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ef4人氣玄幻小說 維度魔神的代行者 txt-第546章 時辰,快點開門呀,我知道你在家裏熱推-1s1qc

維度魔神的代行者
小說推薦維度魔神的代行者
“你今天晚上不打算回来了,难道是要搞个大新闻?”
间桐雁夜想到了这点,顿时担心的问道。
“我还没想好要不要去搞个大新闻呢,不过照你这么说,出去搞个大新闻,也是挺好的。”
苏白笑着说道。
“不要冲动呀。”
间桐雁夜马上说道。
“我没冲动,都是正常操作,你就放心好了。”
苏白说道:“我先走了,你自己在家照顾小萝莉,不要出去乱跑,要是被抓起来,我就被动了。”
“你……”
间桐雁夜的话都没说完,就看到苏白从他眼前消失不见了,摆明了是不给他说话的机会。
无奈之下,只能一个人生闷气了。
也不能指望间桐雁夜去做点什么,毕竟他只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家伙了。
“雁夜叔叔,那个浑身黑黑的大哥哥去了哪里?”
间桐樱好奇地问道。
“小樱,你醒了呀。”
间桐雁夜一扫眉宇间的忧愁,笑着看向间桐樱说道:“那个大哥哥有事出去了。”
“他还会回来吗?”
神寫之無盡空間 君可安好
间桐樱问道。
“会的。”
间桐雁夜点了点头,然后说道:“好了,小樱,起床之后,有没有去洗漱?”
“雁夜叔叔,我已经洗完脸了,还刷了牙。”
间桐樱说道。
“好,现在我们来吃早饭吧。”
间桐雁夜微笑着说道。
“嗯。”
间桐樱点了点头,然后走到了间桐雁夜的身边,两人开始享用起了早饭。
……
与此同时,苏白离开了间桐家,也没有在冬木市漫无目的的闲逛,而是直接朝着远坂家而去。
现在这个时候,呆毛王还跟着她的假御主,坐着爱因兹贝伦家族包下来的专机,正在朝着冬木市赶过来。
而其他从者,也只有一个幸运E,被肯主任指挥着,满冬木市的瞎跑,想要找到其他从者。
只不过,其他从者都藏的好好地,比如说韦伯童鞋,他正跟他召唤出来的征服王,现在待在了冬木市的郊区,只要不进城,就不会被发现。
獨寵嬌妻:老公,別太壞 笛音
壹品繡娘
早就是被雨生龙之介那个杀人鬼召唤出来的蓝胡子,也带着雨生龙之介躲到了下水道理,准备按照Caster的惯例,布置一个魔术工房当成阵地。
当然,蓝胡子没有什么魔术才能,就是一个拿着本记载了召唤邪神的魔导书在这里装魔术师。
與美女總裁同居的日子(好人日記) 兩個大饅頭
只要抢走了蓝胡子的魔导书,他就没办法去当魔术师了。
反正现在的蓝胡子没有看到呆毛王,也没有什么去抢呆毛王的想法。
而剩下的金闪闪,则是乖乖的宅在了远坂家,没有出去的意思。
这倒不是被远坂时臣用令咒给控制了,只是不觉得出去有什么意思。
至于说最后的阿萨辛,按照言峰绮礼的吩咐,此时正在满冬木市的转悠,寻找着所有的从者跟御主。
潜伏能力点到了Max的阿萨辛,很难被人给发现,何况昨天凌晨的时候,阿萨辛也演了一场戏,营造出了退场的架势,实际上依然潜伏在暗中搜集情报。
所有被阿萨辛收集来的情报,最后都会传递给了言峰绮礼,然后被言峰绮礼给了远坂时臣。
这对师徒联手,打败其他魔术师,得到圣杯的支配权。
但没有人是傻子,就算是言峰绮礼事先“背叛”了远坂时臣,也不被其他人所相信。
“远坂时臣呀,这么早的找上门去,不知道会不会跟金闪闪打起来?”
苏白想到了这里,顿时更加的来了兴趣。
虽然想要给金闪闪一个惊喜,但现在好生无聊,又不能去做点别的,只能去找远坂时臣的麻烦了。
反正在这么一个都是时辰的错的世界里,不去找时辰的麻烦,总感觉过意不去。
苏白很快就来到了远坂时臣的家门口,看着豪华的独栋小洋房,直接走了过去。
铁栅栏的大门,也挡不住苏白的入侵,也没有一拳给轰碎了,而是轻松的翻跃了过去。
“不错呀,跟间桐家差不多大。”
苏白瞅了瞅周围的环境,不由感叹了一句,然后继续往前走去,就来到了远坂家的大门。
總裁索愛:女人,妳是我的
不同于外面的铁栅栏,很容易就翻跃了过去,这种房子里的大门,可是翻跃不过去的。
想要强行进入,只能将门给砸烂了,亦或是让房子里的主人给开门。
苏白也不确定远坂时臣发现他到来之后,会不会给他开门,但试试也没什么损失。
于是直接走了过去。
咚咚咚~~~
苏白伸手敲门,同时大声的喊道:“远坂时臣,快点来开门,我知道你在家里……”
一种雪姨的既视感冒了出来。
苏白也没有多想,依旧在认真的敲门。
……
在苏白接近远坂家之前,远坂时辰布置在附近的使魔就发现了,马上将消息传递了回来。
本以为是路过的,结果却直接冲着他远坂家来了。
远坂时臣用他那丰富的魔术知识跟经验,马上就判断出了苏白的身份,某个职介的从者。
一看到这个从者,远坂时臣脑袋都大了,只觉得头痛的要死。
他千方百计的展示了远坂家的强大。
清露桃花裏
让金闪闪一招干掉了不知情的阿萨辛的一个分身,以此来告诫其他从者,不要来远坂家闹事。
但昨天晚上才发生的事,今天就应该传遍了,为什么这个从者还敢来远坂家?
难道他的御主就没劝过他吗?
远坂时臣皱起了眉头,一脸无奈的表情,只觉得算计的再好,也有出现疏漏的地方。
现在正是如此。
本来展示了自家英灵的强大,其他英灵都该小心行事,不会来找他远坂家的麻烦,但这个英灵却不按照套路出牌!
此时站在了他远坂家的大门口,接下来该怎么办?
远坂时臣忧愁的要死。
“时辰呀,本王早就跟你说了。”
金闪闪同样看到了在外面叫门的苏白,脸上露出了戏谑的表情,看着远坂时臣说道:“你这样的小伎俩是骗不到什么人的。”
“伟大的英雄王,是我考虑的不好,让您失望了。”
远坂时臣马上道歉。
作为古板守旧的魔术师,他心里非常的清楚,这个被他召唤出来的英雄王实力强大,不是那么好控制的。
就算有着令咒的约束,也难以让他放下心来。
所以,对待金闪闪的态度,远坂时臣一直将自己放在了臣子的位置上。
这样看来,多少还是管用的。
“哼,时辰,现在都有人打上门来了,你还是要继续退让吗?”
金闪闪冷哼了一声,然后看着远坂时臣质问道。
“伟大的英雄王,不知道您有什么建议?”
远坂时臣恭敬而有礼的看向金闪闪寻求着他的建议。
现在他确实是毫无办法。
也不知道该怎么去做,只能看看金闪闪办法了。
如果这位最古之王有什么好办法的话,那么他就会按照最古之王的办法去做。
对于远坂时臣来说,只要能打赢了圣杯战争,得到传说中的圣杯,付出什么代价都是可以的。
这就是一个魔术师对于根源的向往与追求。
“对于这种来送死的疯狗,本王直接赐予他死亡!”
金闪闪高傲的说道。
赐予死亡?
远坂时臣一听这话,当场就懵逼了,这个最古之王绝对是没有脑子的。
圣杯战争都是隐秘进行的,不让世人知道。
现在要是直接动手,不就暴露了吗?
远坂时臣有心想要反驳一下,但考虑到了英雄王的性格,这么反驳,是不会有好下场的。
该如何是好呢?
远坂时臣头痛的要死。
“时辰,去让那个疯狗进来吧,本王会彻底解决掉他的!”
金闪闪说道。
“伟大的英雄王,请您原谅对方的冒犯,现在是白天,人多嘴杂,不好进行战斗的……”
远坂时臣开口说道。
“时辰,你是在命令我吗?”
金闪闪冷酷而无情的眼神,最后落到了远坂时臣的身上,吓得这个正经的魔术师一身冷汗。
“伟大的英雄王,您误会了,我并没有命令您,只是在向你告诫罢了。”
远坂时臣连忙解释道。
“哼,时辰,在本王的面前,就不要搞那些小心思了,本王全都明白的。”
爱上假公主 亦洁为雪
金闪闪高傲的冷哼道。
“是,伟大的英雄王,您最忠实的臣子,今后不会再搞什么小动作了,但这个家伙该如何处置?”
远坂时臣着急的说道。
“我已经跟你说过了,放那个家伙进来,然后让本王解决掉他!”
金闪闪说道。
“那个……伟大的英雄王,您跟他的战斗,能否控制一下规模?”
远坂时臣说道。
“时辰,虽然你的要求有些过分,但身为王者,满足臣子的要求,也是理所当然的,本王就答应你了。”
金闪闪淡淡地说道:“不过是一个疯狗罢了,在本王的心目中,一招就能解决掉对方了。”
“伟大的英雄王,我这就放对方进来。”
远坂时臣说道。
“去吧。”
金闪闪摆了摆手,催促远坂时臣麻利点,不要浪费时间。
远坂时臣只好苦笑着,命令使魔前去开门。
……
“远坂时臣,快点开门呀!”
苏白继续拍着门,脸上带着灿烂的笑容:“我知道你就在家里,快点出来开门,否则我就要直接破门而入了!”
嘎吱~
正当苏白准备破门而入之时,门突然被打开了,一个古怪的家伙站在门口,直勾勾的看着苏白。
“哦吼,是使魔呀。”
苏白一眼就看穿了使魔的身份,笑着说道:“远坂时臣是欢迎我进去吗?”
使魔只是工具,不会说话。
在看到苏白之后,转身就朝着房子里飘去。
“哎呀,这小东西还挺高冷的呀。”
苏白笑了笑,然后跟在了使魔的身后。
这也算是艺高人胆大,不害怕前面有什么陷阱。
使魔一直在前面飘着,很快来到了地下室的入口,然后直接钻了进去。
苏白也没有任何犹豫,也跟着来到了地下室里。
“哦吼,魔术师就喜欢在地下室里待着,像是阴暗的老鼠,看着就让人不爽呀。”
苏白吐槽道。
“阁下这么评论魔术师是不对的。”
远坂时臣皱着眉头说道。
“难道我说错了吗?”
苏白笑着说道:“魔术师不都喜欢待在地下吗?搞得像是地底的老鼠,一个个看起来都像是坏人。”
“你……”
远坂时臣也不想跟苏白争执,但这个家伙实在是太能让人生气了,说出来的话好过分。
反正远坂时臣是受不了。
“时辰,不要跟疯狗争吵,这是没有丝毫意义的。”
金闪闪开口说道。
“哦,这个散发着金光,看起来就像是个暴发户的家伙,就是时辰你召唤出来的从者吧?”
血族 棋子兒
苏白笑着问道。
“你说什么?”
金闪闪最讨厌别人说他是暴发户了,死死地盯着苏白问道。
“还要我再说一遍吗?”
苏白疑惑的看向金闪闪问道。
“你这是在找死!”
金闪闪愤怒的看着苏白,只是说了一句话,马上就把王之财宝给弄了出来。
无数散发着金光的宝具,在金闪闪的背后若隐若现,仿佛下一刻就要发射出来似的!
女人花
“喂,你这个喜欢土豪金的暴发户,真的要在这里动手吗?”
苏白笑着说道:“我们交手的大动静,可是会将这里给弄塌的,我倒是无所谓,你呢?你就不担心你的玛斯塔的生死吗?要是他挂了的话,你也存在不了多久?”
“这不用你这个疯狗来说,本王自有分寸!”
金闪闪愤怒归愤怒,但却没有丧失理智,也知道在这里动手,闹出来的大动静,会让地下室塌陷的。
不过,金闪闪敢这么做,自然是有所依仗的。
最为设定之中的最古之王,所有宝具的原形,都能在他的宝库里找到。
所以,现在搞出来一个独立于世界的特殊结界,他还是能够做到的。
“你的分寸就是这个古怪的玩意是吧?”
苏白也察觉到了金闪闪弄出来的特殊宝具,不由笑着开口问道。
“你现在想好怎么死了吗?”
金闪闪冷酷而无情的眼神,此时已经落在了苏白的身上,冷冷的逼问道。
“我还没有活够,现在不想死,但你都这么问了,我要是不回答你,就太过意不去了,所以,只能让你去死了。”
苏白遗憾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