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小說 這樣的製作組和NPC真沒問題嗎 線上看-第0576集:好傢伙!也不懂籃球,也不懂足球,都可以聊的這麼大勁?看書

這樣的製作組和NPC真沒問題嗎
小說推薦這樣的製作組和NPC真沒問題嗎这样的制作组和NPC真没问题吗
井字游戏,一种规则简单,容易上手,并且在玩家熟悉了以后,正常情况都是以平局而收尾的游戏。如果说依靠不停的重复,不停的平局,一直等到其中一方因为某种原因而出现失误,导致失败的话,井字游戏从这种角度来说,也可以算得上是一种比拼毅力的游戏。又或者说,可以像许多棋类游戏一样,设定双方落子的时间限制,平局之后的再赛双方的剩余时间依旧继续计算,一直到某方时间耗尽,又或者说是迫于时间的压力而出现失误导致失败,这样也是可以决出胜负的。
当然,这些只是附加两个规则的井字游戏当中的其中一两种而已,井字游戏还可以附加其它的额外规则,变成内容更加丰富的游戏。而亚侍在于吴辽的对决当中召唤出来的特殊召唤兽「春田井」,其特色技能便是让双方强制玩花式的井字游戏!随机抽取一些拥有特殊附加规则的井字游戏玩法,采取五局三胜制,如果谁先赢够三局,就算获得最终的胜利。虽然亚侍一而再,再而三的腔调过,这些特殊规则的井字游戏当中,先手优势和后手优势的模式数量是五五开的。但根据先前亚侍的行为以及描述,吴辽很清楚,在这些特殊模式当中,先手就算不是必胜,也肯定是占据很大优势的!
神秘老公晚上好
根据亚侍所说,这里决定先后手是用一种非常传统,而且非常公平,并且在某个著名的团队对抗型的球类体育项目当中也沿用了好多年的方法来进行的!但是,上集亚侍却并没有说明这个方法到底是什么!
『没错!这个方式就是……』此时亚侍终于给出了答案,『就是——抛硬币!在比赛开始前,由裁判抛硬币,然后由双方队长猜测硬币是正面还是反面,猜对的就先手发球!又或者说,在裁判的监督之下,由其中一边的队长抛硬币,另外一边的队长猜正反,如果他猜对了,就是他那边发球,猜错了的话就是由抛硬币的这一方发球!』
『什么鬼啊!』吴辽一听,自然是无法接受的,只见他立即吐槽道:『到底是什么球类体育运动会用这么不正规的方式来决定谁先手,谁后手啊?这合理吗?这河里吗?要是抛硬币能够决定先后手的话,那怎么不直接用抛硬币的方式决定输赢呢?这样一来的话,比赛的时间不就也节省了么?直接快进到比赛结束,岂不美哉啊?你说是不是?』毕竟这实在是太荒谬了,太荒唐了,他怎么听都怎么觉得不合理。
『对了!』经过刚刚的一番吐槽过后,吴辽才发现自己光顾着吐槽,却还不知道这个拥有如此荒唐的决定先手权方式的体育项目到底是什么来的,这才问道:『兄啊!你说的这个著名的团队对抗型的球类体育项目,到底是什么啊?团体弹珠弹球比赛?团队弹弹球比赛?还是团队溜溜球比赛?又或者是,一边跳「两只老虎爱跳舞,小兔子乖乖拔萝卜!」,一边拍皮球的比赛呢?不行!一提到这个我的DNA就动了!』说着说着,吴辽就开始像海草一样左右扭动了起来,并且还不由自主的转说为唱:『两只老虎爱跳舞!耶!小兔子乖乖拔萝卜!耶!小螺号呀滴滴滴地吹!耶!我去海鸥真是肥!耶!』
『别唱了!自己人,别开腔!』位于观众席上的苏雨兮赶忙大声试图阻止吴辽继续唱下去。
『就是说啊!自己人,别开腔啊!』凌云罗也附和道。
『弟啊!我们比赛就比赛,不要整这些乱七八糟的玩意儿,行不行啊?就算不是自己人,也不能这样随便开腔啊!』亚侍也附和道。
其实吴辽唱的也没有多差,也没有多难听,只是扭动的太诡异了,才让作为旁观者的凌云罗和苏雨兮,以及作为对手的亚侍感到了十分的不适。
『你唱的我都想唱了!要不,我们来个合唱,怎么样啊?』苍银瓶倒是一副很有兴致的样子。
祸水天下 田艾文
『停!停!停!』苏雨兮一听,赶忙阻止了苍银瓶,并说道:『可以接地气,但是不能接地府!瓶子,你唱歌什么样,自己心里没点数么?人越菜,瘾越大,越是自己不擅长的东西,就越喜欢去钻研!这倒是没什么问题,毕竟以普遍理性而论,新手期肯定是所有阶段里面最有意思的阶段!毕竟,中期会感觉很重复,很无聊,瓶颈期则会很感到很苦恼,后期则是那种寂寞感比较强的无聊,所以最有意思的还是初期,因为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会,所以充满了好奇,也充满了乐趣!不是么?但问题是,别人唱歌只是要钱的,而你唱歌可是要命的!你就不能注意这一点么?都已经要命了,还非要高歌一曲,你这是跟《哆啦A梦》里的胖虎一样没有自知之明么?你好歹是凌云帝国的大公主,这点自知之明难道都没有啊?这合理吗?这河里吗?』
看到其他人你一言我一语的样子,吴辽也意识到自己刚才确实是失态了,便是站定在原地,保持立正的状态,一言不发的等待着。
『足球!是足球!』过了一会儿,亚侍对吴辽说道:『你说的这个问题的答案,就是足球!虽然我也不明白为什么,但在你们人类的世界里,不少正规的,大型的足球比赛里,在很长一段时间里,确实都是使用抛硬币的方式来决定先后手的!一开始,我是不能理解的,这种玩意儿对于我而言,就像是少林功夫加唱歌跳舞一样,让我摸不着头脑!但是,经历了很长时间的思考之后,我终于领悟到了这其中的道理!——因为足球比赛是分上半场和下半场的,如果抛硬币赢了的话,确实是可以在上半场先开球,但是这样一来的话,下半场就会变成对方开球了!从结果上来说,还是一人先开球一次嘛!这就好比两个人抽奖,抽奖箱里只有两张奖券,一张是中奖的,另一张则是没中的。虽然说先去抽的那个人,如果抽到了中奖的那个奖券,就等于剥夺了另外一个人中奖的机会,如果这么看的话,确实先手是有利的!但是反过来看的话,先抽的那个人如果没中奖的话,那后面一个人就算不用抽,结果也已经注定了,不是么?』
『哦?原来是足球么?』刚刚听亚侍这么一说,吴辽才猛然想起来,『好像确实是这么一回事!我虽然不懂足球,但这方面也是略有耳闻的!在足球的赛事里呢,关于双方先后手什么的,关于双方场地什么的,好像就是抛硬币决定的!当然也有友好协商的,毕竟每个队伍,每个球员对于先后手的习惯,对于场地的习惯,对于风向的习惯,都是不太一样的嘛!无论是抛硬币选择,又或者是协商选择,那都是公平的体现嘛!而且,上半场决定了之后,下半场双方也会交换场地,交换先后手的,从本质上来说,先后其实也没区别了,毕竟大家轮流来,都是有机会的嘛!』吴辽说这些话的时候都是一顿一顿的,充满了迟疑,语气和语调也透露出了不自信的感觉,毕竟他确实是不了解足球的嘛!
『好家伙!我直接好家伙!』亚侍感慨道:『闹了半天,我们两个都是不懂足球,也不懂篮球的啊!这下有意思了!明明我们都不懂,却还可以说这么半天,真是好玩啊!』
都一样,其实都一样,无论是亚侍也好,吴辽也好,他们都不了解足球,也不了解篮球,都不是球迷,但是,这并不影响他们讨论足球和篮球相关的东西!毕竟,俗话说的好,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就算是外行,看热闹也是完全没有问题的嘛!况且,内行也都不是一开始就是内行的,内行人也都是从外行人通过一点一点的学习、探索、了解,才慢慢的从外行人变成内行人的嘛!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那么,废话不多说,我们开始吧!』吴辽一脸严肃的看着亚侍,『先抽取模式,然后抛硬币决定先后手,接着才是正式开始井字游戏,是这样吧?』他按照自己的猜测和理解,把这次比赛的规则说明了一遍。
『是的!就是这样!』亚侍点头道,『先开始抽取模式,然后再抛硬币,最后才是正式开始!既然你已经决定开始了,那我自然也没有再多说废话的必要了!开始!第一步,选择游戏模式!』
系统提示:游戏模式抽取中……
系统提示:游戏模式抽取完毕!
系统提示:决定——游戏模式「井字游戏-1323号模式」!
模式很快就出来了,不过只有一个编号,并没有具体的说明,让人根本看不懂。
『接下来,抛硬币了!』亚侍说着,便是拿出了一枚硬币,往天上一丢,『你现在就可以猜了,你猜对了就是你先手,猜错了就是我先手,你看如何啊?如果你觉得这样不合适的话,那就我来猜,我猜对了就我先手,我猜错了就你先手,怎么样?』
『还是我来猜吧!』吴辽抬头看向了被亚侍抛的老高的硬币,说道:『不过,我有个问题想问!』
『什么问题?你问吧!』亚侍回应道,『不过,既然你都觉得你来猜正反了,我建议你最好还是先猜了再问,免得等下硬币落下来了,你又没猜到底是哪边,这样的话,也就只能算你输了!』
『没关系的,你又不是不知道,在解说的时候,时间是停住流动的!只要我们继续解说,就肯定可以在硬币落下之间把话给说完的!这就如同我们如果继续前进,前方的路就会不断延伸一样!』吴辽漫不经心的解释道,『而且,我想问的就是这个!抛这么高,按照正常的方式你接得住么?如果你用魔法去接的话,那不就是作弊的嫌疑了么?而且就算你正常的接住了,也会有作弊的嫌疑吧?不是我不相信你,只是这种作弊的嫌疑是确实存在的!你应该跟我一样,都想堂堂正正的打败对方,不是么?所以这种存在作弊嫌疑的情况,你应该也是不想发生的吧?对不对?』
在吴辽的概念里,抛硬币就是一个人先把硬币向上抛,然后这个人再在硬币落下来的时候用一边的手背接住硬币,同时用另一边的手掌盖住硬币,然后让其他人来进行猜测。而刚刚亚侍向上抛硬币的高度实在是太高了,远远超出了一般人能够驾驭的高度,根本就没有可能接住!在吴辽看来,如果亚侍不使用特殊的手段的话,那么这枚硬币最后的结果,必定只有一个,那便是掉落在地上!
『你在说什么呢?你难道以为,我要用那种使用双手接住硬币的传统猜硬币方式么?』亚侍自然也是很快就听明白了吴辽的意思,他立刻解释道:『所以我才说让你现在猜啊!这枚硬币是要落地的,就像是足球比赛的时候抛硬币最后也是要落在草地上一样!只有硬币落地,大家都看的清清楚楚,那才能算是公平,公开啊!』
『原来是这样啊……』吴辽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是他先入为主的观念影响了他自己的判断。
女学生的男老师
毕竟,以前吴辽所看到的抛硬币,都是那种由一个人把硬币往上一抛,然后再用其中一只手的手背接住,同时用另一只手的手掌压住硬币,让大家猜测的模式。这种模式确实是存在作弊的可能的,毕竟硬币在抛硬币的人手上,大家在他拿开手之前,都是不知道硬币在里面的状况的。既然是这样,那么抛硬币和接硬币的那个人,就肯定是可以有办法根据他的需要转换硬币的正反面的。虽然这种事并不是绝对的,抛硬币、接硬币的人并不是一定就会这么做,但是这种可能性也是确实存在的!
于是,在又思量了一番之后,吴辽也在硬币落地之前,给出了他的答案!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晓!
To Be Continu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