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小說 《輪迴樂園》-第一章:進入

輪迴樂園
小說推薦輪迴樂園轮回乐园
【传送完成,你已返回轮回乐园。】
空间波动淡去,苏晓现身在专属房间内,休整的这三天,竟让他的刀术有所精进,可见劳逸结合的重要性。
苏晓有些想知道,他是否能凭自身的体悟,将刀术宗师突破到Lv.70,而不是凭借「技法之魂·刃」。
并非是苏晓不想借助外力,而是这外力太贵了,地精公司那边报价15万灵魂钱币。
苏晓的想法是,一边攒钱,一边尝试突破刀术宗师Lv.70,要是实在过不了这瓶颈,再出15万灵魂钱币买「技法之魂·刃」。
要是过了这瓶颈,后续可以花接近的价格,购买「技法之魂·体」,用于近战宗师突破Lv.70时使用。
【提示:检核到猎杀者即将进行九阶晋升试炼,你可选定某个世界进行阶位晋升考核,或是随机选定世界。】
【所选世界,需在「炼狱」、「铁炼」、「起源」三种难度级别中进行选择。】
【你已选定,根源·死寂城。】
【锁定此区域坐标中……】
【锁定完成,此区域所在位置:幽暗大陆。】
【检核中……】
【本世界为起源级难度世界,虽为八阶世界,但有一定概率产出起源级物品。】
【起源级物品:评分为1500~3000点,装备具有唯一特性,每个世界所能产出的满评分·起源级装备有限(通过虚空之树与乐园公证,所打造出的起源级装备,不受产地限制)。】
……
提示接连出现,到了最后,苏晓略感惊喜,死寂城除了危险之外,终于有正面反馈,能产出起源级物品。
之前苏晓没接触过起源级这种概念,这是晋升九阶后才会接触到,八阶的死寂城能产出起源级物品,属于特例中的特例。
不算前中期的装备品级,从传说级计算的话,装备评分如下:
传说级:400~530点评分(评分跨度130点)。
史诗级:530~700点评分(评分跨度170点)。
圣灵级:700~1000点评分(评分跨度300点)。
不朽级:1000~1500点评分(评分跨度500点)。
起源级:1500~3000点评分(评分跨度1500点)。
……
起源级的评分跨度,比想象中更大,简直是陡增,不仅如此,这种级别的满评分装备,每个九阶世界能产出的数量还有限,具体原因苏晓不清楚,但他能确定一点,满评分·起源级装备肯定是又少又贵。
好在苏晓是乐园阵营,在有公证的情况下,他是可以凭借各类资源,打造出满评分·起源级装备的,由此可见乐园阵营到了后期的优势有多大。
不过对苏晓而言,现在起源级装备对他的吸引力不大,不是不想获得,而是对自身运势的自信,他估摸着,死寂城内产出的起源级物品,很可能是一枚起源级宝箱。
从起源级宝箱内开出不朽级装备,这不是很正常的事吗。
虽说心中对起源级装备的期望巨大,但苏晓暂不考虑这方面,相比这些,怎么闯过这次,才是关键。
检查药剂准备,139瓶【活力原液】陈列在储存空间内,恢复品很充足。
「活力原液:饮用后可急速恢复86%生命值,并在后续每秒恢复52点生命值,此效果持续180秒。」
在危险区域狂灌药续命这种事,作为炼金师的苏晓,当然有可能干的出来,要不是贝妮收购到的材料有限,他都准备调配个500多瓶,到了危险区域后,拿这玩意当水喝,反正是自己调配的,主要贵的材料是黑枫树汁液,他消耗的起。
不仅如此,维生装置也更新换代,避免出现肢体断裂伤。
一切都准备就绪,距离进入世界只剩十分钟,正在这时,苏晓接到联络申请,是咕噜。
咕噜:“完了,死寂城出了大问题!”
白夜:“哦。”
咕噜:“不知道哪个**对外宣称,死寂城出现了黑枫树产出,那里好像和深渊连通了一段时间,深渊里的黑枫树树种,被吞吸到死寂城,现在就在死寂城的某个地方。”
白夜:“谣传而已。”
咕噜:“不是谣传,照片都有了,你看(附照片)。”
苏晓打开照片查看,嗯,没错,是他拍的那张,一众死之民隔空拖着黑色树种,那黑暗的背景、地面飘飞的棉絮状灰物,的确很有死寂城与深渊交汇那味儿,没有半点突兀与不协调。
白夜:“这些都不是问题。”
苏晓回复后,准备关闭联络,他总不能说,这些都是他安排的。
咕噜:“问题很大,我调查过了,死寂城所在的幽暗大陆,是个契约者们没去过的世界,这种完全没‘开发’过的世界,富有到让人想咬一口,现在这么多人来抢蛋糕……”
苏晓没继续看,显然,咕噜没理解一个问题,死寂城所在的幽暗大陆,从不是甜美的蛋糕,这是噩梦之地。
【传送即将开始,本次为超远距离传送。】
看到这提示的瞬间,苏晓感到脑后出现重击感,眼前一黑,就失去意识。
……
一片黑暗中,苏晓感觉自己在下坠。
不知下坠了多久,他的速度骤减,平稳落地,周边的黑暗稀薄了些,通过上方的微光,隐约能看清周边的情景。
苏晓所在的是一条过道,两侧是遍布黑色锈迹的铁栏,数之不清的脏污手臂,从铁栏的缝隙间探出,两面的手臂间相距1米左右,让过道格外狭窄。
这些手臂左右试探,有些则拼命向前抓。
苏晓向前看去,位于过道的最里侧,是一扇残旧的木门,而在木门更上方的黑暗中,似是有什么庞然大物,在黑暗中盯着他。
无视两侧探出的千万条手臂,苏晓向前方的木门走去,当他的手触碰到木门的瞬间,两侧铁栏内探出的所有手臂都缩回。
“呵呵呵呵呵,你终于来了。”
“戴上属于你的冠冕。”
“你逃不掉,没人能逃掉,阿德格什逃不掉,肯·拉罕逃不掉,沾上死寂的因果,没人能逃脱,总是要回来的,你现在……回来了。”
一条条干枯的手臂出现在苏晓周边,抓向他的手臂、躯干,乃至头颅。
“滚。”
苏晓声音平淡的开口,轰的一声,血气爆发而出,他双眼透出的红芒格外渗人。
血气爆发而出,苏晓周边的干枯手臂噼啪破碎,来自周边,男女老幼混合着的怪笑声远去,他感到强烈的上浮感,最终,他被一只巨大手掌托出黑暗。
……
啪~、啪~。
逐光的甲虫撞击老旧电灯,擦拭后残留的血腥味,混杂着药味弥散在空气中,遍布血点的输液架上,输液袋内的药液只剩小半,那是种浑浊、里面遍布黑色能量丝线的药液。
一处黑诊所般的房间内,苏晓忽然睁开双眼,他此时躺在特制的手术床上,一旁的输液架,挂着十几个输液袋,一根根粗细不均的输液管垂下,输液针都刺入到他的右臂内。
“咳、咳、咳!”
苏晓感到体内传来阵阵剧痛,脏器均有一定损伤,随着干咳,鲜血顺着他的指缝内浸出。
以往开局被关小号他忍了,这次直接重伤开局,他怀疑,这既是替代了某个身份,也是因为方才那似真似幻的景象所致。
从床上起身,苏晓将手臂上的输液针都拔下,他能感觉到,有部分临时记忆出现,所谓临时记忆,体验和看电影一样,是进入世界后,替代了某个身份的直观体现。
治疗院、死伤惨重、大败而归等关键记忆浮现,还没等苏晓梳理清楚是怎么回事,房门被推开,一名行将就木、手臂、脖颈、脸上遍布疤痕,头发稀疏的老头走进来,手中还拿着个没展开的裹尸袋。
看到苏晓正坐在简易手术床上,走进来的老头先是一愣,转而立即把裹尸袋藏在背后。
“大人你……你醒了。”
老头说话间长叹一声,似是想接着说些什么,留意到苏晓的目光后,他退出房间。
关于现有身份的具体情况,苏晓还无法完全‘查看’,这要等世界简介出来后,关于身份的临时记忆会越发清晰。
不过眼下可以确定的是,这次的身份应该不低,但处境并不好,苏晓很久之前就发现,因他的自身实力,以及负魅力属性,导致他进入世界后所得到的身份,普遍为恶阵营,就算不是恶阵营,那也基本都是暗杀部队的领袖,或是神灵猎人等。
【进入世界:幽暗大陆。】
世界难度:Lv.49~Lv.83。
世界之源:0%。
暗黑之源:0%(现所在区域无法获得)。
世界简介:永生的尽头,又是什么呢。
【高墙是对生灵的救赎,是一切的希望。】
【灾难史·1042年:古老神灵所庇护的时代已过,死寂蔓延到每个角落,无论怎样挣扎,最后都是徒劳。】
【灾难史·1045年:死之民的步伐,逐渐压榨生者们最后的喘息空间,在极暗之下,微光总是那般耀眼,一种名为「圣痕」的力量被发现、壮大,同年,治愈教会成立。】
【治愈教会:以古老神灵之名,治愈散播在这世间之灾祸。】
【墙纪元·015年:治愈教会的初代主教,带领幸存者们建立高墙城,以圣痕的力量加固城墙,余下的生者们得以苟延残喘。】
【墙纪元·029年:墙内一片困苦,在死寂力量的侵蚀过后,土地难以栽种出农作物,饮水苦涩、甚至带有恶臭,墙内居民患病已是常态,治愈教会成为人们心中的最后希望,是黑暗中仅剩的一束光。】
【墙纪元·139年:百余年的苟延残喘,墙内居民们依旧难以适应如此恶劣的环境,此等艰苦之下,治愈教会在人们心中的地位开始动摇,同年,一名去墙外拾荒侥幸活着回来的男人,带回了一本古籍,他凭家族传承下来的文字知识,艰难的阅读这古籍。】
【同年,蒸汽神教成立,正式撼动治愈教会在城内居民心中的地位,人们得到过滤后的清澈淡水。】
【墙纪元·147年:一名叫瓦迪·特雷奇的男婴哇哇坠地,谁也想不到,这个男婴所建立的家族,成为今后千年来人们的希望与支柱之一。】
【墙纪元·196年:年近50的瓦迪·特雷奇,力排众议,在高墙城成立首个商盟,瓦迪家族的传奇就此开始,高墙城的人口逐渐从12万恢复到35万人以上。】
【墙纪元·256年:高墙城正式成立「议会」,税收、民生等事宜,均由高墙议会接管,经过治愈教会、蒸汽神教、瓦迪家族三方的商定,议员应在公民中选拔,不可从现有三大势力中选择。】
【墙纪元·292年:治愈教会与蒸汽神教的矛盾加剧,双方爆发冲突,导致墙内人口削减近三分之一。】
【同年,治愈教会与蒸汽神教的矛盾平息。】
【同年,高墙城内的环境转好,土地日益肥沃,即使未经过滤的淡水,也达到可饮用的程度。】
【同年,墙内生育率提高700%,高墙议会着手扩建高墙城面积,将更多土地、森林、矿脉等,圈入到墙内。】
【墙纪元·792年:王国事件爆发,最终被治愈教会、蒸汽神教、瓦迪家族三方联手镇压,高墙议会成立王国制法度失败,议会的督查部门、宪兵部门、治安部门,被割减到仅剩宪兵部与治安部。】
【墙纪元·1051年:高墙城迎来有史以来的最鼎盛,人口超千万,人们生活富足、安居乐业,3天后,高墙城将迎来每年最盛大的节日,「神祭日」。】
猎杀者所在势力:治愈教会。
所在部门:治疗院。
现身份:治疗院副院长(已格杀6位院长)。
農 女 醫 香
【世界,开始。】
……
苏晓关闭世界简介,得知自己现所在的,就是治疗院总部,在几小时前,西城区爆发了几年来规模最大的一次狂兽入侵。
苏晓这重身份的前主人,亲率治疗院的众多精锐去增援,结果是,这次的狂兽入侵清理干净了,作为代价,治疗院内的百余名精锐近乎全灭,剩下的几人不是重伤,就是重度残废。
经历这次救援,治愈教会麾下的三机构之一治疗院基本是废了,想补充新血,必须指派下来新的院长与副院长。
苏晓犹如看电影般,很快看完脑中的临时记忆,他替代这副院长,为人看上去沉默寡言,冷血至极,而且不听从上面的命令,已经成了常态。
实际情况是,这位副院长是个不错的人,这要先说起治愈教会的情况。
灾难时期,初代主教发现了「圣痕」的力量,并以此为根基,成立了治愈教会,宗旨是治愈这世上的灾祸,信奉和平,信奉古老神灵,同时重度敌对古神。
伍 薇
发展到至今,千万级人口的高墙城就是一个国度了,而在墙内,治愈教会是四大势力中最低调,也最狠的一个。
眼下的四大势力,治愈教会、蒸汽神教、瓦迪家族、高墙议会,彼此间无法撼动对方,也都离不开对方。
治愈教会主掌神系,平常有什么庆典,都是治愈教会的传教士们主持,而一些诡谲的超凡事件,也都由治愈教会负责处理,神秘侧的治安问题,都由这边管。
城内普通人们的治安问题,则由高墙议会管理,高墙议会掌握城内的宪兵队与治安队,主要负责税收、财政、民生等。
简单理解,高墙议会就是高墙城的官方机构,各类官员职位一应俱全。
同为四大势力之一的蒸汽神教,则是另一种做派,他们普遍高傲,用一句话概括这边的教义最适合:‘血肉苦弱,机械飞升。’
城内的所有科技造物,都来自他们,蒸汽的运用,蒸汽列车、民用电力的发展等,蒸汽神教是绝对的主角。
当然,他们还在器械中加入超凡力量,教中的黑科技不少,一般情况下,蒸汽神教不参与高墙城各方面的管理。
蒸汽神教看似高人一等,不屑于和普通人为伍,实际上是不敢参与这方面了,以前因为这事,蒸汽神教被治愈教会和瓦迪家族联手揍过,那揍的叫一个惨。
说起瓦迪家族,这个家族的人丁还算兴旺,墙内的柴米油盐都离不开他们,可以说,没有了瓦迪家族的农耕技术,以及畜牧业养殖技术,墙内会有五分之一的人吃不上饭,更别说像现在一样,就算是平民家庭,只要肯工作,每周能吃上2~3顿肉,灾难时代时,这是想都不敢想的事。
综合而言,治愈教会、蒸汽神教、瓦迪家族、高墙议会都不是良善阵营,有时甚至会临时变成恶阵营。
不过与之相对,这四大势力做出的贡献更多,墙内人口达到千万级,以及有了现在的生活,完全是靠他们在前面扛着。
没有了围在周边,百米高且刻满「圣痕」的高墙,此地会在短时间内恢复为千年前的噩梦之景。
比拼综合战力的话,现在的情况如下:蒸汽神教>治愈教会>高墙议会>瓦迪家族。
值得一提的是,治愈教会以前最强,后来不知道为何,这边的强者接连凋零,虽说现在排在第二了,但因以前被这边锤过,而且是按在地上,骑在背后捶脑袋,蒸汽神教现在看这边依然有点眼晕。
苏晓对本世界的个人战力情况比较感兴趣,这个有根源死寂城的世界,战力天花板绝对很高。
此时苏晓所在的势力,就是治愈教会,准确的说,是治愈教会麾下的三个机构之一,治疗院。
治愈教会总计分为三部分,工坊、学术派、治疗院,三者相加,才是完整的治愈教会。
工坊是对外武力机构,以及负责各类武器的开发等,学术派则是负责肉体与心理上的治疗,还有圣痕研究,培育人才等。
按理说,学术派已经负责肉体与心理上的治疗,为何还要有治疗院?答案是,这边是负责‘根治’。
在发生诡谲的超凡案件后,先是由外勤部门负责判断情况,根据当事人的情况,决定是工坊、学术派,还是治疗院派人去处理。
一般那种痴迷强大,搞出袭击事件或召唤事件的,就是工坊派人去,将案件的当事者吸纳进部门,进行约束与培养,最终变成自己人。
而那些因为好奇、或是复仇等,搞出诡谲超凡事件的,则是学术派处理,他们会对当事人进行肉体与精神上的双重治疗,要是治疗成功,就吸纳进学院,进行正确引导,成为己方重要人才,乃至今后治愈教会的高层。
当学术派遇到那些冥顽不灵,难以感化的罪徒时,就送到治疗院来根治,所谓根治,其实就是弄死,人死了,自然什么都治好了。
如果是超凡事件的初期就委派给治疗院,那就代表,治愈教会高层们经过了谨慎商定,感觉超凡事件的犯人罪大恶极,还冥顽不灵,直接让治疗院将其灭了,才是最优选择,以免高墙城的民众受到伤害。
从治疗院的性质,就可以想象此地的整体氛围,凝神深渊者,早晚会被深渊所吞噬,长年和那些穷凶极恶之人接触、厮杀,亲身接触各类诡谲的神秘,再或是见到现场那惨剧人寰的景象,治疗院的成员们,或多或少有些心理问题。
在墙内,一旦有了心理问题,最终的结果肯定是被处理掉,这是早年来,既伤痛又深入骨髓的教训。
苏晓替代这身份的前身,也就是那位副院长,看上去沉默寡言,冷血至极,还不听从上面的命令,实际上,这有很深的内情。
直到今天为止,治疗院的119名成员,基本都应该被处理掉,这些人心灵方面的问题特别严重,随时都可能失控,这导致,整个治疗院犹如一个火药桶,这里要是炸了,问题就大了。
试问,119名常年狩猎凶徒、怪兽、异生物、狂兽的治疗院成员,他们发起疯来,会造成怎样的破坏?
别说治愈教会的高层们心惊,隔壁蒸汽神教都跟着肝颤。
怎奈,苏晓替代的这副院长过于生猛,上头派来负责肃清的六任院长,接连都被他给宰了,其实这位副院长什么都知道,只是始终下不了狠心,包括他在内,都到了一种很奇特的境地,停止狩猎的话,失控的会更快,可继续狩猎的话,失控也是早晚的事。
这位副院长没拿起那把挥向自己部下的屠刀,不是不敢,一同共生死这么久,彼此间的感情,不是几句话能表述的。
这次的狂兽入侵,算是让治疗院这炸药桶被排除,那一百多名治疗院成员,有了最好的结局,死于和狂兽的战斗中,而非失控后被同僚围攻而死。
包括苏晓在内,现存活的治疗院前成员不超五名,这还是算上重度残疾者。
而在今晚,治愈教会高层那边,已派来新的院长,眼下新院长得知苏晓没死,被抢救回来了后,新院长很忧伤,当晚就跑到了几条街区外的酒店落宿。
不仅新院长跑了,补充来的新血,也就是新成员们也都吓跑了,至于新任的副院长,那老哥的心理阴影面积更大,据说都跑路到城西区。
治愈教会不是不能围攻苏晓,而是根本不会这样做,苏晓这身份,帮治愈教会做事多年,可以确定的事,要是治愈教会的高层选择这么做,今后就没有治疗院这部门了。
苏晓将临时记忆都滤了遍后,大致了解情况,可无论世界简介,还是临时记忆,都没提及死寂城,最多是提到了死寂之力。
苏晓拿出瓶药剂饮下,他单手按在胸膛,微米级的灵影线没入到体内,开始对脏器伤势进行细胞级缝合,配合【活力原液】的治疗效果,他的伤势快速好转。
苏晓感觉,眼下自己的身份很奇妙,他是治疗院前任副院长,结果因为他没死,现任院长和副院长全吓跑了。
更有趣的是,在这身份的前主人重伤昏迷期间,治愈教会高层那边送来各种秘药,以及派来学术派中的元老级医师,据说高层那几个老家伙连夜凑到一起商谈,愁眉不展,不过得知苏晓没死后,几个老家伙全都神色轻松的乘车回家睡觉了。
苏晓现阶段要做的,是了解本世界的情况,以及等到晋升任务出现,还有寻找死寂城在哪。
正在苏晓这样想着时,他忽然有瞬间的心悸感,这让他皱起眉头,感知圈开启。
随着感知全开,苏晓发现一件事,就是本世界正被古神所吮|吸。
他拿起颗苹果,仔细查看,很快发现异常,以他对古神的了解程度,感知本世界是否在遭到古神的吮|吸,当然不会出错,毕竟他已斩了几位古神,古神源血也深入研究过。
问题是,如果本世界遭到古神的吮|吸,那么这世界将暗无天日,各类植物的生命力受到影响,这苹果不说长的皱巴巴,也不会这般饱满。
咔吧~
苏晓咬下一大口苹果,汁水酸甜,果肉清脆,可无论怎么看,这都是被古神所吮|吸中的世界,能生长出的苹果一定很干瘪。
封門 村
这世界的情况太异常,明明时刻在被古神所吮|吸,却没受到丝毫影响。
秉承不浪费的原则,苏晓吃光苹果,他刚丢掉果核,他就感知到,有股气息在向他接近,似乎是……古神的气息?就算不是古神,那也是与古神相关的人。
本世界如此异常的情况下,一名与古神相关的人,在斜对面方向,持续向苏晓这边靠过来,他还感知到,对方明显有点鬼鬼祟祟。
重伤开局,已让苏晓的心情不太美丽,眼下还有个古神系靠过来,这不安排了,他都枉称古神猎人。
苏晓下一瞬在治疗室内消失,几十米外的小巷内,苏晓突然现身,而在小巷对面,是一道偏矮的身影,对方似乎是穿着连衣裙。
呼的一声,苏晓掠出一道血影,下一刹,他已到了来人身前。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即使苏晓现在的状态不佳,且没爆发出全速,可来人依旧无法躲避,这不是速度问题,而是气息被牢牢锁定了。
来人的瞳孔快速紧缩,鱼骨辫因后仰头而飞扬起,她高喊出的一句话,让斩龙闪的刀尖,停在她眉心前,几乎要触碰到她的肌肤,她高喊出的一句话为:
“罪亚斯是我爸爸!饶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