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我,從洪荒苟到西遊 起點-第二百四十章:聖人暴怒展示

我,從洪荒苟到西遊
小說推薦我,從洪荒苟到西遊我,从洪荒苟到西游
此时在迷雾之中,陈六合脑袋正在飞快的旋转着。
因为他对面的这只巨蟒包含的信息实在是太多了。
其实以他的实力来说的话,要想打死这只规则化身的巨蟒,实在是太简单不过了。
就算他不动手,挂他身上的多宝想要打死这个东西也是十分简单。
但是现在问题来了,那就是他和多宝都不能轻易的动手。
狂颜驭兽行
关于阐教十二金仙的事情,陈六合知道的其实还是挺多的。
现在这个情况明摆着就是元始天尊在考验申公豹啊。
但是现在问题的关键是他不是申公豹本人啊,申公豹的那些招式他也不会。
要是非要硬说的话,他就会申公豹的一招,那就是吃黄瓜。
想到这里,陈六合下意识的将口袋中的半截黄瓜给摸了出来,随后塞进了嘴里。
咔哧咔哧——
就这样,原本安静到可怕的场景,瞬间传来了一阵清脆的声音。
“这……..”
此时在高空之上控制巨蟒的元始天尊,在看见这样的场景后瞬间就不知道自己该干些什么了,这他么的情绪都不连贯了啊。
要知道这可是自己设定的十二金仙考试,还能这么玩,是黄瓜有什么魔力吗。
不过虽然心情不爽,但是当他看到申公豹吃黄瓜那个动作的时候,却感觉又是那么自然。
似乎此时的申公豹不吃黄瓜才有些不自然呢,这黄瓜简直成了对方的人设。
只不过再大的黄瓜,也有吃完的一天,更何况陈六合手中的还是他之前吃剩的那半根黄瓜。
没有一会的功夫,陈六合的手中就已经变的空空如也,现场的气氛也是再次的恢复了安静。
而刚才停止动作的巨蟒,此时也是开始慢慢的滑动了起来。
嘶嘶——
下一刻蟒蛇殷红的信子缓缓的吐了出来,似乎是在寻找空气中陈六合所留下的踪迹。
而陈六合看到这样的场景后,则是将刚才准备好的灵宝给拿了出来。
其实要不是刚才巨蟒看了半天自己吃黄瓜,陈六合没准真就认为这是一条蟒蛇了,毕竟此时对方捕猎的这个动作模仿的实在是太像了。
从这点上来看,这元始天尊法器做的是真不赖。
至少能蒙骗过自己的视觉感知了。
就在陈六合这里遐想非非的时候,正在吐信子的蟒蛇似乎是发现了什么,直接扭动着庞大的身躯朝着陈六合的方向冲了过来。
而陈六合看见这样的场景,则是迅速朝着后面跳了过去,同时心中默念道:“小点劲、小点劲……..”
轰——
一声巨响过后,地面之上烟尘四起,无数的黄土如同涉水蛟龙一般拔地而起。
咔吧、咔吧……
下一刻,阵阵碎裂的声音在粉尘之中响了起来。
看着地上的巨蟒在不断的扭动中慢慢泯灭,陈六合的冷汗都流了下来。
他发誓自己这次真的没下重手,刚才自己甚至还故意收了点劲道,谁知道这玩意竟然这么不禁打啊。
好歹也是圣人制造的,怎么和之前的那个人偶一样是个豆腐渣呢,自己真的都没有发力。
想到这里,陈六合讪讪的看了看天上。
他知道此时的元始天尊一定是躲在那里看着自己呢。
就是不知道自己这次的表现落在对面的眼中是怎么样的。
毕竟要是太过分的话,很可能会引来不必要的怀疑,这点是陈六合不希望发生的。
而此时特意来检测陈六合实力的元始天尊,则是直接傻眼了。
他知道自己这个不太出名的徒弟实力应该不错。
毕竟外面那些木偶虽然低级,但是好歹也都是他做的。
但是现在一掌拍碎这个就有点过分了啊,这蟒蛇可是自己最近才研制出来的新器具。
别看没产生器灵呢,那也只是因为时间没有到的原因。
结果现在法器就这么没了?
这是不是有点太过唐突了,他感觉自己炼器的水准受到的挑衅啊。
“燃灯你感觉申公豹现在的水准怎么样啊。”
思想了半刻之后,元始天尊看了眼身边的燃灯道人低声说道。
而燃灯道人在听到这句话之后,眼睛瞬间亮了起来。
“回师尊我这就去和他比划比划……”
话还没说完呢,燃灯道人朝着陈六合的方向就冲了过去。
毕竟刚才对方一巴掌拍碎蟒蛇的画面,实在是太有冲击力了。
今天他总算看见能和自己比划比划的人了,这个机会他绝对不能放过。
“你给我等会再过去!”
而元始天尊看见自己大徒弟如此激动,直接一个人偶甩出,将燃灯道人给拦了下来。
心说自己是让你发表一下自己的看法,不是让你上去亲自试试对方的实力,自己的这个测验还在呢,你现在上去算是怎么一回事啊。
不过看到燃灯道人的行为之后,元始天尊也就松了口气,他现在大概是了解了申公豹的实力了。
毕竟他影好久没看见过自己这个大徒弟这么激动了。
能让自己这个徒弟这么激动的,上次还是多宝呢。
想到这里,元始天尊又猛地摇了摇头。
心说自己想的可能有点多了。
这个徒弟自己之前确实是看走眼了,但是应该还到不了多宝的那种地步呢。
虽然他往日里和截教的通天教主互相看不顺眼,但是对于自己三弟的这个徒弟,他还是很欣赏的。
申公豹应该是没有那种水准呢。
“……是,师尊。”
而燃灯道人在被拦下之后先是愣了一下,随后低着头颅说道。
今天但凡换一个人,刚才敢来挡他。
等到的绝对是一巴掌,而且是分量很足的那种大巴掌。
但是这次拦下他的是他的师傅元始天尊,要是打巴掌就有点倒反天罡了,而且时候自己又不是没有和申公豹较量的机会。
想到这里,燃灯道人低着头又走了过来。
就在燃灯道人回到元始天尊身边的时候,地上的陈六合忽然疯狂的跑动了起来。
刚才在打死蟒蛇的那一瞬间,他就想明白了。
现在这里明明是阐教十二金仙的测试现场啊,和他毛线的关系都没有。
自己直接拿到紫金葫芦完成任务溜走不好吗。
怎么现在表现的这么好,真想当阐教的十二金仙啊,还是想当阐教的大长老啊。
想到这里,陈六合猛地摇了摇头。
心说自己有一个截教长老的头衔就算了,要是再有一个阐教的头衔,他感觉自己的脑袋能大两圈。
咻啪——
随着陈六合的快速移动,迷雾空间中的大阵都开始变得扭曲了起来。
要不是这大阵里面不好施展空间撕裂,陈六合现在估计都想要撕碎空间去拿紫金葫芦。
就在陈六合这里快速移动的时候,远处一道金色的身影也是朝着陈六合移动的方向飞速的移动着。
单论速度的话,这到身影的速度其实比陈六合还要快上三分呢。
毕竟陈六合这是在顶着大阵的威压行走,而这道身影则是在大阵的加持之下移动。
在这样一加一减的情况下,人影很快就赶上了陈六合的身前,然后超了过去。
“一拳打碎我吧,累了。”
感受着不受控制的身体,金色人影发出了一道无奈的惨叫。
没错,这道人影就是刚才被巨蟒给抽飞了的木偶器灵,此时他又飞回来了,只不过并不是那么的情愿。
想他堂堂一个金色级别的试炼木偶,竟然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权,这简直就是个耻辱啊。
而且更加耻辱的是,他又要面对陈六合这个魔鬼了。
一想到这里,器灵的眼泪都溜了下来。
……
另一边陈六合那里,很快就已经来到了紫金葫芦的前面。
外面的那些大阵挡一下别人好能行,但是在他的面前还真就不算什么。
毕竟这元始天尊是炼器出名,又不是布阵出名,要是换做通天教主今天没准还稍微麻烦一点。
“这……”
看着自己面前两株巨大的藤蔓,陈六合稍微愣了一下。
心说原来刚才这器灵没有戏弄自己,这还真是有两株紫金葫芦的藤蔓。
可是现在问题来了,面前光是藤蔓就有两株,上面的葫芦更是多达十多颗,自己该拿那个葫芦回去交任务啊。
想到这里,陈六合忍不住将注意力放回了系统的上面。
毕竟这紫金葫芦是系统要的,对方高低应该给个提示吧。
“那个系统,这两个藤蔓上这么多的葫芦,那个是我要拿的啊。”
“对不起…….”
“没有权限告知。”
结果还没等系统的提示音说完,陈六合那里就率先的回答了出来。
这一刻陈六合差点直接抓狂。
心说自己刚才是被猪油蒙心了吗,怎么还想着问系统问题呢。
就这智障系统自己能问出个毛的东西来,有问题还是要靠自己。
想到这里,陈六合直接将目光盯向了身前的两株藤蔓。
心想既然系统不靠谱,那就别怪他不客气了。
今天的这个任务他选择全都要。
下一刻陈六合朝着周围看了一眼。
他知道元始天尊在看着自己呢,但是现在他也没办法了。
刷——
转眼的功夫,陈六合直接消失在了藤蔓的前面。
同样消失的还有藤蔓上的那些葫芦,以及藤蔓上的树叶。
元始天尊:“???”
此时端坐在高空之上的元始天尊,用力的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心说申公豹呢?
怎么好好的一个大活人直接消失了。
等等!
似乎是又发现了什么问题,元始天尊再次的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他之前种好的那些葫芦呢?
还有葫芦藤上的树叶子呢?
怎么什么都没有了啊,这就光秃秃的剩了一颗藤蔓?
这一刻元始天尊也顾不上什么身份了,一个转身就出现在了紫金葫芦的藤蔓前面。
不下来还好。
这人一下来,血压瞬间就上去了。
刚才在上面他只是看见紫金葫芦和树叶没了,到了下面他才发现这埋藤蔓的土也都让人挖走了。
这是个什么操作。
此时的元始天尊就算再吃惊,也反应过来了,自己这是他么的被人给洗劫了啊。
圣人被人给洗劫了,还是让弟子给洗劫了。
这简直就是耻辱啊,天大的耻辱。
“申公豹!”
想到这里,元始天尊直接就吼了出来。
他现在已经没有选十二金仙的念头了,他此时就想把这申公豹给提溜出来暴打一顿。
洗劫洗到了师尊的头上,这反天罡的事情也能做的出来。
……
而此时远在迷雾边缘处的陈六合正在疯狂的移动中,刚才就在拿走最后一片树叶的瞬间,他明显是感觉到了圣人的威压。
再加上刚才听到的那声怒吼,他感觉自己要是不走的话,肯定没有好果汁吃。
“多宝看看大阵有什么有什么薄弱的地方,咱们要赶紧走了。”
看了眼面前的迷雾,陈六合低声对着身上的多宝说道。
“前辈现在一路直走就行,一会该转弯的时候我告诉您”
而多宝那里也没有含糊,陈六合这里话音刚落,他直接就说了出来。
其实刚才在陈六合微笑的时候,多宝就已经将逃跑的路线给规划好了。
这倒不是他因为知道陈六合的下一步动作是什么,而是他知道前辈只要露出那个表情,就绝对没有什么好事发生。
果不其然现在就开始逃亡了。
不过说实话,多宝还是很喜欢这种逃亡的。
毕竟只有这个时候他才有机会得到经书。
就在陈六合和多宝这里合理策划如何逃走的时候,在场的另一个人已经哭晕过去好几次了。
没错,这个人就是还在陈六合身上挂着的申公豹。
此时的申公豹感觉自己已经看到了人生的尽头。
今天恐怕就是他的人生尽头。
他早就知道这陈六合用自己的身份进来准没什么好事,但是他没想到对方的胆子竟然会这么的大。
竟然把洗劫这件事情搞到了自己师尊的头上。
要知道师尊可是圣人境界的修为。
“完了完了……”
此时的申公豹在想自己要不要现在出去和师尊坦白这些事情,这样的话没准还能落个坦白从宽的下场。
“你想死还是想活。”
就在申公豹这里犹豫不安的时候,陈六合的声音忽然在他的脑海中响了起来。
“当然是想活了。”
而申公豹听到这句话后,也是十分有迅速的说出来这句话。
这世界上就没有人是不怕死的,至少他申公豹怕。
“那我告诉你一条活路。”
“什么活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