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小說 小精靈之第五天王討論-1060.菜,就是原罪展示

小精靈之第五天王
小說推薦小精靈之第五天王小精灵之第五天王
路德其实可以反驳美咲,但是他没有。
静静地听完她的话,然后说出自己想说的话,才是现在最合理的做法。
临别前,路德回头喊住了美咲。
“三年多之前…确切说应该是铃兰大会我们两交手前夜,我们在铃兰岛海边那间希罗娜的小屋碰过一次面。”
“当时你光着脚踩在沙滩上,对着海面大喊…”
“让希罗娜不再失望。”(391章)
“美咲,你的话也许可以说服,迷惑很多人,但是我不会被迷惑,因为我见过另一个你。”
回到酒店,路德洗了把脸,惆怅地坐到沙发上。
阿塞萝拉递给路德一杯冰水,取笑道:“师父曾告诫我,人是会变的,可是真的发生之后,师父总是没法坦然面对。”
“罗勒是这样,美咲也是这样。”
路德苦笑:“教人容易,自己参透并且做到又谈何容易,毕竟是曾经的朋友啊。”
“美咲是让师父蜕变的一个人,算是人生中一个很重要的朋友,那场比赛虽然我现在觉得是黑历史,但是却让我明白了以后的对战应该怎么打,应该怎么去改变风格。”
“当时的她意气风发,而且自信非凡,比起师父来说实在太过耀眼,我也是被她的自信所激励,在心态上有了进一步的转变。”
“当时她说要离开神奥,等到自身实力变强之后再回到神奥挑战希罗娜时,我第一反应是祝福她。”
“结果…再见面就这样。”
路德在栖岛上建设的三年多时间,发生了太多的事情,这个时间,已经达到了物是人非的程度。
拍了拍阿塞萝拉的脑袋,路德起身给希罗娜去了一个电话。
电话那头应该是希罗娜在和谁玩游戏,声音相当嘈杂。
“我见到美咲了。”
路德简单的一句话让希罗娜走出了声音嘈杂的室内,也不知道在她沉默的时间里都想了些什么。
“都谈了什么?”希罗娜问。
邪佞公主闯校园
“谈了谈我的事,谈了谈她来伽勒尔之后发生的事情,然后友好交换了一波意见,我们就分开了。”
“就这么简单?”希罗娜不信。
路德犹豫了一下,大脑终于把刚才的事情处理好,他斟酌着词句,复述了两个人见面后所说的内容。
包括美咲对自己行为的辩解。
很长的一段沉默,两人都没有说话,希罗娜则像是在回忆着什么,不断地发出“哦”,“嗯”的声音,似乎在思考该如何开口。
“你打算怎么做?”
“打赢她,继续我该做的事情,做完之后回栖岛。”路德说,“今年我有太多的事情需要准备,没时间在这里干耗。”
“小银的妈妈应该已经在赶来栖岛的路上,毕竟当年约定了时间,她会回来接走小银。”
路德说话时反复用眼神跟沙奈朵确认小银不在身边。
三年多的时间,小银已经成了自己身边不可或缺的一份子,这个对人类世界一无所知的小可爱已经逐渐学会了解人类,并与他们相处。
不仅能在栖岛上交到自己的朋友,还在栖岛附近的海域利用自身的压制力收拢了一大批小弟,洛奇亚的血脉逐渐展露出来。
离别是终究会来的,洛奇亚只是把小银托付给自己一段时间,现在时间到了,路德再怎么不舍得也只能选择接受。
她始终是需要学会管理一片属于自己的海域,洛奇亚也仍有属于自己的经验要教授给她,不可能一直呆在路德身边。
起初路德还担心自己把小银养得这么憨憨,洛奇亚可能会有意见,但是随着离别之期将近,他也就无所谓了。
他相信小银会让洛奇亚明白,这些年她不是白白度过。
“我还是不太放心蜜拉,凤王如果如约而至,我必须在现场才安心。”
与凤王的约定才是重中之重,事关蜜拉以及凤王对人类的观感。
已经久久未曾与人类重建沟通桥梁的凤王以路德的祈祷和请求为契机,再次选择了接触。
蜜拉所做的一切是否能得到凤王的认可?
这三年以来路德所做的一切是否又能被凤王所欣赏?
即便路德对这两件事都十分有信心,他还是希望自己能在凤王来到时就在栖岛上,以尽主人之责。
“还有不久之前露莎米奈给我信息,说这个冬天就能举办地区大会,主会场已经反复验收,各地都已经做好了接收外地游客的准备,并且还开了各种政策上的绿灯,为训练师提供便利。”
露莎米奈和刚刚组建起来的阿罗拉联盟是有些忐忑的,他们挑选的大会举办时间虽然错开了合众的桧垣大会,但是却依旧和周期很长的伽勒尔锦标赛撞上。
如果第一届大会观众寥寥,打不出影响力,他们将会处于一个非常尴尬的境地。
毕竟前期准备做了那么多,却没有收到回报,多少会被人诟病。
但是他们不想再拖了,知道路德就在伽勒尔锦标赛上搞风搞雨,他们决定赌一把,相信路德最终能达成目标,让自己的大会能顺势起飞。
希罗娜问:“除了赢,你还想对美咲做什么?”
“你希望我怎么做?”
“如果我告诉你,赢了就行了,没必要更进一步,你会同意吗?”
路德深吸一口气,压低声音问:“她值得你这么做吗?”
“至少她有一点没说错,我当初做的事情真的显得很草率。”
希罗娜接着说道:“你还记得我当时让你去找以前我帮助过的训练师那件事吧。”
路德突然悟到了什么。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其实我不是一个好的老师,和你比起来,我真的差得很远。”
“我并不会教人,教了一堆自己以为非常实用,非常厉害的技巧,但是人家根本用不上。”
“用麻衣的话来说就是,人家才学会走,你就教他跑步。”
“他们中有些人对我的怨气我真的可以理解,如果他们按照自己的步骤成长,也许能获得更高的成就,但是我的教育方法使得他们很迷茫。”
“他们认同我的地位,相信我的决定,然后努力模仿学习我所说的一切,最终变成了四不像。”
“有些东西真的不是简单说几句似是而非的就能让学生自己去悟的,他们悟不出来,还会进入牛角尖里走不出来…”
“够了!”
路德震声打断了希罗娜的话。
驯徒记 吴瑕
“这两件事能一样吗?”
“你知不知道,你曾经挖掘的那些训练师虽然对你有意见,但是仍对你有发自内心的感激,因为在此之前,他们从未得到过强大训练师如此亲切的教导。”
“他们只是把学不会你技巧的痛苦伪装成了对你的怨恨,实际上,他们依旧仰慕着你,欣赏你的为人,只是埋怨自己为何不是天赋卓绝,能够快速领悟你技巧的那一个。”
“但是美咲不是,她在骗自己!”
我 的 絕色 總 栽 未婚妻
“今天美咲说的很多话我都能反驳,但是我没有,我之所以能够平静和她聊天就是想看到她还重感情的一面。”
“可是我很失望,我真的很失望!”
“什么资源倾斜,什么对底层训练师好,又或者什么立场问题,都是借口!”
劍 仙
“我曾经和阿塞萝拉说过一个道理,有些人对不起人之后,她会开始骗自己,把自己对不起的那个人矮化,让自己心理上能过得去。”
“他说丹帝很拼我不反对,反正我是没见过像丹帝这样把整个地区扛自己肩膀上走的冠军,真心开眼了。”
“但是她说你不负责这就很离谱了。”
“虽然你平时在栖岛上不是打游戏,吃零食,没事还抢黑夜魔灵的漫画,又或者是调戏我的妙喵,麻衣的伊布,时不时还去恶作剧睡着的嘉德丽雅,甚至…”
希罗娜急忙喊停:“你等一下…你这是打算…夸我?”
“好吧,虽然你是个很懒…我的意思是说,你是个平时看起来很懒的人,但是神奥有了麻烦,你绝不会坐视不管。”
“我记得你们之前探讨过,到底什么才是一个合格的冠军。”
别的地方讨论这个问题就是扯淡,但是偏偏栖岛上,冠军打麻将凑两桌还能缺人,讨论这样的问题非常合适。
冠军职责随着时代的变迁也有着不同程度的改变。
古老的大会时期,冠军只是一个训练师,对地区的影响力有限。
在精灵对战竞技化愈发成熟之后,冠军逐渐成为了一个联盟的牌面,一个不可或缺的重要角色。
这时候的冠军需要做的只是变强,成为一个值得所有本地区训练师冲击,挑战的对象。
这其中做得最出类拔萃的莫过于当年伽勒尔的马士德。
常年的卫冕,堪称一个地区训练师的偶像,后辈跨不过去的高山,他的一切都让你叹为观止。
时代继续向前,冠军开始在职责之外承担起更多的责任。
阿渡选择成为搜查官,在打击犯罪上为社会做出自己的贡献。
大吾虽然有个人兴趣在内,但是他挖掘石头本质也是考古的一种,属于文化上的贡献。
希罗娜的考古,整理文献,挖掘神话也是人文学科上的一种贡献。
地区文化迥异,人文气息更为浓郁的这几个地区之外,合众,卡洛斯等地的冠军则有了另一种使命。
宣传,深度带动本地发展。
尽管每个冠军都有这两个属性,但是深度经营和随心经营完全是两码事。
阿戴克主力没有折损衰老之前也是地区偶像级别的冠军。
卡露乃则是通过自己在影视方面的超强影响力为了卡洛斯辐射了全世界。
这也导致了别人家冠军比自家香的诡异讨论出现。
因为阿渡专注于搜查官和冠军两项工作,他的形象宣传势必会比其他家的要弱一些,因此石英联盟会觉得,卡露乃真香。
前期的卡露乃是敬业先锋,无论联盟和事业都要兼顾,还要负起为卡洛斯吸引人才的责任,大事小事都要忙。
经过路德和希罗娜的插手,她逐渐只完成需要完成的联盟委托,重心转移到了自己的事业上。
这也使得卡洛斯联盟忽然生出了,冠军如果只做那么点事,希罗娜也不错的感觉。
可以看得出,每个地区联盟都在不断希望自己的冠军扩散自己的影响力,为地区谋取最大的价值。
机械武圣 黑土冒青烟
但是他们基本都是在和冠军在进行商量,在不断的试探过程中达成妥协的。
比方说希罗娜的懒,就是她奋不顾身和时空双神对抗换来的认可。
当你把这一切冠军属性总结完毕会发现…伽勒尔出现了一个奇葩。
冠军里的奇葩。
如果不是丹帝实力很强,路德真的想上去发表一句经典名言。
“你这么努力干什么。”
丹帝的拼是全方位的,他根本就不像一个冠军。
拳关市出了事,他飞拳关市查看情况。
道馆馆主有矛盾,他又飞过去调解。
联盟有搞不定的活,他二话不说就出门。
路德觉得,丹帝可以改名叫做拉涅利,人送外号补锅匠。
丹帝对伽勒尔的热爱毋庸置疑,可是他为了自己的家乡真的是太累了。
什么冠军需要这样如此操劳?
当其他冠军都在路德岛上搓麻将,闲暇时候提升自己主力实力时候,丹帝可能骑着喷火龙去给伽勒尔灭火。
到底什么样的冠军才能被称为冠军?
难道只有丹帝这样的才能被叫做冠军?
希罗娜就是被绕进去,常年摸鱼让她自己内心都有些愧疚了,以至于居然自己给自己套受害者有罪论了。
“你打算摧毁她的信心,连她的心气打没?”
希罗娜很熟悉路德的操作,他出道以来做的这些事不少,稍微打听一下就知道,被他这么搞过的,基本告别训练师这一行了。
废掉一个人不需要物理途径,心灵打击才是最致命的。
“给她留一丝脸面吧,就当是我心软了。”希罗娜惆怅地说道,“就当是我送她最后的饯别礼了,自此之后,我们不再有瓜葛。”
路德说:“没得商量,打比赛的是我,不是你。”
“她想要脸面,除非她能挺过我的打击。”
“我的那个世界有一句虽然不算太正确,但很却很合理的话…”
“竞技比赛里,菜,就是原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