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pkzi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唐朝第一道士》-第八百八十三章   百家樓動術門隱相伴-sjzwg

唐朝第一道士
小說推薦唐朝第一道士
百事通的一席话,顿时让大堂内的众江湖人士稍安不少。
不过。
依然有着不少人气愤不已。
“百事通,你说,到底是谁敢如此大胆,对我等江湖人士下此毒手?数百人的斩杀,这已经是与我们江湖为敌了。”一位汉子站起身来,大声的叫嚣着。
“对,百事通,你说,那些人是什么人,还是什么宗门的,我到要看看,到底是谁给他们的胆子,敢与整个江湖为敌。”又一人附和道。
能如此叫嚣的。
基本都是一些江湖普通人士罢了。
而安坐着的那些各大宗门的人,却是并未发声。
能斩杀数百江湖人士的这些人,必然不可能是那么好对付的人。
他们可是深知的。
要不然。
就云罗寺也好,还是浮云宗也罢,更或者上清派等等。
他们可不会在此时站出来。
而后。
百事通看了看那些大宗门的人,又看了看一些中小宗派的人,心中甚是无奈。
不过。
无奈他也得说。
要不然。
再如此残杀下去,到时候江湖之上的这些江湖人士,可就真没多少人了,“那伙贼人此刻正在贺兰山中,人数在五十人左右,个个都在先天之境境界之上,甚至,我们还发现,这伙贼人当中,还有着先天之上五层境界的高手。”
随着百事通的话一出。
顿时。
永恒於心 司空偷心
这大堂之内的声音,开始渐渐下去了。
先天之上五层的境界。
这可不是他们能对付得了的。
即便是刚才叫嚣得最甚的那几个,也都尴尬的坐了下去。
先天之上五层的高手,可真不是他们能对付得了的。
而此时。
上清派的守元,却是向着百事通问道:“那伙贼人可是某个宗门的?还是无根无萍?”
“守元道长问得好,这伙人据我百家楼所查,出自于一个叫一法宗的宗门,可据我所知,此一法宗像是凭空出现一般,从未在江湖之上出现过,这伙人像是故意隐没其本身的宗门,这才使用的一法宗之名。”百事通心知肚的说道。
什么据他所知。
据他所知,那一法宗的人,就是太乙门的人。
只不过,他却是不能说这伙人乃是太乙门的人。
要不然。
在场的这些人,可就不会杀向贺兰山中去,围剿这伙人了。
“一法宗?”百事通的话一出后,所有人脑中都在想着这个一法宗之名。
突然。
大堂之内,一名江湖客却是站了起来道:“原来是一法宗,我说呢,前几日,有一个自称是一法宗的人向我打听百家楼的事情,又是向我打听了关于奇药之事,看来,这一法宗的人肯定是奔着奇药来的。”
“不对,不对,那一法宗真要是奔着奇药来的,那必然是不会现在就杀人吧?”又一江湖客起身反对道。
“这事谁知道呢,看情况,那一法宗的人,有可能只是想阻止我们去寻找奇药也不一定。”
众人各有各想法。
这到是让不少人越发的不明这伙人的意图了。
而此时。
青丝梦
那浮云宗的太上长老海漓却是起了身,向着守元以及云罗寺的几位殿主行了行礼,“我看此事甚大,不管那一法宗是何目的,残杀我江湖人士,那必然是要处置的,云罗寺乃是天下第一大宗,此事云罗寺如何看?”
海漓的话,到是点醒了众人。
有着云罗寺的诸位大师在,哪里轮得到他们说话。
况且。
还有着浮云宗以及上清派在。
而随着海漓的话一落后,百事通却是又说话了,“诸位云罗寺的大师们,据我百家楼所查,云罗寺一位大师已是死于那一法宗的伙贼人之手。”
“什么!!!”当百事通的话一出后,云罗寺的那几位殿主顿时就惊了。
此次。
他们云罗寺所出来的几十人。
虽说已是派出了几个弟子出去。
但没想到,却已是死了一人。
这让他们不得不惊又怒了。
云罗寺一方的人,地位高的,有着四位殿主。
而这其中,却是有一位云罗寺九殿的罗汉殿殿主云飞。
此时。
那云飞,一拍案桌,怒声而起。
敢杀他云罗寺的人,那可就不是他所能容忍得了的了。
“百事通,我那云罗寺的弟子在何地被杀?那伙人目前在哪个地方,我到要去领教领教。”云飞一个纵身,就已是到了大堂正中。
紧随其后的,乃是他云罗寺的其他人。
云飞都动了,其他人均以云飞马首是瞻的。
怎么说。
在云罗寺中,除了天王殿的殿主之外,就以这罗汉寺的殿主为尊了。
百事通见云罗寺的人动了,心中甚喜,“在离灵州西北三百里外的沙漠中,而那一法宗的贼人,据目前消息所知,应该在贺兰山中部西侧。”
有了百事通的准确消息。
那云飞二话不说,直接就带着云罗寺的人从百家楼离开了。
而后。
浮云宗的海漓,以及上清派的守元,也相互看了看后,直接起身出了百家楼。
有了这三大宗门的人带头。
瞬间。
大堂中的众江湖人士,纷纷拿着兵器出了百家楼,跟随在三大宗门的后面。
而此时。
灵州城西门处不远。
暗黑救贖者 碎魂神弒
一位太乙门前来打探消息的弟子,在瞧见云罗寺的人出现后,这胸中的心脏,就跳得已是没了规律了。
武侠之无限抽卡
而后。
当他又见到浮云宗的人,以及上清派的人后。
就更是惊了。
至于后面跟随着的江湖人士,反到给他带不去任何的震惊了。
随着人员离开灵州城后。
那太乙门弟子心中思虑着要不要回去向卫殳通报。
思虑了好半天后。
那太乙门弟子决定自行离开,不打算回去报信了。
如此多的高手出现,他深知自己如果去的话,那必然是死路一条。
片刻后。
此人就已是消失在了灵州。
一个时辰后。
当以云罗寺为首的这一群上千人的队伍来到了沙漠后。
在他们见到上百具尸体之后,这些人纷纷大怒。
而当云飞瞧见他云罗寺人的尸首之后,那怒气顿时把周围的沙子都给卷动了起来。
一看就知道云飞此时的怒气,已是达到了顶点了。
“云飞大师,此时不是动怒之际,围剿那一法宗的人才是头等大事。”守元瞧着怒气升腾的云飞,出言说道。
着实。
此时再要是不去围剿那一法宗,说不定就让他们跑了。
云飞回头看了看贺兰山方向,随即二话不说,纵身往着贺兰山方向奔去。
而后。
所有人纷纷纵身紧随其后。
而此时。
卫殳他们却早已是离开了贺兰山西测一带,往着贺兰山北部而去了。
卫殳他们也不傻。
不可能一直藏在一处地方不动。
所以。
他们一大清早,就移动到了贺兰山北部来了。
可随着他们一到贺兰山的北山后,发现一个山凹内,有不少类似于圆顶石屋后,卫殳带着太乙门的人纷纷纵身而下。
卫殳他们所来到的地方。
那可不是普通的地方。
此地乃是术门的地方。
有道是。
术门之地,有进无出。
这对于曾经的钟文,那可是深有感受的。
当时。
要不是鬼手突然出现,说不定钟文也得留下在这术门的。
随着太乙门的人一入这术门之后,众人像是看稀奇似的到处查看。
一位弟子不明所以似的,向着不远处的卫殳打问道:“宗主,这里是什么地方?这些又是什么?怎么看着像是圆坟?”
卫殳没有见过这样的东西,也没有听闻过,随即向着一边的奉侍问道:“奉侍,你常行走于江湖,可有见过这样的东西?”
奉侍看了看周边,摇了摇头。
太乙门的人,基本都不认识这些圆顶石屋是什么。
而且。
还是在这贺兰山的北山之中。
如此好些座的圆顶石屋,这已然不是他们所认知的了。
“宗主,这里总感觉有些奇怪,让人发怵,我们还是赶紧离开吧。”一位弟子全身的汗毛乍起,总觉得像是有什么东西盯着他一般的感受。
不止是他有这种感觉。
太乙门的这些人当中,至少有一半人感受到了这股心悸感。
卫殳点了点头,“走,我们赶紧离开。”
可就在此时。
圆顶的石屋中,却是传来了阵阵响声。
片刻之间。
石屋内却是钻出来数人。
这让卫殳他们纷纷手报兵器,警惕的看着这些从石屋中钻出来的人。
当卫殳瞧着而那数人的模样,看起来要多怪就有多怪。
何为怪?
衣裳怪异,装扮怪异,脸上带黑,但这不黑的皮肤处,又是夹带着惨白。
“哈哈,来到我术门之地,就想离开,真以为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吗?”术门之中一人见这些人想跑,顿时哈哈大笑。
刚才。
术门的人可是通过某些特殊装置,发现了外面有人。
这才在这群人准备跑路之际,从那地底之下钻了出来。
而术门为首之人,正是那术门的长老飞鹰。
最近。
术门可是因为人手问题,一直头疼着呢。
术门本还想着是不是出去抓些人回来,可没想到,这不是白白送人上门的嘛。
飞鹰的话刚说完。
顿时。
那术门周边的圆顶石屋中也随即钻出来不少的人。
随着这些人一出现。
卫殳突然发现,自己看不透对方深浅的人有好几个,心中顿时一股悲伤感突现。
看不透深浅的,那必然是其境界要比他卫殳还高。
本还想着几年的蛰伏,可以一鸣惊人。
可没想到,这才出山没几天的时间,就碰上了这一群自称是术门的人。
卫殳的悲伤如实。
拈花笑:毒医弃后
这不。
术门的人一动手之后。
卫殳所带领的太乙门人,片刻之间,就已是被拿下。
根本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连先天之上九层的高手都出现了,卫殳他们哪里有反抗的机会。
转眼之间。
这术门的山凹,顿时又陷入了平静,犹如这里乃是一个无地洞一般的水泽,有进无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