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我在黃泉有座房討論-第六百七十四章:無相讀書

我在黃泉有座房
小說推薦我在黃泉有座房我在黄泉有座房
“厄……”
三人面面相视,突然觉得上次见到那位长着天鹅翅膀的蛤蟆也不觉得有什么奇怪的地方了。
“贵国可真是……民风淳朴,率性而为啊。”
三人已经找不出来其他的词语来描述了。
三人的囧态,少女自然看在眼中,继续带着三人往前走,一边走一边道:“所谓众生有相,无我无相,万物归于本质,无相者万物无所相,有相者,万物无所不相,众生相不过如此。”
“这!!”
走在前面的两人听到此话顿时一惊,他们自诩天纵奇才,自然听得明白这句话的道理。
美丑不过是外人眼中的事物,决定美丑的人却并不是这些人,而是自己,就如青草的模样,千奇百怪,却也没有人觉得草长成这样没什么奇怪。
这个道理放在这些奇形怪物身上也是如此,言外之意,是他们自己觉得人家丑,事实上人家就长这样,是你自己大惊小怪。
难道说,说别人长得丑,能够衬托出自己的美么?
两人沉思片刻后,居然找不出任何辩驳的理由。
只有丁小乙满脸茫然,这娘们说的一堆,他是一个字都没听明白,反正他就是觉得这些怪物,长得……真丑,或许这就是文盲的快乐吧。
少女带着他们一路前行,偶尔走走停停,会介绍一下风土人情。
亦或者是蓬莱的奇特异景。
并非是她故意如此,而是蓬莱之大,确实超出了众人所想。
即便一行人步伐极快,也是走马观灯应接不暇。
“前面就是蓬莱醒龙潭,我家大王正在里面等候诸位。”
待来到一处湖水前,少女终于停下脚步,看着远处湖面上的茫茫大雾,向三人介绍道。
“醒龙潭?”
三人放眼望去,只见云雾缥缈,以他们三人的目力居然看不透水潭之中的奥妙。
“阵法!”
丁小乙环顾四周不由脱口而出。
“呵,这不是很明显了么,当然是阵法,不然又是什么,能遮掩我们的目力。”
黑袍少年心高气盛,闻言忍不住讽刺道:“哦,忘了,兄台不过是龙级,能猜出其中奥妙当属不易。”
他对于同行的丁小乙并不看好,毕竟来此之人或多或少都有奇遇。最低都是神级,在黑袍少年眼中丁小乙一个龙级,简直就是个拖累。
丁小乙懒得搭理他,一只脚就先踩在湖面上,一脚落下,顿时身影骤然消失在三人面前。
“消失了?”
大叔,要抱抱 疯景
看到消失的丁小乙,黑袍少年不由一怔,紧随着身边那个默不作声的中年人则朝着他摇摇头,一步之间消失在眼前湖面上。
见状他赶忙想要去追,结果一脚踩下去居然踩湿了鞋子,人却还在那里。
“怎么会这样??”
他转身看向少女,却见少女对着他摇摇头:“方才我说的话你一句也没听明白。”
“说的话……”
黑袍少年满脸茫然的回忆着少女所说过的话,但眼底却是更加迷茫。
“无我无相,无相者万物无所相,有相者,万物无所不相。”
少女见他迷茫,只能长长的叹息一声,重复了方才说过的话。
这句话看似是提醒他们,不要被所看到的下定论,实际上也是在他们进入醒龙潭的关键所在。
相邻
万般柔情:误入邪少爱情陷阱
眼前看到的并非是真实,就如一加一等于二,但一加一真的等于二么?
显然不是,就如眼前茫茫水潭一般。
“你认为你所站的地方,真的是水潭么?”
少女目光逐渐锐利起来,黑袍少年心头一惊,眸光立即看向自己脚下,顿时间一股刺骨的寒气铺面而来,像是千百条蜈蚣顺着他的脊梁骨爬上头顶一般,令其头皮发麻。
“啊!!”
丁小乙步伐一顿,回头看向身后已经关闭的大门,不禁皱起眉头来。
一脚穿过阵法,所谓的湖水全然不见踪迹,只有一座空荡荡的大殿,明明只有一步之遥,却像是贯穿千里之外。
这绝不是单纯的幻术,丁小乙甚至怀疑这更像是某种恐怖的杀阵。
而站在一旁那位中年汉子,更是眉宇间杀气涌动:“小心点,恐怕这场宴会没那么轻松。”
他点点头就在方才,他们都感受到黑袍少年身上涌动出庞大的气息,但诡异的是,这股气息居然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我,黑棺!”
中年人目光看向他,报出自己的名号,也是有着结盟的意思。
毕竟在这个地方,多一个朋友还是比较安全。
“巧了,升棺!”丁小乙咧嘴一笑回应道。
从零开始的修行文明 姑苏献芹人
黑棺愣了一下,旋即那张满脸络腮胡的脸上露出一抹浅笑。
名称只是一个代号,两人也是第一次见面,自然不会把家底都曝出来给对方。
待两人穿过大殿,顿时眼前骤然一亮,面前居然是一片清澈的水潭。
水潭中一道身影被笼罩在迷雾之中,像是专门在这里等候他们一样。
等两人再往后看的时候,发现所谓的大殿也消失的不见踪影。
展翅 飛翔
“果然,一切无相。”
黑棺有些明悟了。
反观丁小乙,显然压根就不知道他在自言自语什么,在他看来这只是一个阵法,而且是一个很强大的阵法。
他只能看出一点痕迹,却不能找到阵法的奥妙所在。
这时候水潭之上的身影款款而立,露出真容,向两人笑道:“欢迎欢迎,两位,快快入席吧。”
“女人?”
“男人??”
丁小乙和黑棺目光一瞧,两人望去,却是两个性别。
在黑棺的眼中,这是一个女子,比外面的少女还要美艳动人,空灵出尘,一举一动无不美到令人窒息。
而在丁小乙的眼中,眼前这个人,却是一个男子,一头黑发披散,剑眉星眸,高挑的鹰钩鼻,透着一股桀骜不驯,舍我其谁的霸道。
两人明明看的是一个人,居然出现两张面孔,实在令人匪夷所思。
所谓的席位,正是漂浮的在水潭上的青莲,上面摆放着一个蒲团和酒皿,这样的荷叶,总共十二个,正围绕在水潭一圈。
若是加上眼前这家伙脚下的位置,不多不少刚好一十三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