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mc3言情小說 一世獨尊笔趣-第一千七百五十章 很驚喜嗎?分享-im4le

一世獨尊
小說推薦一世獨尊
林云神色平静,这风缘君说的到没错。
即便品质完全一样的星曜圣器,保命用的圣甲,肯定比攻击用的圣剑贵。
就算是前者品质比后者品质好,拿出去拍卖,价格可能也远远比不上后者。
拍出好几倍,甚至十倍差价都有可能。
杀的人再多,你自己的命永远只有一条,而无论是谁都是惜命的。
“好东西啊。”林云盯着那万鳞甲,眼中尽是火热之色。
真的是好东西!
星曜级别的保命圣甲,穿在身上相当于多了一条命,简直不要太逆天。
就是不清楚,对方身上的万鳞甲,是用神龙的鳞片,还是真龙鳞片打造的。
如果是前者的的话,那这价值不敢想象!
风缘君眼中尽是倨傲之色,冷冷的道:“为了这万鳞甲,家父几乎是用了一条命才换来。我穿上他,就算站在这里不动,你也别想伤到我。我的银龙圣体,则可以全方面加强,方才一击,你应该感受到了吧?”
他本身就是龙榜前十,晋升生玄境后,远比老辈生玄境要强。
如今有这万鳞甲穿在身上,同等境界内几乎是无敌的存在。
就算是生玄境巅峰,也无法真正伤到他。
甚至涅槃巅峰的人来了,他也随时都可以从容离去,若能发挥这万鳞甲的全部威力,与对方一战也不是没可能。
“星曜圣甲,就真的破不掉吗?”
林云轻声说了句,眉心之中两大剑魂同时光芒绽放,他的剑缓缓举了起来。
与眉心平齐,两大剑魂在这一刻加持葬花身上,葬花环绕着金色的苍龙从林云手中呼啸而去。
瞧见葬花飞来,风缘君面色凝重,并不敢太过大意。
毕竟对方是掌握剑心的妖孽,手中之剑又是星曜圣器,即便有万鳞甲在身也不可掉以轻心。
风缘君催动银龙圣体,右手猛的朝上抬去。
一股强大的龙威从他身上爆发出来,万鳞甲的每一枚鳞片,都释放出刺眼至极的光芒。
海面之上一道又一道的银色龙影,将飞来的葬花震飞出去。
林云原地未动,右手双指并拢隔空操纵葬花剑,一时间葬花变幻出数不清的剑影。
葬花突破重重龙影,杀到风缘君身前,各种剑影不断劈砍在风缘君身上。
锵锵锵!
顿时溅射出大片大片的火星,铿锵之音不绝,风缘君处变不惊,能挡得剑影尽量挡住。
挡不住的任由对方劈在身上,如其所言,除了飞溅的火星他肉身本体丝毫未伤。
“神龙霸世拳!”
风缘君身上爆发出璀璨银光,拳芒像是银色流星,在诸多剑影中精准的轰击在葬花身上。
砰!
磅礴巨力震荡,诸多剑影被震碎,葬花剑直接弹了回去。
林云伸手握住葬花剑,海面之上连退三步才勉强站稳。
好强!
林云盯着万鳞甲的目光,变得更为炙热起来,嘴角忍不住露出笑意,心中自嘲,人果然都是贪心的。
即便是拥有诸多至宝的他,见到这万鳞甲,也忍不住心头火热,想要占为己有。
锵!
林云索性收剑归鞘,负手而立。
他说的很对,身穿万鳞甲的风缘君,几乎就是无敌般的存在。
光凭葬花剑想要伤到对方,简直难如登天。或许祭出萤火神剑第一剑,有可能伤到对方,甚至重创对方也有机会。
可没这个必要了,萤火之光祭出后,林云方才就消耗了许多的血气,怕是要直接耗尽。
况且他现在确实伤的不轻,即便有青龙神骨,短时间内也没法完全恢复。
至于用九莲圣图也不太现实。
一来施展九莲圣印需要时间,二来柳城还在里面,是死是活也不太清楚。
他有更简单的办法!
风缘君瞧见此幕,眼中闪过抹轻蔑之色,嗤笑道:“我还以为你是个硬骨头,会选择死战到底,不过现在你就送双手送我此剑,向我跪地求饶,我也不会放过你。”
他瞧见林云收起葬花,以为对方想向他求饶。
轰隆隆!
他一步步朝着林云走去,身上万鳞甲光芒大作,烙印在龙鳞上的古老圣纹不断催动。
龙鳞在走动之间,彼此碰撞发出风铃般的悦耳之声,他身上龙威则在不断变强。
有磅礴浩瀚的灵气,源源不断注入他身上。
他像是在世真龙,举手投足便可令天地震颤,仅仅是那股威压就让人不寒而栗。
无法想象,他若是出手攻击,会造成何等惊人的杀伤力。
怕是生玄境四重,也得被一拳轰爆,死无葬身之地。
等到靠近林云百米之后,那磅礴威压,排山倒海般压来,几乎让人踹不过气来。
林云身上的天穹剑意,都出现了丝丝裂缝,眼看着就要无法承受。
风缘君忽然停下,笑道:“我很好奇,你封禁柳城的宝贝是什么,若是愿意献出来的话,我或许真的能改变主意。”
林云抬头笑道:“你怕是在做梦!”
“没关系,我自己来取便是。”
风缘君轻蔑一笑,脚掌在水面上猛的一踏,砰!水面应声而碎,在这一脚之下,有好几道裂缝延绵数十里。
咔咔咔!
那一道道裂缝无比惊人,方圆数十里的海面,就像是地面般炸裂开来,他这一脚仿佛将整个天地都踩在自己身上。
“给我跪下!”
等他落下之时,朝着林云一掌拍了过去。
掌心之中银光爆涌,像是一尊至高无上的龙爪,从天而降,有无尽威压,让人不容置疑。
砰!
可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了,他在靠近林云的刹那,被直接震飞出去。
咔咔咔!
其身后星相画卷,在这一击之下轰然碎裂,身上不可一世的龙威,也在此刻如巍峨山岳轰然倒塌。
噗呲!
风缘君吐出口鲜血,他被震飞到十里之外,落在海面之上眼中尽是惊奇之色。
怎么可能?
嗖!
林云身影在浪花之中,一步步走来,他抬头看去,对方手中不知何时多出一柄宝伞。
“找死!”
风缘君又惊又怒,手掌在海面上猛的一拍。
轰!
身上银光再现,身影横空暴起,天地之间那股霸世龙威重新凝聚。
“苍龙在上,助我林云!”
林云举起苍龙日月宝伞,紫金龙纹源源不断注入其中,宝伞在刹那间被全部撑开。
吼!
三十六之外,苍龙至尊星相睁开双目。砰!
一道亘古长存的目光,跨过无尽遥远的距离,透过三十六层天幕落在伫立虚空的风缘君身上。
噗呲!
风缘君像是被无形巨手拍中,刚刚横空暴起,就被人狠狠拍了下去。
身上重新绽放的璀璨银光,像是烛火一般,被人轻轻一捻就直接掐灭了。
风缘君不可思议的看向林云,他脑海中嗡的一下炸开了,瞪大眼睛不可思议的看向林云。
这,怎么可能!
苍龙日月宝伞,普天之下,谁不知道这是林云斩杀圣君的至尊圣器。
“你TM竟然真的是葬花公子!”
风缘君吐出口鲜血,只觉得头皮发麻,完全无法相信自己看到的事实。
他到处造谣林箫就是林云,可他从未相信过。
甚至诸葛青云和他说,林箫有那么一丝可能是林云时,他也是半点不信,甚至还想嘲讽一下对方。
源天宝镜,龙榜圣灵,苍龙剑法,琅琊榜首,圣贤之音……这一系列标签贴在林箫身上。
你让他相信林箫就是林云,他觉得傻子才信,就会喜欢听他谣言的那些人一样。
可铁一般的事实出现在他面前,他不信也得信。
“你不是应该很惊喜吗?”
林云撑着苍龙日月宝伞,冷冷的看向对方,眼中尽是冰冷的杀意。
“林箫,你听我说,不不不,葬花公子,你听我说……”
风缘君心中有恐惧蔓延,口不择言的想要求饶。
嗖!
林云横空一闪从天落下,手中宝山猛的一收,伞尖如长枪般捅在对方心口出。
万鳞甲没有裂缝,可风缘君的五脏六腑,被渗透进去的磅礴巨力撕开一道道缝隙。
“噗呲!”
风缘君吐出口鲜血,只觉得剧痛难忍,面色痛苦的扭曲起来。
“还真是好宝贝。”林云面无表情的道。
砰砰砰!
林云一边说,一边催动苍龙日月宝伞,敲打在风缘君身上。
万鳞甲很强,甚至也没有覆盖的头部和双腿,也有圣纹加持拥有着强悍的防御。
龙鳞与血肉相融,每一寸肌肤都受到强大的保护。
可林云手中的苍龙日月宝伞,却是货真价实的至尊圣器,前不久刚刚融合一条龙魂。
威力之强,远非对方所能想象。
这一记记宝伞落下,万鳞甲没坏,风缘君浑身骨骼却是被敲得寸寸碎裂。
每一次重击,都会让风缘君发出撕心裂肺的喊叫,他连滚带爬的躲避着,狼狈之极。
风缘君求饶道:“林箫,你饶了我,我将宝甲送你,我将宝甲送你,别打了。”
林云停手,风缘君还来不及松口气,林云身上剑意爆涌。
在天穹剑意加持下,苍龙日月宝山狠狠刺了过去,伞尖撞击在万鳞甲上。
砰!
这一击,直接将其心脏震成粉末。
风缘君当场殒命,死不瞑目。
他至死都没有想明白,林云不惜暴露苍龙日月宝伞,都要将其斩杀。
这杀心何等之重,岂会留他活路。
在他四处散播谣言之时,就已经彻底触碰到林云逆鳞,即便他没有来玄武墟海,林云也会想方设法要他性命。
龙有逆鳞,触之必死,林云也是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