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iiz9熱門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從我是特種兵開始一鍵回收 愛下-第725章 失憶了?【求訂閱】相伴-woxo1

從我是特種兵開始一鍵回收
小說推薦從我是特種兵開始一鍵回收
但是这一次任务不知道涉及时间有多长,因为之前这个神秘组织绑架平民就有三个月以后才通知总统府拿赎金。据这些平民说,他们那三个月都被关押在一个神秘的地方,修建地下堡垒,他们只知道自己在修建地下堡垒,但是这个地方在哪大家都不清楚。所以这一次国际上才打算派各国精英特种兵一举把这个恶瘤摘除,这次行动没有直接领导人,大家都属于平级,只是大家需要配合,共同完成任务。和秦渊说完大概任务,高世巍眼神中有一丝复杂,下定了决心“我可以提前告诉你,龙小云,她并不是在执行我们军区的任务,他的事你把这次任务完成以后,我会把我所知道的全部告诉你。”秦渊觉得此事果然不是那么简单,而且还是涉及了龙小云,秦渊有些不淡定,这就是她当时匆匆离开的原因吗?“高队,现在想想,我竟然对龙小云不是那么了解,或许她现在已经很需要我了,但是我却没有在她身边。”“秦渊,你冷静一下,现在我只能告诉你,龙小云还很安全,他之前可是战狼小分队的队长,他的实力也很强,你要相信他,现在你能做的就是好好完成任务,安全回来!”因为这次不知道具体任务是多长时间,有可能快的一个星期就结束了,有可能要一个月,又或者三个月,这个谁也说不清楚。
秦渊脑子里只有龙小云,他只想快点结束任务,甚至想如果找到那个暴恐组织那他一个人就把那个暴恐组织给灭了。
秦渊换上便装,背上行囊,按照任务要求假装是旅行客,就这样,十二人的一个小中巴缓缓地行驶在公路上。
司机看了看后视镜中的众人说到“各位兄弟们,我说你们放松一些,别坐那么端正ꓹ 这样人家一看就知道你们是什么来头。”
我的轻狂岁月 混混沌沌
真婚暖愛
军队多年的习惯,整个车厢里都很安静ꓹ 整齐划一,秦渊开始强迫自己放松下来,这张旅游小巴在公路上行驶了多日ꓹ 都没有见鱼上钩,因为上一次的平民就是在这里被绑架的。
陆地不行ꓹ 那就走海上,司机当起了导游ꓹ 带着众人到海上介绍着当地的风景。
这一瞬间秦渊恍惚觉得自己真的是在旅游ꓹ 已经很久没有这样放松过了,秦渊喝着红酒吹着海风,看着日落。
这个时候前面缓缓驶来三艘船,大家都注视了那三艘船,已经等了好几天了,希望这就是目标。
睡美人 笨鸟先飞
没想到这只是普通的渔船,从秦渊他们身边缓缓驶过ꓹ 夜晚来袭,众人都在船上休息ꓹ 后半夜突然有东西丢上甲板。
秦渊睁开眼睛ꓹ 终于还是来了ꓹ 这次的特种兵都是各个国家的精英ꓹ 所以大家都有所察觉,不过都在装睡。
过了一会儿ꓹ 一股淡淡的香味飘了进来ꓹ 竟然用了迷香ꓹ 秦渊通过过系统过滤了这迷香,一个戴着头罩手里拿着枪的男人进来ꓹ 直接扯着秦渊的腿把他拖了出去。
秦渊悄悄打量这一伙人,有三十多人都拿着冲锋枪,毕竟最近因为绑架平民事件越来越多,海上也加大力度巡逻。
所以他们采用迷香,这样便能悄无声息地带走众人,这伙人非常狡猾,担心有人没有被迷晕,中间放了一个大圆筒。
一世之尊 爱潜水的乌贼
都市大药王 绘墨上纤
把秦渊他们挨个丢进去滚动,这感觉真的非常不爽,就像在洗衣机里面,不过这一点对秦渊来说都在能忍受范围。
另外一个男人也用自己的方法抵住了迷香,没想到被这伙人丢进滚筒以后滚了几圈就没忍住发出声响。
这些暴恐组织都不说话,全部带着一样的头套,只是走过去给了男人一枪托,捆绑好男人,给他套了一个黑面罩。
秦渊本来想悄悄记下路线,没想到这伙人挺狡猾的,每个人都戴上了黑色面罩。
下了船之后,秦渊感觉到是上了汽车,开始是平缓的大路,后面到了颠簸的小路,最后又换上了马车,看来他们去的这个地方非常偏远,后面连汽车都走不了,只能走马车。
到地方后黑色面罩被摘下,是一个类似牢房的地方,接着众人都醒了,秦渊悄悄和他们说了一路上的经过。
现在确定是暴恐组织的老巢,那就要想办法如何联系外界,一起里应外合,这个时候有人来了,还是那一群戴着黑色面罩的人,他们来给众人送饭菜,秦渊他们假装做出害怕的样子,让他们放了自己。
“那就要看你们国家的老大诚意够不够了,吃饭吧,吃完了好干活。”
秦渊不打算现在动手,等先观察清楚,联系不到外界,那自己就联合这些特种兵,直接把他们老巢灭了。
褚少,離婚請簽字
听那个男人说还要他们干活,所以饭菜里一般应该不会下毒,而且之前的平民也没有被毒死的,这个时候肯定要吃饭,保存实力。
吃完饭后众人被带出牢房,秦渊环顾四周,外面是一片开阔的广场,高高的围墙上架起了电网,电网外围有八个灯塔。
周围也有巡逻的人员,情愿,他们则是像犯人一样把脚用统一的链子拴起来,这种链子是一体的,大家都拴一起,就算有人想逃跑也跑不掉。
众人被带到一大堆石头面前,戴着头套的男人给了他们一人一把工具,让他们凿石头,巡逻的人很多,三小时换一次岗。
晚上大家睡觉也是带着这种脚链,元国的一个特种兵叫汉克斯,他扯了扯脚链,小声说:“他们这种铰链的材质很奇怪,我之前训练挣开过铁链,但是这一个铁链却十分坚硬。”
秦渊也赞同,因为他之前尝试看能不能用外力扯开铁链,秦渊的身体还是经过系统改革的,可是这铁链如果自己用尽全力,应该在短时间内能破开三把,不过这边有12个人,那确实增加难度。
接下来的几天秦渊他们都在敲石头,任务毫无进展,和众人商量,打算今晚破开众人的铁链。
大家一起冲出去,外面的看守都有枪,只要搞到枪,那就直接杀他们个措手不及,开始本来还有人反对,但是大家从早到晚的敲石头,没有任何头绪,那不如先主动出击。
晚上秦渊用力先挣开自己脚下的铁链,大家一脸震惊,这个炎国的军人也太厉害了,这个铁链的材质非常特殊,比一般的铁链都要坚硬,没想到他直接徒手打开了。
接下来秦渊又把众人的脚铐打开,准备破开牢房冲出去!
没想到这个时候一个女人出现了,整个楼房都回荡着一阵高跟鞋的声音,伴随着这高跟鞋的声音,秦渊觉得脑袋一阵眩晕四肢无力。
旁边的众人也和秦渊一样的状况,这个是怎么回事,自己是什么时候中招的都不知道。
这个女人身材高挑,非常漂亮,蓝色的大眼睛,金黄色的长发微微曲卷,这个女人浑身上下充满着一种妩媚,她一边拍着手一边说:“恭喜各位特种兵小哥哥来做客!”
秦渊挣扎着想起身,却发现毫无力气,女人走到秦渊面前,修长的手指勾起他的下巴。
“这位小哥哥,虽然你很帅,可是你怎么这么不听话呢?这铁链我是配合精钢加南非的金刚石所生产的,你就这么给我破坏了,我想想该怎么惩罚你呢?”
“你……你怎么知道我们的身份?你究竟给我们用了什么手段?”原来这个暴恐组织也有地下情报网,他们破获了元国的机密文件。
所以他们从一开始就知道,对普通民众根本用不到迷香,只有他们这些特种兵才需要特殊对待,再加上特制的脚铐以及电网,没想到秦渊打破了这个计划。
“我那愚蠢的哥哥就是死在你的手上吧,多亏有他的前车之鉴,所以我才做两手准备。”
原来之前的夜魔组织的头目就是这个女人的哥哥,女人抓到秦渊的时候就知道这个人不简单。
在他们每日的饭菜里面,加入东南亚的无色无味的蛊药,到了一定量,这些蛊毒配合自己给的信号,便在秦渊他们体内发作。
蛊毒初期,只是会让人产生头晕目眩,手脚无力的症状,如果施蛊者再加以控制,就可以略施惩罚,让中蛊者痛苦万倍,如同无数虫蚁啃食大脑心脏。
这也是这个暴恐组织控制手下的一种方式,谁都想不到,这样一个暴恐组织的头目竟然是一个女人。
秦渊怎么能甘受女人的控制,他从来不喜欢这么被动,这次失策了,不过他是不会就这样屈服的。
女人修长的手指划过秦渊的脸颊“小哥哥这张脸不错,作为惩罚,那让你第一个感受我蛊虫的万蛊穿脑之苦。”
一瞬间情愿觉得有无数小虫爬向自己的脑袋,密密麻麻的,都在啃食自己的大,秦渊的手动不了,趴在地上疯狂的用头撞击着地板。
“系统,能不能回收这些蛊虫!”
“回答宿主,这个没有办法,宿主要回收母蛊,不过提示宿主不要反抗太激烈!”
仙之极道 圣指
秦渊咬着牙,双目通红的看着女人“我秦渊绝对不会这样轻易服从的!”
秦渊这个时候感觉到控制权回来了,自己的身体能动,但是有些发狂,疯狂地朝着牢房的大门打去一拳竟然把大门打断了。
旁边的百湘大叫道:“停下,你不要命了,你这个疯子!”
秦渊开始在牢房里大肆破坏发泄着,百湘只得带着众人逃到牢房外,他体制是经过系统改革,所以他的意识非常强大,秦渊用自己强大的意志抵抗着蛊虫的控制。
百湘劝阻秦渊不要反抗,否则会激起蛊虫的胜负欲,这蛊虫十分霸道,受到了挑战,这个时候秦渊十分痛苦,脑海里开始出现混乱。
系统都有些着急,不停地提醒:“宿主,放下控制权不要强行抵抗!宿主!”
妙医圣手 五志
此时的秦渊已经听不进去,大叫一声向后倒去,系统冰冷的声音在秦渊脑海响起:“宿主强行反抗,造成脑部记忆受损,系统将自动进入休眠状态!”
这是秦渊最后接收到的消息,百湘走到秦渊身边“这个游戏真的是越来越好玩了,收一个最强特种兵当宠,小哥哥,接下来要看你表现了,别让我失望哦。”三天后,秦渊在病床上醒过来,睁开眼睛,意识非常混沌。
看着旁边削着苹果的百湘问道:“这是哪里?我是谁?”
“你叫秦渊,这里是你的家。”
秦渊觉得自己脑海里有什么东西断了,又看了看自己身上的伤口。
“这些伤口都是你自己留下的,你突然受到刺激,然后发狂把我们后面的牢房都摧毁了,你想起什么了吗?”
秦渊摇摇头,只是一直回想着家这个词,这里是我的家吗?
过了几日,秦渊彻底恢复了,只是脑部受损丧失了记忆,但是他之前的那些能力还在,那些如同刻在骨子里的肌肉记忆。
帶著空間闖大唐 歷史軍事
秦渊也在努力回想自己的过去,但是脑海里的那一片好像就是空白,什么都没有,因为百湘是他醒过来见到的第一个人,所以非常信任百湘。
秦渊还是喜欢一身迷彩服,总觉得这身迷彩非常熟悉很亲切,但是百湘并不喜欢他穿这个,让他换上了手下送来的花衬衫。
秦渊穿的这种有点痞痞的花衬衫,动作却那么有板有眼,百湘看了暗暗发笑,果然就算失忆了,那些习惯还是改不了。
百湘坐在沙发上冲着秦渊勾了勾手,他听话得走了过去,百湘整个人挂在秦渊的身上,这时,秦渊的大脑里出现了一抹非常强烈的拒绝意识。
“我,好像是要完成什么任务?但是我想不起来了!”
仙器 红尘小蜗
百湘的蛊虫也感受到了,便操控着蛊虫吞噬对抗着那抹意识。
百湘好听的声音在秦渊耳边响起:“对呀,你有任务,你的任务就是和我一起建立这个基地,我们把我们的基地建立壮大。”
另外军区高世巍这边已经乱成了一锅粥,上个月各国派发出去执行任务的特种兵被人扒光衣服丢在马路上,除了秦渊,他就如同消失一般,没有任何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