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lfsm精华言情小說 都市劍說 ptt-第1618節-救援展示-2eafy

都市劍說
小說推薦都市劍說
巨响和硝烟散去后,废弃厂房附近陷入了一片死寂。
瞄准,投弹,炸尸,撒花,完结!
“各观察点注意,目标都死透了吗?”
从加拿大跟过来蹭经验的剑道大家唐明辰充当观察手,一直举着李白给他的军用望远镜,猛打量几个弹着点的情况,通过对讲机与几个观察员保持联络。
五个狙击手对应五门迫击炮和五个观察员,507所加拿大行动组的人手充足。
像雷达波束瓣一样扫过千米之内的琉璃心在第一时间就找到了狙击手们的藏身之处,人体比雪花还在醒目。
“死透了,我还看到一条大腿飞起来呢,保证是死的透透的。”
遗失的爱请找回
充当观察员的一名巫师第一时间报告到。
连大腿都飞起来了,还能有活命的机会么?
哪怕剩一口气,多半也命不久矣吧!
不起离别不诉终殇 殇念记忆
“没什么动静,我的雪貂已经上去了,嗯,确认死了!”
另一位观察员通过望远镜看到自己的雪貂从弹着点现场扒拉出一支掉了腿儿的墨镜,正往自己脑袋上挂。
这孩子啥都好,就是太皮!
“3号点确认,嘶,只剩一个脑袋,太惨了!”
嫡女连城·傲世千秋
“4号确认,看不到人,只有衣服碎片。”
“5号死透了,确认!”
五个观察员反馈回来的消息确认了两轮炮击的成果。
狙击手又不是满地乱跑的蛤蟆,恰恰相反,把他们当成树懒就对了,迫击炮炸个会跑会跳的目标,估计够呛,但是炸个老半天都不会挪窝的狙击手,简直就跟玩儿一样。
哪怕误差十米,都足以送这些家伙去西天见上帝。
不对,敲错门儿了,其实也没差了!
“搞定了,我们去见见美国行动组的兄弟们!”
李白拍了拍手,还有两箱炮弹,估计是用不上了。
五名狙击手封锁那座厂房,这样的配置完全绰绰有余,实在没有再派其他人打下手的必要,强攻厂房只会徒增伤亡,将里面的人慢慢困死是上策。
从充当观察员的巫师们反馈的信息来看,那些狙击手都是跑单帮的,连个辅助的观察手都没有,否则也不会连自己被盯上都没有察觉到。
“走吧!我们去看看!”
青春都市之恶魔果实能力者 暮月祭于
石博学跟着放下望远镜,向远处的废弃厂房走去。

废弃厂房内,507所美国行动组组长梅嘉平和苟爱理紧贴着墙根,双双竖起耳朵,静静的听着外面的动静。
“那些狙击手……”
圣之魔神
倾听了老半晌,苟爱理刚开口,就见梅嘉平将食指竖起在嘴边。
“嘘,有人来了!”
他听到了轻微的脚步声,在周围一片静谧中分外清晰。
正因为死寂一般的安静,才会让人的听觉不由自主的放大了许多。
外面有人扯着嗓子大喊道:“老梅,你在里头吗?”
“老石,石博学,卧槽,是你吗?别过来,小心狙击手!”
奪天帝尊
刚回应了一句,第一时间激动起来的梅嘉平脸色微变,光顾着与同事接上话,却忘了外面的死亡威胁。
石博学格外得意的大声说道:“什么狙击手,都死透啦!已经安全了,你们出来吧?”
“真的!?”
石榴裙下 喜了
好消息来的实在是太突然,梅嘉平呆了一呆后,喜极而泣,他差一点儿,差点儿就快要坚持不下去了。
哪怕别人看到这位组长不论什么时候都能够保持着乐观和自信,可是谁能想到他身上的压力,就像被一座大山压着一样,随时都有可能崩溃。
“比真金还真!都安全了,出来吧!待在里面不憋闷吗?”
石博学循着声音找了过来,一走进厂房大门内侧,就看到了瘫坐在墙根的梅嘉平,还有同样靠坐在旁边的狗大师,两人都是一般无二的灰头土脸,仿佛难兄难弟一般,还散发出一股子恶臭。
摸爬滚打了四五天,能够得到的自来水仅够众人饮用,洗脸都成了奢望,更不要说是洗澡等维持个人卫生,新陈代谢之下,能不臭吗?
就算是女神什么的生物,四五天不洗澡,头发都有油耗味了。
“你们这是……没受伤吧?”
石博学看到他俩的模样,立刻紧张起来。
刚炖了自家狗儿子二黄的苟爱理有气无力地说道:“有吃的吗?都快饿死了!”
他和梅组长一样,确认脱离了险境,心神松懈,整个人立刻被饥饿疲惫笼罩,看上去一副奄奄一息的模样。
之前那几口肉汤和肉粒,根本不足以弥补连日来的亏空消耗。
“别伤,就是饿的!”
失憶的伯爵
梅嘉平是真的有点儿奄奄一息的意思。
作为组长,他什么都得顶在最前面,干的最多,吃的最少,只有这样才能让所有人信服,将整个行动组的人心聚拢在一起。
“有,有!李白,有吃的没?”
石博学回过头,冲着跟过来的李白招了招手。
“压缩饼干要吗?”
李白手上多了一个绿皮铁箱,又拿出一箱矿泉水。
“要,要!”
梅嘉平用最后的力气,扶着墙,摇摇晃晃的站起来,跌跌撞撞的走向李白,接过从铁皮箱里拿出来的压缩饼干,狠狠扯开包装,用力咬下一口,狠狠嚼了几下,咽了下去,苍白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润了起来。
仙界红包群
他一脸满足地说道:“太好了,终于活过来了,你们要是再晚上半天,恐怕就只能替我们收拾了。”
仅仅是一口饱含高热量物质的食物,就让饥肠辘辘的胃重新恢复了动力,再灌下几口水,精神当即为之一振。
人和动物一样,只要有一口气在,就一定能够有机会重新恢复过来。
“唔,唔,真香,这压缩饼干太好吃了。”
苟爱理捧着压缩饼干,一边啃着一边直掉眼泪,他从来没有吃过这么香的压缩饼干,一看包装,还是华夏本土的军用口粮,都说当兵要吃苦。
这是吃苦吗?
太好吃了!
像这样的苦,再给他来两块。
正准备摸第二块压缩饼干的时候,李白拿开了箱子,苟爱理的手也被一巴掌拍开。
“梅组长,你打我干啥,我还没吃饱!”
仅仅一块压缩饼干是远远不够的,狗大师一脸的委屈和怨念。
“你要是想死,就继续吃,人饿久了,肠胃虚弱,一压压缩饼干就足够了,再多就是找死。”
梅嘉平强迫自己的目光从李白手上的绿色铁皮箱上挪开,他宁口多灌几口水,也不敢再碰第二块压缩饼干。
如果不管不顾的猛吃,怕是会把自己活活的胀死。
“其他人呢?”
石博学只看到梅嘉平和狗大师,目光投向厂房深处,试着大喊了一嗓子。
“还有人吗?我是加拿大行动组的组长石博学,我们来救你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