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玄幻小說 他從地獄裡來-497:戎杳番外:終篇1(一更)展示

他從地獄裡來
小說推薦他從地獄裡來他从地狱里来
党党四岁零两个月的时候,学了跆拳道,教练说他是天赋型,但对练时,他总是输。
这次又输了。
他耷拉着脑袋下台。
戎黎坐在观战区,第一排,一双长腿往前伸着,不笑的时候气场太强,把旁边的教练衬得像路人。
“为什么不还手?”
党党说:“我不喜欢打人。”
这一点,党党不像戎黎。
戎黎是攻击型,不反对用暴力解决问题。。
“你可以不主动攻击别人,但如果别人攻击你,你就必须还击回去。”他给了党党几秒钟的消化时间,“懂了吗?”
党党很聪明:“懂了。”
“上去。”
戎黎有胜负欲。
党党其实也有,只是小君子不会轻易动手。
第二轮对练开始,戎黎让教练换了人。
先换了个五岁大的黑带一段,一段全程没碰到党党一下,还摔了个大马趴,哭着向他妈告状去了。
然后换了个六岁大的黑带三段,三段踢到了党党一脚,党党回击,一招把三段KO。
不错。
戎黎颇为满意:“以后在外面也是,挨打了要打回去。”
这是戎黎的教育观:
可以不打人,但绝对不准挨打。
也不是总这么强硬,戎黎也有柔和的时候,比如带党党去看牙医。
党党像他,嗜甜,有两颗龋齿。
戎黎带他进诊室的时候,刚好有人在补牙,机器钻牙的声音听着都让人牙根打颤。
“爸爸,我害怕。”
党党平时胆子不小,但也到底才四岁零三个月,奶粉还没戒。
“不用怕,补牙不疼,我也补过。”戎黎难得说话这么轻声细气,“医生给你弄牙齿的时候不可以说话,但如果你觉得很疼很疼,可以戳一下我的手,我会让医生停下来。”
“如果一点点疼呢?”
戎黎瞥了他一眼,打开游戏:“忍着。”
“哦。”
戎黎一局游戏打了八分钟,结束的时候刚好到党党了。
夜·色
补牙不疼,就是有点酸。
之后,戎黎管党党吃糖管得很严,徐檀兮管戎黎吃糖也管很严。
戎黎有时候也会很严厉,他真正动怒的时候,会连名带姓地喊党党。
“戎九思。”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螺丝刀掉在了地上。
党党抬头。
霸氣
戎黎走过来,把螺丝刀捡起来:“这个哪来的?”
电视机开着,刚刚只差一点点,螺丝刀就要插进插座了。
党党知道自己闯祸了,立正站好:“抽屉里拿的。”
“你自己拿的?”
“嗯。”
戎黎坐下,螺丝刀被他扔在茶几上,噹的一声响:“有电的东西不能碰,我说没说过?”
什么是有电的东西,党党三岁的时候戎黎就教过了。
“说过。”
“那你为什么不听?”
党党正是对什么都好奇的年纪,求知欲很强:“我不知道为什么不能碰。”
“站这别动。”
戎黎去把电脑拿来,打开类似事件的视频,一个个给他放,血腥的也放。
放完之后,戎黎问:“现在知道了?”
“知道了。”
“还碰不碰了?”
“不碰。”
戎黎关上电脑,把他拎到门外的墙边:“在这站着,没让你进来不准进来。”
如果不是徐檀兮反对暴力教育,依照戎黎的性子,党党这次得挨打。
当然,戎黎也有温柔的时候,比如党党生病的时候。
党党四岁零五个月时,得了阑尾炎,是感冒发烧引起的。
进手术室之前,党党问戎黎:“爸爸,可不可以不开刀?”
“不可以,不开刀会好不了。”徐檀兮刚刚出去了,和主治医生去准备手术,戎黎擦了擦党党头上的汗,“不用害怕,妈妈也会在手术室里。”
徐檀兮做过很多大手术,但党党的阑尾炎手术她不敢做,会手抖。
主刀的是同科室的主任,她进去协助。
手术没到一个小时,很顺利。麻药过后,党党也不喊疼。
盛世 寵 婚
“疼不疼?”
党党发现爸爸说话比平时要更小声。
“不疼。”
其实是疼的,可是妈妈的眼睛很红,他怕说了疼妈妈会哭。
妈妈说眼睛进沙子了,要去卫生间洗一洗。
他没有拆穿。
但妈妈走了之后,爸爸拆穿了他:“谁教你撒谎了?开刀没有不疼的。”
“我是男孩子,可以忍。”党党攥着拳头忍。
这是戎黎教的。
“你是小孩子,忍不了的时候也可以哭。”戎黎起身,弯腰亲了党党一下,“但现在我要去安慰你妈妈,你先自己一个人哭行不行?”
“嗯。”
我启蒙了文娱盛世
戎黎很少亲党党。
戎黎从来不会把爱和喜欢挂在嘴边,但党党知道,爸爸很爱他。
他教会他强大,教会他温柔。
妈妈教他耐心、绅士,教他君子的可为与不可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