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小說 攝政王妃竟有兩副面孔笔趣-第二百五十六章:果真是你們自己要來殺我嗎閲讀

攝政王妃竟有兩副面孔
小說推薦攝政王妃竟有兩副面孔摄政王妃竟有两副面孔
青霞坡素来人迹罕至,但此刻几人皆是用上了十成十的内力,打斗的声响如旱天滚雷一般,整个青霞坡似乎都在晃动,竟是席卷着一股千军万马才能掀起的风浪。
天色/欲晚,青霞坡本就地势高,到了这个时辰夜风已经开始吹了,而几人的打斗将这点微风扩大成一股洪流,华懿站在旁侧,短小的衣摆随风猎猎而动。
灭魔之剑
明明是三个人,但显然沈落的这几个师兄从前是经过训练的,他们分别进攻沈落的命门,虽是各自为营,却又出奇的默契。
沈落的身形比刚才更快了。
在旁侧插不上手的华懿焦急地看着眼前混沌的战局,那三个你前我后、你左我右的身影,她已经分不清谁是谁了。
只是看着其中一个平举着利剑朝着沈落脖颈刺去,另一个在侧面朝着她的腰间,最后一个在沈落的身后,一边挥着刀指向她的膝盖,一边封堵沈落的退路。
几乎是完全周密的进攻,换了一般人定是退无可退。
就在华懿心中紧捏了一把汗的时候,被堵着正中心的沈落忽然奋力屈膝,几人飞掠在半空中,华懿不知道沈落是从哪里借力的,总之她的身子猛然一提,在眨眼的空隙已经飞掠得更高了。
随着沈落提身一掠,进攻的几人刀势一转,仍旧朝着先前笃定的命门或刺或砍,就在电光火石一瞬间,沈落的身子猛然一缩一沉,急速下坠!
这回几人的剑势再收不住了,面前的一剑堪堪擦着沈落的头顶过去,刺了个空,身侧和身后的进攻,沈落则是在下沉后猛然舒展了身子,随即一个旋身飞踢。
朝着她腰身的一击因为她的下沉已经对准了她的脖颈,却又被她偏头避开,而身后那一刀,她舒展的瞬间飞踢过去,分毫不差地落在了刀刃上。
脖侧的利刃擦着她的脖颈划过,但那利刃划了一半,进攻者忽然反应过来,紧接着平直一拉。
好在沈落预料到这一招,她借着脚下的力道往后一蹬,手中匕首一提飞速亘在了利刃与自己的脖颈之间。
韩花月影
华懿看见一道隐约的火星在利刃相交的瞬间迸发出来,随即有一个什么细微的响声。
沈落从三人的包围中抽身片刻,一缕乌黑的发丝自空中零落。
刚刚落地的沈落来不及说话,三个人又已经飞快地将她围在了中间。
一个困局刚逃开,一个又已经布下。
“师妹的武功似有精进……”
短暂的寂静,华懿看清了说话的人是巢覆,他正举着手中的利剑阴冷笑着,那剑身上明晃晃多了一个缺口。
三人所拿的乃是一刀两剑,而巢覆的剑又比另一支更短些,不过剑身却是更厚。
华懿看着那剑身上细微的缺口不禁咂舌,她这才猛然意识到,最初的那一番交手,不仅是这三个师兄隐藏了实力,沈落自己也没有亮出全部的底牌。
“师兄承让了。”沈落抬手在脖颈上轻轻抚了抚,她细嫩的脖子上不知何时多了一道红线,赫然醒目。
“师妹还是乖乖地束手就擒吧,妄动内力,你只会是死得更快。”
巢覆露在外头的眼睛终于不再阴冷,而是带了几分笑意,只是这笑更是让人不寒而栗。
话中深意华懿刚反应过来,她惊惶看向沈落,却不敢说话打破这微妙的平静。
江远向西 遇雨遇雨
按照巢覆的意思,那剑刃上大抵是有毒药的,可看他们的姿态,似乎是不放心致死的毒药,非要联起手来杀了沈落,亲眼看着她咽了气方才放心。
早朝
一时间,沈落没说话,她精致的面容上毫无表情,只有那双眼睛透出了几分复杂的深意。
就在巢覆再次握紧了手中的剑,即将打破这微妙的平静时,沈落总算是开了口。
她先是叹了口气,随即道:“死到临头,师妹只有一个问题。”
话是这么说的,但显然这三个人都不相信沈落形容自己所谓的‘死到临头’。
月掩中人,即便是刀架在脖子上,即便是尸首分离,也断没有认输的道理。就算是死,眼睛最好也瞪成铜铃,死死看着那刽子手,势要死后也成为他午夜梦中的阴影。
巢覆保持着防备的姿态,开口的却是时蔚:“师妹还有什么问题?”
“今日的事,果真是你们自己要来杀我吗?”
三人短暂地沉默了一下,随即时蔚的狐狸眼似笑非笑:“不然师妹以为是谁要你的命?”
“巢覆师兄?”沈落求证的目光看向巢覆,他没说话,沈落便又看向另一人:“蓟师兄?”
姓蓟的师兄盯着沈落的脸也笑了笑,不过他双目如虎,这样一笑,便显出几分狰狞和不怀好意来。
“师妹,上路吧。”沈落尚未说话,巢覆已经领头朝前进了半步。
困局似乎更为紧迫了些,而这回的沈落中了毒,只怕无论如何也撑不住了。
紧要关头,华懿只觉得呼吸都变得小心翼翼,可她看向沈落,却见沈落忽而勾了一抹笑意。
巢覆反应最快,只看沈落一笑,他立马蹙眉:“不好!”
话音未落,往青霞坡来的方向忽然传出一阵窸窣声,只肖静静一听,就知道是有人纵着轻功朝着这边来了。
“你觉得他们是我们的对手?”姓蓟的十分不屑。
灵石仙尊
华懿是没听出来有多少人,但听姓蓟的说的话,来的不止一个人,而随着姓蓟的把话说完,巢覆忽然拧眉道:“撤!”
“撤?”姓蓟的问道。
“撤。”这回说话的是时蔚。
话音一落,时蔚和巢覆已经朝着青霞坡上更隐秘的位置纵跃而去了,姓蓟的慢了一拍,虽是心有不甘,但他一个人显然没有一击毙命的把握,只顿了一刹,随即也飞快撤走了。
三个人来是无影,去也无踪,只一晃,他们的身影便消失了。
华懿朝着沈落跑过去,本是担心沈落强自撑着,现下危险解除她会撑不住,华懿的手微微抬起,到了沈落身边,沈落却是站得笔直,华懿的手只好又默然放下。
“师姐!”“王妃!”
随即两道声音几乎同时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