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vxgi優秀都市言情 我的細胞監獄討論-第一千二百四十九章 規則警告相伴-cdaao

我的細胞監獄
小說推薦我的細胞監獄
韩东一副不受压力的模样,将手掌贴上十字架时。
外界看来什么都没发生,两位侍郎也完成愣住……光是能触碰十字架而不受影响,已经很不可思议了。
不过。
以韩东为主视角,依旧发生着一件不太妙的事情。
一阵系统提示音直传脑海。
就好像十字架能作为信号接收器,在世界彻底失控前,保护着与命运系统的联系。
『您有两项重要信息请立即查收。
1.当前区域属「规则禁区」,请个体迅速离开,同时将这里的情况汇报给【黑塔】,该信息的汇报,会使你获得除基础奖励外的额外奖励。
2.战役任务(可选)
个体若对实力有一定的信心,且手握其它世界‘节点’或‘股份’,可选择接纳【战役任务-命运之锁】。
任务要求:清除掉当前区域里的所有僵者,同时向锁链灌注「世界之力」已进行修复。
所消耗的「世界之力」将会在返回黑塔全部报销。
同时,若修补值达20%以上,个体还将获得黑塔荣誉(荣誉值与员工升职息息相关,且无法通过常规任务获取)』
“挺大方的嘛……不过,我已经提前答应了别人,出尔反尔可不是什么好事。”
说是这么说。
但韩东眼里,由系统给予的奖励不足以改变自身的立场。
冷王的弃宠娇妃 灯影伴坐
韩东当前要做的事情一旦成功,最终获得的将是来自于坟君割舍的世界股权,外加一位黑塔高管的‘青睐’。
这可不是荣誉值能换取的。
“托古,这种由世界规则衍化出来的‘锁链’,你能搞定吗?”
“单靠我一个人几乎没法搞定。
不过,我能通过对于‘锁链’的亲和性,找准并触及锁链的根源。
最好的办法还是需要主人动用你的权限,以世界之力来推动。”
“嗯,如果真是这样,应该能行。
不过具体操控起来又是另一回事……”
“主人,现在要动手吗?”
“不着急,我还得向坟君确认一番。
若他那里还没准备好,我们就直接拔掉,大概率会导致衔接不成功,世界规则将借着空隙以另外的方式束缚住尸国。
届时,规则更变为另一种不利于我们破解的束缚手段,到时候就很难办了。”
“好。”
韩东思索一番后,还做出另一个决定,
“托古!干脆你留在这里,建立与规则锁链的联系……既然要办这么麻烦的事情,我们就需要争取到其中的全部利益,物尽其用。
光是拔掉锁链,总感觉有些可惜。
你留在这里熟悉锁链的本质,等到我们拔出锁链时,试试看能否融入到体内。”
大电影时代 泥白佛
“一定不会让主人您失望的。”
九叔世界當警察 九叔粉絲小白
托古.冈萨雷斯,当无面监狱里最可靠的一位……也是如此,韩东才会做出这样危险的决定。
确切的说,德瑞镇里的镇民都十分可靠,毕竟都是镇长挑选出来的特殊人才。
【仆从】的收放距离为十米。
随着一阵轻微的铁链撞击声。
托古的本体已出现于十字架侧面的阴影处,刚好不被两位侍郎所看见。
韩东则表现出一副事情已办完的轻松模样,退出十字架区域
冷血女魔和她的帝王男寵:妖臨天下 寒末
“情况怎么样?”
严侍郎一边以手巾擦去体表的尸油,一边急切地问着。
一旁负责地下工事的昌侍郎也显出同样的焦急,迫切想要知道韩东口中的回答。
“如果不出意外,我应该能协助你们快速拔出锁链……在此之前,我还得见坟君一面。”
“真的吗?如何做到?”昌侍郎的六只眼睛已完全瞪大,迫切想要知道答案。
“具体怎么做,到时候一看便知,现在还不方便透露。
另外,还请侍郎大人对此保密。
如果今晚有人来找你,询问我与严侍郎前来此处的目的,就说我们是来采样的……顺便给我们两具受到锁链侵蚀的尸体,一同带回去吧。”
韩东将殇玉拿在手中,表达自己的态度。
“行……我一定全力配合。”
在昌侍郎的引领下。
韩东被带往距离数千米外,专门开凿出来用于堆积锁工尸体的【隔离区】。
我真的是個有錢人
这些因规则反噬而死去的僵者,无法被毁坏,只能统一埋葬在秘密区域。
霸道王爺寵萌妃 花朵開
热血三秒钟 龙骑不悔
当推开隔离区十米多高的巨型铁门时,眼前的景象让韩东内心一颤。
所谓的‘尸体’大多数都没有彻底死去。
当侵蚀率达50%时,个体机动性会出现严重问题……一旦被认定无法担负「锁工」的工作,就会被扔弃到这里
而隔离区的规模恐怕是十多个大型车间的总和,堆积在这里的尸体数以万计,甚至更多。
盯着这些全身长满着锁链,因痛苦不断抽搐的僵者,让韩东眉头紧锁,心里很不好受。
“既然他们没用了,为何不直接杀掉……这样的做法堪比折磨。”
壹生只對妳溫柔 孤獨小翼
昌侍郎一脸无奈:“不是不做,而是做不到。
遭到深度侵蚀的个体,肉体大部分均被锁链替代,很难杀死……就算是我,也要耗费很大一番功夫才可能杀死其中一人。”
“待到锁链拔出,这些僵者交给我来处理吧。”
……
返程
因今日不可思议的经历。
大名鼎鼎的秘部侍郎-严博文,也有一种快要化作小弟的模样,在返程期间多次走在韩东身后。
“我们直接去太极殿,面见圣上吗?”严侍郎的话语中含着一丝急切。
“时间不早了,我们等一个晚上再去吧……可能会有人在暗中查询我们的行动轨迹,甚至与我们接触过的官员直接交谈,给他们一些时间吧。”
“什么人能查到我们头上?”
严侍郎一脸不爽,刚刚在地下他就想问了……他堂堂秘部侍郎,二品大官,什么人敢随便查他的行动轨迹。
“可能是比你官职更高的人。
总之给他们一点时间,如果真的查了……明日这群人大概率会与我们一同面见圣上。”
“这群人出于什么目的?你可是有殇玉在身,直接找他们说明白不行吗?”
“我叫上严侍郎的目的,就是借着秘部的幌子而隐藏我身怀殇玉一事,不能让对方知道我有这层关系……否则想要将他们连根拔出就很困难了。”
“皇宫内有叛贼?!”
“有没有,明日便知……回去安心睡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