啰。”方年笑眯眯地道。
谭柳轻哦了声:“怎么说?”
“跟我走吧。”方年大手一挥,道。
谭柳倒也不疑有他,这三四个月以来,他跟方年也算是‘厮混’熟了,偶尔还能一起吃顿饭。
也知道方秘书多数时候会带有陆总的意思。
谭柳从加入前沿起就是子公司中层管理,前面一年多的时间里调动频繁,上升速度也飞快,也就是从2012年开始才在前沿公司的综管干部部门副经理岗位上再没动弹。
这在草创公司前沿内部来说,也不算是特别扎眼的特例,毕竟……
不少人员都有半年一调岗的经历,尤其是加入公司就是小组长、小部门副经理等的助理管理岗。
即助理G级。
说起来,前沿系相当重视P级普通员工职位,并不像国内多数公司那样,管理层一定会力压普通员工职级。
甚至D级董事岗的薪资都不一定能力压P级高级员工。
比如陈建业就是P级,不过是最高的P0级。
P级分得会比较细致一点,正常是从P3~P19,然后是从P2~P0,最高P0。
P0级的年薪基本是前沿的天花板,大体等于集团科学家的年薪待遇。
D级目前只有八人,年薪最高的吴伏城也不过是三百来万,如果没有股份、分红、额外福利,还真比不上P0级。
G级就更不用说了,天花板就摆在苏姿丰那里,目前年薪510万人民币。
当然,无论是P、G,都有额外福利和少量股份分红,只不过与D级天差地别。
因为D级分红总量的11.1%就会超过所有P、G能分红的总额,而至今天上午为止,全前沿系分出去的总股份数量占总比不到45%。
即,这11.1%里的45%。
而且这45%里面还会有很大一部分在几年后被回收再重新分配。
总之,因为这些股份是前沿无偿赠予,根子上很难跟菊厂那么恐怖的分红额度比。
方年又不是圣人,能在支付比同行至少高15%的薪水,以及远超同行的其它福利后,再把公司10%的利润分给全体员工,他们就偷着乐吧!
虽然方年此举也是为了把全体员工绑上战车,降低外部环境风险,但大家各取所需,去哪打工不得给公司干活?
“……”
跟在方年身后出了公司门,谭柳才回过味来:“你这是要请我吃午餐吗?”
“算是吧。”方年也不多说。
不大会功夫,两人就走到了‘偷闲’餐厅——也不算太远,一公里多点,十来分钟的事情,年轻人走一走也没啥大事。
跟着方年径直上了‘偷闲’二楼的谭柳这才看到公司几个眼熟的大领导都在。
多少有点懵。
见谭柳愣住,方年招招手:“咋回事,这么大个人还害羞上了?”
“……”
谭柳不明所以的跟着吃了顿午饭。
吃到嘴里也不知道是什么味道。
他心里是有猜测的。
但又不敢想那个可能。
在前沿两年多的工作经历中,尤其是这一年调入综管干部部门后,对前沿的大事务也愈发了解,谭柳明白,前沿本质上其实还是民营企业。
花都玄医 洱海
而且是一家高层极度集权的民营企业。
股权也相当集中,董事会只有8人,这权利得多集中?
谭柳当然有想过上进,但他也顶多想过往监事会里面走一走,这顶天了。
现在……
“……”
…………
简单的午饭后,一行人走着去了更近的丰达大厦。
很快走进了前沿办公室。
这回不用方年开口,温叶便主动招呼道:“挑一个你喜欢的空座位,跟我来领办公用品。”
谭柳:“哦……”
“……”
几分钟后,谭柳在距离吴伏城最近的位置上坐下,心中基本回神了。
方年坐在自己的工位上,懒散的后靠着:“今天对前沿办公室来说,那可是个好日子!”
“首先让我们欢迎谭柳先生,不知道谭柳先生愿不愿意加入?”
谭柳:“……”
这时候你才想起来问我愿不愿意?
是不是有点太不给我退路了?
万一我一出门,万千枪口对准我呢?
想归想,谭柳还是赶紧激动的起身点头:“愿意。”
“坐坐坐,不用这么客气。”方年做了个手势,“温秘,让他签合同。”
不大一会功夫就忙活完了,方年才再开口:“老规矩,先做汇总汇报。”
谷雨清了清嗓子,接过话头,进行了简略的工作汇报。
“……”
“经多次调整、督促,各实验室重要项目进展步入正轨。”
“其中表现突出的有胜遇实验室,其有望在明年初推出Cat.6级传输速率的4G基带芯片;
梼杌实验室,明年将启动第一台EUV光刻原型机研制工作;
饕餮实验室,已正式量产浸入式光刻胶等……”
“……”
“此外,女娲实验室的ServerOS已推出实验室内测版,MindOS、DeskOS下一个大版本已从预研下线。”
“……”
“白泽实验室方面,经协调,手机SoC新项目与台积电达成了一致合作;
大CPU项目进入攻关关键期,白龙项目同步进入关键期;
GPU项目已完成初次流片验证,即将启动第二次流片;
其它非核心、非消费级芯片进展顺利。”
“……”
“白泽半导体联合梼杌实验室已搞定45/40纳米浸入式DUV光刻,攻关28纳米。”
“朱厌实验室已完善zyEWB,具有一定商用级价值;
zyMath正式导入哈工大等少量高校。”
“……”
谷雨将各个实验室的情况进行了简略汇报。
整体情况都还不错。
胜遇实验室这一年来的经验积累很丰厚,总算率先突破了一个等级。
其它就是大CPU项目终于被锤出来了,看得到曙光。
梼杌的EUV光刻机有点子眉目了。
在方年看来,按照ASML的进展效率,从10年下线原型机到17年正式推出量产机型来算,梼杌还有抢救的机会。
因为梼杌有更多的优势——有钱、有人、有试验线、有海量配合。
不像ASML。
反正,年中7月份,ASML主动提出的客户投资计划,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流产了。
嗯……真的与当时还没注销的前沿天使全球和Chin无关,就是ASML的大客户都不看好EUV。
包括始终坚守摩尔定律的英特尔。
总共是三个大客户,英特尔、三星、台积电。
英特尔对EUV很迟疑,倒是出资支持了ASML在18寸晶圆光刻机上的研发投入。
台积电虽然早早的拿了原型机,但光是组装调试就花了一年多,问题实在太多了,刚好处于信心严重不足的时候,又恰好准备导入FinFET工艺,所以没投。
三星……
三星电子被白泽神龙系列给打击掉了太多的信心,晶圆代工厂的份额也竞争不过台积电,想了想还是没投。
这里面真的真的跟前沿半毛钱关系都没有。
前沿顶多就是卖给了三星电子4000万片神龙芯片,后面1000万片是三星电子主动加的,用得太爽了,停不下来。
主要是除白泽外,全世界的手机SoC厂商都没激进的上28纳米,而白泽则是一而再的上了28纳米的不同工艺类型,始终保持了对性能的极限追求。
要知道前几个月苹果iPhone5上的A6芯片还是32纳米。
苹果其实也想上,不过比较遗憾的是,乔布斯去世后,说了算的人太多了,而且跨过32上28,意味着之前的投入白费了,对成本十分不利。
总而言之,全世界目前只有白泽疯了一样追求手机SoC的极限处理性能、图形处理性能,偏偏烧钱像是没完了一样,很多厂商都还在观望中。
“……”
汇报完项目进展后,温叶接过话头提出了一份名单。
“今年有两人具有集团科学家的匹配能力,白泽的陈建业院士和盘古的陈睨总工,根据规则,需要您评选出一人。”
方年眨了下眼睛:“不能两个都给?”
“今年不能。”温叶解释道,“受限于公司的草创属性,为了维持体系的稳定性,2012、2013这两年都只能评选一名集团科学家。”
方年哦了声,前沿毕竟是一家负债率极其恐怖的公司,虽然距离破产还是六个月,但为了维系稳定性,需要在多个方面有取舍、均衡等。
要不然前沿花钱招聘好些个非工程系博士进来干嘛呢?
现在就连温叶跟谷雨都是硕士在读。
接过温叶递出的文件,方年翻了翻:“嚯,陈总工这么牛逼了吗?”
“好家伙!一口气要走3亿研发经费……”
说着,方年合上文件:“今年的名额给陈建业院士吧,他的贡献更大。”
“……”
至于实验室级科学家,就不需要方年来审核了。
事务型汇总完事以后,刘惜开口汇报了全年的财务。
“2012年公司总营业收入为:513.429亿,不含前沿海外的207亿人民币。”
“其中胜遇实验室营业收入为:118.76亿。”
“其中白泽神龙系列的营收已经完全覆盖前期研发投入,略有盈利。”
“……”
“2012年公司支出项核算为:673亿。”
“公司账目结余可支配现金为:159亿;不含500亿投资款结余的420亿。”
刘惜的账目向来是一目了然。
2012年的支出项其实不算太离谱,这合计的673亿包括一些已经预算到明年初的少量支出。
跟2011年一样,有一些已经预算到了2012年年初的支出。
相比之下,2012年搞了那么多项目,却仅比上年多162亿不到的支出,看起来递增率不算太高。
不过从目前的结余项来看,明年的日子也不是很好过,距离破产甚至不到6个月了。
倒是说胜遇实验室果然是爆种了。
年度结算营收居然接近120亿,有大部分来源于跟三大运营商的基站建设收入,少量来自于4G基带芯片的收入。
明年更是大爆发年度。
明年预计将参与建设85万座基站,光是这85万座基站的预计投资总额就高达2600亿,胜遇会从里面分一杯大羹。
此外明年的新4G基带芯片出炉后,配合MindOS、神龙系列,将有更广泛的出货量。
还没等方年高兴完,刘惜补充了一句:“结余的159亿中,需要偿还你跟关总合计42.55亿。”
智霸nba 毒舌冰
“明年五月份还需要偿还给你27.2亿。”
方年咂咂嘴:“嚯,这一年可真是忙了个寂寞啊!”
营业收入跟支出还是没法持平。
前沿还欠还很多屁股的债,光是他方年就先后借给前沿50亿。
看起来很高的营收,成本也很高,综合核算净利润不足营收的25%……
稍作思考,方年道:“去年这个时候说会合并海外营收,很遗憾提前合并了,而且还花完了,要不然拿200亿分红,大家也能过个大肥年。”
说到这里,方年望向刘惜:“除了偿还款项外,拿多少分红不影响整个体系?”
刘惜回答:“极限情况下可以拿出46亿分红,还有抗风险能力,当然,这是不考虑那420亿的情况下。”
方年想了想:“那今年就过肥一点,明年十有八九不会这么宽松,估摸着会熬个一两年才能出头,拿40亿分红吧。”
“你们自己算钱,反正每股能分8块钱。”
方年、陆薇语总计能分得税前32亿,税后是25.6亿。
这笔款项中方年打算给自己、陆薇语等人留的后路,这次不会重复投入其它项目。
计划是配备部分黄金实物,其它的就存在银行了。
该有的投资和信托等等,这几年做得足够多,也该留点现金在手上随便玩玩。
别看方总身价不菲,但今年一年方年兜里连3000万都拿不出来,很多时候个人余额不到1500万。
这不符合超高净值资产人士的身份地位。
“……”
各自分多少钱,都是有数的。
去年的1680万股,还真是被大家都给购买了下来。
关总买500万股一点压力都没有,剩余1180万股总值需要16992万,刘惜、吴伏城等五人最终都是咬着牙拿了出来。
今年分到8元每股,算总量的话,当然是连本带利都回来了。
毕竟去年最低的白粥都起码能分到4000万。
方年开口道:“今年没有其它福利,房子车子你们也不缺了,公司股份总值我打算涨到150亿,有没有问题?”
“价值变高了,给你们的股份奖励也会变少,没问题吧?”
“……”
方年拿起一份文件,念了起来,这次直接念了总股份,也没说奖多少,大家都心里有数的。
最后的股份比例是:
刘惜:1000万股、温叶:950万股、谷雨:900万股、吴伏城:950万股、白粥:850万股、谭柳:500万股。
白粥是自己买了很多奖励不多,刘惜是自己买得极其少,奖励相当可观。
大家都没意见,他们反而觉得神·刘惜用钱来衡量多少沾点俗气了。
关总也有100万股的奖励。
最后,方年望向谭柳:“谭柳,你的股份要锁定两年才能分红,就是说你要到14年今天才能享受分红。”
“不过你也能跟大家一样,购买公司放出来的1000万股,如无意外,这是公司最后一次放出股份购买,每股30元。”
随着时间的推移,股份的配比会越来越不平衡。
方年本来有一个预设,在最初发展阶段,只会总共放出去30%的股份,其中包括关秋荷能拿到的,还要给未来其他成员预留一部分。
每个加入办公室的都会拿到1%的股份,这是方年定下来的。
不过现在位置已经只剩下至多4个。
而减去放出来的这1000万股,30%的总量只剩下3000万股了,能用来奖励的股份最少只有1000万股了,在不拆股的前提下,得珍惜这些股份。
关秋荷想了想,道:“我就比平均数多买一点,150万股凑个整。”
大家也没意见,于是关总如愿占股达到一个整数:12%。
其它股份购买得看大家自己商量着来。
理论上除谭柳外,大家都有足够的钱来买合适的股票,因为总价才3亿,分红分了8亿,除关总拿到的4.6亿外,还有3.4亿。
虽然这些都是税前的,但大家都有其它薪资、福利收入。
至于温叶、谷雨他们五人会不会照顾谭柳,那是他们自己的事情,这也是方年想要知道的。
谭柳可是被联合推举以后还被方年卡了一年的人。
利益,大概是方年无意间对谭柳的最后一道考验。
光是进入办公室就有的那1%股份,其价值就有1.5亿。
“……”
方年并没有心思想这些,而是提起了下一项议题:“薪资调整。”
“今年前沿治理架构进行了明面梳理,除吴总、白总外,大家其实都没有兼职了,所以根据分工不同,按董事级薪资标准来调整,包括刘惜。”
“……”
大家没意见。
于是……
本年度最大薪资调整出炉,刘惜从年薪二三十万,一跃调整至年薪990万。
按照刘惜的表现,或许将来方年会适当调整上限,给她一个年薪过亿的匹配待遇。
这个不仅得看刘惜主导建立的财务共享服务中心的结果,还得看其它事情。
而陆总的薪资也仅调整至800万,跟关总同级——没错,关总终于能从前沿拿薪水了,她差点激动到落泪。
关总不是差这点钱的人,她是觉得,自己终于活成了自己最讨厌的样子:打工仔!
好好的大股东,一跃成了打工仔哦……
吴伏城、白粥俩人的薪资略高于陆总,他们各有兼职收入。
尤其是吴伏城,他跟着方年去京城以后才知道自己掉进了个多大的泥潭里,那集成电路标准化技术委员会的破事,差点让他脱发。
他太值得多拿点薪水了。
谭柳薪资是定了级,但暂时拿不到那么多,480万的年薪只能拿40%,最终还是得看评分。
最后,方年起身理了理衣服:“谭柳,你的任命下午会发放至全公司,负责集团人力资源事务。”
然后,方年大手一挥:“明年的安排就一件事情,你们都知道的,我就不说了,各位明年见。”
谭柳:“……”
这么草率的吗?
我还有很多问题。
跟在方年身后起身的陆薇语笑着道:“谭总,我认为你早就不应该有问题了,你应该想,为什么自己要被方总给耽误一年。”
“哈哈……”吴伏城当先笑了起来。
办公室一下子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
在丰达大厦楼下坐上车后,方年摸出手机先给陈睨总工拨了个电话。
告诉他集团科学家评选结果。
陈总工倒是看得开:“输给每一个比我先进入前沿的工程师我都心服口服,毕竟前沿能有今天的基础,都是他们努力的结果,我不过是站在前人的基础上有了那么一些小突破。”
“能跟陈建业院士同时入选,也算是证明了方总您没看错我。”
“没浪费您的好意。”
方年笑了起来,再勉励了几句。
“……”
再然后方年给陈建业院士拨了个电话。
电话接通后,方年笑着道:“陈院士,恭喜。”
“谢谢方总。”陈建业爽朗的笑了。
“……”
聊了几句,方年话锋一转,平和地笑着:“其实我一直想问院士有没有责怪我没给你更好的机会。”
“毕竟对院士来说,消费级手机芯片的研发带来的成就感会远低于其它某些芯片项目上的突破。”
闻言,陈建业笑了:“方总多虑了,国产芯片事业的繁荣离不开每一个努力的工程师,我很满意现在的状态,而且我也找到了自己最擅长的领域。”
最后,方年笑着道:“明年合适的时候公司会给院士加加担子,还望院士多多贡献你的智慧。”
陈建业似有意外:“方总都知道了?”
“有所耳闻。”
“我这个糟老头子可不是抱怨啊。”
“院士哪里话。”
“哈哈……”
这次,陈建业的笑声中明显夹着点喜悦。
陈建业院士确实找到了他的专精领域,他的能力也确实不应该浪费在消费级芯片项目上。
更何况,新的手机SoC项目已基本功成,他的职责也有人可以承担起来……

======
PS:说好5章就5章,大不了每章字数多一点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