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异能 我在東京教劍道 線上看-099 名人的手藝熱推

我在東京教劍道
小說推薦我在東京教劍道我在东京教剑道
玉藻出门后,女将示意厨师们继续展示食材。
下一个上前的厨师,拎了一篮蘑菇。
“新鲜松茸,特等品。”伴随着女将的讲解,厨子拿起一根松茸,展示给和马看。
我不是恶棍 千手万掌
美加子:“看着好像**!”
和马推了她一下:“你干嘛,晴琉在这里呢!”
“我无所谓啊,”晴琉一脸莫名的看着和马,“我家是极道,我还玩摇滚,你觉得我会听到这个词就满脸通红吗?”
和马心想也是,晴琉到现在还没第一次,主要原因大概是太平了。
美加子盯着晴琉:“咦,刚刚的晴琉好成熟哦。”
“我本来就比你成熟好吗,你这温室里的花朵。”
“可你国文只能考四分。”
“啊啊啊!”晴琉发出了很大的声音,以此盖过美加子直击她痛点的发言。
美加子和晴琉拌嘴的时候,拿松茸的大厨已经下去了,上来的是拿今天的配菜篮的大厨。
“这是今天会用的配菜,都是农民直销的精选蔬菜。”
美加子突然结束和晴琉的拌嘴,瞪大眼睛看着女将:“这就完了?”
和马:“你还要多少?六个大螃蟹!”
“我们五个人啊,一人才分一只。”美加子不以为意的说。
“得啦,这一顿都快一千万了,够啦。”
和马挥挥手,对女将点头:“我很满意,开始料理吧。”
“那我让厨房开始了。”女将一边说一边站起来。
正好这时候玉藻推门进来,看到女将站起,便立刻后退给她让路。
等女将和厨子们出了门,玉藻这才进来,把门带上。
“你回来还挺快。”和马说。
“因为我看了看没什么特别想吃的,就选了两只河豚完事。”
晴琉骤起眉头:“我不太敢吃河豚,小时候吃过一次,结果大厨是组里反对派之一,想把我毒死另立少主,没把毒处理干净就给我吃了。”
“这样啊,极道大小姐也挺惨的。”美加子咋舌,“那我就把你那份河豚给吃了吧,不用谢我!对了,那个厨子之后怎么样了?”
晴琉耸肩:“不知道啊,之后就再没看见他了,应该被沉到东京湾底了吧。”
“不愧是极道大小姐,很有极道的风格!”
和马看着美加子笑道:“你小心啊,老欺负晴琉说不准她什么时候就把你沉东京湾了。”
“晴琉琉是好孩子,不会这样的。”美加子满不在乎的说。
这时候有人敲门,和马应了声,女将就打开门,然后两名大厨推着装食材的手推车就进来了。
和马所在的房间里有个吧台一样的结构,大厨把车推到旁边,人就站进去。
女将介绍说:“这是今天为你们料理的水户名人。”
日本这边就喜欢弄名人称号。
就连玩溜溜球的也有名人称号,据说还有四驱车名人。
水户名人对和马等人行礼,然后抽出菜刀先玩了个杂耍。
和马很配合的发出赞叹的声音,尽管他觉得以自己的实力能玩得更好。
然后水户名人用娴熟的技法把还活着的松叶蟹肚子破开,取下完整的背部,然后把装满壳体的蟹膏展示给和马看。
和马咽了口口水。
这膏的量,确实和壳上密密麻麻的蟹蛭相称。
和马本来想直接吃一口,享受最原汁原味的鲜美,但水户名人只是展示了一下蟹膏,就把壳放到了一边。
他开始处理蟹脚。
松叶蟹的蟹脚又长又细,水户名人直接用刀把蟹脚一侧的壳削苹果一样的削开,再横着切了两刀,然后就把整根蟹肉从壳里面抽出来。
那蟹肉看起来跟和马上辈子大学时代就泡面都吃腻了的火腿肠一样长一样粗,白花花的。
和马又咽了口口水。
名人直接把处理好的蟹脚放到旁边准备好的碎冰堆上冰镇,转头去处理下一根蟹脚。
和马趴在桌上,双眼都被冰镇中的蟹脚牢牢吸引。
保奈美忽然笑出声:“现在一看,和马你和美加子确实是青梅竹马,动作都一模一样的。”
和马这才发现自己旁边美加子也趴桌上,眼巴巴的看着蟹脚,胸都在桌上挤扁了。
和马:“有点志气好吗,一根蟹腿而已。”
“你还说我,你呢?”
“我没有志气,就是馋。”和马回答得理直气壮。
“那我也没有志气。”美加子立刻回答,然后两人一起扭头看蟹脚。
晴琉一副没眼看的样子,默默的把凳子挪远了一点,和两人拉开距离。
混在明朝当盗妃 Asu
这时候第二根蟹脚也处理完了——名人不愧是名人,动作就是快。
看两人这个样子,名人解说道:“现在吃口感不会好的,冰镇可以让蟹肉收紧,入口的感觉更好。”
和马和美加子异口同声的应了句:“哦。”
为了味道更好啊,那就没办法了,只能等。
处理完八只蟹脚和两只钳子,水户名人开始处理螃蟹身上的肉,他再一次展现了精妙的刀工,居然只用刀和一根铁签子,就把螃蟹身体那藏在各种旮旯里的肉都挑了出来。
把这些细碎了蟹肉都倒进倒放的蟹壳,和蟹膏混在一起之后,大厨拿起清酒,往蟹壳里一淋,然后添了点其他的佐料,最后在蟹壳上插了个勺子,摆到和马面前。
“请!”
和马咽了口口水,拿起勺子,看了眼旁边的美加子。
美加子也看着他,对视的时候她还急了:“你看我干嘛,你赶快整一口啊!”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和马这才铲了一勺子蟹肉和蟹膏的混合物,放进嘴里。
本来和马以为这个会很腥,只不过他属于不怕腥的人,但是入口才发现没有想象中那种海腥味,可能是米酒的作用吧。
蟹膏非常的鲜甜,混在蟹膏中的碎肉非常的松软,用舌头一压就彻底碎没影了,只有浓郁的鲜味。
总的来说味道棒极了,就是没有什么咸淡味,用来下饭估计不太行,但是作为前菜效果非一般的棒。
美加子急切的问:“怎么样?”
和马直接铲了一勺子怼她嘴里。
“嗯嗯!”美加子看着天花板,发出不明所以的声音。
和马正想问她感想,就看见晴琉眼巴巴的看着这边,于是又铲了一勺,越过美加子把勺子伸到晴琉跟前。
本来晴琉对这种喂食PLAY很抗拒的样子,但看了眼勺里的内容,终于没顶住诱惑,一口闷。
然后她好像被美加子传染了一样,双眼盯着天花板,发出“嗯嗯”的声音。
和马忽然很想看看其他妹子什么表情,直接端着蟹壳转向玉藻和保奈美。
玉藻闭上眼,啊的张开嘴。
和马很开心的上去喂了一勺。
“嗯,不错。”玉藻毕竟见多识广,没有美加子和晴琉那么夸张,还有说话的余力,“我也很久没有吃过这么上等的螃蟹了。说起来我一度以为今后所有的螃蟹都是罐头,不会再有新鲜螃蟹了……”
和马哑然失笑:“我猜你那个时候正在看蟹工船。”
玉藻嘿嘿笑。
和马转向保奈美。
“我自己来吧。”保奈美说着用非常自然的动作从和马手里拿过勺子,自己铲了一口。
“嗯。”她看着天花板,似乎在仔细品味。
美加子:“晴琉你看到没,这才是真正大小姐,吃个螃蟹蟹膏刺身能吃出品红酒的表情来。”
保奈美没理会她,咽下嘴里的东西后才对和马说:“老实说,我一度很怀疑一个螃蟹能否值上一百万日元,但是现在我感觉这东西贵得有道理。”
美加子:“和马,啊!”
说完她脑袋一抬,闭上眼张开嘴就等着了。
和马从保奈美那里拿回勺子,自己先整了一口,然后过去喂了美加子一勺。
美加子一伸脖子吞下,又张开嘴,身体还往和马这边倾斜,都贴了上来。
和马摇头:“就这么几勺子的蟹膏,你起开,晴琉先来。”
晴琉站起来,把美加子挤开,凑到和马跟前张开嘴。
玉藻:“和马,我也要。”
和马喂完晴琉,把蟹壳和勺子都塞玉藻手里:“自己整。”
玉藻笑着吃了一口,然后把铲了满满一勺伸到和马面前:“来,我喂你。”
和马正要张嘴,美加子挤过来抢下这一口。
“你这家伙!”
“嗨呀,就剩那么点了,先到先得啊!多乎哉不多也!”
“哟呵,你还整了句中文?”
“怎么了,你们东京大学的能整中文,我们上智就不能整?论外语我们比你们强。”
和马正想用自己从上辈子带过来的英语口语欺负下美加子,注意力又忽然被正在处理食材的水户名人吸引过去。
名人的助手这个时候把烤炉的炉火给生了起来,而名人没有立刻处理另一只螃蟹,而是拿出了松茸。
相比刚刚的螃蟹,松茸处理起来就简单多了,看起来就是洗一洗然后切片就完事。
和马感觉这道菜名人桑发挥的主要作用,就是担任“气氛组”。
一半的松茸上了烤架之后,名人把另一半松茸交给助手。
助手面前五个茶壶一样的器皿,茶壶旁边又一个大锅,助手正把泡发好的昆布和柴鱼放进大锅里。
煞主浅笑
和马以广东人的经验,判断这锅在熬汤底。
切好的松茸和其他辅助材料一起放在茶壶旁边的案板上。
名人开始处理第二只松叶蟹。
这一次他把壳里的蟹黄都倒了出来,看来是准备作为其他菜的主料,然后他把所有的蟹腿和蟹钳的壳都开了一侧,也不把肉取出来,就直接放到烤架上,和松茸一起烤制。
这个时候松茸的香味已经溢满整个房间。
刚吃完一壳子蟹膏和蟹肉刺身的和马现在食欲大开,闻到这香味嘴巴里就跟巴普洛夫的狗一样满是唾液。
水户名人明显是算计过的,正好在这个时候把松茸从烤架上夹起来,摆盘,最后撒上海盐。
水户名人明显不知道撒盐的时候应该怎么样给食物注入灵魂,不过没关系,松茸的香味已经很有灵魂了!
名人把松茸放到和马面前,和刚刚一样,言简意赅:“请!”
和马从桌上的竹筒里拿出筷子,夹起松茸先闻了闻。
味道很香,刺激着口水的分泌。
他迫不及待的一口咬下去,第一个感想是:妈的烫死我了。
美加子本来也夹了一根要咬,一看和马这狼狈相,立刻放弃开始吹气。
晴琉在旁边看着这俩的样子,评价道:“你们俩上辈子一定是饿死的。”
和马心想这你可就错了,我上辈子混得还算不错来着,虽然没有老婆,但绝对不至于饿死。
晴琉自己夹了块松茸,也不吹,直接送进嘴里。
“嗯,不愧是特极品。”她说。
美加子:“晴琉能说话,看来松茸没有螃蟹美味。”
水户名人一边处理另一只螃蟹一边笑道:“这个时候上松茸,是为了调剂啊,总吃螃蟹会腻的。”
第三只松叶蟹的腿也被送上了烤架,而身上的肉和蟹膏则被和第二只归拢在一起。
两只螃蟹凑了一大碗蟹膏,还有小山一样的蟹肉,放在那里就能刺激唾液的分泌。
这时候案板旁边的闹钟响了,水户名人对助手打了个手势,于是刚刚和冰渣一起放进冰柜的螃蟹刺身被取出来。
名人取了一块新的冰块扔进碎冰机,绞碎摊平在盘子上,然后把八根蟹腿和两个蟹钳制成的蟹肉刺身平摊在冰上,再上了米酒,挤了点柠檬汁。
“请!”
和马看了看才吃了一半的松茸,毅然决然放下筷子动手拿起一根蟹腿刺身。
这刺身经过冰镇,肉已经完全收紧,纤维非常的鲜明。
和马正要来一口,就看见玉藻在用桌上的酱料调配蘸料。
不过他犹豫了一下,决定还是先整一根原味的。
他眼睛一闭,把刺身送进嘴里。
刚刚吃过热乎的松茸,这冰凉的刺身一进来,冰得恰到好处,不会太冷,又有一种夏天喝冷饮的冰爽感。
难怪水户名人要用闹钟掐表算时间。
原来都是计划好的啊。
和马双唇合拢,手抓着蟹脚后半段一拽,螃蟹半透明的骨头就被拽了出来,光溜溜的竟然一点蟹肉纤维都没有残留。
蟹肉的鲜味完美的保留,口感也比刚刚碎肉更上一层楼。
和马只能感叹,果然顶尖的食材只需要最简单的处理。
就是一想到这螃蟹的售价,和马就忽然有了种负罪感。
一百万啊。
和马看着天花板,心在滴血。
然而美加子显然把这当成了单纯的被美味震撼,她迫不及待的拿起刺身,一口闷。
“哦哦哦!”她用力跺脚,“好吃!要是天天能吃这个,我做牛做马都愿意!”
“有那么夸张吗?”晴琉鄙夷的看着美加子,自己也整了一根。
“哦哦哦!”她也开始跺脚,“我感觉我能把关东联合都扬了!”
等一下,你这评价是不是有哪里不对?
网游:王者天下 梦想者007
玉藻摸了一根,用很优雅的动作蘸酱。
本来和马以为她会分几口吃,毕竟这么大一根的蟹肉一口闷看着确实不太雅观,和她现在这优雅的动作不相符。
没想到她蘸完拿起来举过头顶,扬起脸然后一口闷。
和马没来由的觉得她把蟹骨从红唇之间拉出来的样子看着非常的色气。
“真棒。”她说。
这个当儿保奈美也吃了一根,点头赞同道:“就算是我,也很少能吃到如此的美味。”
美加子这时候举起手来:“提问!现在还剩三根蟹腿,两根蟹钳,谁吃腿谁吃钳子?”
和马看了眼那比蟹腿还要粗壮一倍的蟹钳肉,用力咽了口口水,就要动手拿,却被美加子一把按住手。
“和马,人这一生,有些东西是不能退让的!”她看着和马的眼睛,说出了非常帅气的台词。
和马:“如果这就是你不能退让的地方,那你的人生也太廉价了。”
“你们慢慢抢,我先吃个钳子啦。”玉藻笑眯眯的把一根钳子拿到自己手里。
和马伸出另一只手要抓剩下的钳子,结果又被美加子手疾眼快的按住。
美加子力气不小,而且女打男从来不留力的,和马作为绅士则不可能出全力和她争抢,两人一下子僵住了。
晴琉这时候忽然说:“我最小,我吃个蟹钳大家没意见吧?”
“有啊!有的!晴琉你好狡猾,”美加子嚷起来,“平时一说你小孩你就躁,现在开始说自己年龄小了!”
美加子松开和马,就要去阻止晴琉,但是和马反过来把她按住了。
“晴琉,你快点!”和马喊。
“好嘞,师傅。”晴琉把蟹钳拿到手,沾了点酱油,整个塞进嘴里。
被按在桌面上的美加子发出悲鸣:“啊啊啊啊!”
正在处理第一只红毛蟹的水户名人开口道:“第一个红毛蟹也是刺身做法,你吃这个钳子嘛。”
美加子摇头:“一百万的螃蟹,和六十万的螃蟹,不一样好吗!”
和马:“那待会你吃两个钳子,我们吃腿。”
“好呀。”美加子立刻完成了情绪转换。
然后他看了眼案板,忽然从桌上爬起来喊:“刚刚案板上的那一大堆肉和那一碗蟹膏呢?”
水户名人指了指正在炉火上的砂锅。
“全蟹羹可是我的得意菜色。”名人自信的说,“会让你们觉得之前的菜啊、刺身啊,都是小儿科。”
和马笑了,他松开美加子,摆出碇源堂的姿势,严肃的对水户名人说:“我对羹可是很严格的,像中国广东人一样严格。”
他说我最珍贵 安如好
美加子疑惑的问:“为什么突然提广东人?”
“中国两广和福建都追求高汤。”玉藻解释道,“所以对汤非常严格。”
“和马好厉害,暂且不论玉藻这种老……老博学了的家伙,和马你居然也知道这么多!”美加子赞叹道。
和马心想废话,我就广东人啊,我吃过的胡建人能组一个加强团懂吗。
水户名人一副燃起来的样子:“很好,我接受挑战。”
保奈美在旁边问:“三个红毛蟹第一个做刺身,后面的呢?”
“蟹肉天妇罗搭配蟹肉粥,还有蟹肉寿司。”水户名人说。
和马心想这名人不行啊,要是中国大厨,还能给你整十八道不一样的菜。
十八道说不定还说少了。
但水户名人的话,已经足以让美加子欢呼起来了:“好耶!”
喊完她指着旁边助手正在烧的那一大锅汤问:“那个呢?”
“那是用昆布和柴鱼吊的高汤,”水户名人笑着回答道,“待会用来做全蟹羹和茶壶松茸的。”
和马看了眼在大国旁边摆着的茶壶,心想原来那是做松茸的啊。
水户名人忽然想起什么,扭头问玉藻:“夫人,河豚是只要刺身吗?”
玉藻笑道:“人家才刚成年呢。”
“哦,抱歉。我看夫人成熟端庄就以为……”
“没事。河豚是只要刺身。”说着玉藻舔了舔舌头,看起来对河豚刺身非常期待的样子。
和马看懂了,玉藻喜欢吃河豚刺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