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小說 十方武聖討論-294 記錄 下讀書

十方武聖
小說推薦十方武聖十方武圣
“鲸洪决,我如今修到了第二层,第一层修成后翻两倍,第二层翻四倍,第三层若是能成功,便是翻十六倍!!这一层绝对是质的飞跃!若我能成功,实力就算没有定感,也能飞跃般的暴涨!”
想到这里,魏合心头充满期待,之前九影去世的伤感,也被稍稍冲淡一些。
“速度快些,天色不早了。”想到这里,魏合催促了一句。
“好的老爷。”车夫赶紧回道。
九影的去世,宛如大海中缓缓沉入的一块石子,没有引起任何波澜。
除了魏合和一些受了他恩惠的人,不时会前去宅院祭拜一番,其余便再没有痕迹。
而魏合,自从得了明月长鲸图后,每日里绝大部分时间,都独自盘坐在画前,静静感悟修行。
鲸洪决在画卷的刺激下,正缓缓的发生质变。
魏合的全身鲸洪决气血,正在新的刺激下,产生某种奇异的变化。
除开鲸洪决外,他所修行的真功,也即将达到尽头。
是的。
天印九伐真功,名义上是可以有机会缔造真人的功法。
而真人,其实就是铭感。
只有接触了真实之人,才可以被尊称为真人。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而铭感境界,便是大部分真功的极限。
天印九伐便是如此,上官纪也好,他父亲也好,都是铭感强者,也就是都是真人。
但这,便已经是真功的极限了。
魏合看似表面修行了一大堆的功法,但他真正的核心,还是一门——覆雨聚云功。
因为他当初锻骨的骨体,便是聚云骨体。也就是覆雨聚云功的独有骨体。
也正是这个基础,才能让他将自己的根骨,一举逆转。
而如今,覆雨聚云功即将到达极限。
呼….
魏合长长吐出一口气。
他注视着面前悬挂的明月长鲸图,感受体内已经缓缓成型的第三个血囊雏形。
“鲸洪决是典型的修行快,瓶颈极难,还危险。这点对我来说,反而不算什么。如今的麻烦,还是在主修功法…”
“覆雨聚云功的极限…”魏合低头,翻开万青院的最完整秘籍,也就是覆雨聚云功的完整密册。
这上边记录了这门功法的开创者,上官家的一名先祖,所留下的全套修行记录。
“覆雨聚云功的极限,便是第九层,也即是定感一次。之后便没了….之后,我又该何去何从?”
魏合心中忧虑。
他虽然兼修了一大堆功法,但其余八门天印九伐的真功,全是卡在第九层,也就是定感一次,便没了前路。
“看来….终究还是要走到这一步…”魏合很早以前,便考虑过这个问题。
当主修功法走到极致后,该如何是好。
破境珠再强,也是需要一个方向道路,才能前行。
而他的准备,便是在原有功法的基础上,强行突破!
将覆雨聚云功,真正延伸出去,自创出更高功法!
“覆海劲….定感一次…既然上官家能做到,我兼修这么多用于研究的功法,还有破境珠辅助,又有什么不可能的?”
“既然要自创,那么就必须多了解真实世界是个什么样,并且了解覆雨聚云功是如何影响真实,让其按照规定好的方向,强化自身的?”
魏合心中有着诸多念头思路。这些都需要一条条的验证。
覆雨劲走的是速度路线,在秘籍的记录上,定感后也是走的这个方向偏向。
“那么,就从现在开始模拟吧….以五灵衍息术,秋鹿决,化云烟,三种功法为基础,模拟研究未来覆雨劲的方向….”
这注定是个浩大工程,要从原有的基础上,更进一步,突破覆雨聚云功的极限。
就算魏合遍阅大量武道秘籍,也不能保证自己能做到这点。
还好的是破境珠在身,让他可以不断突破模拟,强行演算不同方向是否具备可行性。
最快的办法,就是虚构一些路线方向,然后用破境珠想象各种异兽药引,填入其中,试着突破,看看效果。
这种方法相当于碰运气,而且消耗极大,时间也需要极长。
但魏合现在正好有时间,等先修行完鲸洪决,就可以专心开始尝试这件事。
练脏十二关,他基本已经突破完毕,接下来便是进行定感一次的开,封,两个阶段。
完成两个阶段后,他若是能撑住不异化,那便是定感一次成功。
到那时全身劲力活化为还真劲,身体也会出现变化。变得更加契合主修功法,更能发挥功法威力。
*
*
*
一年后….
宜州李童的归降,让吴军大军压境,威逼泰州。
同年,太湖之争落下帷幕,徐舟踏湖飘然而去。
黄寺唯面色灰败,沉默不语,数日后不知所踪。
这场绵延数年的长久辩论,终于在如今,彻底落幕。
恒物论的徐舟以及他背后的诸多代表利益集团,他们的获胜,隐隐和吴国大军压境,交相呼应。
这似乎也反应了如今的大元,风雨飘摇中,人们最需要的是什么。
九月。
香取教另一大将安湛,率军归降吴国,大元震动。
十九州已有三处落入敌手。
唐彦在三州内大肆改革制度,镇压一切武道,焚烧门派秘籍,颁发禁武令。
所有各类资源,纷纷被搜刮一空,运回吴国。
大量吴国平民被迁徙入境,元国民众被定为次等人。
三州武林奋起反抗,多次刺杀吴军主将,但都被吴军轻易镇压。
大量武林人士被斩首悬尸,短短半月,便有数十门派拳馆被灭门。
但让人诧异的是,尽管武林反抗得轰轰烈烈,可元国三州的大部分民众,却没有太大反应。
没了之前的各地沉重赋税,他们似乎还过得比以前更好些。
而在距离战区还隔了大片区域,半个泰州的锦州。
魏合一家,却已经渐渐融入到了卫芳城的生活。
“下午我约了母亲还有宋府的清月夫人一起,去城外踏青,顺带去买点新鲜运来的草莓。”
万青青坐在梳妆台前,仔仔细细的梳理长发。
她面容和刚来卫芳城时,已经不同了。
那时候所有万毒门的人,都才从成天担惊受怕的生活中脱离出来。
还没调整恢复。
如今,万青青已经彻底融入了卫芳城平静温和的日常里。
她的武道进展极慢,达到锻骨已经是极限,再想往前,没有十几年功夫想也别想。
而且这还只是有可能突破。
和她一样,万菱也是如此,当初受了暗伤,如今导致修为毫无寸进。
也因此,母女两都看淡了,平凡人的富贵生活,也让她们渐渐放松了曾经紧绷的精神。
“小安呢?”魏合在一旁披上长袍问。
“去他爷爷奶奶那边玩了。二老想孙子了,也让他过去住几天。”万青青回道,“小河你要和我们一起吗?”
“不了。我还有事。”魏合摇头。“你们玩得开心,不要吝啬钱。”
“知道了。只是,你每次都不去,会给人感觉不好吧?”万青青轻声道。“哪怕五次去一次也好。你如今已经练脏了,没必要把自己逼得这么近,你已经很快了。”
“你们去玩吧。”魏合笑了笑,“我是真的没兴趣。”
万青青回头看着他,叹息一声。
“好吧好吧,知道你肯定又去静修室练功。”
她有些想不通,魏合练完主修功法后,怎么每天还要花这么多时间在习武上。
虽然一个人的实力确实很重要,但不能为了实力放弃其他一切。
否则他们修行武道为的是什么?
“去吧,注意安全。”魏合没多做解释。
如今锦州虽然看似和平,但大元风雨飘摇。吴国大军压境,怕是早晚要出事。
他实力虽强,但并非没有对手。
一个泰州无始宗,就逼得他背井离乡逃难。
而在战争中,就算是无始宗那般的庞然大物,面对战乱,恐怕也会面临危险。
所以他还远没有到能安心休息,安心享受生活的时候。
万青青很快打扮好,乘车离开了。
魏合独自留下,休息了一阵,才起身朝着后院走去。
正午时分,秋叶纷飞落下,一些枯黄一些暗红。
魏合穿过走廊时,风吹气后院树上的落叶,有一片叶子,翻飞着,轻轻飘到他脚前。
他顿住不动,看了看叶子,又看了看侧面的庭院。
嘻嘻嘻….
忽然,一阵小女孩的嬉笑声,紧贴着魏合的后背一下响起。
紧接着,他的左手感觉到一股冰凉的风,从手指缝间流淌而过。
魏合抬起左手,看到自己手背上的皮肤,明显缓缓泛起一层白霜。
那白霜,就像是被冷冻了许久后,才会出现的冰冷霜花。
而这,仅仅只是刚刚一瞬间发生。
魏合面色不变,往前踏步离开。
自从左手超感后,他便偶尔会遇到这种情形。
“这便是九种鬼风的第一种么?”
魏合缓步走进静修室,点燃凝神香,关门,静坐。
随着左手超感慢慢被强化,他正逐渐接近能满足定感的超感强度。
而随之带来的,便是真实世界伴随的各种危险麻烦。
有些东西,你感知不到,他便不会有危险。
而当你感知到,察觉到,危险便会大幅度增强。
就算它们没有伤害人的意思,可人类本身的感知,是有极限的。
符道成仙
紫龙战神
就像注视正午的太阳,时间久了眼睛也会损伤。从而彻底失明。
但从没人会用耳朵看太阳被灼伤。因为耳朵无法接受光芒。
真实也是如此。
魏合一边苦修鲸洪决,一边也在整合所有收集到的资料,按照自己的方式,在尝试将真实世界描绘出来。
尽管他只有一只左手能感知到。
但不妨碍他进行信息采集。
静坐了一会儿,魏合深吸一口气,感觉左手的冰冷渐渐恢复。
这才进行心头总结。
“接触真实九种鬼风的第一种,莺笑。时间约莫三秒。护身劲力无效,左手皮肤肌肉中度冻伤。恢复时间待定。”
“定感一次时,会必然接触到真实危险,便是第一种鬼风,莺笑。
莺笑风:特点极寒,无视护身劲力,无规律出没。疑似活物。其余待定。”
魏合想到这里,拿起早已准备好的纸笔,低头书写记录起来。
他用的记录文字是汉字,自然除了他没人能看懂。
而这样的记录,在之前还有很多,这是他搬来卫芳城后,坚持下来的笔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