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黎明之劍 起點-第一千二百一十三章 一些答案閲讀

黎明之劍
小說推薦黎明之劍黎明之剑
在突如其来的天旋地转和脑海中传来的轰然巨响中,莫迪尔感觉自己的灵魂突然被抽离,并在某种虚无空旷的状态下飘飘荡荡,他不知道自己飘荡了多久,只感觉自己飞快地越过了凡人无法理解的遥远“距离”——随后,他这残破的灵魂就像一团破布般被粗暴地塞回到了自己的躯壳里。
片刻之后,老法师悠悠醒转,并在恢复知觉的一瞬间条件反射地做出戒备姿态,他一只手摸到了自己的战斗法杖,一只手摸到了护身用的附魔短剑,接下来就是瞬发的一大堆防护法术……他清楚地记得,同样的流程不久前就发生过一遍。
但这一次,他并未在那个黑白灰的世界中醒来——睁开眼睛之后,他看到的是熟悉的冒险者单人宿舍,目之所及的一切都有着正常且鲜明的色彩,从窗外传进来的是冒险者营地中充满生机活力的各种声音,同时有黯淡的、极夜期间特有的昏暗天光从窗缝中透进来。
“这可真是邪了门了……”莫迪尔咕哝着,精神却丝毫没有放松,他飞快地检查了房间中的一切细节,确认事物都和自己记忆中的一样,随后来到窗户旁边,手指拂过窗台上那细微的尘埃。
他在那个黑白褪色的世界触摸过窗台上同样的位置,但此刻这里的尘埃并没有被人拂去的痕迹。
老法师凑到窗户旁边,把窗板打开一些,在附近的路灯以及极为暗淡的天光下,他看到冒险者营地中正人来人往,似乎又有一批队伍完成了对营地附近的清理或探索任务,兴高采烈的冒险者们正呼朋引伴地前往酒吧、赌场等消遣的地方,一名维持着人类形态、脸上和手臂却保留着许多鳞片的龙族正好从附近经过,他看向莫迪尔的方向,友好地笑着打了个招呼。
土 城 魔 法師
莫迪尔笑着点头做出回应,随后退回到了床铺一侧的书桌旁边,他的脸色很快变得严肃起来,坐在那张造型粗犷实用的木头椅子上皱眉思索着之前发生的事情,头脑中的眩晕仍然在一波一波地上涌着,干扰着老法师的思考和回忆,他不得不对自己使用了数次安抚精神的法术才让自己的头脑好受一点,并在这个过程中勉强将那场“怪梦”的记忆梳理起来。
随后他仿佛突然想起什么,抬手对某个方向一招,一本厚厚的羊皮册子随之悄无声息地飞到他的手边,老法师放下短剑,伸手翻开笔记的后半部分,眼神随之微微变化。
册子上有新增的笔迹,那是他在那个黑白褪色的世界所留下的文字——从梦中惊醒开始,他对那片荒芜的沙尘之地以及那位如山岳般的女性神祇的记录都清晰地呈现在羊皮纸上,细细看去,那纸面上的墨迹甚至都还没干。
“梦境影响了现实?还是我在睡梦中无意识地留下了这些记录?还是说之前那段经历是真实的,而我当时处于某种现实和虚幻的叠加状态?或者是暗影界对现实世界的……”
莫迪尔一边低声咕哝着各种各样的猜测,一边用手指慢慢扫过那些文字,试图从自己留下的记录中找到些许线索,突然间,他的手指停了下来——
他正看到记录中那位巨大的女性神祇和那个不曾露面的“讲故事的大冒险家”谈论起自己的梦境,然而在具体描述那位女性神祇梦境的部分,对应的文字不知何时已经变成了一团混乱的墨点和曲线,就仿佛梦呓中含混的低语一般,完全无法辨认了。
莫迪尔立刻开始回忆脑海中对应的记忆,冷汗慢慢从他额头渗了出来——他发现自己头脑中的记忆也缺失了一块,而且那记忆仿佛是这一秒钟才刚刚变成空白,他甚至可以清晰地感受到头脑里那种“空荡荡”的违和感,然后又过了几秒钟,那种违和感也消失殆尽,他终于彻底不记得那位女性神祇所描述的梦境到底是什么内容了。
老法师轻轻吸了口气,控制着正在加速的心跳,带着某种决然般的气势猛然将笔记翻到了最后的部分——他看到那位女性神祇起身迎向某个不可名状的恐怖怪物,这段记录还在,他还看到文字最后描述那位女性神祇起身之后王座的靠背上呈现出一幅星空的图景……记录到这里就彻底中断了。
“星空……星空……”莫迪尔慢慢合上笔记,用另一只手握着的战斗法杖轻轻敲着自己的额头,“我确实看到那巨大的王座靠背上呈现出了星空的画面,但怎么一点都记不起来它到底是什么模样了……不应该,以一个法师的头脑,我至少应该记得一些……记忆又出了问题?还是某种强大的心灵禁制?”
老法师突然停下了敲击额头的动作,眉头一皱:“不行,不能继续想下去了,有遭到污染的风险,这件事得暂停一下。”
大冒险家丰富的作死以及作而不死经验开始发挥作用,莫迪尔从危险的探索边缘停下了脚步,他深呼吸几次,让心脏和头脑都渐渐恢复常态,随后收好自己的笔记,准备先出去呼吸一下新鲜空气,再去冒险者酒吧喝上一杯。
寻你一人从此一生 呆寻觅
但刚要走到门口,一个不算太陌生的气息便进入了他的感知,老法师在门口站定,紧接着便听到礼貌的敲门声以及年轻女性的声音从外面传来:“莫迪尔大师,您起床了么?”
莫迪尔打开门,看到一位黑发黑裙的年轻姑娘正站在自己面前。
他认识这位少女——在那座由水晶簇堆积而成的山丘旁有过一面之缘,他知道这看上去温和而纤弱的女孩其实本体是一头黑色巨龙,而且应该是龙族首领赫拉戈尔的专属信使。
“希望没有打扰到您的午休,莫迪尔大师,”黑龙少女微微欠身致意,脸上露出一丝微笑,“很抱歉在您休息的日子里贸然拜访——有一份邀请。”
“无须在意,我刚好已经醒了,”莫迪尔挑了挑眉毛,看上去并不十分意外,“赫拉戈尔阁下又找我有事?”
黑龙少女点了点头:“首领请您前往内城议事厅会面,现在方便么?”
“没什么不方便的,”莫迪尔随口说道,同时抬手向旁边一招,挂在衣帽架上的长袍、帽子等事物便立刻自行飞来,在他身上穿戴整齐,“正好我今天也没什么安排,而且也有些事情想跟你们的首领商量商量——他应该是个见识广博的人……龙。”
一边说着他一边向外走去,但紧接着又突然想起什么,表情古怪地看了眼前的黑龙少女一眼:“话说往内城区走一趟应该就不用飞过去了吧……实在不行我自己飞也可以……”
他这是想起了上次被对方用爪子带到山顶的经历——那显然不是什么舒适的交通体验。
“当然不用,”黑龙少女忍不住笑了起来,显然也想到了同样的事情,“内城区议事厅离这里并不远,我们很快便能走到。”
新阿贡多尔内城,由一座半坍塌的旧工厂设施修复、改造而成的议事厅内,一间会客室中正亮着温暖柔和的灯光,莫迪尔在黑龙少女的带领下来到此处,而那位曾活过悠久岁月、积累着人类难以想象的悠久知识的龙族首领已经在此等待良久。
走入房间之后,留着齐耳短发的黑龙少女便悄无声息地离开,莫迪尔则稍微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法师袍便迈步走向那位保持着人类形态的黄金巨龙,后者正好从桌案上抬起头来,淡金色的竖瞳看向头戴黑色软帽的大冒险家。
“赫拉戈尔阁下,你这次找我……”
莫迪尔话刚说到一半,赫拉戈尔的表情突然发生了变化,这位巨龙首领霍然起身,身体前倾地盯着老法师,就仿佛要透过这副躯壳审视后者的灵魂:“莫迪尔大师,你的灵魂之前去了什么地方?!”
莫迪尔后面的话顿时咽了回去,他的错愕只持续了半秒钟不到,便意识到眼前这位强大的黄金巨龙必然是从自己身上看出了什么问题,同时他自己也第一时间联想到了前不久在那疑似暗影界的黑白空间中所经历的怪诞遭遇,表情瞬间变得严肃起来:“赫拉戈尔阁下,你发现什么了么?”
“你的灵魂,残留着非常明显的……异域气息,”赫拉戈尔死死盯着莫迪尔的眼睛,那双属于巨龙的金色竖瞳中一边倒映着老法师的身影,一边却倒映着一个苍白、模糊的灵魂,“某种不属于现实世界的力量在你的灵魂中留下了很深的印记……但这股力量正在快速消退,如果你来得再晚一点,恐怕连我也看不出这些痕迹了。”
“真的?”莫迪尔一脸错愕,同时又有些怀疑,“这不应该啊……我怎么可能察觉不到自己灵魂出的问题……”
“恐怕那印记也一并干扰了你的判断,要么就是那印记背后的力量过于诡异,在你的‘心灵死角,’”赫拉戈尔的表情丝毫不见放松,“莫迪尔大师,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做了一个梦,也可能不是梦,如你说的,我的灵魂可能短暂落入了某个类似暗影界的异空间里,”莫迪尔略一思索,认为眼前的巨龙首领没必要在这种问题上图谋自己什么,而且自己本来也有心从对方口中打听某些事情,便不再隐瞒地将那诡异的“梦中经历”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事情就发生在几小时前,我从梦中惊醒,看到一片遍布着灰白色沙尘和破碎巨石的荒芜旷野,还有一片黑色破碎、仿佛永远也无法抵达的城市废墟……
“我还看到有一个仿佛山那么巨大的身影坐在一个坍塌倾颓的王座上,那王座用不知名的灰白色材料建造,看上去与周围的沙尘曾为一体,王座下半部分又像是某种宗教祭坛;那个身影看起来是一位女性,穿着看不出风格和材质的黑色长裙,有光影叠加一般的灰白色裂隙或线条在她身上游荡,我看不清她的容貌,但能够听到她的声音……
“我还听到了自己的声音,但我看不见那个声音从什么地方传来……”
为了尽可能得到帮助,莫迪尔将自己所记得的事情描述的非常详尽,之后还补充了他在船上的那次短暂“入梦”,赫拉戈尔在旁边认真听着,从头到尾没有打断,直到莫迪尔的讲述终于告一段落,这位龙族领袖才轻轻呼了口气,带着严肃的表情问道:“在登上那艘从北港出发的机械船之前,你从没有过类似的经历,是么?”
送福利,去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以领888红包!
“没错,”莫迪尔知道对方想说什么,“可以认为这种现象是从接近塔尔隆德之后才出现的。”
“类似暗影界的黑白空间,无边无际的灰白色沙漠,巨石……还有仿佛永远都无法抵达的黑色城市废墟……”赫拉戈尔皱起眉头,低声自言自语般说着,“坍塌倾颓的巨大王座,以及王座下面的祭坛结构……”
“你知道那是什么地方么?”莫迪尔忍不住问道,“你活了将近两百万年,这世界上应该没有你不知道的东西了。”
重生之修道 上班不打卡
赫拉戈尔却摇摇头:“这世界不存在真正的全知者,连神的眼睛都有局限,你所描述的那个地方我并无印象,不管是现实世界还是暗影界,或者是那些稀奇古怪的元素和灵体位面,都没有与之完全匹配的环境……”
莫迪尔没有掩饰脸上的失望:“是这样么……竟然连你都不知道。”
情暖蔷薇
赫拉戈尔继续摇着头:“抱歉,这方面我帮不上你的忙,不过我认同你的判断——那地方的环境非常接近暗影界,虽然仍有很多无法解释的矛盾之处,但它绝对和暗影界关系匪浅,而且……”
这位黄金巨龙突然停了下来,脸上的表情也变得十分怪异——那表情中带有些许忌惮,些许猜疑,以及更多的紧张肃然。
他抬起头,以前所未有的郑重态度盯着莫迪尔的眼睛:“你能再描述一下那位身形巨大的‘女士’是什么模样么?”
“当然,”莫迪尔立刻点点头,并将自己在“梦境”中看到的那位疑似神祇的女士又描述了一遍,在最后他又突然想起什么,补充说道,“对了,我还记得祂最后迎向那个恐怖亵渎的怪物时手中出现了一把武器,那是她身上游走的灰白色裂隙所凝聚成的一把权杖,它半黑半白,而且有着极为强烈的存在感,我几乎无法将自己的视线从那东西上面移开……”
“半黑半白的权杖!?”赫拉戈尔瞬间睁大了眼睛,就仿佛他刚才隐约产生的某种猜测突然得到了证实,这位龙族领袖霍然起身,几秒种后才仿佛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慢慢坐了下来。
“看样子你知道那位‘女士’的身份,”莫迪尔从对方的反应中做出判断,“我看到的那到底是……”
“如你猜测的那样,莫迪尔大师,一位神祇,”赫拉戈尔轻轻呼了口气,“但却不是如今这个时代的神……祂已经失踪一百八十多万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