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34yj精华都市异能 《艾澤拉斯怒海爭鋒》-第515章 危險的斯坦索姆閲讀-snlkd

艾澤拉斯怒海爭鋒
小說推薦艾澤拉斯怒海爭鋒
王都民众前往库尔提拉斯的传言,比阿尔萨斯王子加冕为王的信息,传播速度更快。
在阿尔萨斯加冕典礼结束的一周后,洛丹伦北地最大的城市斯坦索姆,收到了阿尔萨斯王子加冕为王的信息。但在前一天,斯坦索姆的民众,正在对王都民众背井离乡的原因,众说纷纭。
穿越之幸福一生 凤落梧桐芷
斯坦索姆是座特殊的城市,这座城市的民众对库尔提拉斯人有着一份沉甸甸的感恩之心。
天灾瘟疫肆虐北地时期,无处可逃的斯坦索姆民众,被迫进入奎尔萨拉斯王国地界。
大义热心善良的希尔瓦娜斯将军接纳了他们,但斯坦索姆的民众躲开了瘟疫,却没有躲开巨魔与精灵的战争。
在那场关乎斯坦索姆数十万人性命的战争中,王庭甚至连一点粮草驰援都没有提供,更别说后期驰援的兵团部队。
斯坦索姆的数万民众,就靠着白银之手骑士团的部队和城市的卫队进行防护,在阿曼尼巨魔统治的森林艰难度日。
森林是阿曼尼巨魔的主场,他们善于利用森林的任何一处暗影、迷雾甚至是一片树叶。
上千名斯坦索姆的民众死于巨魔之手,近五千名年迈的老人死于饥饿。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投资好文】即可领取!
当死亡的阴影笼罩斯坦索姆所有民众时,绝望的阴霾却戛然而止,黎明前初辉照亮了整片森林。
库尔提拉斯的援军抵达,带来了两大的粮食和物资。
当高等精灵与阿曼尼巨魔的战事结束,北方瘟疫宣布告一段落,斯坦索姆的民众回归了往日平静的生活。
大家在这座北方富饶的城市,继续过着朝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但民众们却永远没有忘记,库国在这场战争中的付出。
傲氣至
当地的官员,一直在按照王庭统一的宣传口径,将库尔提拉斯描述成压榨普通人的恶魔。
但自从库国的商会进入北地,斯坦索姆的民众在贸易中得到的优惠,却变得越来越多了。
在经历了战争、瘟疫和日常生活的一系列变化之后,斯坦索姆的民众,真切的感受到了库尔提拉斯人的诚意。
他们也对罗文这位库国领袖,抱有深深的敬畏之情。
正午过后,斯坦索姆的阳光热烈起来。
这座城市全是砖瓦结构,北地多雨,土地多泥泞。
富饶的瑞文戴尔家族,索性将城区全部硬化,保证街道整洁。
在旧城区混的最眼熟的人,就是正在街道上背着宽大包裹的邮差先生。
自从马龙继承父亲邮差的工作,已经差不多有十年了。
这十年来,邮差马龙几乎没有延误过任何一封信笺,一批货物,他尽职尽责,脸上无时无刻不挂着和善的笑容。
正如马龙认真的工作态度,在生活中,他同样是一丝不苟,立场坚定且热心肠的老好人。
他的性子有些直来直去,但从未有人跟他较真,即便是旧城区的那些混混流氓。
当然,民众不跟马龙置气,是因为马龙心肠好,工作认真,不会有坏心思;后者不跟马龙较真,则是因为马龙是一名四级潜行者,他不主动惹事,不代表有人招惹他,不会还手。
今天,马龙送来了阿尔萨斯王子加冕为王的信息。
按理说,王子加冕,回来斯坦索姆这样的北方大城出面巨型小型典礼,接受民众的爱戴,不过很显然,新任的国王陛下,显然没有这份心思。
马龙听到那些洛丹伦传来的留言,在想到阿尔萨斯王子在北伐战争中背叛联盟的消息,心里五味杂陈。
虽说阿尔萨斯王子当初背叛联盟,只是库尔提拉斯商会的一家之言,王庭这边并没有表态。
但马龙心里清楚,这事十有八九是真的。
“嗨,马龙先生,阿尔萨斯王子加冕为王,真的不办典礼了?我们斯坦索姆可是一座大城,我听父亲说,泰瑞纳斯陛下加冕的时候,可是来斯坦索姆办过典礼的。”身材肥硕,有着双层下巴的年轻人,拨弄着手指上的戒指,八卦说道。
开口的年轻人叫哈尔蒙,是斯坦索姆当地家族的富二代,家里主营珠宝和服饰生意。
他之前是库国经互会的大客户,虽然他已经有两个星期没拿到新货了。
哈尔蒙之所以这么问,是他想在这个节骨眼,发一笔小财,毕竟王子举办加冕典礼,大大小小的服饰和装饰品,可少不了。
马龙照常在下午茶的时间点了一份奥特兰克冷奶酪和一杯清酒。他很少吃午饭,因为早上起床要一直忙到下午。
“慢用,马龙先生。”笑容甜美的女服务员,额外留意了一眼帅气的马龙先生。
马龙点头,用温暖的笑容回以谢意。
“应该不会举办了,王都那边,一定是出了别的事。”马龙笃定道。
哈尔蒙瞬间招招手,将自己桌上的朋友们,聚拢到马龙这边这一桌。
“细说,细说,马龙先生,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哈尔蒙好像是嗅到了什么,警觉的追问道。
马龙无法给大家明确的答复,他一边吃饭,一边说道:“我不能不负责任的猜测,但王都那边一定不太平,不然王都的民众,不会背井离乡去库尔提拉斯生活。还有,我接到库国经互会下属北地分会的统治,他们已经全部撤出洛丹伦北地,没有经互会的调控和供货,粮食和商品的价格,即将大涨了。”
坐在哈尔蒙身边的美妇,一脸诧异:“爱默丝小姐之前不是答应我们持续供货?”
乔安娜负责整个斯坦索姆城区民众的粮食贸易,她为了从男爵手中拿下这份蛋糕,已经把粮食压倒了最低价。
有时候,她连车队运输的工资都需要倒贴,实在没怎么赚钱。
现在粮食突然涨价,不是要她的命?
“可他们就是撤出去了,而且没有任何拖泥带水的迹象。”马龙只是说明消息,没有进行延展性的思考。
乔安娜眯着眼睛,眉头微皱,眼角的皱纹聚起。
“那些流言看来说的一点都不假。”
“难道说这都是阿尔萨斯王子搞的鬼?”哈尔蒙不敢相信这个猜测,若是阿尔萨斯王子与库尔提拉斯交恶,那他们这些基层商人,不就要重新被王庭的那些吸血鬼趴在脖子上吸血了?
银环蛇修真记
马龙没有参与商人们的讨论,他迅速吃完甜品,动身前往男爵府赴约。
斯坦索姆还有一个备受欢迎的人物,名为瑞弗蕾。
死神之第N次入侵 品白无故
她是斯坦索姆有名的美少女画家,喜欢在街道上给来往的客人画肖像。
圣临诸天 大日浴东海
瑞弗蕾给人画像有个特点,她收费的标准很特殊。
我在末世有套房 晨星ll
普通人、穷人和富人,他们只需要拿出一天的早饭钱,就能得到她的一张画。
因此斯坦索姆的所有民众,都有机会得到一张精致的画像。
不过很可惜,瑞弗蕾一天只画两张画。
白天男爵府可以自由出入,当然普通人也不会闲着来城市的议事厅所在地参观,大部分还是当地官员在此进出。
马龙来到男爵府花园北面的小房间,敲了敲门。
瑞弗蕾开门,清澈的眸子在花园望了望,将马龙迎了进来。
少女扎着马尾,身段凹凸有致,随时一身工作服,但穿的青春靓丽。
“干嘛?神秘兮兮的。”马龙帮衬着瑞弗蕾收拾着屋子里摆放的乱七八糟的画板,坐在桌旁。
瑞弗蕾拉过马龙的胳膊,靠在他身边。
“我让你问的事情,你问了么?”瑞弗蕾认真的凝视着马龙的眸子,迫切的想听到答案。
马龙颔首,坦诚道:“问了,不过结果不理想。”
“那就是说,这事是真的?”瑞弗蕾白皙的脸蛋,阴沉下去,显然不愿意相信这结果。
马龙没有否认,沉默了。
瑞弗蕾立刻转身收拾衣服,塞到包裹里。
“我们一起走,马上就走。”瑞弗蕾不想逗留一秒,她想尽快的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马龙帮着瑞弗蕾收拾包裹,一边收拾,一边说道:“我还不能走,我要…”
“马龙!”瑞弗蕾的声音提高了几个分贝,她突然停下手中的动作,瞪大眼睛看着眼前的男人。
马龙再次沉默,僵持许久之后,他说:“我得让更多人离开这座城市,他们愿意相信我。”
瑞弗蕾眼泪簌簌而落,却没有一丝哭声:“你不过是个小邮差,你救不了那么多人。男爵身边有那么多亡灵法师,他们都在这里等着,你又能做什么?你只会被他们无情杀死,然后复生成为一具失去神志的亡灵怪物。”
“一定有办法的,王都的民众都去了库国,我们斯坦索姆的民众为什么不行。我们只要多做一些准备,就能带走许多人。瑞弗蕾,我不能那么自私,这会让我良心难安。”马龙依旧在为瑞弗蕾收拾行囊,他想让瑞弗蕾先走。
村婦清貧樂
瑞弗蕾看着马龙脸上的决然,握住了他的手。
我當陰陽蠱師那幾年 夜之與
“你不走,我也不走。我就在这里陪你。”
……
伊露希亚第二天醒来,破天荒的请了半天假。
这倒不是因为她真的累了,对于她这样的工作狂,累无法阻拦她工作。
她只是腿脚有些不利索,没走几步,都觉得疼。
为了避免造成不好的影响,伊露希亚就待在小屋,理所当然的接受罗文的伺候。
“招工的流程我们继续,反正我们的商船闲着也是闲着,还不如来洛丹伦运送民众。此外,你这次回去跟弗洛伊德老会长打好招呼,斯托颂谷地布伦丹纳以北的城镇,全部重新规划,我们要修建新城区。”
伊露希亚点头表示记下,接话道:“可我们这样明目张胆的挖阿尔萨斯的墙角,他会不会报复。”
“他一定会有所动作,但绝对不敢大张旗鼓的出手。不然他在洛丹伦做的这么多铺垫,可就白费了。当然,我们也要做两手准备,尽量分批次,多地点进行运送,减少意外发生的概率。”
有三万名民众率先赶赴库尔提拉斯,后面的逃难民众,现在都不约而同的聚在北流海岸,等待下一波招工。
在这一周的时间,王城及各个城镇的生活成本成倍上涨,稍微精明一点的民众都知道发生了什么。
不过背井离乡纯粹是个人意愿,大家忙着自己先走,也没有顾及其他人。
说不定先走的,还能拿到更多好处。
“哦,对了,风险投资公司那边,我出手了。我没想到这些地精在我们伯拉勒斯,还有暗桩,”
“他们总喜欢向商人们兜售资金,换取资源。经互会这么大,总有扛不住诱惑的人,这正常。不怪你。”
伊露希亚不理解经互会还会出现腐败分子,这些人为什么就是不长记性。
“总有一小部分的人的脑回路不正常,他们难道就不能像个正常人一样么?”
罗文点头:“没办法,世界这么大,不出几个傻逼,那才是怪事。”
罗文劝慰伊露希亚不要太较真,出问题解决问题就行了,人要向往理想,但不能被理想束缚。
有些事,必须要学着去适应。
“好点了么?以后可不能这样盲目自信了,我还要去一趟米奈希尔港,就不能在这里陪你了。”罗文准备在今晚前,抵达湿地,拿到阿尔迪莫的噬渊信息汇报。
伊露希亚虽然已经很满足了,但心里依然舍不得罗文。
“且,下次…下次一定让你求饶。”
“好了好了,下次的事情,下次再说。”罗文亲吻伊露希亚的额头,挥手告别,
伊露希亚不舍得跑上前搂住罗文的腰:“不虚把今天的事情说给那两个臭妹妹,我在她们眼里,永远都是要强的妩媚小妖精。”
罗文颔首:“我懂,我懂你。”
伊露希亚羞红着脸,挥手作别。
罗文进入传送厅,在卡波妮娅的帮助下,迅速传送至米奈希尔港。
露希尔早早的跟吉安娜返回湿地,吉安娜中午前往暴风城,露希尔则是继续向洛丹伦安排情报专员,加大力度,散播王都民众背井离乡的消息。
罗文要最大程度的让阿尔萨斯迁怒于他,这样才能保护好洛丹伦王国的民众,并且继续靠着阿尔萨斯不想打自己脸的想法,薅他的羊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