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 起點-第四百二十二章:四個月讀書

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
小說推薦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没钱上大学的我只能去屠龙了
“康乃馨啊,怎么想都是康乃馨啊!”
“不如玫瑰啊,康乃馨颜色太杂了,玫瑰更纯粹一些。”
“你是要去表白吗?还在乎纯粹…那为什么不送马蹄莲?”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人家才醒过来你就送白的,是盼后遗症复发么?而且玫瑰是会长选的,你有意见跟会长说啊。”
“嘘…小声点,到了。”
特护大楼三层的走廊上,一群狮心会的学员脚步渐渐慢了下来,在他们身边的玻璃墙后面是一片康复训练用的场地,在里面能看见健身车、综合训练器材以及训练用阶梯…等等各式各样的康复器材零散地放在角落。
活人禁地
混血种也是人,是人就会不可避免地受伤,在于危险混血种和龙族的战场中,总有不幸儿会因为战斗留下一些创伤,想要恢复到正常生活自然就需要一个地方进行长时间的康复训练,学院的人工AI诺玛的信息库里也准备着成百上千套具有针对性的康复计划进行调用。
在训练场地中,狮心会的学员们很快就找到了他们今天准备探访的病人,那个正在单杠上缓慢起落的人影,在看见他的时候每个人都下意识愣了一下,视线慢慢挪移到了下方——不是这家伙没穿裤子,而是在他的身下双腿缠绕着足有大腿粗的铁链,铁链的尽头还挂着三块磨盘大小的杠铃片。
整个训练场地中只有这么一个人,在寂静中不断地重复着这噩梦般的训练动作。杠铃片在铁链的拉扯下随着人影在单杠上的起落不断升起又触地,发出清晰的脆响声,汗水从毛孔里安静地渗透出,打湿了那身白色的病号服贴紧久病初愈的消瘦体魄,浸湿衣衫下露出的每一根肌肉纤维都有着钢铁般的色泽。
君可知 明忘忧
有脚步声离近单杠了,此时他做着的引体向上拉过了单杠,身形微微停顿了一下,在脚步声停稳后才慢慢舒展肌肉落了下来,双手松开了单杠,沉重的杠铃片重叠落在了地板上砰的一声。
他赤脚踩在了上面撩起脖子上搭着的围巾擦了把脸转身看向站在背后的黑发男孩,一身墨绿色校服的对方也静静地看着他,谁都没先开口,互相审视的目光里居然带着一些陌生,像是第一次见面一样。
“康复训练?”最后还是楚子航先说话了,他低头看着林年脚下踩着的三块淡灰色的杠铃片,颜色斑驳不均应该添加了别的什么金属,实际的沉重感应该超过了它的视觉效果。
“你睡了四个月。”他又看向还穿着白色病号服的瘦弱男孩,对这种超量的训练进行了合理性的质疑。
“也幸亏只是四个月,还能在最后的档口享受一下寒假的感觉。”林年呼出了口气,看向了楚子航,“好久不见。”
“对我来说不算太久,在病房里偶尔可以见到你一次。”楚子航说。
还是那个熟悉的话题杀手,本质上还是没什么区别,四个月的间隔还不足以让以前的关系生疏,林年抬起手锤了一下楚子航的肩膀,回馈的手感让他捏了捏手指若有所思地看了对方一眼,而对方也回望着他没有表现出任何情绪来。
“我想我应该错过了期末考试,学院不会让我重修所有课程吧?”林年弯腰解下了腿上缠绕着的铁链,卡塞尔学院早在圣诞节的前两周就放假了,再等半个星期又得开学了。
“可能会补考,但对你来说应该不是什么大问题。”
爱。药 刘小样
在楚子航身后一众狮心会的学员也走进了训练场地,林年看向了为首的捧着九十九朵鲜红玫瑰的维乐娃,又扫了一眼其他所有人轻轻点了点头算是打了个招呼,他现在算是狮心会的半个成员,被照例探病也是正常情况。
“曼蒂的事情——”
“现在不说这个。”林年摆了摆手打断了楚子航的话,走到了一旁的黑皮座椅上,拿起了功能饮料喝了一小口拧上了盖子,“听说这几个月学校里变了很多?”
“没有什么变化,上次之后没再出过太大的事情或者意外。”楚子航也走到了林年边上坐下了,其余一众狮心会学员都只能在旁边候着没有半点怨言,林年也注意到了这一点。
在这群人中除了兰斯洛特、维乐娃和苏茜这样的熟人之外,他还看到了不少生面孔。能跟着楚子航来这里的人多半在现在的狮心会里都算是有头有脸的人,如今多出了这么多不熟悉的人,只能说明在这四个月里狮心会发生了一些人员变动,原本的那些健美先生们也退居二线了,转而替换上的则是面前这一批新生力量。
只有位子坐牢靠了才会换班底,能见到这一幕只能说明楚子航在狮心会的椅子算是把稳了,虽然不知道这四个月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林年上论坛时也经常见到将狮心会会长和学生会主席拿来当对仗的帖子,不乏一些吹捧和溢美的个帖到处飞舞,点开里面全是骂战和口水仗。
但好歹来说就现在来看,楚子航这个狮心会会长算是实至名归了,且不谈狮心会班底的问题,就连楚子航本身其实也多多少少发生了一些变化。
“你以前不像是戴美瞳的人。”林年指了指自己的眼睛看向楚子航。
“隐形眼镜,两个月前进入执行部体检时被警告视力下降严重,应该跟我看书的光线环境不当有关,执行部提议我进行激光矫正手术,但我拒绝了。”楚子航侧开了眼眸。
“为什么拒绝?怕主刀医师手抖吗?”林年淡笑着问。
楚子航没接这个问题,而是另起了一个话题,“听说你在醒来后第一个要求面见了曼施坦因教授。”
“不算,最开始见到的应该是我姐,我醒的时候她也在场。”林年说,“听说她经常在那里一坐就是一整天。”
“最长时间是48小时没有合眼,护士不得不悄悄在她的水里掺了半片抑制中枢神经系统的镇定剂才能让她休息一会儿。后来富山雅史教员对她进行了一次心理疏导,来看你的频率才渐渐稳定、正常了起来,不然你还没有出问题,她就先出问题了。”楚子航点头。
婚瘾
“没事就好。”林年也点了点头,沉默了一会儿后又说,“你不会怪我吧?”
“什么?”
“小镇里面的事情。”
“你是指送我们出去的事么。”楚子航理解了林年的意思,摇了摇头淡淡地说,“任务已经完成了,现在再说这些已经没有意义了,如果任务失败我不怪你也有人会将责任推到你的头上。但最后任务成功了,你所做的一切行动都有你自己的理由,小小的瑕疵并不影响最后大局的定夺。”
“你就不好奇最后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不好奇。”楚子航说,“执行部已经将这件事封存入档案库里了。”
“恺撒那边呢?”
“也保持了沉默,他不是喜欢争论这些的人,我们都只在乎结果。”
林年轻轻嗯了一声,事情到了这一步就算还有留有好奇心也得悄悄掐灭了,小镇里的事情涉及到的疑点实在是太多了,在卡塞尔学院来看这件事大有可能涉及到党外势力的试探和进攻,就算封存到‘S’级的安全权限也并不稀奇。可这件事大抵还没完,听证会算是一次小结,因为没有更多线索留给他们挖掘了,而现在的四个月后他醒了,说不定有些人又会以此为由头重新掀起这件事来。
两人之间的对话又陷入了断点,他们总是这样,有话题就聊,风风火火地聊完一个话题后就安静下来,直到找到下一个话题继续。当然也可能他们嘴边是有话题的,但只是没法将这个话题圆润地抛出来,总得找一个引导话题的契机才能自然而然地继续聊下去。
在一旁的单杠那边传来了响声,楚子航扭头看了过去,发现是几个狮心会的学员在那里试图搬动那三块灰色的杠铃片,搬倒是成功搬起来了,只是双手托住两片就涨得有些面红耳赤,血管似乎都要爆掉了,加上第三片直接被压倒在了地上,被人连忙扶起来后发现流鼻血了,仰着头急匆匆地问其他人要纸巾。
在止鼻血的时候那几个学员也忍不住多看了几眼长椅上的林年,这三块玩意儿加上铁链挂在腿上能做引体向上啊,而且你管这叫康复训练?自杀训练都比这温柔一些吧。
“里面加了金属锇粉末和一些装备部混合的人造重金属,他们听我说我康复训练需要负重就弄出来了这玩意儿。”林年拍了拍手随口解释,“要点死力气才能搬得动,拿来拖着玩儿倒是挺适合不过的。”
解释着的同时,其他的狮心会学员也注意到了这有趣的插曲,纷纷跑了过去围着那三块金属片试了起来,就连女生里的维乐娃也尝试着搬了一下,最后只勉强抬起了两片。大部分人也都只搬得动两块,也只有以兰斯洛特为首的为数不多的两三个体力过人的汉子,可以咬住牙扛起三块做几个深蹲,但做完之后汗水都跟不要钱似的流像是跑了一场马拉松一样疲累。
每个人在试完之后都不约而同地看向了林年的方向,满脸见了鬼的样子。
“去试试?”林年想了想,转头看向楚子航朝向那边扬了扬首示意。
楚子航看了他一眼,见到对方只是笑着看着自己,也没说什么,点头后起身走了过去。
其他人看见楚子航过来都被调动了兴趣挪开了位置,三块杠铃片上的铁链被捡开后楚子航伸手从最底下一块抠起,站桩稳健从腿到腰发力在一声轻响中将杠铃片抬了起来,举过了胸前感受了数十秒的重量后再将杠铃片放了下去。
一旁的学员们都忍不住啧啧称赞出了声,楚子航从发力到放下没有任何绷劲的迹象,就连脸色都没有充一点血,跟之前三个用死力气抗起杠铃片的学员的差距高下立判,而且很明显他还没有用出全力。
林年看见他放下杠铃片的样子也缓缓颔首,算是明白了些什么,但也没有去刻意明说。
“一个100公斤左右?”楚子航放下杠铃片后看向林年。
“差不多。”林年说。
“那的确要体力优势的人才能搬得动。”楚子航走回了椅子边,低头注视着林年病号服下瘦弱的身体,四个月的营养液和流食让他的肌肉产生了严重的废用性萎缩,虽然有定期进行电疗和针灸,但这种肌肉萎缩还是造成了很大的影响…可现在林年的样子完全不像是手无缚鸡之力的样子,甚至楚子航有种错觉四个月一觉醒来后对方比以前更加难测了。
如果说以前的林年是一汪肉眼可见的熊熊火炉,那现在坐在椅子上的男孩身体里藏着一座死火山,外表看来死气沉沉,但内里却是流淌着千度的灼热岩浆,只等待它在时间的沉淀过后彻底活过来,天雷勾动底火的喷发瞬间才是真正举世瞩目的盛状时刻。
“没什么问题吗?”楚子航问。
“这句话应该是我问你。看起来这个四个月大家都没闲着,都察觉到了危机感啊。”林年双手轻轻贴在大腿上看着楚子航等人,“我猜在你积极活动的期间,恺撒那边应该也有些不小的动静吧?”
“那件事之后他回校整合了学生会最后的所有力量,在安排好一切事务后主动申请离校了一段时间,在近期考试之前才回来。听说是回意大利了一趟,但回来之后感觉他整个人也不同了。”站在楚子航身后的兰斯洛特走上前了几步说。
“现在学生会和狮心会算是暂时休战了,竞争意味没有以前强了,大家都在忙自己的事情。”维乐娃看向林年说。
“都是好事情。”林年拍了拍手看向楚子航,“你现在一直都住在诺顿馆了?”
“很多事情需要处理,住在学生宿舍有些不方便。”楚子航回答。
“有时间还是可以回来玩一玩,聊聊天,交流一下,不然那么大个寝室空着怪无聊的。”
“知道了。”楚子航也微微颔首明白了林年话里的意思,“你也要注意抓紧时间养好身体,调整好状态…除了关心你的人,其他人也在等着你出院。”
说完这句话后他向林年点了点头,不再说什么了。
在简单的道别后,以他为首带着念念不舍的维乐娃和一群狮心会学员转身离去。
在长椅上林年坐在那里目送着所有人离开,只等训练场里只剩下他一个人时,再悄然咀嚼了一遍楚子航离别前的话。
“还有其他人么…真是很难让他们死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