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小說 我的治癒系遊戲笔趣-第85章 它正在看着我鑒賞

我的治癒系遊戲
小說推薦我的治癒系遊戲我的治愈系游戏
床板下面的文字让韩非头皮发麻,因为他现在也是这种感觉。
有什么东西从他进屋开始就盯上了他,他能感到对方的视线,但是却找不到对方的位置。
为了弄清楚真相,韩非握紧手中的水果刀,钻到了床下面。
和屋子里的干净整洁比起来,这床底下简直就是另外一个世界。
木质床板上满是一道道的血迹,有人用笔记录下了他生命最后的一段时间。
空間 商 女 之 攝政 王妃
“那个眼睛又出现了,只要我一关灯,它就会看着我,该死,那到底是什么东西!”
“逃不掉,无论躲在哪里它都能看见我,它一直跟着我!”
“我要被逼疯了!它甚至开始出现在水杯底座和冰箱食品缝隙当中,它为什么对我满是怨恨,它究竟想要干什么?”
“不止一只!那眼睛不止一只!这房间里到处都是眼睛!”
“我只要睁开眼就会看见它,无论在哪里醒来,我第一眼总能看到它!它躲在壁橱的缝隙中,书架的后面,甚至还有床板的缝隙中!”
“它无处不在!”
“哈哈哈哈!我终于想到了一个让它消失的办法!”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刺瞎我自己的双眼之后,我依旧能看到它?难道它跑到了我的眼眶里?”
最开始的文字书写的还算工整,再往后就变得极为潦草,书写者似乎正处于狂乱和不安当中。
自从他把眼睛戳瞎之后,用笔书写的文字就少了很多,大部分都是用手指挖出的带着血的痕迹。
他不断重复着一句话,给人的感觉就好像他已经彻底疯了一样。
“屋子表面看上去很正常,但随便一个床板下面就隐藏着这么恐怖的信息……”
屋子里的眼睛像是鬼,又像是一种诅咒,只要沾上,就连挖去双眼都无法摆脱对方。
把枕头放回原位,韩非枕着枕头从床底下这个角度观察房间,他想要体验对方曾经的经历,方便自己揣摩对方的心理,还原最初的恐怖,以前他扮演某个角色的时候就会去做这样的事情。
和空旷的房间比起来,狭窄的床底下似乎更有安全感。
“那个把屋主人逼疯的眼睛会在哪里出现?”韩非一手握刀,另一只手空了出来,他准备找机会触碰那眼珠一下。
屋子里静悄悄的,一片死寂,韩非没有看到眼珠,但是他能感觉到自己此时正被那枚眼珠盯着。
瞳孔在眼眶中转动,韩非仔细观察房间,他之前将屋子里所有家具的位置全部记了下来,此时任何物品出现变化,他都能在最短时间内发现。
“找到了!”躲在床下的韩非看见过道上多了一个洋娃娃:“屋子里的洋娃娃就是鬼?还是说鬼隐藏在洋娃娃的身体上?我需要用刀子破坏所有娃娃吗?”
一切都是未知,上一任屋主没有留下太多有用的信息,只是播撒了恐惧。
韩非正在思考的时候,过道上那个洋娃娃毫无征兆的摔倒了,它趴在地上,那两枚眼珠子直勾勾的看着床底下的韩非。
一瞬间,韩非产生了一种很不妙的感觉,他下意识扭头,正巧看到床板缝隙中有一只血红色的眼睛在看着他。
在极度惊恐之后,韩非的大脑直接做出了用刀去砍的指令,不过当他举起握刀的手时,那只眼睛已经消失了,一切就好像都是他自己的幻觉一样。
深吸一口气,韩非再次看向过道,此时那个洋娃娃已经不见了。
“看见‘蜘蛛’不可怕,可怕的是看见它后,它很快就不见了。”
韩非知道有一个洋娃娃跑出了房间,但现在不知道对方去了哪里。
“会不会它也在床下?”
越想越瘆人,韩非直接将床板掀开,这屋子里没有任何一个安全的地方。
不管躲到哪里都会被眼睛看到,所以想要破局就只有一条路,尽快调查出有用的线索。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看着床板上的文字,韩非意识到屋主人不是直接被弄死的,而是被眼珠慢慢折磨死的。
“1084房间的鬼有很重的怨念,这样的鬼最为恐怖可怕,不过这对我来说勉强算是一个好消息。”
慢慢折磨,韩非就有足够的时间去寻找破局的机会,如果是那种见面直接开杀的鬼,韩非就只能先退出游戏保命了。
“不能慌,稳住自己的节奏。”韩非不去想眼珠和布娃娃,来到书架旁边,翻找了许久,最后找到了一本练习用的画册。
打开画册,里面是一个小孩的涂鸦,她画的大部分画都和家庭有关,很多画旁边还歪歪斜斜写着一些字和拼音。
“我们搬进了一个新家!这里比我们以前的家大很多,还有钢琴和好多布娃娃。”
“爸爸是我的爸爸,妈妈是我的妈妈,我不允许别人这么叫他们!”
“这里现在是我的家,爸爸、妈妈和所有的布娃娃都是我的!”
“她为什么总要和我抢东西,她弄丢了自己的爸爸和妈妈,还想要抢走我的爸爸和妈妈。”
“我要想办法把她骗走,她看不见,肯定找不到回来的路!”
“她是怎么找回来的?我好讨厌她!讨厌她身上的所有东西!真想让她永远消失!”
“嘻嘻,她是个看不见的瞎子,只要我不说话,她就不知道是我杀了她。”
画册上的涂鸦色彩斑斓、明亮鲜艳,可是上面配的文字却让人毛骨悚然。
“这屋子里还住过一个小女孩,她杀掉了另外一个眼睛有问题的孩子?”
韩非隐约猜到了一些什么,他又继续在屋子里寻找,最后他在书桌抽屉的最下面找到了一份证明。
因为应月父母意外去世,应月年龄又太小,加上双眼患有先天疾病,生活无法自理,所以暂时由应月父亲的妹妹来照顾她。
在那份证明的旁边,韩非还看到一份房屋过户的合同,只不过因为应月还小,合同应该不具备法律效力。
“我大概明白了,应月是一个患有眼部疾病的女孩,这房子原本是属于她的。后来她父母因为意外突然去世,结果她父亲的妹妹一家搬进了这里,开始照顾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