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hkwu优美都市小說 代號候鳥 愛下-第二十三章 懷疑和戒心閲讀-xihkp

代號候鳥
小說推薦代號候鳥
换作其他场合,王一刀早就上前抽李安平嘴巴子了,只是现在他没有了气势,只能在心里暗骂李安平。
穿越五代之天子运 孤月沙痕
曹若飞不是李安平那个不懂人事的组员,刚才王一刀说李安平逛妓院,他立即猜到其中有问题。
如果眼前的王一刀知道李安平是妓女改造组组长,要吵要闹也是几天前的事,要闹也不会是指责李安平逛妓院。
是李安平刻意隐瞒还是另有隐情?
这个李安平不知道是真的反应迟钝还是装出来的,曹若飞改问王一刀:“你刚才说他逛妓院是怎么回事?”
曹若飞也不想把李安平的工作挑明了,装糊涂或许更有可能套出点东西来。王一刀见大官要自己回答问题了,这才鼓足勇气,回道:“有人看见这小子逛翠烟楼,我们王家给他吃给他住,我还在准备帮他介绍对象呢,这样的人还不如宰了喂狗。”
曙光 于雷
“他猪狗不如,每天晚上都在妓院里,还骗我说是加班。”
“看来,这个臭小子成心不想过日子了。”他说话时的表情恨不得把李安平撕成碎片。
王一刀补充的这句话引起了曹若飞的兴趣,他没有全信王一刀的话,从他的话里,曹若飞得到了一个信息:李安平晚上没在家。
那么他晚上去干嘛了?
难道他真的是在背后调查特务,甚至是自己?曹若飞要把这个问题试探出来,他把王一刀的话一模糊,然后问李安平:“你每天晚上都没回家?”
“我回家了啊,晚上我回去的时候,他睡的像死猪一下……”李安平虽然没有猜到曹若飞问这话的用意,他却早决定了顺着曹若飞的问题装糊涂。
“你都是很晚才回来的!而且昨天你脸上有抓痕,你还骗我说是被什么迷路的小孩儿抓的。实际上呢,你是在妓院被哪个不要脸的骚狐狸抓的吧?”王一刀的愤怒情绪又起来了。
曹若飞往李安平脸上一看,果然在他青一块紫一块的脸颊上有五道结疤的抓痕。
李安平到现在都还没把他工作说出来,曹若飞暂时也不点明,他也假装没猜到,再次把问题抛给李安平:“这又是怎么回事?”
李安平心里清楚曹若飞的问话句句都看似简单,而且符合常理,但稍微回答不好就会引起他的怀疑。再不把自己调到妓女改造组的事说出来,他也没法回答这个问题。他只希望曹若飞不要去提起他先前曾在特务稽查组。
這種愛情有點兒甜 鹿青木
如果被曹若飞知道自己在特务稽查组也都很晚回家,他的麻烦恐怕就大了,曹若飞肯定会去想自己是否查到他的什么线索了。
废柴逆天:至尊狂凤
青城道长 虫梦
李安平必须现在就开始做最坏的打算,他想起那名组员的奉承话,忽然有了灵感,他说:“我是怕那些被我们封停或者正在整改的妓院在晚上偷着继续做生意,所以我每天都去整改的妓院监督或者守着。前段时间,我们工作进度耽误得比较多,为了加快步伐,我夜里除了监督还能继续给她们做思想改造。因此,我们近期工作进度就明显加快了。昨天在强制关停翠烟楼的时候,老鸨忽然发狂在我脸上抓出了这五道血印,我们组里的同事都看见,都可以作证。”
曹若飞掂量着李安平这话的真假,他首先想到的是李安平为何要加班?
他加班的目的是什么?
仅仅是为了完成工作计划?
那他也得是个工作狂人才有可能。
如果他不是在加班,而是在背后继续调查特务信息呢?要求证这一点也比较容易,他暗暗庆幸刚才一直没点穿李安平工作岗位的事,现在正好合情合理地引出他曾在特务稽查组干过。
“哦,这样啊,你辛苦了。”曹若飞假装相信李安平所说的,接着又问王一刀:“你不知道他是妓女改造组组长?”
王一刀摇摇头,没说话。
限量版壞男
“那他是否告诉过你,他之前是在特务稽查组?”
李安平听到曹若飞的这个问题心里直叫苦。
王一刀不知道“稽查组”是什么意思,“特务”一词她还是懂的。
她惊异地说:“没有。他之前跟我说他的工作是不外出的,怎么他的工作还跟特务有关?”
“他在被调到妓女改造组之前,是在特务稽查组。他那个时候每天晚上也很晚才回家吗?”曹若飞合情合理地把问题带到了自己想要问的方面。
李安平忐忑之极,他暗求王一刀不要说出来。
王一刀怎么可能知道他的想法,也怎么可能明白他的处境,她回道:“对,他也说加班,很晚才回家。”
鬼夫難從,妾有冥胎
这下完了,想不引起曹若飞的戒心就难啦。
不,他必须想法弥补。
曹若飞不可能知道自己是地下党员,唯一知道他身份的赵征远已经被他杀死了。
事已至此,只能想法挽回到让曹若飞相信他的那些加班是没有针对性的,他抱着把死马当成活马医的心态接过话去,说:“我发誓,我真的是在加班,我没骗你。”
丫鬟是个乌龟精
王一刀没说他那时是在骗他,李安平这么一说,反倒令脑子本就不灵光的她不知道怎么接下去。
逍遙少年創世成神錄
曹若飞心里在想,这个李安平是不是针对自己,或者他已经查到什么了?李安平见冷场了,过了片刻,他又道:“我加班是因为我在新的工作岗位上表现很一般,我费了很多功夫才进入公安局,我不想因此被辞退。于是,我才想方设法表现自己。即便如此,我也只在青云街派出所登记的信息中查到了线索,然后又花了很多天才抓到那个李立峰。我知道我因为擅自行动被调了岗,在新岗位上,我的表现依旧没有起色。就算我天天加班,每次都不能按照计划的时间完成对妓院的改造。我知道我很笨,不是当公安的料。”
李安平说了一大通,越说到后来显得越沮丧,与其什么都不说让曹若飞认定自己是在针对他,还不如主动把加工过的事实说出来混淆他的判断。
当然,是否真能影响曹若飞的判断,他也不敢肯定。
和李安平揣摩的有所不同,曹若飞一直没有认定李安平是在针对他。
曹若飞密切留意着对李立峰的审问工作,到目前为止李立峰口都很紧,至今没有交代他上线是谁,一口咬定自己的上线在台湾。
曹若飞并不知道李立峰是“鹤”的下线,而“鹤”那边也没有向他上报他的下线失踪了。
事实上,曹若飞根本就不关心自己的下线是否还有下线,他认为做地下工作的,越少的联系越能隐藏自己,他只要求他的下线能提供到他所需要的情报即可。
但曹若飞是个极度谨慎的人,李安平解释了一大通,也丝毫不能减弱他对他的怀疑和戒心。
“你工作很出色啊,你为什么反倒认为做得不好?”曹若飞要深挖李安平的事情,就必须多和他直接对话,他直截了当指出李安平话语的漏洞。
他深知,当面被人揭穿谎言或者被直接指出错漏,往往会让一个人措手不及和尴尬,因而接下来的话会处处出现漏洞。
一旁的王一刀确盯着曹若飞的那双解放鞋,这才让他意识到自己的鞋带散了。
就在曹若飞弯下腰准备系鞋带时,不小心,放在上衣口袋里的“老刀”牌香烟滑落在地下……