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小说 我娘子天下第一-第八百八十八章隔閡消彌分享

我娘子天下第一
小說推薦我娘子天下第一我娘子天下第一
柳之安怅然若失的吐了一口气,神色欣慰的看着柳明志:“老夫还以为你会认为老夫太过不择手段,心狠手辣了。
会站在自己的道德观点上指责老夫一番呢!”
“你所做的一切都是因为我脚踏七星的缘故,我凭什么会指责你,又有什么资格去指责你?
你所背负的压力重若万钧,不知道比我所承受的一些委屈大了多少。
说到底,万般皆有因啊!
你为了我好,我总不能以我的角度去评价你所做事情的角度对错与否!”
柳之安再次拍了拍柳明志的肩膀,脸色流露出轻松写意的神色。
“孩子,老夫不否认自己手上沾染了很多鲜血跟杀孽,纵然非我亲手所杀,可是他们的身死的根源却始终因我而起。
但是有一点,无论你信不信,我都希望你理解。
但凡死在商战之下的那些家族没有一个是死有余辜的。
正如你方才所说,是他们捞过界了,吃相太难看了,终究是要惹祸上身的。
一块肉就那么大,你抢了别人手里的肉,就要做好被人还击的准备。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才是亘古不变的道理。
他们过界抢饭吃的行径,纵然老夫不动手,其余几家金陵的老家族也不会放过他们的。
落在老夫手里,除了十恶不赦的人,老夫都不会牵连他们的妻儿老小,落在别人的手里,是什么下场可想而知。
至于那些被灭族的商行,自然有他们该灭亡的理由。
这点你也是懂得!
人品上老夫还是可以保证的,老夫并非那种嗜杀之人,一言不合就要灭人根基,将其斩草除根决然不是老夫的风格。”
“这点我还是相信的,毕竟沈家,顾家他们就是最好的证明。
你有没有什么想问我的吗?比如我到底是不是你的儿子?”
柳之安眉头一凝,神色有些犹豫的上下打量着柳明志:“就像你刚刚推算所说的那些话,老夫确实不止一次怀疑你的身份问题。
毕竟当年你醒来之后,行为,性格跟以往大相径庭,完全没办法想象这是一个人昏死一次之后就能发生的转变。
苗 疆 蛊 事 2
常言道,知子莫若母,当爹的跟母亲一样同样了解自己的儿子。
对于你骤然间的转变,我确实一时间接受不了。
前前后后调查了所有的蛛丝马迹,依旧找不到你被调包的证据。
后来渐渐地也就将此事给搁置下来,默默的忘却了,只是老夫的心里始终…..始终…….”
柳明志明白柳之安想说什么,直接就接了过去:“始终有一根刺对吧?”
柳之安不置可否的点点头:“是啊,不过现在好了,拨开迷雾见天日,现在所有的刺都不在了。
老夫心里的担忧也可以彻底放下了。
至于还有什么别的想问的嘛,你是怎么知道柳敬不是老夫的?”
“柳敬?”
柳明志微微怔然了一下就反应过来,柳敬应该就是宫墙之上那个假冒的柳之安了。
望着柳之安好奇不已的目光,柳明志重新拿起了自己丢在桌案上的旱烟袋装了一锅对着灯火点燃吞吐开来。
“你跟柳伯待一起的时候,能闻到他身上有什么不同于别人的味道吗?”
嫡女狂妃:抢亲请排队 公子覆
柳之安微微嘀咕了一下便明悟过来了,抬手拍了一下书桌。
“狗日的,老夫不止一次跟他说少抽点旱烟,少抽点旱烟,就是不听,上来就把老夫个暴露了,老夫饶不了他。
当时我接到柳远的传书还挺纳闷呢,是不是袁无面的易容术出了岔子被你看出来了。
否则你如何会斩钉截铁的让柳远给老夫传书让我回来。
原来真正的症结竟然是出在了柳敬的身上!
不过老夫没事的时候也抽两口,虽然不多,但是你就一点怀疑没有吗?”
柳大少咧嘴一笑,将手里的烟枪清理干净,用茶水清洗了一下烟嘴挂回了原处。
“这玩意偶然来上一口绝对不会留下浓重的烟火味道,常年旱烟在手的人只要一靠近就能感觉出来。
再说了,你这个糟老头子,本少爷盼着你好几次驾鹤西去了,好让本少爷继承家业你都不舍得找阎王爷去,岂会自己就无端端的送死去。
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柳之安翻了个白眼,对着柳大少的屁股来了一脚。
“去你娘的,老子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个白眼狼。
去客厅用饭吧,估计你娘她们也等急了。”
柳大少拍了拍屁股上的脚印,脸色郁闷的朝着门外走去。
重生之庶女无双 森沐
“老头子,本少爷现在可是一国之君,你再敢这样可是要被满门抄斩的。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本少爷自立门户了,反正又抄不到我自己的头上。
我劝你自重一些,小心哪天本少爷就大义灭亲了。”
“老子去你娘的,你就是一统三国成就千古一帝那也是老子的种。
老子屁的荣华富贵没沾你一点,还要在史书上跟你一起背负千古骂名。
你竟然还想拿老子开刀,你是活腻歪了!”
爷俩骂骂咧咧父慈子孝的朝着正厅走去,柳明志的脚步忽然慢了下来。
“老头子,三叔真的不在人世了吗?
经历过了这么多事情,本来我已经有些怀疑三叔是否真的去世了。
神与魔我与你
现在我就更怀疑三叔是否还在人世了。
尤其是去年我去近郊皇陵跟老周会面回来,去了魏永跟老姜府上的那些日子,我在一处民巷里错会了一道身影。
那道身影像极了三叔,可是后来我却并未证明什么。
完結 小說 排行
现在一切稳定了下来,我就问你一句,三叔是否还活着?”
柳之安神色僵硬了一下,在柳明志转身的一刹那一闪而逝。
“重要吗?”
“对我来说不算重要,对二哥跟薇儿来说却非常重要。
如果三叔还尚在人世的话,对于薇儿跟二哥来说应该是一个天大的惊喜……不对…..就是一个天大的惊喜。”
柳之安的神色渐渐复杂起来,沉默了良久重重的叹息了一声。
“唉!吃饭去吧!”
柳明志看着柳之安一马当先的背影,若有所思的沉吟了片刻,舔着发干的嘴角跟了上去。
正厅之中,柳夫人以及柳大少的一干娘子跟小妹与十三姨,正围着饭桌愁眉不展的徘徊着。
都这么久了,这爷俩到底聊什么聊了这么久还没有出来。
站在一旁的刚刚回来的安狗儿跟露娅还有安黛儿母女面面相觑的看着柳家的一群女眷,不知道出了什么情况。
“爹!大哥!”
安狗儿的一声爹跟大哥引的众人朝着后厅门堂看去。
果然父子俩神色各异的走了出来,从两人的表情之上几乎看不出什么来。
“老爷,志儿,你们终于出来了,再晚一会菜就全凉了。”
柳之安依旧一副老狐狸的笑脸,示意众人入座。
看着众人将目光看向了柳大少,柳之安眉头微皱的坐到了首位上。
“在家里他就是夫人你的儿子,铃儿妹妹你的外甥,韵儿你们的夫君,萱儿,江河,露娅你们的大哥。
看他做什么,老夫让你们坐你们就坐!”
柳之安在书房里跟来正厅的路上一直跟儿子插科打诨,就是不希望因为他的身份有所转变就跟家人变得疏远了!
比起世袭皇帝,他是半路皇帝,经历过人情冷暖,享受过亲情人伦。
当了皇帝就能不认自己家的妻儿老小了吗?
柳大少察觉出柳之安的语气有些不对,立刻明悟了老头子的心思。
这也就是自己,也许换了别人,老头子的话可能真的会引起一些间隙来。
“娘,十三姨,韵儿,萱儿,江河……….老头子说的对,在自己家里没有那么多讲究,吃饭,都吃饭!
什么皇帝不皇帝的,本少爷就不在乎。”
众人这才开始入座,慢慢的放松下来。
柳明志看着齐韵对面空荡荡的那把属于三公主李嫣的椅子!
“韵儿,嫣儿还闷在房中呢?”
齐韵神色无奈的点点头:“嗯!嫣儿妹妹说她有些不舒服!”
“吃,待会我去给她送些吃食。”
柳明志收起了复杂的目光,笑呵呵的夹起一块酱肉放到了柳夫人的碗中。
“娘,筹备了一桌子饭菜辛苦了,吃点肉补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