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穿越民國之少帥春秋-第573章 危與機推薦

穿越民國之少帥春秋
小說推薦穿越民國之少帥春秋穿越民国之少帅春秋
这次的金融危机,从积极意义上说是一次完全无预兆的总演习,也是检阅以老、少帅为首的奉系对于危机的处理能力。他们在利益面前的表现,也考验着他们的团队凝聚力;从坏处讲,一个应对不慎,东北几年来的新政,有被人一锅端的可能。
得意的日本人觉得应该收网了。
完全把东北的摊子打烂不是他们的期望,乘此时机向东北几大银行注入资金从而控制其控股的各大实业托拉斯才是重点,因为张汉卿东北新政就是以银行为纽带合全东北之力组建几个超大规模的实业,银行注资占了绝对大头。
这样的好处是可以最大限度有吸收游资迅速做大做强,等到国家稳定时才会考虑让银行让度于民间资本…当然对日本人的好处是只要控制了这几家银行,就等于控制了几乎全部东北各工业集团。
以吉田茂为首的沈阳头面人物在其背后人物的示意下又来到大帅府,要面见张作霖,讨论由日本人帮助进行东北救市的计划。
东北的财经界头面人物一直都在大帅府商议策略,这次连军界的张作相、政界的王永江、远在黑省的吴俊升都来了,可想而知局势的恶化程度。张作霖是不是想到用武力解决这次危机?如果是这样,那恭喜,我们又可以合理介入了!
吉田茂首先向张作霖表达了日本政|府对东北各政|府能否度过难关的殷殷关切之情,他说:“我奉我国政|府之命,再次征询张大帅的意见,看是否需要由我国政|府注资缓解贵方面临的困境。”
这次张作霖不那么“嚣张”了,他看着身边与他同患难的一帮老将帅们,沉声说:“不必要了吧?我们应该有办法筹集到一笔资金…”语气之犹豫,连他自己也不能相信。
吉田茂笑笑打断他的话:“张大帅,我们不妨敞开天窗说亮话,您觉得能够在两天之内筹集到足够的资金来应付目前的局势?据我的情报,虽然贵国有部分人选择了停止兑现您所发行的国库券,但您仍需要兑现价值6亿元的大额到期债券,此外要想恢复金融市场的信心,您需要至少另6个亿。作为您一惯的朋友,大日本帝国可以协助您解决目前的困局。”
张作霖显得信心不足但又不甘心:“我在努力筹钱,也许用不了多久,局势会转危为安。”
吉田茂胸有成竹:“努力?大帅,您知道这需要多少钱吗?等待只会使局势变得更恶化!”
张汉卿忍不住了:“吉田先生,您刚才说有办法协助解决目前的困局,不知是真是假?”
吉田茂笑了:“少帅,作为一名帝国的领事,我对我的话负完全责任!据我所知,目前帝国在华资本拥有大约留在市场上的6亿到期国库券,只要他们选择暂停兑换,您就会有一大笔资金来全额兑换其它的小额数量。而民众只要能够兑出,信心自然也就恢复了。信心恢复了,自然证券所的股票也不能例外,这样一处活,一盘活。”
张汉卿点点头,“是这样。”他记起后世的金融危机:“不就是个信心二字吗?”
这两个字可重逾重钧,市场要看得是实实在在的东西:信誉良好、可兑换、有继续升值潜力、货币不缩水。这些都需要强有力的杠杆支撑,而杠杆,就是一大笔启动资金。从这个意义上讲,前生后世的经济危机都是如此。
张汉卿又问道:“日本朋友准备用什么样的条件来换回不兑换国库券的承诺并干预证券市场?”
终于问到正题了。
霸道总裁别碰我
吉田茂笑着说:“我来之前已经与我国的各位同僚充分磋商,他们认为,贵政|府没有充分的能力来控制东北银行的央行地位,所以我们希望贵政|府改组目前东北的银行业架构,我们以国库券金额为本金额,取得东北银行的三成股份,并取得原始股东地位。所差部分,由各位协商着出让股本—-我知道诸位是东北各大银行的幕后大股东。”
众人都大吃一惊,原来这日本人所图非小,竟然要用一笔小支出,换取这么大的利益,怪不得他们在之前上窜下跳,宁愿亏本也要把东北金融秩序搞乱,原来症结在这里!
原始股东,是公司未上市前发行的股票,一般是赢利和发财的代名词。
东北几大银行成立之初总金额为58亿元,为各位奉系元老当初响应张氏父子限制土地、房产及在外资银行存款的呼吁而变卖家产投入的,经过两年的发展,特别是张汉卿把抢来的300吨黄金合法化后才正式上市,所以张汉卿占了最大头,独占将近40亿;
于翱舟因为东北农业银行的飞速扩张也以6.9亿排名第二;
张作霖以5.45亿元排名第三,连于凤至都因为最早投入5%及于家出让的5%股份获得1.8亿在东北农业银行中获得一席董事之位。
紧跟张氏父子的奉系元老们也赚得盆满钵满:他们入股后随着张汉卿几次腾挪关键是几大银行处于垄断地位,又是初期,政|府、企业的各项事宜都与这几家银行挂钩,手中股份都是以成倍的利润每年翻滚,几年来至少翻了两番,据猜测共同以11.84亿占据重要位置。
倒是张汉卿因为特别关注于政治军事上的成效,在其后收果实的时候较少参与,幸好有大笔黄金在手,不然隐性第一大股东位置还能被抢了去。
就凭日本人掌握着6亿国库券就要平白获得三成原始股的收益?这也太黑了!那可是价值17亿多的金额、东北这几年都没能净赚到的数字!日本人还真是大手笔:这6亿将来还是要兑的吧?
这下触动了奉系全体既得利益者们的逆鳞:他们有些人怕日本人不假,但日本人想要从他们手里硬夺属于自己的好处,这挣扎一下的勇气也就来了。当初张汉卿之所以这样设计,就是要奉系抱成一团…现在看来,这个做法是成功的!
吴俊升首先发难:“这还不如去抢…”
吉田茂难得地露出真诚的笑容:“吴大帅,如果您有其他办法,我们就不必再谈了。在商言商,我只是代表他们提出意见,您是否同意,悉听尊便!
但是我要提醒诸位,如果任局势恶化下去,我保证下周一的时候,你们的损失要远比这三成来得多得多!想像一下一旦银行破产之后,你们的股票将一钱不值,那时候不但没人去抢,作手纸都嫌硌得慌,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