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22j7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武極神話 ptt-第1366章 袁天機的業力分享-zfnwh

武極神話
小說推薦武極神話
第1366章 袁天机的业力
袁天机很年轻,至少容貌很年轻,看上去像极了一个普通青年。
没见过袁天机的人,绝对很难把眼前这个平凡的青年与传说中那个名动天下的天机子联系在一起。
“说吧,你这次又惹了什么麻烦,审判会那边都直接找到我这里来了。”袁天机无奈道。
他的声音很温和,丝毫没有圣院院长该有的威严,反而像一个亲切的邻家哥哥。
只是他眼底深处隐藏着一抹骄傲,那骄傲仿佛与生俱来的一般,侵入骨髓。
他对任何人都很温柔,一副彬彬有礼的样子,但始终让人感到一种距离感,难以接近。
袁天阳撇撇嘴,道:“我能惹什么麻烦?审判会不是去调查幽灵时空的事情了吗?怎么还有闲工夫来管我?”
“咳咳……”这时,大殿外,董顺龚轻咳一声,道:“小人董顺龚,见过袁天机大人!”
袁天机目光移向董顺龚,歉意道:“抱歉,刚刚只顾着询问天阳,倒是没注意到董执事。”
董顺龚急忙摆手:“袁天机大人不必在意小人,您先忙正事吧,小人在此等待即可。”
“董执事是有什么事情要与我商议吗?”袁天机问道。
“不,小人并非有事与您商议,而是袁天阳大人要求小人跟来的。”董顺龚虽然对袁天阳不满,但在袁天机面前,不敢摆任何脸色,哪怕袁天机看上去好似很和善,易于相处,他也丝毫不敢表露心中的不满。
袁天机有些意外,看向袁天阳,眼中透着一丝询问的意味。
“这家伙有问题。”袁天阳想了想,说道:“我用业力石测试过,这家伙身上的恶业力强得惊人,所以我打算将他交由审判会调查,看看能不能查到什么。”
“业力石?”袁天机有些疑惑。
“这是我一个……朋友,送个我的宝物。”袁天阳含糊地解释了一句,随即说道:“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业力石可以测试一个人的善业力与恶业力……所谓业力,乃生灵的行为、思想等等与这诸天时空的交融最终所诞生的综合体现,并不是什么实质的力量,虽然我们感受不到,但它却是客观存在的,就如视力,它并不是什么实质力量,但却客观存在的。善业力不代表纯粹的善人,恶业力也不代表纯粹的恶人,但也能够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一个人的行为举止。”
话到此处,袁天阳神情冷了下来,道:“这家伙恶业力十分强烈,显然有问题。”
董顺龚则是说道:“冤枉啊!袁天机大人,我董顺龚做过什么,您应该比谁都了解,我能有什么问题?”
“住嘴,谁允许你说话了!”袁天阳低喝一声,仿佛恢复了他的一贯本性。
董顺龚握了握拳,可最终还是压下了心中的怨气,不再出声。
袁天机这时候说道:“董执事的为人,我还算了解,要说有问题,别人可能会有问题,董执事应该不可能……天阳,你是不是弄错了?说不定是那业力石的问题呢?”
“不可能!”袁天阳顿时睁大眼睛,十分坚定地道:“这业力石绝对不可能有问题!我已经拿它测试过很多人,基本上结果都和我猜测的十分吻合,而且,送我业力石的人,是一个破虚者,身份更是极不简单,他绝对不可能说谎骗我!”他看上去有些激动,似乎是对哥哥的怀疑十分不满。
“别激动,我也就是这么一说。”袁天机安抚道。
顿了顿,袁天机继续道:“不过,你刚刚说,送你这业力石的,是一个破虚者?你可知其姓名?若无姓名,一个名号也可。”审判会那边来的人正好也提到一个破虚者,就是不知道那破虚者与袁天阳所提到的破虚者是不是同一人。
“说了你也不可能知道。他虽然是破虚者,但不属于你们那个圈子。”袁天阳摇头道。
“是武坤吗?”袁天机问道。
“咦,你知道武坤?”袁天阳有些意外,但一想到哥哥神通广大,也就释然了,“武坤的确是破虚者,但我说的那人,并不是武坤。”
没等袁天机再开口,袁天阳再度道:“哥哥,你赶紧让审判会来个人,把这家伙带走,我敢肯定,这家伙绝对有问题,说不定能审出一些有用的信息。”
袁天机想了想,对董顺龚说道:“董执事介意走一趟审判会吗?我相信,如果你确无问题,审判会一定会还你一个清白。若有冒犯之处,我在此先行道歉,还请董执事谅解。”很难想象,这般谦逊、礼貌的话语,是从圣院院长嘴里说出来的。
“就算袁院长不说,小人也打算走一趟审判会,不为别的,只为还自己一个清白。”董顺龚说道。
袁天机点点头,然后传音唤来一个中年,那中年是一位中等时空之主,明显不是一般人,待其进入大殿,袁天机对其说道:“常林,你让人带董执事去一趟审判会吧,让审判会那边调查一下。”他看向董顺龚,“如果确定没有问题,改天我会带上天阳,登门道歉。”
“行,有袁院长这话,小人知足了。”董顺龚满意地点点头。
常林,也就是圣院惩戒院首座,圣院院长袁天机之下三大巨头之一。
他看了董顺龚一眼,淡淡道:“随我来。”
待两人离去,袁天机看向袁天阳,有些无奈地道:“你现在满意了吗?”
“嘿嘿。”袁天阳嘿嘿一笑,他在外人面前无论多么霸道、狠辣,在自己哥哥面前,却仿佛永远都是一个小孩子,“还是哥哥你威风,几句话说出去,那家伙屁都不敢放一个,立马老实下来。”
“行了,先不说董顺龚了。”袁天机看着袁天阳,“你刚刚说的业力石,当真有着如此神奇之能?”
袁天阳收敛了笑容,难得地正经起来,他认真地道:“哥,你相信我,那业力石绝对没有问题。”
“能给我看看吗?”袁天机有些好奇。
龍破蒼暝 Flrai相遇
“行啊,正好我也想看看你的业力怎么样。”袁天阳把业力石取出,然后小心翼翼地递给袁天机,“红光代表恶业力,青光代表善业力……”他详细地解说了一遍,然后才松开手,将业力石递到袁天机手里。
在他手掌离开业力石的刹那,也就是袁天机接触到业力石的刹那,光芒陡变。
醜妃壹壹暮雪
原本萦绕在淡红光明之外的丝丝缕缕的青光,陡然间暴增,好似璀璨太阳一般,虽然比不得苍穹学院那个小强,但差距也是有限,而那原本辐射极远的淡红光芒,则是迅速收敛,像是被火焰驱散的黑暗一般,不断地消融,最终只剩下丝丝缕缕,被排挤到那璀璨青光的边缘。
这业力,恰好与袁天阳相反。
袁天机的业力,波及范围比袁天阳还要大不少,但他的业力乃善业力,恶业力几乎难以察觉,而袁天阳的业力则是恶业力,善业力少得可怜,这还是他这段时间有所改变,否则,他的恶业力更为严重,善业力几近于无。
“怎么可能!”袁天阳瞪大了眼睛。
“有什么问题吗?”袁天机问道。
“你当初灭了不少势力,甚至打崩过一个时空,比起狠辣,我连你一万分之一都没有,可为什么……”袁天阳不理解,他实在想不通,“为什么你的恶业力才这么点,在我测试过的这么多人当中,竟然是最少的,而你的善业力,反而这么多,除了有个神秘的变态家伙外,你的善业力也可以排第一。”
善业力这么多,袁天阳还勉强可以理解,可是,为什么恶业力会这么少?
总裁的契约刁妻
这比例,以及这善业力的强度,称之为圣人都不为过!
袁天阳脑子都有点发蒙,自己这个谈笑间让得几个老牌势力灰飞烟灭的哥哥,背地里却是个圣人?
闻言,袁天机有些惊讶,这业力石,有点意思。
“善业力、恶业力……”袁天机笑了起来,“很有意思的说法。”
“哥,你就不觉得奇怪吗?”袁天阳问道:“难道这业力石真的出了问题?”
袁天机哭笑不得,敲了一下袁天阳的脑袋:“怎么,我恶业力少,很奇怪吗?难道在你眼里,你哥哥就是个十恶不赦的大魔头吗?”
“大魔头倒不至于,但是……”
“行了,这业力石,你收好,如此奇物,务必好好保存。”袁天机打断了他的话,说道:“我当初所做之事,可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这其中牵扯许多事情,我现在也没法跟你说太多,现在还不到时机,你知道太多,对你没好处。”
袁天阳似懂非懂,却也不再纠结这个问题:“那好吧。”
“对了,哥,你这么着急让我来圣院,到底是为了什么事啊?”袁天阳不解道:“难道审判长那边又有什么新的命令下达了?”
如果说袁天机是审判长使者,那么他袁天阳,则是一个工具人。
旧爱新欢,总裁请放手
半边爱 桥西有乌
审判长的意愿,几乎都是通过袁天机传达,最终由袁天阳去执行,倒不是袁天机无人可用,而是他希望通过这样的方式,以保证袁天阳的安全,毕竟,袁天阳从某种意义上讲,也是在帮审判长做事,谁要是想对付袁天阳,就算不在乎他袁天机,也得掂量掂量,是不是真的承受得起忤逆审判长意志的后果。
“这次找你,与审判长无关。”
袁天机摇摇头,他神情严肃了几分,问道:“天阳,你老是回答我,你是不是知道幽灵时空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